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55 九頭身美女  
   
155 九頭身美女

接下來的幾天,王府里一派風平浪靜.

吳氏從辰景閣被容楚當面不留面地拒絕之後,也沒了聲音.

只是沐凝聽丫鬟們,那*香花居里乒乒乓乓響了*,所有的盤子花瓶都被白蓮摔碎了.

不過第二天白蓮又如常出現在人前,還是那副嬌弱的模樣,她也並沒有再提要嫁容楚的事.

想必這兩母女都知道,惹惱了容楚,她們在王府的好日子也就不長了.

沐凝對白蓮沒什麼好印象,所以她對這對母女的事並不關注.

而且沐凝聽容楚的口氣,似乎對這兩母女的忍耐也已經到了極限.

是啊,一飯之恩,這麼多年王府養尊處優,以及人上人的生活,早已報答.

可是這吳氏與白蓮或許以為曾經對王爺有恩,就可以用恩一輩子要挾容楚報答她們,認為她們就真的是這王府的主人了!

她們在容楚身邊生活了這麼多年,卻連容楚性子的十分之一都沒看清,竟然還敢要求容楚娶了白蓮做這王府的側妃?

沐凝覺得,人笨一點沒關系,但笨到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程度,那就只能是自掘墳墓了.

雖然沐凝嫁進王府的第二日就召集所有後院的女人們,不要來煩她.

這些日子以來,她的辰景閣也確實安生了一段時間.

但最近幾天,沐凝卻發現每當她去花園遛土豪大人的時候,總會有幾個夫人會與她"偶遇".

當然,偶遇最多的,還是要數她剛嫁過來,就來辰景閣拜會過她的梅夫人和柳夫人.

這兩人一路圍在沐凝身邊,從東家到西家,又從南扯到北,令沐凝煩不勝煩.

而且有了梅夫人和柳夫人這兩個並沒有被王妃處罰的先例在,沐凝第二日再去花園里散步時,又有了幾個後院里的夫人跟了上來.

因為她們也看出來了,新王妃雖然嘴上得凶,但實際上卻是個心善的.

瞧她對付白蓮和吳氏的手段就知道,除了給了些表面上的震懾,其實半點真正的責罰都沒有.

所以傳根本就是假的,什麼鳳三姐手段毒辣,雷厲風行?

這新王妃分明就是個色厲內荏的嘛!

這麼一來,那些蟄伏在後院里打算觀望一陣子的女人們,也卸去了對這位鳳家三姐的恐懼,無不使盡渾身解數來巴結沐凝.

于是,每天早晨,沐凝在湖邊溜達時,身旁都會聚集著數十個女人.

如果這些女人們能點有營養的話題,沐凝也不至于這麼反感!

可是她們三句話都不離容楚,旁敲側擊地向沐凝打聽王爺最近有什麼新的愛好,喜歡吃什麼用什麼等等.

到後來,沐凝被煩得頭頂都快要冒煙了,于是直接吼了一句,"我又不是王爺肚子里的蛔蟲,我怎麼知道王爺在想什麼?誰想知道,自己去問!"

那些女人們見沐凝生氣,這才稍稍安生點.

但這些女人心中卻是對沐凝非常不屑的,瞧瞧這王妃,身無半兩肉,臉長得也不好看,真不知道王爺喜歡她什麼!

所以這些女人第二天,還是照樣跟著沐凝.

可是花園又不能不去,沐凝還指揮青雪白露等人在收集花瓣,准備做胭脂的呢.

而且整天待在屋子里,沐凝也著實悶得慌.

于是沐凝又想出一個辦法——讓土豪大人去對付那些討厭的女人們!

具體措施就是:一旦有女人試圖靠近,土豪大人立刻齜牙怒吼,做凶猛狀.

這方法確實奏效,那些女人們都知道王爺養的這只狐狸看起來可愛憨厚的很,其實凶的要命.

後院就有個很得王爺*愛的夫人曾經想要摸這狐狸,卻被狐狸一爪子撓花了臉.

那女人哭訴到王爺面前,要弄死狐狸報仇,但王爺卻將那女人狠狠叱責了一頓,從此不聞不問,狐狸照樣吃香喝辣跟著王爺.

