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43 容楚的來曆  
   
143 容楚的來曆

"好吧,皇叔哥哥,你是不是得些什麼?"沐凝嘴角一哂,她就知道大妖孽口味忒重.

作死的非要她叫他哥哥,幸虧她神經夠粗,要麼絕對受不了!

"你要本王什麼?"容楚道.

"哎,你別想不認啊,今天打賭你可是輸了呀!"沐凝急道.

"那又怎樣?"容楚斜覷沐凝,一副要耍賴的樣子.

"賭金!"沐凝手一伸,十分直接.

"給你!"容楚伸手從肩頭抓住正在打盹的土豪大人,往沐凝手中一遞.

沐凝也不客氣,接了土豪大人就往衣襟里塞——權當是穿魔力bra,偽裝傲然好身材!

土豪大人眯縫著綠眼睛,喜滋滋地貪婪巴望著沐凝心口,差點就沒繃住笑,穿幫了.

主子那兒實在是太平坦了,硌得大人它肉痛!

大人它等這一天很久了!

可是土豪大人眼看著就能重睡阿凝心口處,正興奮地找不著北,突然間,它只覺眼前一切瞬間倒轉,真的就找不著北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抗議,指責它主子不厚道.

"再敢多嘴,回去給我認字!"容楚冷冰冰的叱責一聲,拎著瞬間委頓的土豪大人就扔到了一邊.

"喂,土豪現在是我的!"沐凝撲過去要搶土豪大人,"你已經無權再懲治它!"

容楚一把抓住沐凝雙臂,陰森森盯著她眼睛,"你是我的,土豪是你的,也就還是我的!"

沐凝斜眼,"做人不能這麼無恥!"

容楚將沐凝扯到面前,高蜓鼻峰幾乎都與她鼻尖頂在了一起,"這不是無恥,這是事實!"

沐凝與容楚離得太近,近到呼吸可聞,她突然有些緊張,緊張到心髒都在怦怦亂跳.

"你輸了!"沐凝不願深想,她一扭頭,避開容楚熾熱目光的范圍,輕聲道.

"輸了!"容楚沉聲道.

"你輸了還這麼高興?"沐凝不由凝起黛眉,她怎麼覺得哪里有些怪怪的.

"為什麼不能高興?"容楚挑眉,一瞬笑顏如花,"本王又沒有損失!"

沐凝一怔,她突然就明白過來——大妖孽分明就是在耍著她玩!

其實他早就知道以步清城的身份,絕對不會答應曹太後,他就是故意要讓她緊張而已!

而且他肯定是一早就有計謀,所以才用土豪大人做賭金!

就像他所的,土豪大人到了她手里,也還是他的!

沐凝越想越是惱火,感她從一開始就又被他給坑了!

"現在輪到本王來問你——"靜默中,容楚凝視沐凝氣惱的臉,眉目間忽然有沉肅的壓力席卷而上.

"問我什麼?"沐凝一愣.

"難道阿凝你就沒什麼話要對本王嗎?"容楚逼近一步,原本非常的馬車空間,此時卻因他周身氣場的改變而變得沉冷壓抑.

"我有什麼話要?"沐凝還呆呆得沒反應過來.

容楚也不話,就這麼盯著她,沐凝漸漸感覺不對勁,這一瞬間,她臉色猛地變白,"你,剛剛叫我什麼?"

容楚眯眸,目光一霎如雪.

"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沐凝緊張了,她連青雪都沒有告訴——沐凝倏地抬眸,"是簡牧塵告訴你的?"

"你太看本王了!"容楚冷哼一聲,傲嬌道,"本王還需要別人告訴?"

沐凝抿唇,想了想,忽然轉過臉去,不理容楚了.

就算他知道她的名字,那又怎樣?!

他還能吃了她?

"笨鳥,你早就想起來了是不是?"容楚對沐凝的反應十分不滿,他一把拉過她,扳正她的臉,讓她看著他.

"想起什麼?"沐凝裝傻.

"再敢跟本王裝,你信不信今夜本王——"容楚寒眸一眯,滿是威脅地道.

沐凝聞,哪還不知道容楚後半句話的是什麼意思?

只見她臉驀地一,瞬間又變白,她目中憤而迸出怒意.

這個忒不要臉的!

沐凝嘴巴鼓起,似乎想些什麼,偏偏又找不到話來嗆容楚.

因為她知道容楚到做到,如果她真惹了他,那今夜她可就逃不掉一頓磋磨了!

"也沒想起什麼,那記憶斷斷續續的,一深想就會頭疼!"

沐凝垂眸想了想,倏地掀起眼簾,似嗔似怒地睇容楚一眼,半真半假道,"不過,倒是記得我和步清城很久以前就相識,那時候我一個人住在山洞里,是他一直陪著我長大!"

果然,容楚聽聞這話,那眼神瞬間便沉了下去,連他周身都鼓動起危險的氣息.

沐凝嚇了一跳,她往旁邊蹭蹭,下意識就想離容楚遠一點.

"吱吱!"土豪大人也躡手躡腳潛伏到沐凝身邊,它也察覺到主子心是前所未有的不好!

然而,讓沐凝意外的是,容楚這一回卻只是陰沉著臉,一聲不吭地坐在那,見她看過去,他也只是掃她一眼,然後便閉目,似乎在調息.

沐凝盯著容楚看了半天,直到馬車外青雪低聲稟報,已經到王府了,沐凝也沒從容楚面上看出什麼來.

"吱吱吱!"土豪大人率先沖了出去,跳到青雪肩上,指揮青雪趕緊走.

剛剛一路回來,大人它都覺得氣氛壓抑死了,還是離那兩個神經病越遠越好!

