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39 大家一起來猜謎(8000+)  
   
139 大家一起來猜謎(8000+)

曹太後完,還故意看了眼沐凝的方向.

分明意有所指!

沐凝面無表地繼續喝她的梅果冰飲,對所有投來的各種或是探究,或是鄙夷的眼神都裝作看不見!

她是發現了,對付那些不要臉的人,就要比他們更加不要臉!

這一點沐凝非常佩服容楚,論起心狠手辣不要臉,這厮認第二,絕對沒人敢認第一!

如果沐凝之前對于容楚抓了雪心公主來替她,心里頭多少還有一點內疚的話,那麼現在也因為曹太後的所做所為而煙消云散了.

"笨鳥,你現在是不是非常崇拜本王?"沐凝正沉思間,耳畔忽然響起容楚戲謔的嗓音.

這聲音如石上清泉,十分好聽,讓人有心曠神怡之感.

沐凝想也不想,直接搖頭否認,"才沒有!"

就算她是真的崇拜容楚——好吧,她剛剛確實是對容楚起了一絲崇拜之意,但她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這妖孽本來就心思詭詐陰險,整天以戲弄她以及坑她為樂.

這種況下,她如果還去崇拜他,豈不是會助長這妖孽狂妄囂張的氣焰!?

她才不要!

"哦?是麼?"容楚姿勢慵懶,斜靠在椅背上,鳳眸含笑,斜覷沐凝,"那笨鳥你為何要用如此深的眼神一直凝視著本王?"

"我哪有——"沐凝心中一喜,精巧的下巴一昂,眼神睥睨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看你了!"

她正愁找不到機會羞辱這只腹黑妖孽,既然他送上門來,那她就不客氣了!

今天她就要給他點顏色瞧瞧!

"本王兩只眼睛都看到了!"容楚唇角勾起,修長如玉的手指虛空指向沐凝身後,"安郡主也可以作證!"

"是啊,鸞兒,你剛剛一直都盯著恭皇叔看,我叫你半天你都沒理我!"容雨晴連忙點頭,還一臉的幽怨表,"哎,你都嫁給恭皇叔了,什麼時候不能看?我們好不容易見一面,你就不能陪我話嗎?"

聞,沐凝嘴角驀地一抽,她怎麼一點也不知道自己竟然一直在看容楚啊?

"吱吱!"滿嘴點心渣子的土豪大人也在狂點頭,阿凝你剛剛就是一直都在看主子,大人都感覺到那熱的目光了!

"怎樣,笨鳥你就承認你確實是在崇拜本王吧!"容楚笑吟吟道.

"哼!我明明就是在看風景!"沐凝鼓起嘴巴,狠狠瞪一眼容楚,就算被發現又怎樣,她是堅決不會承認的!

不過這樣一來,沐凝剛才准備好的那一番打算羞辱容楚自作多自以為是自戀臭美的慷慨陳詞也就派不上用場了.

她真是郁悶啊,怎麼只要一碰上大妖孽,回回都是她吃癟!

曹太後完那一番意有所指的話,就抿了嘴,含了威嚴的雙目掃視一圈,她這是在給在座眾人施加壓力.

她要讓這些名流公子青年才俊們知道,雪心是被冤枉的,心狠手辣殺害北金太子的,其實另有其人!

而且她話中也透露出另一層意思——雪心公主是她最疼愛的孫女,不管誰娶了雪心,都能得到身為太後的她的青眼相待!

然而曹太後話音落下後,清荷殿內卻就此陷入了沉默.

在座諸位除了像容楚德王這樣身份尊貴的皇家貴胄之外,大多都是年輕未婚相貌端正的貴公子,還有一些其他國家的質子以及出使大乾的使節們.

步清城也赫然在列!

方才一進來時,沐凝就看到步清城朝她看來,她還沖他眨了眨眼,算作打招呼了.

步清城也朝沐凝莞爾一笑.

除了步清城,那太子容姜翼,三皇子容飛廉,六皇子容姜飛,齊云書,以及邵青崖等人也在.

只是今日的目的是要為雪心公主招駙馬,所以幾位尊貴的皇子自然不是主角,齊云書與邵青崖的位置都十分靠前,顯然他們都是曹太後的屬意人選.

然而此刻,這些在曹太後與雪心公主進來前,還是神采飛揚的貴公子們卻是一個個都低著頭,或是裝著在飲酒,或是裝著在吃菜,沒有一個敢抬頭的.

曹太後氣得抓緊了椅子把手,她剛想再些什麼,便聽自己右手邊傳來容楚與沐凝那旁若無人的交談與輕笑聲.

