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47 驚世駭俗  
   
147 驚世駭俗

容雨晴想了想,驀地眼睛一亮,開始出餿主意了,"去親他!"

這世間最悲傷的事不是你站在我面前,卻不知道我愛你,而是你身邊有著這麼一個滿腦子都是餿主意的朋友!

去親容楚?

這簡直就是個餿到不能再餿的餿主意!!

也虧得容雨晴這個未出閣的妹紙能想得出來!

"啊?"可是沐凝此時腦袋已經處于當機狀態,磨盤一樣,無法轉動.

她一臉呆樣看著容雨晴,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一刻,包括臨南王妃在內的在座眾女們,所有人都徹底震驚了.

"鸞兒,你去親恭皇叔,讓這些不安好心地都瞧瞧,你和恭皇叔好著呢!"容雨晴斜眼掃視一眾圍觀等著看好戲的女人們,冷笑一聲道.

沐凝有些遲疑,她腦子里還在消化著容雨晴所的"去親他"三個字是什麼意思.

"哼,我看恭王妃才不敢這麼做呢!"柔郡主拈著一支荷花,做作地掩嘴輕笑,一臉的刻薄,"恭王殿下根本就不喜被人碰觸,別還沒親到,就被打了!"

"就是,安郡主你就別忙活了,恭王殿下和恭王妃的家事,你摻和個什麼勁!"

魯露兒也在一邊嘲諷笑道,"你還是憂心你自己的事去吧!你都及笄一年了,自從去年上門提親的被你打跑了,今年還有人去你家提親嗎?"

立即有人輕笑出聲,容雨晴的臉色一瞬變的青交錯.

"恭王妃,您別聽這丫頭的,就會亂出主意!"連臨南王妃也在一旁無語地瞪容雨晴.

"是呀,我們相信恭王殿下對恭王妃很好就是,你別亂攛掇恭王妃做傻事,別到時候得罪了恭王殿下,都不知道怎麼回事!"

"對啊對啊!恭王妃,我們信你就是!"

"……"

容雨晴見所有的女人們都對她的話不屑一顧,而且她們雖然嘴上好像是在勸鳳驚鸞不能干這樣的事,但實際上她們的語氣里都是幸災樂禍,一副等著看熱鬧的模樣.

"你們閉嘴!"容雨晴頓時怒了,她猛地一拍桌子,震得所有女人都是一驚.

柔郡主嚇得手上的花都掉到了地上.

一旁有與柔郡主關系不好的閨秀捂嘴輕笑,柔郡主臉色漲,又羞又氣,"容雨晴,你發什麼瘋!"

容雨晴卻不理柔郡主,她湊近沐凝,氣呼呼道,"鸞兒,難道你就眼睜睜看著這些人亂造謠,汙蔑你嗎?!"

沐凝掃視一圈,看到眾女們臉上無不露出鄙夷輕視的神.

她眨眨眼,忽然覺得容雨晴的非常有道理!

她怎麼能眼睜睜看著這些討厭的女人們造謠生事,汙蔑她在家里被容楚那壞蛋揍?

明明就是她將容楚氣得人仰馬翻,要揍也是她揍他好麼!

事關榮譽,不能不去捍衛!

而且沐凝腦中一瞬的清明也讓她看清楚了一點——

即使如今她已嫁容楚,貴為恭王妃,但是帝都這些人卻仍然還將她當做當初那個愚笨丑陋,專鬧笑話的鳳驚鸞!

她們無時無刻不在等著看她的笑話!

既然這樣,她怎麼能讓這些人失望呢?

沐凝倏爾兩眼放光,她看著湊得很近的容雨晴的臉,大力點頭,"你的很對!"

話音一落,沐凝"唰"一下起身,害得眾女們又是一驚.

沐凝幾步走到亭邊,突然往外伸頭.

"啊!恭王妃想不開要跳湖了?!"有膽的女子驚叫.

"跳你妹!"沐凝怒而扭頭,"沒見老娘是在照鏡子嗎?!"

眾女額角頓時滑下排排黑線.

沐凝罵完一句,繼續旁若無人地臨水而照.

此時湖光中倒映著天色,碧波蕩漾,荷葉田田,少女的臉自輕紗中露出,雖然是平淡的面容,卻有迷人的緋飛躍頰間,宛如那盛開在千頃碧浪中的粉荷.