彼時,馬車門被打開,初夏午後的日光耀眼奪目,金色燦爛的陽光潑灑在男子俊美不似凡人的面容上.

只見他鳳眸緊閉,氣息悠長,平靜得不能再平靜了.

沐凝忽然感覺心里有一處空落落的難受.

她撓撓頭,又捂上心口,有些拿不准自己為何會有這樣的感覺.

容楚當先一步下了馬車,他沒有回頭,但眼角的余光卻一直凝在那個一臉納悶表的少女身上.

這一刻,容楚倏地擰緊了劍眉.

因為就在方才他閉目調息之時,他似乎察覺到來自于沐凝身上的一股奇特的氣機.

……

沐凝回了辰景閣,容楚沒有與她一起,想必是去了書房.

沐凝嫁進來之後才發現,原來容楚竟然這麼忙.

他每天都忙著批閱奏折,公文,要麼就是在宮中與大臣商討國事.

這本來是一國之君該做的事,然而當今皇帝沉迷長生之術,醉心煉丹,將所有的朝政大事都推給了容楚.

沐凝雖然不懂政事,但她卻直覺地覺得這其中似乎透著古怪.

容楚在攝政之前,手中就掌握著兵權,而且他又是戰功赫赫,還是皇帝的嫡親兄弟.

這樣的身份,皇帝不是應該非常忌憚他嗎?

怎麼還會給他如此大的權力?

容楚幾乎是現今大乾的直接統治者了!

難道皇帝對他就這麼放心?

還有曹太後在容楚這屢次三番吃癟,她曹家也是世家,怎麼就會忍氣吞聲呢?

再有就是關于青雪打聽來的,是皇帝一連賜了五個王妃給容楚,卻都在新婚之夜暴斃的事.

沐凝並不覺得這是容楚下的手,倒不是她相信他的人品.

而是沐凝感覺容楚不屑于做這樣的事,否則他後院哪來的那麼多女人!

這麼一想,沐凝看這座華麗的恭王府,總覺得處處透著古怪.

而且她也在懷疑,自己沒有像前五個女人一樣在新婚夜暴斃,究竟是她運氣好,還是那個幕後黑手沒有再下手?

一進辰景閣,林嬤嬤和白露立刻迎了上來,不過兩人臉色都不大好看.

沐凝心里有事,也沒大在意.

原本她想去休息一會,但沐凝還沒走上兩步,就聽林嬤嬤道,"王妃,吳夫人來過!"

"吳夫人?"沐凝腳步一頓,扭頭疑惑問道,"她是誰?"

"就是蓮姐的母親!"林嬤嬤沉聲道.

"哦!"沐凝黛眉一挑,原來是白蓮花的母親啊.

聽這位吳夫人前幾日回老家了,想必今日一回來,聽白蓮花受委屈的事,來尋仇了!

"王妃,吳夫人管著後院."林嬤嬤本不打算多,但她受王爺所托,要照看王妃起居,不讓她被欺負.

雖然林嬤嬤通過這幾日觀察,以及綜合這位新王妃嫁進王府之前在帝都城的風評,她並不認為有誰能欺負到她,但既然王爺這麼看重新王妃,所以她也便提了一句,"她于王爺有恩,王爺一向敬她,您,還是能讓就讓著點."

"她對王爺有恩?"沐凝撇唇,淡淡道,"知道了!"

但她心里卻很不屑,那個吳夫人對容楚有恩,又不是對她有恩!

如果這個吳夫人識相不來惹她,她自然不會找茬,但若是這個女人不識相,那她也沒道理要讓著!

林嬤嬤自然看出沐凝的不以為然,她忍不住在心里歎口氣,新王妃這性子,一看就不是肯吃虧的,那吳夫人也不是盞省油的燈.

看來,王府不會太平了!

"我睡一會,沒事不要來叫我,酉時前別來叫我!"沐凝囑咐了一句,隨即進了里屋.

不知道為何,今天她感覺特別累.

"是,王妃!"林嬤嬤應了一聲,但她眼中卻難掩擔憂.

……

沐凝這一覺果真就睡到酉時,醒來時,她還是覺得有些疲累.

她摸了摸心口,琢磨著似乎也有很久沒去飛鳳樓了,她是不是得去找簡牧塵把把脈.

她一直忘記問他,夙墨給她的掌中劍在她身體里會不會影響她身體的康複.

一想到夙墨,沐凝忽而一怔,似乎已經有很久沒見到夙墨了.

回門那天在凌陽侯府里,她也沒看到夙墨,聽青雪,好像是在她出嫁那一日夙墨就不見了.

"王妃,您醒了嗎?"白露聽到聲音,在外輕聲詢問.

"嗯,進來吧!"沐凝不再去想夙墨.

這個少年本就十分古怪,平時在侯府里就是神出鬼沒的,或許過不了多久,他又會出現在她眼前.

"王妃,吳夫人求見!"白露進來後,恭敬稟報.

"哦,讓青雪給我梳頭!"沐凝起身,穿好衣服,坐到了鏡子前.

"王妃,"白露卻沒出去,而是走到沐凝身後,替她梳頭挽髻,一邊伏在她耳畔輕聲,"吳夫人以前是花樓的鴇母,王爺幼時曾經流落在花樓一段時間,吳夫人對王爺有養育之恩,王爺一向放任她,後院的事從來都是由吳夫人在打理.吳夫人最疼愛蓮姐,所以王妃,一會心點."

沐凝聞,清麗雙眸驀地睜圓,她盯著鏡中白露面上的沉重,難掩一臉震驚之色.

她是在震驚白露剛剛透露給她的信息——

有沒有搞錯,堂堂的帝國王爺竟然是從花樓里出來的!

那他豈不是——

上篇:142 王爺有話要說     下篇:144 關門,放土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