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48 喪心病狂  
   
148 喪心病狂

所謂的詠荷游園會,游園是輔,吟詩才是今天的重頭戲.

而且這活動一年舉行一次,每一年的詩作題目都與植物有關.

今年的主題便是"荷".

不過沐凝對吟詩可沒興趣,她只會背詩,不會作詩!

但是今天在場的眾位名門閨秀們卻都是興致勃勃躍躍欲試,一副誓要拔得頭籌的勢在必得模樣.

眾女們在臨南王妃的率領下,也轉換了場地——從臨波湖的湖心亭處移到仙人閣.

是閣,其實就是一片樹林,繁茂古樹枝椏交錯糾結,形成了一處天然的綠色穹頂.

這處穹頂還恰好就在臨波湖邊上,視野極好,那碧波千頃的湖中碧荷就在眾人眼前搖曳生姿.

此時,男賓們都已到了,依然是席地而坐,每人面前都有一張矮桌,因為已近午時,所以桌上擺放著精致的飯菜與酒水.

不同于先前女賓們在湖心亭時,故作嬌羞的放下輕紗遮掩,以示男女有別.

這一回,男女卻是同席而坐,只是各自分開兩邊.

上首高處,依然坐著容楚,臨南王坐在他右手處.

沐凝已經完全清醒,她也深刻地意識到剛剛做的事是有多麼得喪心病狂!

所以她深深地感覺到實在是沒臉去見廣大群眾,恨不得現在就趕緊飛奔回家,然後找個被子蒙住腦袋,永遠也不要再出來了.

這種人多眼雜的場合,沐凝本來是不打算過來的,但無奈她真的交了個神奇隊友.

容雨晴一頓軟磨硬泡,就差沒硬拽著沐凝一路跑了,那叫一個引來目光無數.

沐凝還是要臉的,她可不想再在廣大的帝都貴族們面前破壞她的光輝形象.

于是她也只好半遮著臉,讓青雪和容雨晴走在她前面,給她打掩護,一路鬼鬼祟祟地走過來參加這個什麼吟詩會了.

一入這片綠樹穹頂之下,沁涼的風霎時迎面撲來,空氣中有隱隱的荷花幽香.

"鸞兒,坐那里!"容雨晴拉著沐凝就想坐最前面去.

"不要!"沐凝頓時大驚失色.

容雨晴指著的那位子可是第一排,只要一抬頭就能看到容楚,她才不要!

眼看所有人都扭頭朝她們看來,沐凝也感覺到來自于上首位的目光,慌亂之下,她連忙拉著容雨晴坐到最末尾靠近大樹的那位子上.

"哎呀,這里什麼都看不見!"容雨晴還想往前擠.

"那你去吧,我覺得這挺好!"沐凝卻是往竹席上一坐,伸手抱住一旁的大樹,一副生死不願動彈的模樣.

這里確實什麼都看不見,而且離正席也挺遠,但別人也就看不見她了呀!

"哎,真是服了你了,都敢在這麼多人面前親恭王叔,你現在害羞個什麼呀!"容雨晴搖搖頭,也跟著坐下了.

"誰我害羞了?"沐凝眼兒一瞪,一想到她竟然真的親了容楚,她的臉就垮了下來,隨即做捧心狀,"我這是心痛!"

心痛她怎麼就這麼蠢,聽了容雨晴的攛掇,然後去干出這麼一件令人發指的事來!

"是不是因為恭皇叔沒回應你,所以你心痛了?"容雨晴眨著大眼睛,一臉的八卦.

"喂,你還是不是大姑娘啊,這種話你也能問!?"沐凝都快要懷疑容雨晴會不會也是穿越人士了,這丫的個性也太開放大膽了吧!

"我跟你,我從跟著我父王,是在北疆長大的,那邊民風開放著呢,你這點算什麼,出來你都不敢相信,承澤國還是可以一妻多夫的呢!"

容雨晴撇撇嘴,鄙夷地看向不遠處那些正拿著團扇遮住半邊臉,眼睛卻不停朝對面男賓席梭巡的女子們,冷哼一聲,道,"比起大乾,那邊自*多了,我最討厭大乾這些做作的女人,明明就是想嫁如意郎君,偏偏還要遮著掩著,作什麼高姿態嘛!"

"一妻多夫?"沐凝聞眼睛也亮了,她真是沒想到啊,這時空竟然還有女尊呢,好驚喜,"快跟我,那承澤國是個怎麼樣的地方!"

"那兒啊,就是女人和男人一樣咯,只是和大乾的男女關系顛倒一下,女人成年後就可以納夫,一個女人最多可以娶六個夫君……"容雨晴顯然也很有興趣她所知道的一些奇聞異事.

容雨晴和沐凝那是一拍即合,簡直是臭味相投.

兩人壓低了聲音,竊竊私語,越聊越投機,提及那種可以有好幾個夫君伺候的美好日子,這兩人都是兩眼放光,一副神往的樣子.

