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42 王爺有話要說  
   
142 王爺有話要說

沐凝猛然扭頭,難以置信地盯著容楚.

他這是要將雪心公主嫁給步清城?

容楚眼神冷漠地看她一眼,隨即扭頭,"太後看如何?"

沐凝心中突地一跳,她下意識捏緊了拳頭,清麗雙眸望向坐在對面的步清城,卻見他也凝了眉心,顯然對容楚突然提到他感到非常詫異.

"百靈國的大皇子?"曹太後眼神猶疑地在容楚面上梭巡,又看了看相貌清俊的步清城.

連雪心公主都抬頭朝這邊看過來.

兩人顯然都不大相信容楚會這麼好心,竟然給她們出主意.

"百靈國是南疆第一大國,國力強盛,與我大乾素來交好,大皇子無論文治武功,還是相貌性都是極好的,配雪心綽綽有余!"

容楚眯眸,他右手手指輕輕摩挲著左手食指下端,含笑看向步清城,"大皇子覺得我大乾的公主如何?"

"大乾的公主自然是極好的——"步清城在所有人的注目中,溫和答道.

然而他話還沒完,就被容楚打斷,"太後,既然大皇子也認為我大乾的公主極好,想必他十分願意這門親事,太後還不趕緊賜婚!"

步清城被容楚這麼一打岔,不由蹙眉,"恭王誤會在下的意思了!"

"哦?本王誤會了麼?"容楚一挑劍眉,帶三分睥睨天下之氣,"難道大皇子的意思是我大乾的公主不好?"

"不是——"步清城眉頭蹙緊.

"既然不是,那大皇子應當是對我大乾的公主很滿意咯,太後,您還在等什麼?"容楚展眉一笑,午後斑駁的日光透過琉璃窗戶灑進,映出他一張臉,眉目如畫.

可是容楚出的話卻沒有這樣的美感.

這話一出,全場寂靜,眾人全都有些發怔,因為話題轉換太快,大家都還沒反應過來.

連曹太後都愣住了,她狐疑地打量著步清城.

她身在後宮,對于南疆百靈國也只是有所耳聞,具體是不是如容楚所那般,她並不清楚.

但是如果就外表來看,這位大皇子還真是極好的,確實能配得上雪心!

雪心公主也在看步清城,只見他眉目溫潤,容貌俊秀,看上去就像是美玉一般溫潤,她的心也跟著一跳,眼簾垂下,蒼白臉頰上也染了暈.

彼時,沐凝胸臆間無端湧上一股怒意,心深處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呼嘯盤旋,撞得她的心空洞洞的疼,她忍不住怒視容楚.

喵的,容楚肯定是一開始就打的這個主意!

難怪他要和她打賭,還那麼信誓旦旦胸有成竹!

沐凝氣得臉都了,她壓低了聲音在容楚耳邊,"王爺,做人不能這麼不要臉!"

容楚淡淡掃一眼沐凝,唇角勾起淺笑,一臉溫柔的笑意,"王妃也覺得本王所甚是?"

我擦!沐凝氣得厥倒.

這貨也忒不要臉了,他這麼做分明是要離間她和步清城!

步清城聞,目光複雜地看向沐凝.

沐凝趕緊沖他搖頭,表示自己並沒有和容楚同流合汙.

步清城眸光一閃,唇線微微勾起,給了沐凝一個安撫的微笑.

他明白自己已經踏入了容楚的語陷阱里.

他出使大乾,即使大乾的公主是個傷風敗俗的蕩娃,他也不能當著這麼多大乾貴族的面她不好,這樣會于兩國邦交不利.

容楚正是看中這一點,才會用話來激他.

"大皇子,哀家問你,你家中可有妻室?"李蘭英附耳在曹太後耳邊,了句什麼,曹太後輕輕頷首,她越看步清城也越是滿意.

"沒有!"步清城神淡淡.

"那,可曾訂親?"曹太後追問,她剛剛聽李蘭英了,容楚方才的話所不虛,百靈國確實是南疆第一大國,如果雪心能嫁過去,百靈絕對能護得住她.

雖然這也算和親,她以後可能很難再見到雪心,但總好過雪心去給晁雄燦陪葬!

"不曾!"步清城抬眸,看向沐凝,沐凝也正緊張地看著他.

兩人視線交彙,沐凝只覺心頭仿佛有漫山的春花綻放.