"什麼事這麼好笑?恭王妃何不出來讓大家也樂樂?!"曹太後目光一沉,她心里本就十分憎惡沐凝.

那天在恭王府,曹太後原本是要借由元帕一事給容楚一個下馬威,可是她卻沒想到鳳驚鸞那個踐人竟然如此不要臉.

明明就是不貞不潔之身,根本不可能會有元帕,她竟然還敢那般狂妄地忘記放元帕集采落了!

而且後來還用一**單來羞辱她!

曹太後只要一想起那*自己被鳳驚鸞送來的*單上那臊臭難聞的東西兜頭澆下,後來足足在*上躺了三天,洗了不知道多少次澡,她就恨地咬牙切齒,手心都差點被指甲掐破.

她現在真是恨不得要將鳳驚鸞那個踐人千刀萬剮!

如果不是那個踐人,雪心怎會受此奇恥大辱!

她又怎麼會被容楚禁足?

若不是昨日皇後向皇帝提了一句,她到現在都還被關在慈甯宮中!

這邊曹太後突然將矛頭直指沐凝,眾位方才還裝不存在的名士公子們頓時都抬起頭來,所有的目光全都朝沐凝所在的方向投來.

在這些貴公子看來,這位新晉恭王妃到哪,哪都會熱鬧.

而且她也夠特別,每次都會讓人出其不意!

剛剛曹太後分明就是話中有話,指責是恭王妃害了雪心公主.

但這位恭王妃一點也不買賬,自顧與恭王殿下眉來眼去,只是不知道她在面對曹太後這刻意刁難時又會怎麼做.

眾人一時都非常期待.

沐凝斜睨曹太後一眼,心中十分不齒.

哼,剛剛明明就是容楚在笑,她連嘴角都沒扯一下,這曹太後還真是擅長柿子撿軟的捏!

不過,沐凝早知道曹太後這種心胸狹窄之人,肯定會借故拿她開刀,幸好她早有准備!

于是,眾人只見沐凝不慌不忙起身,先是象征性地朝曹太後屈了屈膝,算是行過禮了.

對于沐凝來,如果讓她嫁給容楚有什麼好處——

那就是容楚地位超然,她再也不用給那幾個讓她討厭的人下跪了!

"回稟太後娘娘,臣妾是在聽王爺講笑話呢!"沐凝"含羞帶怯"地掩嘴一笑,半垂的眼眸十分風萬種地瞥一眼正托著腮准備看熱鬧的容楚.

哼,她在心里冷嗤,大妖孽你想看熱鬧,沒門,本姑娘什麼也要扯上你一起!

容楚斜眼看沐凝,陽光自他側面照來,他眸中似有流光溢彩.

卻是抿唇淺笑,並沒戳穿沐凝,因為他也想知道沐凝又會有什麼驚天動地的舉動!

"哦?不知恭王了什麼笑話,竟如此好笑?"曹太後眉毛一挑,語氣十分不善.

"這個……"沐凝裝作很遲疑地樣子,看一眼容楚,又看一眼容楚,似乎猶疑不決,"臣妾不好意思!王爺會罵臣妾的!"

"你還會不好意思?!"曹太後冷笑,她正愁找不到機會整鳳驚鸞這個踐人,所以話毫不客氣,她嘴角勾起冷笑,"你不是向來都是無法無天,囂張狂妄,你還會怕恭王罵你?"

"多謝太後娘娘誇獎,臣妾也沒那麼好啦!"誰知道沐凝竟然滿面羞怯地屈膝,忸怩捂臉,一副這個誇獎太突然,我還沒准備好的模樣.

"你——"曹太後實在沒想到竟然有人如此不要臉,她幾乎都是明著在指責鳳驚鸞膽大包天了.

誰知道這個踐人竟然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還來謝她!

曹太後氣得眼白一翻,差點吐血.

在座眾人,幾乎個個都嘴角眼角齊抽.

當然,這其中肯定是不包括那只戰斗力異常強悍,在沐凝那一首天雷滾滾的"狐狸叫"中都成功幸存下來的容大妖孽!

此時容楚鳳眸彎起,一臉興味地看著沐凝.

沐凝可不理曹太後什麼反應,適當的羞怯過後,她便朝曹太後拋過去一個挑釁眼神.

隨即開口,"其實王爺剛剛是在和臣妾猜謎,太後娘娘既然這麼有興趣,那臣妾也就斗膽一了!"

曹太後身後的容嬤嬤在給她撫著心口順氣.

