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53 本姑娘是有潔癖的人!  
   
153 本姑娘是有潔癖的人!

聞,容楚眸光一閃,他撫了一下嘴唇,像是非常疑惑,"什麼我的嘴怎麼?"

"等等,別動!"沐凝也顧不上此刻容楚是泡在浴池里,她伸手抓住容楚大手,立即湊到他面前,盯著他勾勒漂亮的唇一陣猛瞧.

容楚也不話,浴房里,燈火黯淡,他微眯著鳳眸,靜靜望著近在眼前的少女.

這似乎還是她第一次主動靠近他,他如果不做些什麼,是不是太浪費機會了?

"咦,奇怪了!"沐凝黛眉凝起,清麗雙眸中露出疑惑.

她剛剛明明看到他唇上有一道傷痕,怎麼突然又不見了?

"什麼奇怪?"容楚眉梢一動,淡然問道.

"啊?哦,沒什麼!"沐凝撓了撓頭,卻也並沒多,因為連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懷疑什麼.

"對了,你下午有沒有回來過?"沐凝忽然抬頭,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

"什麼意思?"容楚唇線抿緊,眸中光芒微微一沉.

"我,我下午好像看到你了!"沐凝抿了抿嘴,垂了眼眸道.

"哦?是麼?"容楚劍眉一挑,唇角勾起,"本王一下午都在宮中與軍機大臣商討軍,不曾回來過,王妃又是如何看到本王?"

"啊,那可能是我看錯了!"沐凝摸了摸鼻子,訕訕道.

"或者——"容楚語氣一頓,他突然伸了長臂,一把勾住沐凝纖細腰身.

勁力一收,沐凝還沒來得及驚叫,就已經感覺到眼前光影一晃——

下一瞬,她便聽到"噗通",是水花濺起的聲音,接著,她渾身的衣服都濕透了.

"容楚,你大爺的!"沐凝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珠,雙目噴火怒瞪容楚,氣得臉都歪了.

"真粗魯!"容楚靠在浴池漢白玉的石壁上,伸手捏了捏沐凝鼻子,笑吟吟道,"剛剛還在抱怨本王冷落了你,現在就來罵本王?"

"我什麼時候抱怨了?"沐凝一把推開容楚,落湯雞似地手腳並用爬出浴池,趕緊找個毛巾擦擦.

一邊擦,她還一邊在心里痛罵:變!態!

她就沒見過誰洗澡還穿著衣服的!

而且這貨絕對還是超級——自!戀!狂!

"你方才不是下午在王府似乎見到本王麼?"

容楚轉身,伏在浴池邊緣,撐著手肘,那張絕世傾城的俊臉笑得無比妖孽,"這難道不是王妃你在向本王表達深深的思念之,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半日不見,你便寢食難安!?"

"我是寢食難安,不過不是因為思念你,而是被你惡心的!"沐凝一個白眼射過去,憤憤地一扭頭,走了.

他麼的,再留下來,她就要被容大妖孽給惡心到連隔夜飯都給吐出來.

容楚看著沐凝窈窕的背影,眸中深深笑意緩緩沉了下去,代之以無盡的黑暗.

他抬手摸了摸唇,手指上有晶瑩的亮光一閃.

這邊沐凝氣哼哼沖出浴房,轉到屏風後剛換了干爽的衣裙,容楚跟著就出來了.

沐凝看也不看容楚一眼,扭頭就出去了.

容楚抿唇微笑,這笨鳥,還真是可愛!

此時,辰景閣的前廳.

吳氏從進來時到現在已經過于約莫有一刻鍾了,她就這麼別扭地站在中間,沒人讓座,她也不坐.

也不知道是不敢,還是故意不坐!

沐凝出來時,見到的就是林嬤嬤青雪白露幾人將吳氏團團圍在中央.

吳氏站在那里,像是快要堅持不住了,這些年她在王府里養尊處優,什麼時候被這麼慢待過?

只見她左腳換右腳,右腳又換左腳站著,一臉的不忿.

"王爺呢,我要見王爺!"吳氏見沐凝出來,立即伸長了脖子朝她身後看.

"姐!"青雪過來,接過沐凝手中毛巾,給她擦拭濕了的長發.

沐凝腰背挺得筆直,大馬金刀往上首側位一坐,卻是看著吳氏微微一笑.