現在那夫人半張臉都是花的,都不敢出門了.

所以這些女人們一看到凶猛的土豪大人,也都不大敢走近沐凝方圓一丈之內.

但土豪大人也會累,這麼來一個吼一個,凶猛吼了半日,大人它終于白眼一翻,嗓子光榮陣亡了.

結果就是,土豪大人現在連聲音都發不出了==!

土豪大人癟著嘴眼淚汪汪看沐凝——阿凝,你要對倫家負責!

沐凝弄了點薄荷加蜂蜜,給土豪大人做了"金嗓子喉寶",某大人愉快地含在嘴里,立即滿血複活.

然後她就扛著因公負傷的土豪大人,紮起綁腿,開始繞著王府的紫耀湖晨跑.

沐凝現在體力也好了許多,而且她前世就是校長跑隊的,跑步自然不在話下.

但對于那些平日里就做做繡活,連王府大門都走不到的夫人們來,她們哪能跑得動?

于是,恭王府里就出現了一個奇觀——前面一名肩上站著穿衣服狐狸的青衣少女一圈圈跑步,後面數十個女人跟著追.

但這些女人們還沒跑上十米,就開始雙膝發軟.

有堅持百米的,更是扶著樹干臉色發白,差點沒癱了.

接連幾天都是如此形,這些女人們也知道這樣下去,她們沒追上王妃,倒是會損了她們好不容易保養的腳.

然後,沐凝耳根子終于是清淨了!

不過,讓沐凝感覺納悶的是,從那*氣走容楚後,這些日子以來,容楚除了上朝,一回來就進書房,夜里也是宿在紫月軒,倒是真的沒有再來磋磨她了.

而且紫月軒近日來的守衛力量明顯增強,整座王府里的氣氛似乎也變得凝重起來.

連土豪大人最近都有些心神不甯,經常數著爪子發呆.

入夜.

天邊月輪高掛,眼看臨近十五,月亮又要圓了.

天一黑,沐凝就坐在窗邊,看著月亮出神.

不知不覺她來到這個時空已經一個多月了.

雖然這一個多月所發生的事,簡直讓人匪夷所思,連她竟然都出嫁了!

但無論沐凝願不願意接受,她都必須得在這里繼續生活下去.

沐凝突然非常想念遠在另一個時空的爺爺,她自幼父母雙亡,是與爺爺相依為命.

也不知道她在那個時空的身體是不是已經死亡,如果那樣的話,爺爺一定很傷心吧!

……

四月十四,晴.

天氣漸漸熱了起來,夏日的色彩日益濃郁.

那日,簡牧塵走後,當晚老郭就送來了藥方,沐凝一直在服藥.

離簡牧塵所的七日之期還有兩天.

但這幾日來,沐凝還是感覺身體越來越容易疲乏.

她常常是剛吃完午膳,就已經困得睜不開眼,一睡,就要睡到日落才會起來.

容楚一直不見人影,只在昨日命人送來了十多箱衣服.

全都是給沐凝的衣物首飾.

沐凝都不知道明明沒有人來給她量身,容楚又是怎麼知道的她的尺碼.

這日清早起來,沐凝晨跑到一半,突然感覺一陣頭暈.

毫無預兆的,她雙腿一軟,就這麼昏倒在地.

每日里都跟著沐凝來鍛煉的土豪大人急的團團轉,它想去叫人,但又怕留阿凝一個人在這里會有危險.

主子現在不在府里,偏偏阿凝跑步時,還沒讓她那兩個暗衛跟著.

目前來看,只能靠大人它來照顧阿凝了!

土豪大人冷靜下來之後,感覺到沐凝氣息平穩,知道她應該一會就醒,土豪大人也就不那麼擔心了.

不過這日頭是升起來了,可別曬壞了阿凝才好.

于是土豪大人聰明地去摘了一個荷葉,然後扛在它的肩膀上,就像是打傘一般給沐凝撐在臉上.

沐凝睜開眼睛時,看到的就是碧綠的荷葉.

她愣了愣,眼光掠下,便見一只扛著荷葉的穿著藍色褂,肥的都看不出腰在哪兒的狐狸正睜著圓溜溜的綠眼睛,一臉擔憂地看著她.