那是幼年時幽居山洞極冷的回憶里唯一的溫暖!

這一瞬,沐凝忽然覺得心安.

然而沐凝卻沒發覺,容楚的眼神又冷了幾分,宛如冰鋒,帶著刺骨的殺機.

"既然沒有妻室,也不曾婚配,那何不與我大乾結秦晉之好?"曹太後眉頭舒展,懸了很久的心也稍稍放下.

她是覺得步清城沒有拒絕的理由,而且她也抱了一絲希望.

或許這位從百靈遠道而來的大皇子並不知道最近發生的那些事……

"尊敬的太後,我……咳咳咳……"步清城剛要回話,忽然捂了嘴,猛地咳嗽起來.

"大殿下!"那位哈士奇大使連忙上前,扶住步清城,一臉擔憂,"今天宴會時間太長,大殿下,您該吃藥了!"

步清城咳得腰都彎了,像是要將心肺都給咳出來一般,看的滿殿的人都變了臉色.

"清城哥哥……"沐凝擔心,她直覺地想要起身過去,但還沒動作,她的手就被容楚拉住.

他握得那麼緊,沐凝卻沒感覺到疼痛,此刻她滿腹的心思都在步清城身上.

容楚冷冷盯著步清城,面色一時黑如鍋底.

步清城好不容易才止住這劇烈的咳嗽,他接過哈士奇遞過來的茶水,抿了一口,這才一臉抱歉地看向曹太後,"不好意思,老(啊)毛病了,讓太後受驚了!"

曹太後剛剛緩和下來的臉色頓時又變了,"大皇子,你這是……"

她想問步清城得的是什麼病,但又不好明著問,因為那樣實在太無禮了.

"幼時得過肺癆!"步清城簡意賅,神色恬淡,像是在今天天氣很好.

然而他話音剛落,曹太後,雪心公主,以及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猛然變成了鐵青色,原本與步清城坐在一起的人都如坐針氈.

沐凝卻是一挑黛眉,方才還緊繃的身體也緩緩放松.

她靜靜看著步清城,他也在看她,眼中有春風般的安靜笑意一閃而過.

沐凝心中忽然想笑,步清城這招還真是絕了,為了拒婚,連自己身患絕症都扯出來了.

這肺癆在古代可不就是絕症嗎?而且還是傳染病呢!

這麼一來,曹太後哪還敢讓雪心公主嫁給他啊!

"大皇子遠道而來,出使我大乾,為兩國邦交做出貢獻,哀家敬大皇子一杯!"果然,曹太後也不提結親之事了,她拿起桌上酒杯,虛掩一下,便結束了這個話題.

雖然曹太後知道步清城是個好人選,但她本就是為了救雪心公主的命,才會拉下臉面來一個個詢問.

如果雪心嫁過去,可能會被感染肺癆而死,那她現在何必還要費這麼大的勁?

"還真是遺憾啊!"容楚也拿起一杯酒,遙遙看向步清城,看不出喜怒,笑米米道,"大皇子可要多保重身體!"

宮宴進行到現在,曹太後的臉可謂是丟盡了,而且她還顯然是無功而返.

滿大乾的貴族們,沒有一個給曹太後臉面,這讓曹太後心中憤恨不已.

"皇祖母,雪心尚未及笄,為何這麼急著要給她招駙馬?"一直坐在那,自始至終看著今天這場由曹太後主導的鬧劇的三皇子容飛廉忽然道.

"恭王妃也尚未及笄,她如今都嫁人了,雪心身為公主,自然也要提早考慮……"曹太後皺眉,她總不能在這麼多人面前出自己的擔心和招駙馬的目的,只得眼神不善地看了一眼容飛廉.

容飛廉是麗妃的兒子,當初雪心的母妃與麗妃不和.

曹太後一直認為雪心母妃的死與麗妃脫不開關系,所以她連帶著也不喜歡容飛廉.

"就算是要招駙馬,也不能急于一時!"容姜翼也十分不耐煩,他本就不想來參加這場宴會,鬼使神差來了後,看到鳳驚鸞又讓他心變得無比的差.

尤其是看到鳳驚鸞和容楚眉來眼去,這一幕讓容姜翼心里像是有只貓爪在撓.

"確實是哀家操之過急了!"曹太後對容姜翼這個太子向來十分疼愛,對于他的話,她倒沒有什麼.