那是完全無視了那邊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的吟詩大會.

彼時,臨南王了一番風雅的開場白之後,便給出了今天的題目——"碧荷".

在座的一眾帝都才子佳人們全都在冥思苦想,怔怔看著湖中那大片的蓮葉荷花出神.

不多時,已經有人開始提筆開始寫詩了——又是那位柔郡主.

一筆揮就,有丫鬟過來,用精美的盤子托了那紙箋朝前走去,到了容楚面前,恭敬跪倒呈上.

容楚卻半垂著鳳眸,沒什麼反應,興致勃勃等著被誇贊的柔郡主俏臉立即一僵.

臨南王看了看容楚,卻見他微微側著臉,垂著眸,目光不動,右手微張,放在耳側,像是在出神,又像是在聆聽什麼.

可是臨南王放眼周圍,這一處仙人閣環境極為幽靜,除了樹上鳥鳴,便是魚戲蓮葉間發出的水聲嘩嘩.

並沒有聽到有人話.

臨南王皺了皺眉,示意丫鬟將詩作呈給他,心中卻在想,或許是恭王還在回味方才那一吻?

容楚確實是在回味笨鳥先前那突如其來的一吻!

當時他見沐凝雪腮緋,款款而來,那身影飄逸如月宮仙子,偏偏她面上的神溫柔婉約,比這世間繁花還要燦爛奪目.

一霎,他便迷了眼.

待到那幽香靠近,荷花花苞挑過他的臉,他尚不知她要做什麼——

湖心亭與竹林距離太過遙遠,人聲嘈雜,風聲拂動荷葉.

身在竹林前的他,並不能完全聽清楚那邊在議論什麼,他只看到一夕花顏照水,滿湖的碧荷刹那失了顏色.

一瞬,他又醉了心.

直到溫軟的唇實實在在印在了他唇上,他早已曆練得漣漪不起的心也在刹那狠狠一跳.

然而,那只攪亂了他心境的笨鳥除了扒住他臉,閉著眼在他唇上狠狠嘬了一口.

孩子過家家一樣,發出讓人崩潰的一聲"啵"之後,隨即迅速撤離.

他幾乎已經看到笨鳥刹那眼中的慌亂,然後便是她落荒而逃的背影.

容楚唇邊一霎勾起微笑的弧度,然而那笑容尚未達眼底,他唇邊的笑痕倏地就是一僵.

笨鳥和容雨晴在些什麼?

一妻多夫的承澤國?

這只笨鳥剛剛還是愁眉苦臉,一聽到承澤國女子能納許多夫婿,立刻就眉開眼笑了?

她想干什麼?!

有他這樣驚才絕世,豔壓天下的夫君,這笨鳥竟然還不知足?

她還想納幾個夫君?

容楚眉心遽然一緊,方才還笑意盈盈的鳳眸里瞬間掠過殘暴的殺氣.

這殺氣來得如此猛烈以及突然,以至于四周空氣倏然為之一窒,正埋頭寫詩的眾人忍不住同時打了個寒噤.

此時就連鳥兒魚蟲都似乎找了地方躲避,正在閱覽柔郡主所作詩作的臨南王只覺背上汗毛都豎了起來.

他猛地抬頭看向容楚,而那方才還得意洋洋,自負詩才的柔郡主更是嚇得腿一軟,跪倒在地,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得罪了恭王殿下.

此時萬籟俱寂,只有不遠處一棵大樹後傳來竊竊私語聲.

那聲音很,不仔細都聽不見.

容楚眯眸,放在耳側的手放下,眸光一掠,他倏爾勾唇笑道,"柔郡主這詩寫得不錯!"

眾人見容楚神並沒有什麼變化,一時只覺方才所察覺到的那一瞬間的殺氣騰騰可能是出現幻覺了,頓時全都松了口氣.

柔郡主得到容楚稱贊,不由驚喜抬眸.

"多謝恭王殿下誇贊!"柔郡主一下子就撞上容楚笑吟吟的鳳眸,她的臉不覺猛然透,抿了唇,羞澀嬌笑,一顆心倏地怦怦亂跳起來.

"柔郡主確實不負才女之名!"臨南王也笑著誇獎柔郡主,"果然巾幗不讓須眉!"

一時間,女賓席這邊,不少閨秀千金們都朝柔郡主投去了嫉妒的目光.

柔郡主巧笑倩兮,得意地昂起了頭顱,似乎非常享受這樣的萬眾矚目.

只是當她目光睥睨掃過遠處沐凝和容雨晴的身影時,眉心卻有一抹冷笑,她坐了下來.

此刻,眾人也紛紛完成了詩作,全都寫上了名字,用信封封好,再由丫鬟呈上,交由容楚,臨南王以及幾位翰林院大學士評鑒.

容楚興致缺缺,那幾位大學士都是詩詞方面的大家,一個個點評下來,選出男女各五首寫的好的,讓童朗讀,再讓眾人點評投票.

