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40 皇叔對你真好!  
   
140 皇叔對你真好!

沐凝知道,曹太後一醒,不定還會繼續朝她發難.

于是沐凝連忙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隨時准備再氣得曹太後個人仰馬翻.

曹太後悠悠轉醒,眼睛一睜開,那厭恨的眼睛便盯住了沐凝,她眼中像是有毒蛇纏繞,布滿怨毒與憎惡的寒光.

所有人都循著曹太後的目光看向沐凝.

沐凝卻是一臉單純的無害笑容,十分關心地問道,"太後娘娘,您沒事吧,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

曹太後臉色鐵青,她剛張口想要訓斥沐凝.

李蘭英看出端倪,連忙在後面輕輕扯了扯曹太後的子,沖她使了個眼色,"娘娘,恭王妃這是在關心您呢!"

曹太後眉頭一凜,眼中寒光沉了沉,似乎是想起今天宴會的重點是要為雪心公主招駙馬.

不行,她不能再被鳳驚鸞那個踐人氣到,這踐人肯定就是故意要來破壞的!

她不能中計!

眾人只見曹太後死死盯著恭王妃,幾乎都以為曹太後是又要對恭王妃發難了,然而仿佛只是眨眼間,眾人便聽曹太後淡淡道.

"哀家年紀大了,身體有些不中用,剛剛只是被風吹得頭疼而已,不妨事,大家繼續!"

沐凝挑眉,唇角勾起淺笑.

看來曹太後還不算蠢到家,還知道給她自己找台階下.

眾人也是心知肚明,沒有人傻到去揭穿曹太後的謊.

這個插曲後,宴會繼續進行.

不過,在座眾人心中卻都拎著——曹太後剛剛可是已經將宴會目的明白出來了,就是要為雪心公主招駙馬的.

如果沒出雪心公主殘忍殺害北金太子那檔事,或許還有不少人對雪心公主有興趣.

但如今雪心公主在大乾帝都名聲已臭,邊疆戰事又是一觸即發.

就算她貴為公主,娶了她,榮華富貴取之不盡,也沒有人敢去娶這樣一個禍水了.

清荷殿內,再次陷入沉默,這樣的宴會氣氛,著實詭異.

沐凝低著頭,轉動著手中的杯子,看著杯中暗的果汁輕輕晃動.

但她心中卻在思索著方才步清城最後看她的那一眼.

不同于以往他看到她時的溫與疼愛,這一眼,卻帶了猶疑和震驚.

這讓沐凝有些懷疑,他是不是看出什麼來了?

就在沐凝發怔的這一瞬間,她突然感覺似乎又冷了幾分,左邊半邊的身體都快要麻木了.

沐凝眼角余光瞥一眼容楚,見他神雖淡漠,但眉心卻含一抹冷意,她不由凝眸,大妖孽怎麼好像是在生氣?

"怎麼忽然這麼冷啊!"與沐凝坐在一起的容雨晴此時抱著胳膊抱怨.

"是有點冷!姐,要不要給你取件衣服過來?"立在沐凝身後的青雪聲問道.

"不用不用!"沐凝還沒回答,容雨晴倒是趁著德王與德王妃不注意,拿起容楚面前的酒壺就給自己和沐凝都倒了一杯.

"鸞兒,快嘗嘗宮中秘釀的梨花白!喝了這個就不冷了!"容雨晴一副生怕會被人阻止的模樣,抓起那酒杯一口就喝光了.

沐凝聞著那酒味淡雅馨香,十分好聞,也就沒多想,抓起酒杯一口喝完.

但這杯酒一下肚,沐凝立即感覺胸臆間像是有火在燒,一路從喉嚨燎到胃里.

現在她確實是不冷了,可是後勁也上來了.

沐凝的臉一霎便燦似桃花,本就清麗無雙的眼眸里似是蘊了兩汪清泉水,瀲灩的水光蕩漾出令人心顫的華彩.