而且她現在也很後悔今日的決定,昨夜她是收到密報,北金那邊已經收到太子身亡的消息,正集結大軍壓境,恐怕不日就會傳來戰報.

到那時,就算她是太後,恐怕也保不住雪心了.

所以曹太後思前想後,急之下,才出此下策.

但她沒想到,今日之事竟然如此不順,這麼一來,雪心以後也恐難再在大乾找到好親事了!

于是這場宮宴便在詭異的氣氛中結束.

容楚率先起身離開,寬袍廣拂動,掃過沐凝的臉頰.

沐凝也沒在意容楚那不大正常的氣場,她只以為是他沒陷害成步清城娶雪心公主,所以憤而離場了.

畢竟這貨的心眼是出了名的!

沐凝原本是打算去問問步清城的,但此時人多眼雜,她想了想,決定還是改天再約他.

步清城看到沐凝朝他做手勢,只是一個眼神,他便明白了沐凝的意思.

他微笑頷首.

容雨晴本來是想和沐凝一起走的,但卻被德王妃給拉著去了後宮,德王妃的姐姐是皇帝的賢妃.

所以德王妃趁著今日進宮,准備去看看賢妃.

這邊,沐凝剛出了清荷殿,便聽見有人在身後叫她,"鳳三姐!"

沐凝頓住,她一扭頭,便見雪心公主在宮女的攙扶下走了過來.

幾日之前,那一晚太後賜封沐凝為郡主,又給她賜婚的宮宴後,她也是被雪心公主叫住.

但那時候的雪心公主豐腴美麗,宛如花骨朵一般嬌美,然而才短短的幾天時間,這一朵嬌花便已然枯萎衰敗.

"雪心公主,你無禮了!"沐凝淡聲道,"你該稱呼我皇嬸!"

沐凝可不介意被叫老,這是身份的象征!

這也是她嫁給容楚後,唯一覺得滿意的一件事.

那就是身份水漲船高,現在她連太後都不怕了,哪還會畏懼一個的公主!

果然,雪心公主的臉色為之一變,她咬了咬牙,卻沒有按照禮節給沐凝行禮,而是雙目怨憤緊盯著沐凝,"我知道,我如今所承受的一切都是你做的!"

"證據呢?"沐凝挑眉冷笑.

雪心公主的臉色更差了,一瞬間她本就慘白的臉上交錯著紫與鐵青,眼底更是迸出極致的憤怒,"明明就是你,晁雄燦強擄的明明就是你,殺了晁雄燦的也是你!你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都是你害的我!原本該受千夫所指的是你!"

若不是身邊宮女強拉著,雪心公主怕不是要沖過來抓沐凝的臉.

"雪心公主,你如此汙蔑我,信不信我稟了王爺,將你送去宗人府問罪?!"沐凝眉目一冷,聲音也冰如冷泉.

"你有什麼權力送我去宗人府?!"雪心公主瘦得幾乎脫形的臉猙獰如鬼,她雙目激動地突了出來,牙齒咬的咯吱作響,"你不過就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恭皇叔瞎了眼才會娶你——"

雪心公主一改往日膽怯懦,指著沐凝就罵,周圍經過的眾人無不面露驚詫,但隨即那驚訝便變成了鄙夷.

幸虧他們今天沒答應娶公主,像這樣沒有婦容婦德的潑婦,誰娶誰倒黴!

而且原本還懷疑嬌弱的雪心公主不可能殺死凶悍的晁雄燦的人們,此時也改了看法,瞧瞧雪心公主這罵人的模樣,和那些市井潑婦有什麼兩樣?

哪還有一點大國公主的風范?!

何況眾人全都心知肚明,明明就是雪心公主與曹太後設計鳳驚鸞在先,現在沒害成別人,自己吃了虧,還來指責是鳳驚鸞害得她!

這樣的心性,還真是無恥!

"吱吱!"

雪心公主正罵著,忽然聽到一聲尖銳的叫聲,隨即她便感到眼前似乎有什麼東西射了過來.

"啊!好痛!"雪心公主忽然捂著眼睛尖叫起來,這聲音中帶了極致的痛苦.

眾人全都看向沐凝,一直都是雪心公主在罵她,眾人都以為是沐凝氣不過對雪心公主動手了.

畢竟這位可是有著前科的!

沐凝攤手,一臉的無辜.

