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45 王爺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145 王爺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在這千鈞一發之際被扔了出來.

只見土肥圓的狐狸一個屈體抱膝轉體三百六十五度騰空翻,最後穩穩叉著肥腰風騒著地.

不過土豪大人顯然還沒明白狀況,剛剛大人它明明是和阿凝一起進去的.

然後阿凝突然叫了一聲"關門,放土豪!"

大人它一個激靈就沖出來了.

可是大人它沖出來是要干啥來著?

土豪大人叉著肥腰滴溜著綠眼睛四處瞧,一臉的困惑.

不過這一瞧,土豪大人倒是瞧見它家主子正臉色鐵青站在辰景閣的大門前,似乎鼻子都氣歪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趕緊沖過去,非常盡忠職守地想要安慰它家主子.

雖然主子已經將它輸給阿凝了,但誠然如主子所——

阿凝都是主子的,那屬于阿凝的大人它自然也還是主子的!

彼時,容楚站在辰景閣大門外,剛剛那"砰"一聲合上的大門差點撞到他最引以為傲的高蜓鼻子,容楚簡直都被驚呆了.

竟然有人敢當著他的面關門,還是在他的王府里!

這還了得!

一瞬間,容楚俊美無儔的面容上變幻過青白交錯的色彩,向來都是淡定從容,流光溢彩,不為風云變色的鳳眸里猛然迸出極致的怒火.

剛沖到容楚身邊的土豪大人一眼瞧見主子周身那正熊熊燃燒的火焰,頓時扭頭就走.

艾瑪,主子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好可怕啊嚶嚶嚶!

大人它還是趕緊找個洞藏起來,以免被殃及池魚!

"轟"一聲,已經怒到極致的容楚抬腳就踹.

那看起來異常結實的朱色大門在他腳下就跟紙糊的一般,被一腳踹得粉碎.

辰景閣里眾人傻眼.

辰景閣外,一直跟在容楚身後的溥公公皺皺眉頭,連萬年不變的面癱臉葉冰都露出詫異神色——

他跟了王爺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王爺失態!

這都是拜王妃所賜啊!

好難得!

剛跑出一段距離的吳氏與白蓮等人也聽到這驚天動地的一聲踹門聲,幾人急忙扭頭去看,便見容楚挾著一身怒火踹碎了辰景閣的大門.

吳氏與白蓮對視一眼,兩人眼中都露出欣喜.

王爺這是要幫她們去懲治那個惡王妃了,她們就知道王爺還是對她們好哇!

吳氏與白蓮也不跑了,兩人偷偷摸摸找了個隱蔽地方躲起來,准備看熱鬧.

此時,幾乎整座王府都被驚動了,原本吳氏去找王妃,那些後院里的女人們就都蠢蠢欲動,跟著過來看熱鬧的不在少數.

她們或是裝著路過,或是裝著去廚房拿吃食,或是裝著賞花,三三兩兩都聚集在辰景閣周圍,所以容楚踹門這一幕眾女們那可是都看得一清二楚.

不過,有人欣喜,有人憂慮,還有人眼神複雜.

再看辰景閣內,沐凝既然有膽當著容大爺的面關門,撞他的鼻子,她就早已做想好了應對之策.

此刻,隨著那大門被"轟"一聲踹碎,容大爺氣勢洶洶沖進來要找那只每次都能惹他生氣的笨鳥算賬.

但他紫色衣袍如煙云一般瞬間掠過辰景閣所有的屋子,卻都不見沐凝的身影.

"人呢?!"容楚氣急敗壞,對著林嬤嬤就吼.

"回,回王爺,王妃她她……"就連一向最穩重的林嬤嬤都結巴了,一臉驚恐地盯著容楚的腳——

她不敢抬眸直視容楚,因為容楚此刻的表實在是太可怕了.

用葉冰的話來,那就是想當初王爺縱橫沙場,征戰北疆之時.

就因為對方士兵射來一箭,打攪了王爺描唇,讓王爺將那唇線描到了臉頰上,破壞了美感,于是王爺大發雷霆,一力斬殺對方將士八百人!

這起戰役就是史書中最著名的唇殺人事件!

葉冰覺得,此刻王爺周身的氣場就和當年沙場上一樣,而且似乎還更甚之.

因為當初他只是描歪唇線,今天他可是差點鼻子都被撞歪了!

這後果可就更加嚴重!

容楚怒瞪林嬤嬤,林嬤嬤哆哆嗦嗦指了個方向,是辰景閣的後院.

"王王……"

林嬤嬤話還沒完,就見眼前已經沒人了.

此時,辰景閣的後院里,沐凝正在青雪的幫助下翻牆,一邊翻牆,她耳朵還惦記著前院.

那驚天動地的踹門聲嚇了她一跳,差點就從牆上掉下來.

"姐,王爺來了!快走!"青雪聽到衣袂帶風聲,趕緊拉著沐凝就從牆頭往下跳.