吳氏被沐凝這詭異的笑嚇得心頭一跳,臉色猛地變白,但隨即又恢複如常,她冷哼一聲,轉過頭去.

心里憤然想道,這踐人,一定是看到王爺在,所以才會主動向她示好.

哼,別以為對著她笑,她就不在王爺面前告她的狀!

"王爺!"吳氏正琢磨著一會見到王爺,要什麼話,就聽到四周的丫鬟嬤嬤都躬身行禮.

吳氏扭頭一看,便見琉璃燈盞的光亮下,容楚緩緩走來.

"王爺您可來了!"吳氏一看到容楚身影,立即換了一副慈愛的笑臉.

她扭著腰走過去,到了容楚身前,象征性地福了福身,算是行過禮了.

"嬤嬤怎麼這時候來了?"容楚腳步未停,直接越過吳氏,走到沐凝身邊坐下,"嬤嬤怎麼不坐?"

吳氏頓時用眼角夾了一下沐凝,委屈道,"老身可不敢坐,萬一王妃又要用老身坐過的椅子砸老身,老身這身子骨可經受不住!"

容楚點點頭,他眼角余光一瞥,只見沐凝垂著眸,土豪大人站在她手心里.

一人一狐也不知道是在進行什麼眼神交流.

容楚突然覺得土豪大人甚是礙眼.

吳氏等了半天,也沒聽容楚叱責王妃對她不敬,心中不由又是氣惱又是羞憤.

而且她見容楚一進來就去找沐凝,嘴角更是不屑地一撇,心中暗罵,真是個狐媚子,一定是她使了手段,都不知將王爺迷成什麼樣了!

吳氏自然不甘心,立即走了過去.

"老身這是有事要和王爺商量呢!"此時吳氏喜笑顏開,手中帕子一甩,那腰扭得都快成麻花了.

沐凝抬眸看到,一下子就想起晚膳時土豪大人學吳氏走路的那模樣,頓時"噗嗤"一聲就笑了起來.

容楚側眸看來,就見少女眼睛燦亮如星,那一霎的笑容竟如春曉之花般燦爛.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齜著大門牙,它似乎是想告訴容楚什麼事,但卻被沐凝一把捂住了嘴.

容楚凝眉,不待他發問,那吳氏已經到了他身側,濃郁的香味襲來,容楚也不禁皺了皺眉.

"王爺,老身有事要和您商量呢!"吳氏又重複了一遍,眼睛一邊還瞅屋子里的人,示意容楚要摒除外人.

"你!"容楚卻沒看出來,因為他此時全部心神都在身側少女身上.

同時,他也在思索土豪大人剛剛是想告訴他什麼.

而且他也只以為吳氏又像以前那般,是來索要金銀寶物的,所以並沒在意.

"王爺,看來吳夫人是有重要的事要,我看我們還是回避一下吧!"沐凝見吳氏躊躇,她抿了抿嘴角,故意道.

她可是很怕吳氏就此住口不呢,那樣她就沒熱鬧看了!

容楚這下子可是確定沐凝肯定是知道什麼事了,他一瞬抬眸凝視她.

沐凝卻移開了視線,只有土豪大人著急地滴溜溜轉著綠眼睛,似乎有話要.

"不用,王妃不是外人,嬤嬤有什麼話就吧!"容楚淡聲道.

"這……"吳氏有些猶豫,但她轉念一想,她可是對王爺有大恩的,如果不是她當年給王爺吃的,王爺早就餓死了.

這些年來,王爺對她們母女也是有求必應,所以沒什麼好擔心的!

而且當著鳳驚鸞那踐人的面也好,這樣一來,王爺答應娶蓮兒為側妃,豈不是狠狠打了這踐人的臉?!

也同時讓王府里那些踩低逢高的不長眼的下人們瞧瞧,誰才是這王府真正的主子!

這麼一想,吳氏也就放心了,她鼻孔朝天,冷冷看了沐凝一眼,再轉向容楚時,卻是立即換了嘴臉,"王爺,您看,蓮兒年紀也不了,是不是該——"

容楚"哦"了一聲,卻沒下文.

吳氏著急,沐凝也知道男人在這方面總是比較遲鈍,于是她很是好心地提醒道,"王爺,吳夫人的意思是,蓮兒妹妹該嫁人了!"

