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54 王爺的年紀?不可說!不可說!  
   
154 王爺的年紀?不可說!不可說!

"少用你那都不知道碰了多少女人的髒手來碰本姑娘,本姑娘嫌髒!"沐凝話一完,趁著容楚沒反應過來,一把推開了他,然後翻身下了*.

容楚是沒反應過來,因為他已經被沐凝這毫不遮掩的話徹底震驚了!

還從來沒有人膽敢在他面前他髒!

而且她剛剛還什麼?

她絕對不會看上他?!

這一瞬,容楚的臉已經完全黑了.

"哥屋恩?"明亮的燈火下,彼時,容楚也坐了起來,他鳳眸深沉看著沐凝,重複了一遍她口中晦澀的三個字,劍眉倏地一挑,聲音也揚高了,"你是滾?!"

沐凝正在拍子,乍一聽見容楚那冰冷的聲音,她只覺心肝驀地一跳.

我了個去的,容大爺你敢不敢別那麼聰明啊,竟然連哥屋恩都能聽得懂!

沐凝抬腳就想溜,剛剛她也是腦袋一時搭錯線了,才會不要命地去罵容楚.

現在她反應過來,也明白罵了容楚的後果有可能會很嚴重,所以她還是趕緊跑路吧.

"你要是再敢跑,本王現在就殺了辰景閣所有的人!"容楚鳳眸一寒,陰測測道.

"容大爺,辰景閣可都是你王府的人!"沐凝怒了,她一扭頭,都想拍桌子了.

這厮也太無恥了吧,竟然用辰景閣無辜群眾的性命來要挾她?!

"那又如何?只要本王願意,就算殺光這全天下的人又怎樣?!"容楚顯然也是被氣到了,只見他劍眉倒豎,面沉如水,袍如云翻卷,一瞬已到了沐凝面前.

"好,我不跑!"沐凝可是見識過容楚手段的,她也不敢冒那個險.

因為她擔心萬一容大爺腦子被驢踢了,真的殺了辰景閣的人,那她心里肯定會非常懊悔.

"吧,你想怎麼樣?"沐凝雙手掐腰,胸膛一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目光睥睨道,"要打要殺,隨你便!"

"我打你殺你做什麼?"容楚有些崩潰,方才還氣惱不已的俊臉一霎變黑.

但隨即他眼眸忽然垂下,落在某一點上,唇角驀地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你胸變大了!"

"是你不打的哦,那我走了——啊?"沐凝腦子里還在思索要怎麼應付陰晴難辨的容大爺,一聽他不打殺她,她心中一喜,打算趁這個機會趕緊跑,但接著她就覺得不對味了.

容大爺剛剛後半句什麼來著?

她胸……又變……大了?

臥槽!

"你,你剛剛,,什麼?"沐凝頓時震驚了,她圓睜雙目死死盯著容楚,像是要去確認這話是不是他的一般.

容楚眼簾一掀,鳳眸里流光一閃,他*地挑高唇角,"要本王再一遍?!"

"不用了!"沐凝這下是完全相信自己絕對沒出現幻聽!

此時,沐凝臉也黑了下來,眼角嘴角都是一頓猛抽,同時她也不敢再做出這等挺胸撅臀的豪邁姿勢,而是變為彎腰含胸.

但這樣一來,反倒顯得欲蓋彌彰.

再加上沐凝那張僵硬的臉,以及眼中崩潰的神色,就活像個受氣的媳婦.

你妹啊,這妖孽一天不*她會死啊啊啊!

容楚眼中笑意濃到幾乎快要溢出來,那是*溺的笑.

但當沐凝抬眸朝他看過來之時,他卻又立刻沉眉肅眼,擺出一副戲謔神.

沐凝狠狠瞪了容楚一眼,維持著彎腰弓背的姿勢去了桌子另一邊坐下.

和妖孽面對面,壓力真的很大!

容楚抿唇淺笑,也當即坐下,拿起茶盞倒了一杯茶,輕啜了一口.

他沒有話.

沐凝正在生氣以及郁悶,自然更不可能開口的.

雖然cup變大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但這話如果是從妖孽嘴里出來的,怎麼就那麼不對勁呢!

這也是沐凝最糾結的地方!

室內,一時有些安靜.

"二十多年前,我曾經流落到花樓一段時間,吳氏對我有一飯之恩!"容楚的聲音忽然淡淡響起,"後來吳氏領著白蓮找到我!"

沐凝愣了愣,她回眸,眼神驚疑不定地瞥容楚.

容大爺這是在跟她解釋他為何對吳氏這麼好?

可是,沐凝很是納悶,他為毛要對她解釋?

容楚也在此時抬眸朝沐凝看來,他眼神沉若深淵,看不清任何緒.