青雪輕功很高,沐凝落地時連腳都沒崴一下,她也剛好感覺到有一股暴怒的火焰卷至院牆那邊.

沐凝想也不想,爬起來趕緊跑路.

但她剛跑出兩步,猛然感覺到不對勁——有人在看她!

沐凝一扭頭,精准地捕捉到那道含了探究的複雜目光.

喲呵,竟然是那個冰山美人玉素琴!

此時玉素琴一身白衣,飄然冷冽,宛如冰塊般的絕美臉蛋毫無表,就這麼站在一棵大樹下,靜靜看著沐凝.

她怎麼會出現在她後院外?

沐凝腦中一瞬閃過這個念頭,但此刻她已沒時間去問了,因為她已經聽到容楚暴怒的聲音.

"笨鳥!"

這聲音仿佛要撕裂長空,沐凝心頭猛地一激靈.

艾瑪,還是趕緊逃命去吧!

沐凝和青雪一瞬跑遠,玉素琴眯眼看著那道窈窕纖細的身影,目中似有若有所思.

前門沒敢走,後門估計也有容楚派去的人把守,沐凝和青雪照例翻牆.

而且這回,洛三與秦五也現身了,這兩人本就是簡牧塵派來貼身保護沐凝的,方才是被容楚的怒火震驚到了,一時沒反應過來.

現在二人自然也是要來助他們的未來教主夫人逃跑了!

嗯,在洛三秦五等人的心里,即使沐凝已經嫁給恭王殿下,但他們可都是知道教主對她的心思的.

所以他們還是堅持認為沐凝以後肯定會成為他們的教主夫人!

有洛三與秦五的幫忙,可就更加輕松了.

沐凝覺得,有功夫就是好哇,要不就她一個人,肯定沒跑出兩步,就被容楚捉住了.

一邊跑路,沐凝一邊在想,看來是得抽空學一學武功,至少得學個輕功,至少逃命不愁!

終于出了王府,青雪聲問道,"姐,我們去哪?"

沐凝想也不想,"去飛鳳樓啊!好久沒去了,我們去瞧瞧隋七!"

青雪歡喜點頭,"嗯,我這就去找馬車!"

或許是容楚沒想到沐凝這麼快就能逃出王府,恭王府外此時還是一片平靜,並沒有受到府內那驚濤駭浪的波及.

沐凝與青雪還有洛三秦五那是一路順暢地到了飛鳳樓附近.

尋常馬車進不去飛鳳樓的轄地,都是在前街就停下來的.

沐凝還有空買了點糕點果子——來探望對她有救命之恩的隋七,總不能空手來啊!

數日沒來,飛鳳樓里並沒有什麼變化,依然一派安甯.

但沐凝知道,這安甯只是表象而已,飛鳳樓里幾乎步步是機關,處處有陷阱,一個不慎,可能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姐,隋七在那!"青雪伸手一指,沐凝便瞧見隋七正朝她走來.

"多謝姐救命之恩!"隋七一瞬到了跟前,看到沐凝立即就跪倒在地.

"哎,你起來!"沐凝連忙去扶隋七.

"姐,救命之恩,沒齒難忘,請受隋七一拜!"隋七一個頭就磕了下去.

"哎哎,你也救過我,你要這樣,我也得向你磕頭了!"沐凝向來是個恩怨分明的.

對她好的人,她千百倍報答.

對她不好的人,她看都不會看一眼,誰要不長眼惹到她,她也必會千百倍的報複回來!

當初在鳳家本家,隋七是為了救她,才身中蠱毒,所以沐凝一直記著這個恩.

"好了,隋七,姐也不是那種在乎這些俗禮的人,我們心里記得就好!"青雪見沐凝很是無奈,于是趕緊在一旁勸隋七起來.

因為青雪擔心隋七再磕頭,沐凝不定真的會給他磕回來.

洛三與秦五走過去,二人並沒有扶起隋七,而是和隋七一起跪下,恭敬地給沐凝磕頭,

"姐,上回是屬下失職,才會害姐被擄,原本是要受教規懲處,洛三(秦五)感念姐大度,也感謝姐對隋七的救治之恩,洛三與秦五以後一定盡忠職守,不會再讓姐遭受任何危險!"

"姐,你就受了吧!"青雪在一邊扯了扯沐凝衣,她看一眼隋七,"否則他們也不會安心!"

沐凝非常無奈,她真是受不了這些古代人動不動就磕頭.

不過沐凝也知道,洛三與秦五這麼,也就代表著在他們二人心里,已經認同她了!

"好,僅此一次,以後不要動不動就下跪!"沐凝道.

"是,姐!"隋七與洛三秦五一同起身.

隋七看了青雪一眼,唇角有淡淡笑容閃過.

沐凝托腮,她瞅了瞅青雪,又看看隋七,怎麼她好像覺得這兩人之間有什麼不對勁呢!