她臉色剛好看一點,就看見沐凝那不懷好意的笑容,曹太後心里突地一跳,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眾位在座的都是大乾才高八斗,不妨也來猜一猜這三個謎語."沐凝清麗眼眸掃視一圈,倏爾一笑,"這第一個謎語,就是——母牛玩倒立."

清荷殿內,先是陷入一片靜默,所有的人都看著沐凝.

但隨著沐凝話音落下,這靜默隨即被打破,幾乎所有的人都來了興趣.

連從進來後就一直畏縮在曹太後身邊,像是受驚的兔子一般神思恍惚的雪心公主也抬起頭,朝沐凝看過來.

更不必自始至終眼神就沒從沐凝身上移開的步清城,以及邵青崖等人了.

沐凝偷偷問了容雨晴,知不知道有沒有牛叉這個詞,又是什麼意思.

她見容雨晴那一副茫然的樣子,以為這詞古代沒有.

沐凝正想著要不要解釋一下,就聽容楚在一旁道,"有牛叉這個詞,形容一個人很厲害嘛!你問她一個未出閣的女兒家這麼粗俗的詞,她哪會知道!"

"既然是粗俗的詞,那尊貴的王爺殿下又如何會知道?"沐凝嘴角一哂,她斜眼去看容楚.

"因為本王博學多才博聞廣識博覽群書才高八斗!"容楚笑嘻嘻道.

沐凝大囧.

敢不敢別這麼自吹自擂啊!

不過好在大乾也有牛叉一,倒是省的沐凝去解釋.

沐凝同時也感慨,中國文字真是博大精深,傳承千年啊!

"敢問恭王妃,這母牛玩倒立,是要猜哪一方面的謎底?"有人苦思冥想半天,想不出來答案,于是便要求沐凝給提示.

"這個——"沐凝擰眉.

"請恭王妃揭示謎底吧!"時間也過去好半天了,在場的青年才俊們還是沒能想出這個詭異的謎語究竟是個什麼謎底.

于是那位去年登科及第的卓爾不群的狀元郎起身,十分虛心地求教.

"牛叉哄哄呀!"這第一個謎語沐凝也沒打算賣關子,直接就給了答案,完後,她還故意朝曹太後看去.

沐凝這個謎底一出,清荷殿內方才還在皺眉苦想的眾位才子們頓時面面相覷,無不露出一臉尷尬.

曹太後雖然位高權重,但她從十幾歲起就入宮,一路爬到太後的位置,自然沒有人敢在她面前那些市井中粗鄙的話.

所以沐凝此話一出,曹太後還不明所以地看著沐凝.

"娘娘……"曹太後不知道,但她最得力的大太監李蘭英可是經常出入坊間,牛叉哄哄這四個字,他自然知道是個什麼意思.

李蘭英附在曹太後耳畔解釋了一下,眾人便見曹太後臉色陡然變成了鐵青色.

"鳳驚鸞,你——"她額頭上的青筋都蹦了起來,顯然已經氣到了極點.

"太後莫急,臣妾馬上就第二個謎語!"沐凝才不理太後這個老太婆,她故意曲解曹太後的意思,微微一笑,"這第二個謎語就是——母牛不下崽."

但是,這回在座眾人卻都低下頭去,不再像方才那樣熱烈響應沐凝了.

因為他們從來都是自詡身份高貴,語文雅,對于這種粗俗的市井段子自然是看不上的.

而且經過了第一個謎語的"熏陶",眾人深知這只母牛絕對不會干出什麼好事來,就算還有人對這個謎底感興趣的,也不好意思再表現出來.

不過,幾乎是所有人都忍不住在心里腹誹,這個恭王妃到底還是個粗俗不堪的,這種粗鄙的謎語通常都是那些最低賤的賤民們才會的.

她一個女子,還是恭王妃,竟然敢在太後面前.

真是——

眾人心里想,真是不要命了!

但眾人轉念一想,剛剛恭王妃似乎是她是和恭王殿下一起猜謎語的.

再一聯想這兩人之前那眉來眼去的模樣,眾人又震驚地看向容楚.

眾人中不乏知曉容楚來曆的,一時都面色古怪,無語了.

但眾人心中卻又恍然,這位如今在大乾可是手握重權,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就連九五至尊的皇帝對他都忌憚七分,他要做的事,誰敢有異議?

"這個,猜不出!"眾人無語靜默,但也有興致勃勃,不按常理出牌的.

六皇子容姜飛就是其中之一.

"嗯,這個謎底是——"沐凝剛要開口.