哼,沐凝忽然傲嬌地一扭頭,避開了容楚的目光,她才不屑于知道他的任何事!

不過沐凝雖然不搭理容楚,但她兩只耳朵卻是不爭氣地豎了起來——

容大妖孽的八卦哎,還是由他親口出來的,好難得的!

而且還是一國親王早年在花樓里的經曆,這麼傳奇的事,她怎麼可能放過?!

"後院里的這些女人,也並非我本意!"然而容楚對他當年在花樓里的經曆卻並沒有再提,而是話鋒一轉,起了他後院里那一百零八美.

沐凝不由顰眉.

"我自參軍以來,每次立功,皇兄都會賞賜十幾個女人,這麼多年下來,就成了如今這樣子."容楚垂著眼眸,一邊飲茶,一邊道.

他的聲音很淡,語氣亦是平淡無波,就像是在著一件事不關己的事.

沐凝不知何時已經轉過頭來,她看著容楚密而長的睫毛在眼下刷出的陰影,心中沒來由地湧上一股怪異的感覺.

"死去的那幾個王妃,都是皇兄強制送進王府,我並不曾見到.而且前三次我並不在王府!"容楚眼睫一掀,黑如琉璃般的眼瞳定在了沐凝面上.

沐凝摸了摸鼻子,她怎麼覺得腦子里暈乎乎的?

容大爺這是將他的私生活都告訴她?

可是為什麼她還是覺得有哪里怪怪的?

容楚定定凝視沐凝,此時他眼中少了平日里那玩世不恭的戲謔,也沒有了詭詐陰險的狡猾,而是多了一絲讓人看不透的愫.

仿若山谷里萬年不起波瀾的深潭古井.

"我能問個問題嗎?"沐凝皺皺眉.

"!"容楚鳳眸一亮.

他以為這笨鳥肯定是要問他這麼多年究竟是怎麼過來的,然後好好關心他一下,不定就會打動她,讓她明白其實他一直守身如玉.

"你到底多大了啊?"沐凝眼風一斜.

容楚聞先是一愣,能讓權傾天下的容大爺發愣的事可是少之又少,所以足以可見沐凝這個問題是該有多驚悚.

但隨即,容楚的俊臉就黑了下來,"你問這個干什麼?"

"沒什麼,就是好奇!"沐凝雙眼亮晶晶的,一眨不眨地盯著容楚,她想知道他年紀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機會問而已.

她也問過青雪等人,不過青雪也不知道,只恭王成名得有十多年了.

沐凝怎麼算,都覺得容楚年紀絕對不.

"哼!"誰知道容楚一聽沐凝好奇他的年紀,他那張臉簡直黑得能滴出墨來了.

這笨鳥腦子里到底在想什麼,她竟然對他這麼傳奇的經曆都不屑一顧,反而關心起他的年齡來?

眼看容楚臉色越來越難看,大有暴風雨就要來臨前的陰暗,沐凝縮了縮脖子,也不敢多問了.

因為她怕如果她再問下去,這貨就要暴起了!

只是沐凝心里卻在腹誹,只聽女人的年紀是**,不可以問,真沒想到這貨竟然也這麼在意年紀.

想必容楚年紀肯定不,瞧這塗脂抹粉,一身花的裝叉樣,一看就是老妖怪!

還是只千年老妖怪!

沐凝暗暗撇了撇嘴,十分不屑.

"不早了,該就寢了!"容楚將沐凝神色看在眼里,心里無端就有些暴躁.

這笨鳥怎麼就那麼遲鈍,他都跟她了這麼多,難道她就感覺不到他是想消除她對他的誤解麼?

"哦,王爺慢走,不送!"沐凝很自然地站起身.

"嗯?"容楚冷道.

"喔,王爺您先睡,我還有點事,不用等我了!"沐凝立即反應過來,心中警鍾大響,她拔腳就走.

這是辰景閣,也是王府,容楚要就寢,肯定是要睡在這的啊.

她這豬腦袋,竟然一時沒想起來!

"王妃有什麼事,明日再做!"容楚哪還會讓沐凝就這麼逃掉,他袍一卷,沐凝還沒跑到門口,就被他給帶進了懷里.

"不,不行,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做!"沐凝開始緊張了,剛安穩了幾天,難道她又要開始被大妖孽磋磨的日子?

"哦?有什麼事竟然比陪本王就寢還重要?"容楚抱緊懷中少女,俊臉幾乎湊到她眼前,眸中邪氣凜然.

"嗯,我要給土豪大人順毛,很重要的!"沐凝伸手想要推開容楚,但容楚這次卻直接抱起了她,就往*前走去.