"姐!"青雪觸到沐凝*的眼神,倏地了臉,一低頭,跑遠了.

"姐,教主這幾日有事,並不在樓中!"隋七也彎了嘴角,眼神溫暖地看著青雪的背影.

"那正好!"沐凝黛眉一挑,歡喜道.

她見隋七洛三秦五瞬間同時扭頭看她,嘴角一囧,連忙哂笑道,"我的意思是那太不巧了!呵呵呵!"

她隨即又問,"老郭在麼?"

"在!在廚房里!"隋七道.

"那我去廚房瞧瞧!"沐凝隨口招呼了一聲,就朝飛鳳樓的廚房走去.

她今天本就是來找老郭的,她早問過青雪,飛鳳樓里除了簡牧塵,就屬老郭醫術最高!

她還沒打算原諒簡牧塵,他丫的一聲不吭就將她往火坑里推,連理由都那麼齷蹉!

所以他不在正好,省的見了面尷尬.

而且,如果他又要強親她,她可不敢保證自己不會在唇上塗一層毒粉,讓他那麼好看的唇也腫成個香腸嘴!

"喲,真是稀客啊!"郭善照舊在廚房里鼓搗著什麼,一見沐凝進來,他眼前一亮,笑道,"恭王妃大駕光臨,真是蓬蓽生輝啊!"

"嘿,郭大叔!"沐凝有求于人,自然要嘴甜一點,她一撇嘴,"我怎麼會嫁人,還不是托你們那位簡大教主的福!"

"嘿嘿,嫁誰不是嫁啊,你看你現在不是挺好!不定,你嫁恭王才是最有福氣的呢!"郭善抽著水煙袋,吧嗒吧嗒一口接著一口,眯縫著眼睛,一臉莫測高深的表.

不過沐凝並沒多想,她伸手給郭善,"郭大叔,你給我把把脈吧,我最近總覺得疲倦,一用力就會心口發顫!我懷疑還是以前受的傷導致的!"

郭善放下煙袋,伸手搭在沐凝脈搏上.

過了一會,郭善忽然皺了眉頭,"你心口舊傷,教主已經給你調理了,再服幾個療程的藥,就不會有什麼問題,對了,你你會疲倦?"

"嗯!"沐凝一聽心口舊傷沒事了,心頭一松,但她又見郭善皺眉,不由也緊張起來,"是啊,很容易就累了!"

"你體內好像有一道氣,很奇怪!"郭善示意沐凝換只手,又扶脈半晌,他眉頭越皺越緊,目中一瞬掠過詭異的光芒,"等教主回來問問,你體內氣機好像有些問題,我不敢斷!"

"那我會不會死?"沐凝緊張了.

"有教主在,白骨也能生出肉!哪會那麼容易就死!"郭善白了沐凝一眼,放開她手腕,又拿起水煙袋吧嗒吧嗒抽了起來.

"還要問他啊!"沐凝泄氣,她就是不想見簡牧塵才來問郭善的,她懷疑郭善所的她體內的奇怪氣機有可能就是夙墨給她的掌中劍.

但這種事,她可不敢隨便告訴別人,似乎也只有簡牧塵能一了!

"教主過幾天才會回來,你今夜要不要在這里歇息?"郭善瞥沐凝,一語道破,"和恭王吵架了吧?"

"這你都能看出來?"沐凝驚訝.

"你臉上都寫著呢!"郭善搖頭,在腳底磕了磕水煙袋,目光古怪地看了沐凝一眼,然後轉身走了.

沐凝鼓起嘴巴,郁悶地摸了摸臉,有那麼明顯嗎?

這*,沐凝便宿在了飛鳳樓,她本來還擔心神出鬼沒的簡大教主會突然現身,不過很顯然,沐凝多慮了.

容楚也沒找來,就是不知道他是不知道她在飛鳳樓,還是已經氣瘋了,對她不屑一顧了.

沐凝白擔心了一場,心里莫名有些空落落的.

不過沐凝在睡前,還是狠狠將容楚鄙視了一番.

哼,莫名其妙非要逼著她叫他楚哥哥,原來他早就有了許多妹妹了.

這只是他容大爺眾多重口味癖好中的其中一個而已!

真是越想越惡心!

沐凝是睡在原先簡牧塵的臥室里的,她討厭簡牧塵,但無奈她睡不慣其他的*,味道不對,睡不著.

雖然一開始青雪就讓沐凝去簡牧塵的屋子,但被她傲嬌的拒絕了.

可是換了好幾個地方,她都翻來覆去睡不著,于是又偷偷摸回簡牧塵臥室,然後一覺到天亮.

*無話.

翌日一早,沐凝還沒起來,青雪就已經在外邊敲門了.

"姐,王爺讓人給你帶話了,今天臨南王府中舉辦詠荷游園會,王爺叫你一定要去參加!"

上篇:144 關門,放土豪!     下篇:146 一個餿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