"等等,本王來猜一下!"容楚突然打斷沐凝.

所有人的目光都"唰"一下聚集到容楚面上,沐凝也側眸看他,卻見容楚依然還是那副人畜無害的笑吟吟模樣.

他白玉般的手指中夾著一個精致的碧玉盞,鳳眸一抬,"本王猜,這個謎底是——牛叉壞了!"

眾人沉默.

"哈哈——啊?"沐凝都想好了,如果容楚猜不出來,她可要好好羞辱一下這位博學多才博聞廣識博覽群書才高八斗的容大王爺!

她正在打著腹稿,一聽容楚開口,直覺就想嘲笑,但隨即沐凝便驚得這一聲哈哈就變成了上揚的啊字.

沐凝一臉大驚失色地盯著容楚那張笑得欠扁的俊臉,心里已經在狂吼.

我了個擦,妖孽連這個都能猜出來!

他也是穿越的吧!

"怎麼,瞧恭王妃這神,是不是恭王殿下猜錯了?"有人在一旁竊竊私語.

容楚也挑眉看向沐凝,"錯了?"

"啊?哦,沒錯!就是這個!"沐凝這幾個謎語的本來目的就是為了羞辱曹太後,她自然不會自己拆自己的台.

于是沐凝趕緊恢複一臉莫測高深的神,點頭道,"王爺猜得很對……"

罷,沐凝又意味深長地看了曹太後一眼,而且還非常好心地解釋了一下這個讓所有人都面露尷尬的詞是個什麼意思.

哼,臭老太婆,就你會指桑罵槐?

本姑娘今天就讓你開開眼界,什麼才叫終極版的指桑罵槐含沙射影!

沐凝這一解釋,在場眾人中,就算還有那麼幾個迂腐的不知民間事的,也都明白過來她在什麼了.

德王妃的臉已經黑如鍋底,一個勁地給容雨晴使眼色,要她離鳳驚鸞遠一點.

但容雨晴卻視若不見,雖然面色酡,有些害羞,但她還是很有興趣的.

因為聰明如容雨晴,她已經猜到沐凝這個謎語的用意了!

"那第三個謎語呢!"容姜飛一臉興奮問道.

"第三個謎語是——"沐凝這回是盯著曹太後的了,"母牛翻跟斗!"

"這個謎底又是什麼?"容姜飛猜不出,干脆就代大家一起問道.

"牛叉一個接著一個!"容楚閑閑開口.

沐凝忍不住在心里翻個白眼,這只大妖孽反應要不要這麼快啊!

當初她聽到這個笑話的時候,想了半天都沒想出一個來!

"對不對?"容姜飛追問.

"嗯,對!"沐凝重重一點頭,隨即"嬌羞"的了臉,對著曹太後道,"太後娘娘,讓您見笑了!"

"哈哈,妙!甚妙!"在座眾人,除了容姜飛一臉興奮,容楚一臉莫測高深,其余人都是尷尬得不行.

但這些人可都是曹太後精挑細選出來的,那心智自然非常機敏,已經有很多人眼神古怪地朝曹太後看去.

曹太後聽了李蘭英的解釋,此時再一細想這三個詭異的關于母牛的謎語,漸漸也回過味來.

這一瞬,只見曹太後臉色"唰"一下變,又"唰"一下變黑,接著又"唰"一下變成了鐵青色.

這臉色變來變去,就跟調色板一樣,真是十分精彩.

"鳳驚鸞,你大——"曹太後想要責罵沐凝大膽妄為,竟然敢指桑罵槐,含沙射影地罵尊貴的太後她是母牛.

但這話了一半,曹太後卻又面色遽變,猛地住了口.

因為曹太後明白過來,她如果在這時候罵鳳驚鸞,豈不是就等于承認她就是鳳驚鸞嘴里的那個牛什麼哄哄,還牛什麼一個接一個的母牛!?

那樣的話,她的臉還還往哪放?

"太後娘娘,臣妾大什麼?"沐凝裝著看不出來太後的憤怒,她一臉單純地道,"太後娘娘是不是覺得臣妾這謎語很有趣?其實這是臣妾在凌陽的時候,聽那位教臣妾唱歌的師傅的呢!"

曹太後面容漲成了紫色,心口劇烈起伏,她整個人都在氣得發抖.

她一生縱橫在後宮,生殺予奪,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

當眾被打臉,明明被罵,卻無法還口,而且還是她親自要鳳驚鸞那個踐人的這個謎語.

她連找茬的機會都沒有!