"是麼?在王妃心里,土豪竟然比本王還重要?"容楚危險地眯起了鳳眸.

沐凝身下觸到被子,她翻身又想逃,但容楚卻將她壓得死死的.

"自然是皇叔哥哥重要的!"沐凝連忙拍起馬屁,但心里卻在狂呸.

尼瑪,容楚你連土豪大人一個爪子都比不上好麼,土豪大人至少還會彩衣娛親,逗本姑娘開心,容大爺你除了坑本姑娘,就是玩本姑娘.

這能比嗎?!

"哼,如果你敢騙本王,本王就宰了那肥狐狸!"容楚眯了眯眸,看著近在咫尺的少女眼中那變幻莫測的光芒,他陰測測道.

彼時,正在愜意享受夜宵的某大人忽然生生打了個寒顫,兩頰里包著鼓鼓囊囊的糕點,也因為突如其來的一個生猛的噴嚏而完全噴了出去.

某大人頓時眼露驚疑四處瞅.

臥槽啊,到底是誰在背後大人的壞話!

屋內,沐凝知道自己今夜是反抗不了了,

"王妃今日在臨南王府對本王那麼熱,怎麼一轉眼,又變心了?"容楚威脅完沐凝,成功看到她不那麼激烈反抗了,他卻是一挑劍眉.

嗯,他還真是懷念當時笨鳥那狠狠的一口呢!

"都沒有動心過,哪來的變心!?"沐凝白了容楚一眼,沒好氣道,"再了,今天我是喝醉了,王爺不必當真!好了,我准備好了,你來吧!"

罷,沐凝一閉眼,開始躺尸.

反正也不是第一回被磋磨了,而且容大爺也沒有更深層次的讓她難以接受的行為,所以忍忍就過去了.

容楚一看到沐凝這副閉眼歪腦袋的裝死樣,他哪還猜不到她心里在想些什麼?

"不准閉眼睛!"容楚嘴角抽搐,眼底瞬間掠過一抹挫敗.

這只笨鳥,究竟什麼時候才能開竅!!!

……

*無話,翌日一早,沐凝就已醒來,容楚早在半夜就走了,而且他也沒像沐凝所預料的那般磋磨她.

她記得當時他在她耳邊吼,不准她閉眼睛,當時她就怒了.

他大爺的,誰睡覺睜著眼睛睡啊!

她都不反抗了,已經很給他面子了,這貨還敢唧唧歪歪,要求真多!

後來嘛,就沒有後來了.

沐凝堅持不睜眼,容楚罕見地竟沒有強迫她,等她再睜眼時,身邊已經沒人了.

這讓沐凝很是詫異,但詫異過後,她就開始睡大覺了.

容大爺向來陰沉沉的,讓人難以捉摸,不定他是正確認識到強扭的瓜不甜,所以對她沒了興趣,于是去找他後院里的女人去了!

沐凝神清氣爽地起*,青雪與白露進來服侍她洗漱.

土豪大人也光著身子果奔進來,一進來,土豪大人趕緊開始翻放在桌上的微型櫃子.

它昨天下午就指揮青雪將它的衣櫥搬到沐凝房內,原是打算晚上讓沐凝給它再設計幾套新衣服,順便讓青雪改改以前衣服的大——

因為大人它最近又長肥了,之前青雪給它做的衣服都穿不下了,不是腰那里開線了,就是紐扣掉了==!

誰知道昨夜主子將阿凝給霸占了,害得大人它今兒個早上起*都沒衣服穿,好羞射的!

青雪一直低著頭,沒話,反倒是白露一直用眼角瞄沐凝,似乎有什麼話要.

"怎麼?"沐凝今天心很好,她見白露這模樣,倒是先替她著急了.

"王妃,您不要誤會王爺,其實王爺並不喜歡後院那些夫人的!"白露以前在容楚身邊伺候,從隱秘上來,她還是容楚特地讓人訓練了,派來保護沐凝的,所以她對王府那是相當熟悉.

對王府里的事,也比一般的丫鬟知道的要多.

"嗯,我知道!"沐凝卻只是笑了笑,沒有多.

因為她知道對于一個全心崇拜容楚的丫鬟來,她就算反駁,也是沒用的.

沐凝在心里冷笑一聲,切,她才不會相信,整天面對那麼多女人,容大爺他就沒有一個動心的?

或者,逢場作戲,不動心也有可能,那他總不至于一個都沒碰過吧?

只要他曾經碰過這些女人,那他就是髒的!

白露見沐凝一副不置可否的樣子,知道自己的再多也沒用,她只能在心里歎了口氣,看來,王爺想要俘獲王妃的心,前路還很漫長啊!

上篇:153 本姑娘是有潔癖的人!     下篇:155 九頭身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