還有那一雙極亮的眼睛,仿佛遙遠天邊的星子,銀河盡落其間.

霎時間,這一片美景仿佛都在她那樣清麗無雙眼眸的映襯下失了顏色.

隔水相望,清幽竹林前,有人迷了眼,有人醉了心……

可是沐凝瞧著水中自己的臉,左看右看,卻是不大滿意——

她先前因為生容楚的氣,所以早上梳妝時沒戴容楚送來的那些首飾,而是隨便簪了個珍珠發釵就出來了.

現在瞧瞧,委實有些寒酸.

"姐,你在干什麼?"青雪替沐凝去馬車里取了落下的帕子.

剛回來,一進亭子,她就見所有的女子們都囧著個臉,看向一個方向.

然後青雪就見她家姐趴在欄杆上,頭伸在了亭外,不知道是在看什麼.

"青雪,快來!"沐凝頭也不回地招招手.

她是想讓青雪給她想想辦法,怎麼才能讓她更漂亮一點.

她可是要去親容楚呀,就這麼蓬頭垢面得可不像話!

青雪迷迷瞪瞪走過去,她覺得在她離開的這段時間,肯定是發生什麼事了,她吸吸鼻子,有酒氣.

誰喝酒了?

"鸞兒,用這個!"容雨晴不知道從哪兒躥了出來,采了一把淡紫粉的野薔薇遞給沐凝.

"花!"沐凝彎唇一笑,甜香的酒氣噴到青雪面上,她接過那顏色鮮豔的花朵,就著平靜的水面,將那淡紫粉的野薔薇簪入了發髻中.

直到看見水中少女嫋嫋婷婷,顏色極好,沐凝這才滿意地點點頭.

"姐,你到底要干什麼?"青雪見沐凝轉身走出了亭子,連忙追了上去.

一直圍坐周圍的眾女們也蜂擁過來,一個個都是眼睛發亮,興奮過度的樣子.

青雪的心猛跳起來,她忽然有不好的預感!

沐凝卻不理青雪,現在她滿心滿腦都是三個字"去親他!"

至于為什麼要親容楚,親了他之後又會有什麼後果,沐凝已經完全不考慮了!

哼,她就是要讓大乾這些道貌岸然裝模作樣的閨秀姐王公貴族們瞧瞧,什麼才叫拉轟!

彼時,沐凝已然踏上通往竹林那邊的水上棧橋,還順手摘了一朵將開未開的粉荷拿在手中.

她款款走去,粉衫青裙,腰肢柔韌,不盈一握,宛如那水面上的清荷,清麗無雙.

眼眸雪亮,墨發飛揚,如云發髻中點綴粉淡紫的薔薇.

此刻的少女飄逸出塵,好似天邊那一朵初降的云彩.

竹林前圍坐著的男子們也停下了辯論,紛紛朝這邊看來,無不難掩眼底的驚豔.

只有容楚,似乎仍然不為所動,自始至終都沒向這邊看來一眼.

一直目不轉睛觀察著容楚的眾女們見狀不由心生雀躍.

恭王殿下都不看鳳驚鸞一眼呢,他肯定早就對這個行無狀,不知禮節,粗魯的要命的鳳驚鸞厭憎透頂了!

接下來就等著瞧鳳驚鸞怎麼樣自討沒趣,被恭王殿下羞辱吧!

然而,卻無人發現就在沐凝踏上水上棧橋,吸引所有人目光的那一瞬間,容楚狠狠蹙了眉心.

沐凝一路嫋嫋娜娜走來,不同于女賓那邊全都是一副幸災樂禍等著看好戲的神.

男賓這邊的反應則都是停下談論,全都看向那一道與蓮葉粉荷同色的身影.

竹林前的空地很大,左接湖光山色,右臨亭台樓閣.

眾人席地坐在竹席上,面前竹案,背靠竹林,微風拂過,竹香幽然,倒是頗有幾分魏晉時名士的*灑脫.

沐凝就在所有人的矚目中,施施然走來.

一步又一步,裙裾飛揚,她離容楚越來越近.

男賓們也從方才那一瞬間的驚豔中回過神來,此時見恭王妃徑直朝恭王走去,已經有人不禁皺了眉頭,眼中露出輕視與不贊同.

這位恭王妃也太不知禮節了,沒見他們正在論政嗎?

她一個女人跑這里來干什麼?