曹太後心里憋著一口氣,又沒辦法發出來,終于急怒攻心,然後眼白一翻,暈過去了.

"太後娘娘,太後娘娘!"李蘭英與太後身邊的嬤嬤女官們全都大驚失色,在座有太醫院的禦醫,連忙上前去救治.

"皇祖母!"雪心公主也顫抖地伸出手,她早就哭了出來,一臉怨怪地盯著沐凝.

所有人都沉默地看看曹太後,又看看沐凝.

沐凝也裝著一臉關心的樣子,十分關注曹太後那邊,對于雪心公主那怨恨的目光,她是完全視而不見!

其實她心里早就在豎中指了,幾個謎語就能氣暈,就曹老太婆這種戰斗力,還想跟她斗?!

哼!看在今天清城哥哥也在場,她得維護自己淑女形象的份上,她就不放終極大殺招了!

"鸞兒啊,你這腦子里到底哪來的那麼多奇奇怪怪的東西?"容雨晴從沐凝開口時起,就一直目瞪口呆盯著她,經過解釋,她自然也明白沐凝那謎語的意思.

容雨晴畢竟跟著德王在邊疆待過一段時間,對于這種粗俗的笑話,她也不是沒聽過.

那些士兵在打仗的閑暇,為了緩和緊張的心理,就會經常一起講這種不入流的段子.

只是容雨晴從來都覺得作為一個高貴的淑女,是不應該像那些粗魯的士兵一樣這樣的話的.

然而今天從沐凝口中聽到,她又覺得沐凝得是那般自然,絲毫不會讓人覺得厭惡.

"從別處聽來的呀!"沐凝非常誠實地回答.

容雨晴一臉不信,她現在對沐凝可是崇拜的五體投地了,直覺地以為沐凝就是無所不知的.

"吱吱吱!"土豪大人跳到沐凝肩上,一臉崇拜地拱著爪子,雖然大人它沒聽明白阿凝了什麼.

但看到曹太後都被氣倒了,土豪大人覺得阿凝一定是了和上回她唱那個"狐狸叫"一樣厲害的話.

容楚也在看沐凝,他依然還是斜靠在椅子上的懶散模樣,鳳眸半眯,唇角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沐凝瞥他一眼,立刻就移開了視線.

對于這種心智反應都非常人的妖孽,她只想離他越遠越好!

然而當沐凝一扭頭,她便見對面席上向她投來的數道視線.

這些目光中,有驚懼,有猶疑,有欣賞,還有意味不明地複雜探究.

對于這些大乾最傑出的才子們來,今天這位新晉恭王妃的三個謎語真的是粗俗不堪,難登大雅之堂.

但眾人偏偏就覺得她聰穎靈透,畢竟在座眾人可都是聽出來曹太後先前那一番含沙射影的話的.

想那曹太後為了不讓雪心公主嫁給晁雄燦,于是便擅自做主冊封了鳳驚鸞為安平郡主,所有人都看出來她的目的.

結果人算不如天算,那晁雄燦膽敢去強擄雪心公主,又被雪心公主失手殺死.

不論其中真相如何,曹太後在沒有絲毫證據的況下,就汙蔑是鳳驚鸞動的手腳,真是有失一國太後的身份!

而這位新晉的恭王妃也真是精靈,竟然借由這三個謎語來諷刺曹太後吹牛!

哈哈,其實想想,還真是挺應景,也非常有趣!

彼時,沐凝一眼就迎上了一道哀憫中透著猶疑與震驚的眼神.

是步清城!

沐凝下意識地凝眉,她心中忽然再次漫上那種悲傷的緒,就像是身處在看不到盡頭的茫茫雪地.

一種無望的感覺倏地狠狠攫住了她的心房.

而且,步清城看她的眼神,也讓沐凝感覺一陣慌亂,那是自心底而生的慌亂.

沐凝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樣的感覺,似乎每次看到步清城,她都會難過!

身周的氣息陡然變冷,仿佛白雪驟然凝結成冰.

寒氣襲來,沐凝心神一凜,忍不住哆嗦了下.

沐凝瞬間回神.

這才發覺那冷氣來源就在身邊.

是容楚!

這貨不知道又發哪門子神經,竟然渾身氣息都沉冷了下來,就像個大冰山一般.

沐凝懶得理會容楚,更是無暇去猜究竟是誰又得罪了這只妖孽,她此刻的注意力又被上首位吸引過去.

因為經過大家激烈地搶救,曹太後終于又醒了過來!

上篇:138 公主招親     下篇:140 皇叔對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