真正是粉面含春嬌不自勝,令人怦然心動.

沐凝感覺頭有些發暈,她轉眸去看容楚,卻見他的臉色陰沉沉的,看不出喜怒,只是那一對本就流光溢彩的鳳眸一瞬亮得驚人.

"鸞兒,是不是很好喝?"容雨晴除了臉色有些之外,倒是不像沐凝這麼大反應.

那是因為她在邊疆那幾年,也沒少喝烈性白酒,這酒量那是練出來了.

"好喝!"沐凝點點頭,眸中漾開淺笑.

雖然喝完有些頭暈,心跳加速,渾身發熱,但酒的味道還是不錯的.

"那再喝一杯!?"容雨晴盯著沐凝問道,她饞梨花白已經很久了,可是這酒只有宮中才有,而且每年釀造的數量都很少,平時很難喝到.

"好!"沐凝伸手想去夠那酒壺,然而這一看,她才注意到,酒壺是歪的,某只狐狸正對著壺嘴喝得歡快.

容雨晴連忙拿起來,頓時一臉失望,空的!

土豪大人扭頭,齜著兩個大門板牙,嘿嘿一笑,然後七扭八歪地走了幾步,隨即砰一聲栽倒.

容楚劍眉緊皺,他嫌惡地抓起土豪大人,將醉得不省狐狸事的大人一把扔給沐凝.

沐凝下意識就將土豪大人往自己領口里塞.

容楚瞳孔一縮,猛地劈手奪過土豪大人,扔給了青雪.

容楚揮手間,沐凝感覺有清香湧入鼻間,沁涼的香味一瞬間撫平了她燥熱的心.

沐凝睜眼,她扶了扶額,怎麼頭突然就不暈了?

"鸞兒,恭皇叔對你真好!"容雨晴一臉豔羨地湊過來.

"他哪里對我好了?"沐凝疑惑,這只腹黑毒舌妖孽除了坑她,什麼時候做過一件好事?

"恭皇叔剛剛幫你解酒哎,這還不好?!"容雨晴大驚怪,一臉你別不知足的樣子.

"有嗎?"沐凝撓撓頭,她怎麼不記得大妖孽給她解酒了?

這邊兩人正著話,沐凝卻一直沒發覺從她飲下那一杯梨花白後,有數道視線一下子就聚集在了她面上.

容姜翼在看沐凝,他修的齊整的眉緊皺著,眼中似是染了深黑的不忿.

他的心頭就像是有一只利爪在死命地抓,懊惱與憤怒讓他垂在身側的手神經質地顫抖著.

容姜翼至今也沒明白,為什麼那個曾經一直追在他身後,叫著嚷著非他不嫁的少女怎麼一夕就變了心!

想當初,他讓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那時候只覺得她傻,就算只是被她喜歡,他都覺得心里像是吞了蒼蠅一般惡心.

所以他想盡辦法想要除掉這個他生命中的汙點.

可是曾幾何時,那愚笨不堪的少女一朝華麗蛻變,她不再跟在他身後唯唯諾諾,她似一只展翅的蝶,飛翔而去,從此不再留戀他.

即使他許她榮華,她也不為所動,還在皇帝面前公然拒婚!

容姜翼原本也以為她是不屑于這種浮華的生活,畢竟蛻變後的她是那般特別.

然而後來他發現他錯了,她不是不屑于這浮華的生活,而是不屑于他這個太子,她看上的是比如今他這個太子身份還要高的攝政王!

何等的心機!

這讓幡然醒悟過來的容姜翼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這也讓他愈發憎恨鳳驚鸞!

因為他覺得自己是被鳳驚鸞耍了!

容姜翼的想法,沐凝自然不知道,她此刻的注意力都在曹太後身上.

因為曹太後已經開始"點將"了!

"齊公子,哀家聽聞你已年滿十八,至今仍然未婚,哀家為你指婚可好!"曹太後心中最滿意的就是齊相之子齊云書了.