瞧她那眼睛直勾勾盯著恭王殿下的樣子,好像幾輩子沒見過男人似的,這才分開多久,她竟然就要找過來了!?

都恭王妃婚前就是個粗魯無禮,難登大雅之堂的,看來果然如此!

真不知道天人之姿的恭王殿下究竟看上她什麼了!

哼,一定是這女人使了手段,才會令恭王殿下娶了她!

一時間,眾人紛紛在心里發表著對這位不知廉恥來找男人的恭王妃的鄙視.

不過,沐凝可不管別人怎麼看她,她原本就不勝酒力,這一大清早喝酒,又更容易喝醉.

目前來看,沐凝正處于酒勁上湧,頭昏腦熱的迷糊階段.

尤其是走了幾步,被風一吹,她更是云里霧里不知自己所在何處.

此時在沐凝眼中,早就看不到其他人,她雙瞳中只有不遠處那一道仿佛會發光的瀟灑白衣身影.

沐凝終于站在了容楚面前.

容楚依然不理她,自顧與一旁的臨南王話,完全將沐凝當做了空氣.

所有人都在看著他們,就連正與容楚話的臨南王都在走神,氣氛委實透著一絲詭異.

"恭王,你——"臨南王想提醒容楚.

"臨南王,我們剛剛提到酷政的影響……"容楚廣一拂,卷起地上的竹葉,落了沐凝一頭一臉,他則繼續與臨南王論述各自的政見.

沐凝也不氣惱,她拿開落在睫毛上的竹葉,又往前走了一步,伸爪子想要拍他的肩膀.

容楚這時只要扭頭,兩人鼻子都能貼在了一起.

然而,也不知道容楚是不是故意的,沐凝剛靠近,他忽然換了個方向坐著,完美地避開了沐凝伸出的爪子.

沐凝鼓起了嘴巴,有些不樂意了.

"皇叔哥哥!"她軟軟糯糯地叫了一聲,容楚果然動作一頓.

沐凝趁勢用手上拿著的那只荷花苞將容楚的臉勾過來,趁他還沒反應過來的一霎,忽然湊了過去,手捏住他下巴,雙目炯炯有神地在他唇上狠狠mua~了一口.

還發出超級響亮的一聲"啵"!

這一刻,山川靜寂,河水斷流.

臨南王府漂亮的後花園里,一片寂靜,詭異的寂靜.

只見那正在給齊云書添茶水的丫鬟拿著茶壺一直保持倒水的動作.

青碧色的茶水從細細的茶壺嘴里倒出來,嘩啦啦灌滿了杯子,又從杯子里溢出來,沿著竹制的矮桌淅淅瀝瀝流了下來.

正捧著一疊糕點過來的丫鬟剛邁出一只腳,就嘴巴張大,一動不動.

在一旁揮著扇子趕蟲子的厮也保持著騰空翹腳揮扇子的風騒姿勢.

連那只一直圍在容楚身邊飛舞的蝴蝶都定在了半空,似乎看到了什麼驚悚的畫面.

更不必今日在場的眾位目瞪口呆眼睛發直的名門公子與閨秀以及王公貴族們了.

因為大家全都徹底驚呆了!

清風悠悠,拂起沐凝因為彎腰而落在身前的長發,容楚額前亦有發絲垂落,悄然間,兩人的發就這麼纏在了一起.

少女鬢間的薔薇襯著她的膚色雪白,長發墨黑.

近在咫尺的距離,容楚的眼一霎亮得驚人.

此時,沐凝腦子仍然處于當機狀態,她才不管旁人怎麼想.

而且,也不知道是沐凝本能的還是故意的,她都沒再看容楚一眼,

得逞後,沐凝也不戀戰.

只見她眼眸亮晶晶,樂滋滋地往後退了一步.

糾纏的發分開,幽香遠離,容楚只見沐凝伸手抹了一把嘴角——

就像是調耍良家少女得手後擦了擦口水的猥瑣漢子==!

容楚向來不為風云變色的俊臉也僵了僵.

然後,還沒等他話,又見眼前裙擺一旋——笨鳥閃人了.

還閃得特別快!

一溜煙就跑得沒影了.

因為就在方才,沐凝被風一吹,一直處于迷糊狀態的大腦陡然清醒過來,她也意識到自己究竟干了多麼驚世駭俗的一件事!

這不,她自覺無臉面對容楚,只能溜之大吉!