這邊點評百花齊放熱火朝天,另一邊沐凝與容雨晴也是越聊越深入.

"鸞兒,來,快告訴我,你剛剛親恭皇叔時,是什麼感覺啊?和你平時親他有沒有什麼區別?"容雨晴忽然賊兮兮地湊到沐凝耳畔,兩眼放光.

"喂,你還是不是女人啊!"沐凝都忍不住要翻白眼了,容雨晴竟然比她這個來自那個觀念十分開放社會的人都要奔放,這讓她壓力很大好麼!

"嘛!"容雨晴臉緋,一臉向往,"是不是和話本里的那樣,感覺非常美好啊!"

"美好個屁!"沐凝一把推開容雨晴湊過來的臉,她不想就這個問題深入討論下去,因為她還沒開放到將自己的**到處宣揚的地步.

何況,她剛剛親容楚的時候,也就是mua~了一口,當時只覺他的氣息十分好聞,有一種讓她感到莫名熟悉的味道.

其余的,她就不記得了!

而且平時容楚也從來不親她,他可是和簡牧塵有著不可告人之關系的!

想起簡牧塵,沐凝倏地感覺心口又像是有細細的針刺過,微微的疼,她面上神色也有一瞬的恍惚.

"對了,鸞兒,你還沒告訴我,你是怎麼認識的簡牧塵的呢!快!你見過他長什麼樣嗎?"沐凝剛想到簡牧塵,容雨晴也跟著發問了.

沐凝卻不想起簡牧塵,除了那天她頭痛暈倒後,他的突然出現,她又有好多天沒見他了.

哎,她初初萌動的心啊,就這麼被扼殺在搖籃里!

起來都是淚啊!

容雨晴還想再追問,但此時她臉色忽然一變,望向人群之中.

沐凝趴在面前矮桌上,有氣無力的樣子.

她在考慮,今天回去後要怎麼面對容楚.

"鸞兒,那些人干啥都看著你啊!?"容雨晴忽然扯了扯沐凝.

沐凝抬頭,一眼便看到幾乎所有人都在看著她,包括容楚.

乍一與容楚視線碰撞,沐凝只覺一顆心慌亂地差點手足無措.

她趕緊移開眼眸,心中暗自猜測,難道是她與容雨晴聲音太大,被容楚聽到她起簡牧塵了?

不對啊,如果是他聽到了,也該是他一個人對她怒目而視,怎麼在座的所有人都看她呢?

沐凝這一轉眸,她才發現,原來步清城竟然也在.

此時,沐凝便見步清城也正看著她.

沐凝眼睛一彎,唇角倏爾綻開一抹明媚的笑,她用口型輕喚,"清城哥哥."

步清城眼中的落寞與探究一瞬消弭,代之以燦爛溫和的笑容,他沖沐凝輕輕頷首.

然而沐凝臉色突然又是一變,步清城在這,那她剛才去親容楚那一幕豈不是也被他看見了?

沐凝忽然感覺有一群烏鴉排著隊從她腦門前飛過……

然而還不待沐凝有時間感慨她無比悲催以及淒慘的人生,直覺又告訴她,有殺氣!

似乎還是從容楚那方向傳來的!

沐凝心里哆嗦了下,很沒骨氣地縮了縮脖子,不大敢去看容楚的眼睛,她頭一次覺得心虛!

而且沐凝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在人前表現得和步清城太熟稔,以防容楚那貨又要喪心病狂地逼著她叫他楚哥哥!

不過沐凝也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都看著她,只好縮起來裝鴕鳥了.

可是事實往往不如人心願,沐凝剛想裝不存在,那臨南王妃的聲音就響起來了,"恭王妃,您怎麼和安郡主藏那了,讓我好找!快過來,今天就剩你們倆沒作詩了!"

沐凝看向容雨晴,以口型詢問,"每個人都要作詩?"

容雨晴苦逼地點頭.

沐凝郁悶了,他麼的,這也太喪心病狂了吧,如果早知道要作詩,她就不來了!

眼看婢女已經奉上了紙筆,那邊似乎在對究竟誰的詩作更好方面產生了分歧.

女賓這邊是柔郡主和臨南王妃的勝出,男賓那邊,似乎是容皓遠和步清城的詩作不相伯仲.

幾個胡子都白了的太學士臉脖子粗地爭論著.

容雨晴顯然也不擅此道,她咬著筆皺著眉頭,好半天才開始提筆寫.

沐凝顰眉,她盯著面前宣紙,半晌都沒動,旁邊已經有人開始竊笑了.

有了方才沐凝親容楚,卻沒被容楚責罰的先例在,眾人心中對她生了一絲忌憚,也不敢當著恭王殿下的面嘲諷她,但那些人的眼神中的鄙夷卻都是掩飾不住的.

沐凝也察覺到各種各樣意味不同的目光.

上篇:149 一鳴驚人     下篇:150 心之承諾~永遠!(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