齊云書相貌堂堂,才華橫溢,雖然去年大病一場錯過殿試,但他聲名極好,雪心能嫁了他,絕對是一門好親事.

而且齊相是容楚的人,如果雪心嫁過去,齊相定然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兒媳婦被千夫所指.

屆時齊相肯定要去求容楚,容楚又怎會再繼續坐視不理?

此時,曹太後滿眼熱忱地看著齊云書,雪心公主也抬眸看過來,在看到清俊溫和的齊云書後,她連忙低下頭,眼中有一絲羞赧.

沐凝清麗眼眸也望向齊云書,她唇角有著似笑非笑的弧度.

容楚則好像是閑極無聊,屈著長指,輕輕叩擊著桌面.

沐凝看他一眼,他便斜著鳳眸,也看向沐凝.

不過,沐凝看容楚的眼神是鄙視里透著詭異,容楚看沐凝的眼神則是複雜中透著讓人看不清的溺*.

"鸞兒,你和恭皇叔感真好!"容雨晴見沐凝和容楚一會兒就要"深"對視上一眼,不由豔羨地道.

沐凝嘴角一抽,她真想撬開容雨晴的腦袋瞧瞧她的腦回路是怎麼長的,怎麼她每次看問題的角度都那麼奇怪呢!

然而,曹太後一開口,齊相爺與夫人頓時大驚失色,兩人急忙對視一眼.

齊云書亦是擰了眉心,他幾乎是下意識朝坐在他對面的沐凝看了過去.

然而沐凝此時正和容楚"深對視"呢,一時也沒發現齊云書那複雜的目光.

"回稟太後,犬子自幼體弱多病,不敢耽誤公主的婚姻大事!"齊夫人立即就站起來,恭敬一禮,"而且齊家一脈單傳,已經三代拜相,這是祖宗遺訓,不敢不從!"

齊夫人愛子心切,也不管這麼會不會得罪太後.

總之,她是不可能允許自己唯一的兒子娶雪心公主的.

曹太後臉色很難看,但齊夫人話都到這份上了,連祖宗遺訓都抬出來了,曹太後總不能逼著齊家娶公主,毀掉齊云書的前程.

而且她也知道,齊夫人的很對,依大乾律法,一旦尚公主,駙馬是不可以進仕的,頂多充一些閑職,這也是許多才俊們不願意尚公主的原因.

殿內氣氛一時間又陷入了詭異的靜默中,雪心公主咬著唇,低著頭,眼淚都在眼眶里打轉,

已經尷尬到恨不得一頭撞死.

雖然曹太後最中意的是齊云書,但齊相也不是她能輕易發落的,于是曹太後只好再次轉移目標.

曹太後接連又點了幾個年輕公子,但都被各種原因推辭了,曹太後臉色一時變得鐵青,隱隱泛著黑色.

即使早知道今天為雪心招駙馬可能不會很順利,但曹太後卻沒想到,這些人竟然敢這麼不給她面子!

不過,沐凝聽了這麼久,倒是看出了一些端倪——曹太後點到現在的人選,似乎都是家中目前在大乾有點權勢的.

"王爺——"沐凝扭頭,想去問問容楚的看法,但她剛開口,就見容楚一個寒颼颼的眼刀射過來.

"你叫本王什麼?"容楚眯眸冷道.

"王爺啊——皇叔?"沐凝試探問一句,卻見容楚臉色又沉了幾分,他眼底隱隱有怒氣纏繞.

沐凝心頭突地一跳,嘴角狠狠抽了抽,他總不是又要逼著她叫他——楚!哥!哥!吧……

這貨是不是又犯神經病了啊?

沐凝本想不理容楚,但她又好奇想要知道曹太後的目的,于是心里激烈斗爭半晌,她忽而綻開笑顏,軟軟糯糯的聲音響起,"皇叔哥哥!"

上篇:139 大家一起來猜謎(8000+)     下篇:141 王爺使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