不過,也正是因為沐凝溜得太快,所以她並沒看到容楚那對如同星辰*其間的燦亮黑眸里閃現的喜悅與溫暖.

沐凝這一逃,所有被驟然施了定身咒的眾人們也自覺解凍.

倒茶水的丫鬟驚慌失措手忙腳亂地擦桌子道歉.

送糕點的丫鬟一個踉蹌摔倒在地,糕點都砸了出去.

趕蟲子的厮一個劈叉倒在地上,齜牙咧嘴.

那些王公貴族名門公子與閨秀們更是不用了,半晌都沒能從如此驚世駭俗的一幕中反應過來.

鳳驚鸞她……竟然真的去……恭王殿下了……

天啦!

剛剛一定是他們觀看方式不對!

另一邊,始作俑者沐凝一陣捂臉狂奔,已經完全酒醒的她好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天呀,她不活了,她真是腦袋被門擠了,才會真的去親容楚,沒臉見人了!

沐凝原本是想趕緊離開臨南王府,回去找個地洞藏起來.

可是她忘了她有個給她出餿主意的神奇隊友容雨晴!

沐凝剛從竹林那邊沖下來,就被容雨晴逮住了.

"鸞兒,你好厲害,我好崇拜你!"容雨晴雙眼冒心,一把抓住沐凝,拉了她就往湖心亭那邊走,"走,我們去收賭金!"

"不要!"沐凝捂著臉哀嚎,她感覺自己的臉得都要燒起來了.

她怎麼就能干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來呢?!

一想起自己方才干的事,沐凝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哎呀,做都做了,你害什麼羞啊!我在北疆那邊還看過比你這更奔放的呢!"容雨晴大喇喇道,"你看恭皇叔不也挺高興的!我跟你啊,男人啊,就喜歡這樣的!"

沐凝無語了,容雨晴哪只眼睛看到容楚高興了啊?

容楚那家伙整天陰陽怪氣的,根本就喜怒不形于色嘛,她剛剛都快被嚇哭了好麼!

"等等,你什麼?"沐凝忽然站起來,圓睜雙眸,"你拿這件事開賭了?!"

容雨晴大驚失色連忙捂嘴,一臉訕訕地,"嘿嘿……"

"我七你三!"沐凝一巴掌就拍在了容雨晴肩膀上,虎虎生風走出兩步,她覺得自己還是吃虧了,又改口道,"不!我八你二!"

容雨晴眼睛一亮,高興道,"全都給你都行!"

沐凝回到湖心亭的時候,原本只是靜默的氣氛瞬間變得詭異.

但是對于悲憤過度的沐凝來,現在唯有銀子才能安慰她受傷的心了.

眾女們原本是在等著恭王殿下責罵羞辱鳳驚鸞的不知廉恥.

然而等了半天,都沒見恭王殿下那邊有反應,反倒看見鳳驚鸞氣勢洶洶沖了進來.

眾女們心中慌亂,也不知道是被鳳驚鸞這驚世駭俗的行為嚇得,還是覺得自己揣摩到恭王殿下的一點心思而恐懼的.

一時間,所有人看沐凝的眼神都染了一絲怪異.

沐凝可不管,她正與容雨晴數銀子呢!

"姐,你——"青雪從看到沐凝回來時的那一刻起,就耷拉著臉看著她,只見她臉色一會青一會白,一會又透如煮熟的蝦子,一臉的哭笑不得.

臨南王妃則是眼神古怪地盯著沐凝看了半晌.

沐凝都覺得臨南王妃再看下去,她臉上就得開花了.

這一段插曲過去,臨南王府內氣氛著實詭異了好久,眾女們都聚在一起喝茶吃果子,時不時就要用眼角瞟沐凝一眼.

容雨晴則拉著沐凝嘰嘰喳喳起八卦來.

只是沐凝一副興趣缺缺的樣子,她從回湖心亭之後,就一直目不斜視,都不敢往竹林那邊瞄一眼.

同時她心里也一直在琢磨著,這回去可要怎麼面對容楚呢!

還有容楚都被她當眾輕薄了,怎麼還一點反應都沒呢?

難道是要留著等回府以後再放大招?

好在今日的正戲即將開始.

"今天的詠荷吟詩會正式開始."臨南王器宇軒昂地宣布.

上篇:146 一個餿主意     下篇:149 一鳴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