"是呀是呀!"吳氏連忙點頭,但她立即意識到這話是從王妃嘴里出來的,頓時臉色又是一變.

容楚了然,他笑道,"嬤嬤是相中了府里哪家兒郎了?只要嬤嬤一聲,本王立即給蓮兒指婚!"

"不是!"吳氏見容楚誤會,頓時著急了,她也顧不上迂回,立即道,"王爺,您知道的,蓮兒對王爺是一往深,這孩子一直就跟老身,這輩子非王爺不嫁的!"

聞,容楚眼簾一掀,那鳳眸里方才還溫暖的流光一瞬冷若冰鋒.

吳氏只覺後背倏地爬上一股沁寒的涼意,她忍不住生生打了個冷顫,心頭忽然生出無邊的恐懼.

"吱吱吱!"此時沐凝也放開了一直捂著土豪大人嘴巴的手,土豪大人頓時蹦到了容楚肩上.

它原本是想告訴主子它探聽到的消息的,但此時再好像也遲了.

于是土豪大人撿重點,將吳氏打算下藥,藥被大人它偷了,以及阿凝的反應都一一彙報了.

彼時,容楚鳳眸里的神光愈發的冷了.

"王爺,聽蓮兒妹妹與王爺是青梅竹馬,這感自然非同一般的深厚,既然蓮兒妹妹都發誓非王爺不嫁了,那王爺怎能耽誤蓮兒妹妹的終身大事呢?"

沐凝在一旁看著熱鬧,她掩嘴輕笑,一副十足為夫君著想的大度端莊的模樣.

"妾身覺得,王爺不如就納了蓮兒妹妹,這樣也算是對吳夫人有個交代,也不會毀了蓮兒妹妹一生!"

容楚猛地扭頭看向沐凝,他眸中刹那像是沉了冷月.

沐凝縮了縮脖子,心頭突地一跳,直覺告訴她,妖孽生氣了.

但她可不管,她就是要攪亂容楚這後院,誰叫他這麼會享受,弄那麼多女人進府!

"是呀,王妃的對!"吳氏雖然不知道今天王妃怎麼一直幫著她話,但她向來是個沒腦子的,此時吳氏也覺得或許之前真的是她們誤會王妃了.

"而且啊,王爺這後院里,都已經有那麼多美人了,再多加一個,也沒什麼礙事的!"沐凝眨眨眼,又補充了一句.

"這個不行啊!"

吳氏一聽王妃是想讓她高貴美麗的蓮兒給容楚做妾,頓時反對道,"王爺,您對蓮兒可是像妹妹一般的,蓮兒怎麼可以只做個妾啊,就算念著往日分,好歹也得是側妃的!"

沐凝挑了挑黛眉,沒再話,只是眼底倏地掠過嘲諷.

這吳氏兩母女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本王只是將蓮兒當成妹妹,本王不會娶她,明日本王會讓管家在外相看合適的男子!"容楚已然非常不耐煩.

只見他長身而起,袍一揮,冷聲道,"退下!"

吳氏還有些發愣,一時竟沒反應過來容楚話中之意.

他他對蓮兒只是像妹妹一般,所以不會娶她,而且還要給蓮兒找外面的男人配婚?

"不行!王爺,蓮兒不嫁你,她會死的!"吳氏很清楚,一旦白蓮嫁人,她就不能再在王府里住著了,這怎麼可以!

她在王府住了這麼多年,吃香喝辣,養尊處優,還管著後院一幫女人,她早就將這里當家了!

一旦離開王府,她和蓮兒還要怎麼活?

吳氏越想越恐懼,竟然就這麼白眼一翻,暈過去了!

但容楚根本就不再理會吳氏,他已然挾著一身隱而不發的怒火遠去,他對吳氏的忍耐也已到了極點.

沐凝坐在那兒,摸著土豪大人光滑的毛皮,一臉玩味地看著臉色遽變的吳氏.

這婆子委實過于貪得無厭,她那女兒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一國親王的側妃,又豈是這種連父親都不知道是誰的花娘女兒能做的?

不過也不定啦,沐凝撇撇嘴,明面上她是鳳驚鸞,那鳳驚鸞的娘可不也曾經流落到花樓一段時間?

容大爺不也照樣力排眾議娶了她,而且還是正妃!

所以啊,應該還是容大爺沒看上白蓮花而已!