眾人她離雪心公主那麼遠,而且她始終都垂著手,一時也疑惑了,不是恭王妃動的手,又會是誰?

"吱吱!"那尖銳的聲音再次響起,這回眾人看清楚了.

只見一個穿著對襟褂的肥狐狸,正面容猙獰地蹲在一旁的樹杈上,它兩只爪子抓著一只彈弓,似乎還是臨時做的.

此時,這肥狐狸正拉弓搭石子,"嘣"的一下,就對著雪心公主射了過去.

這回雪心公主身邊的宮女有了准備,一個閃身,替雪心公主受了這一擊.

"啊!"眾人全都張大了嘴驚叫.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是恭王的那只狐狸用彈弓襲擊了雪心公主.

眾人見那狐狸又在往彈弓里填充石子,一時都驚惶地四散逃逸,迅速地將雪心公主所站的地方方圓一丈都給空出來了.

雪心公主的宮女們都緊張地將她圍在了中間,

"好了,過來!"容楚的聲音響起,眾人便見那只肥狐狸吱吱兩聲,隨即箭一般飛掠到容楚肩頭.

一站到容楚肩頭,土豪大人立刻換了一臉的諂媚.

眾人都被幽狐這通人性的動作給震驚了.

沐凝回眸,迎上容楚淡漠的目光.

她一挑眉,沒有去想早已走了的他怎麼又會出現在這里.

沐凝扭頭,對著正捂著眼睛,痛呼出聲的雪心公主冷聲道,"雪心公主,今ri你辱罵我之事,我就不追究了,但我奉勸你一句,害人者,人畬`之!"

雪心公主痛得眼淚都流出來了,她全身都在瑟瑟發抖,恐懼地看著沐凝身後一臉冷漠,宛如天神般尊貴的男人.

她知道,恭王不是她能惹得起的.

她只是一個公主,皇家的公主表面看著榮光,其實隨時都有可能被犧牲掉.

她的命運,如今就完全拿捏在恭王的手中,只要他一句話,她能從地獄到天堂,也能從天堂跌至泥濘之中.

"還有,不我從沒做過你指證的事,但是你在沒有證據的況下,就來隨意汙蔑我!如果再有一次,你可就不止是只吃一個石子這麼簡單了!"沐凝的聲音愈發冷了幾分,帶了強大的威壓.

圍觀的眾人都覺得心神一凜,仿佛刀鋒擦過皮膚.

罷,沐凝轉身,裙擺旋起,在這宮中午後的日光里,蕩起了一圈清冷的幽香.

眾人隨即也離開,只有雪心公主捂著一只已然變得青黑腫脹的眼睛,咬著牙,一臉羞憤地流著淚.

她永遠不會忘記,她如今所受的這一切,都是鳳驚鸞那個踐人賜予她的!

追隨著沐凝遠去背影的,還有一道幽深的目光,是步清城.

他站在人群外,將方才那一幕也是盡收眼底,可是他的心卻仿佛墜入了冰窟.

"大殿下,月女的性子怎麼好像……"哈士奇也在一旁疑惑問道,"會不會不是她?"

步清城搖頭,卻是不發一.

因為連他自己也迷惑了.

他能感覺得到,那分明就是阿凝!

他的感覺不會錯,那樣熟悉的氣息,是他與她在幽閉山洞里的日日夜夜,永不能忘懷的回憶.

可是,阿凝的性子恬淡清冷,這樣的凡塵俗事,她根本就不可能去理會.

然而眼前的少女,卻是開朗活潑,如山林中精靈一般慧黠敏銳,嫉惡如仇,從不肯吃虧.

分明就是迥異的個性,卻有著相同的氣息.

步清城感覺眼前仿佛蒙了一層迷霧,似乎,有什麼事已經發生了.

*****

從皇宮中回來,沐凝與容楚共乘一輛馬車.

容楚始終沉著臉,沐凝卻是非常得意.

"妖——呃,王爺,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沐凝笑米米看著容楚.

不管怎麼,她今天的賭約可是贏了大妖孽的!

多麼難能可貴啊!

她得趕緊找他要賭金!

容楚瞥沐凝,鳳眸斜睨,有暗沉的流光一閃.

"好吧,皇叔哥哥,你是不是得些什麼?"沐凝嘴角一哂,她就知道這只腹黑妖孽口味重.

上篇:141 王爺使壞     下篇:143 容楚的來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