如果他喜歡這白蓮花,以他如今的權勢,哪需要顧忌什麼身份地位?

恐怕早就迫不及待撲倒,收進後院里去了!

嗯,這麼看來,容楚眼光還不算差啦,至少他沒看上矯揉造作的白蓮花!

"王妃,王爺要您進去!"

沐凝原本還打算留下來和吳氏好好聊幾句,給她出出主意.

她雖然不喜歡白蓮花,但她更不喜歡容楚,但凡能夠給容楚添堵的事,她都是很高興去做的!

可是容楚顯然不會讓沐凝在一旁光看熱鬧,他才進去一會,見沐凝沒跟上來,就命人過來傳她了.

沐凝臉驀地一垮,十分不願地挪進去了.

乍聞噩耗,如遭雷擊的吳氏昏厥後也被辰景閣的丫鬟們給送走了.

內室.

沐凝挪了半天,才挪到門口.

看著正站在桌旁,一臉冷凝神色的高大男子,她頓時一縮脖子.

裙擺一旋,打算開溜.

"過來!"容楚冷聲道.

沐凝腳步一頓,腦中剛冒出趕緊逃跑這個念頭,她便感覺身後有濃郁的龍涎香味襲來.

"呀!"隨即,沐凝便感覺腳下一空,一只大手已然托在了她腰間.

容楚竟然抱起了她!

"你,你要干什麼?"沐凝見容楚臉色陰沉,大步朝*的方向走去,頓時緊張地抓緊了衣襟.

容楚垂眸,眼神一霎冷冽如冰.

他將沐凝往被子上一放,隨即俯身壓了上來.

"剛才的那場戲,王妃可還滿意?!"容楚聲音也透著冰寒之氣.

這笨鳥,明明知道吳氏的目的,卻還在一旁幫吳氏話,不僅如此,她竟然還不准土豪告訴他!

分明就是一副等著看好戲的心態!

這讓容楚非常不悅!

"不知道你在什麼!"沐凝裝傻,她雙手撐在容楚胸膛上,手心抵著他的心髒,她感覺到容楚心髒正在狂猛地跳動著.

他在生氣?

沐凝心中突然冒出這個念頭.

可是他有什麼好生氣的?

難道是在氣她幫白蓮花話?

這怎麼可能?

以容大爺這種好,色本性,他怎麼可能會嫌後院女人少啊?!

容楚劍眉擰緊,他俯身,看著身下這張面容雖然平淡,但一對眼睛卻清麗無雙的臉,鳳眸里倏地浮上深邃的暗光.

"喂,別離我這麼近!"沐凝被容楚壓得喘不過氣,而且他們的臉委實太近了,近到她的臉都被他的呼吸給燙到了.

"怎麼?難道你還敢嫌棄本王?"容楚眼神愈發沉了幾分.

沐凝推了推容楚,沒推動,頓時美眸一瞪,怒向膽邊生,"臥槽,你裝什麼裝呀?!你後院都有那麼多美人了,別以為你拒絕了白蓮就是楨潔烈男!"

"什麼?你敢再一遍!"容楚眸中一瞬掠過崩潰的狂暴,他一把捏住沐凝精巧的下巴.

"楨潔烈男!楨潔烈男!楨潔烈男!"沐凝也生氣了,她一口氣了三遍,然後用白眼鄙視容楚,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樣.

沐凝是徹底豁出去了,她實在是受夠容大爺了!

容楚氣得臉都綠了,額頭青筋都蹦了起來,"沐凝!"

"別以為你連名帶姓叫我,我就會怕了你!"

沐凝冷哼一聲,一把打開容楚大手,接著又是一個白眼射過去,"我告訴你,我平生最討厭的就是妻妾成群的男人!像你這樣的男人,縱然皮相再好,本姑娘也絕對不會看上!因為——"

到這,沐凝話音一頓,她斜覷臉色已然難看到極點的容楚.

"因為什麼?"容楚眯了眯眸,眸中一霎沉了光影.

他倒是沒再繼續去捏沐凝下巴,像是在等待著她的答案.

"因為本姑娘有潔癖!"沐凝一臉嫌棄地去推容楚,"所以你可以圓潤地哥屋恩了!少用你那都不知道碰了多少女人的髒手來碰本姑娘!本姑娘嫌髒!"

上篇:152 王爺和教主     下篇:154 王爺的年紀?不可說!不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