"噗!"沐凝心中一暖,忍不住勾起唇角笑了起來.

"吱吱!"土豪大人見沐凝醒轉,這才松了口氣.

"謝謝你!"沐凝手肘撐地,坐起身,她抱起圓滾滾的土豪大人,"吧唧"一口親在毛臉上.

"吱吱吱!"土豪大人頓時羞澀了.

沐凝摸了摸額頭,有些燙,"對了,我昏了多久?"

"吱!"土豪大人掰著爪子比劃.

"一盞茶?"沐凝猜測土豪大人的意思.

土豪大人歪著腦袋想了想,隨即猛點頭,差不多就是一盞茶的時間了.

沐凝卻顰了眉,她摸了摸腦後的鎖魂針,並沒有什麼變化!

這好像也不是她第一次昏倒了,前兩次都是因為鎖魂針,這次又是什麼原因?

她想起簡牧塵和老郭都她體內有奇怪氣機的事,心里忽然沒來由湧上一絲憂慮.

此時沐凝面前是一大片荷葉,身後薔薇爬了一牆.

然而如斯美麗的景色,卻不能讓沐凝心神甯靜.

刹那之間,她便已做了決定,去找步清城.

如果是連簡牧塵都不敢確定的東西,那就只能明那玩意肯定非常詭異.

或許,步清城會知道點什麼.

……

沐凝回了辰景閣,整理了一下,帶了青雪和土豪大人,出了王府.

"姐,我打聽到了,步皇子住在秋水樓."青雪奉了沐凝命令,前去探聽到原來步清城從驛館搬出去後,就一直住在秋水樓.

"對了,晁雄燦尸體還停在驛館?"沐凝顰眉,她這幾天一直忙著應付容楚那些女人,都忘記關注晁雄燦的事了.

"姐,我也是剛剛聽,王爺好像和北金那邊達成了什麼約定,北金太子的尸體昨天就被運走了."青雪道,"而且北金那邊也不再要求雪心公主陪葬!"

"哦?"沐凝聞,黛眉驀地一挑.

容楚竟然會好心到幫曹太後和雪心公主解決麻煩?

"姐,王爺真是的,怎麼會幫那個老太婆呢!"青雪有些憤然.

在她心里,自家姐舍命救了曹太後,卻連一句感謝都得不到,反而被那老妖婆和她的寶貝孫女陷害.

這樣狠毒的老太婆,王爺就不該管她!

"你不懂!"馬車上,沐凝卻是眯眸微微一笑,"容楚才沒有那麼好心呢!他明面上似乎是替雪心公主解決了麻煩,但你想想啊,雪心公主這輩子在大乾,還能嫁到人嗎!"

況且,就算大乾交出雪心公主,想必曹太後也會孤注一擲,找人在邊境劫下她.

到時候神不知鬼不覺,曹太後給雪心公主換個身份,她照樣可以過上以前養尊處優的生活.

而且雪心公主畢竟也是容楚的侄女,他若是完全不聞不問,反倒會落人口實.

還不如在曹太後焦頭爛額之時,賣個人給她.

這樣一來,雪心公主雖然仍舊是公主,但殺人,悍婦,出丑,這樣的名聲可是要跟著她一輩子的,這對于一國公主來,才是真正滅絕性的打擊.

沐凝不由在心里感歎,真是得罪了誰,也別得罪容楚.

否則的話,那後果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青雪想了想,頓時恍然大悟,她眼中也露出了驚駭,"王妃,我覺得王爺真是——"

沐凝替青雪補充,"狠毒!"

"吱吱吱!"土豪大人聞不樂意了,它斜著綠眼,一臉嚴肅.

阿凝你也太忘恩負義了,難道你竟然忘了,主子這麼做究竟是為了誰啊?

還不是因為你被曹太後那老太婆還有雪心公主設計陷害,所以主子幫你報仇來了!

"叛徒!"沐凝瞪土豪大人,她可沒忘記這貨是容楚派到她身邊臥底的事呢!

想必它以前可沒少向容楚通風報信.

土豪大人立即垂下大腦袋,心虛地不吭聲了.

"姐,前面街上人太多,馬車過不去!"趕車的是洛四,最近他在雪龍教十大飛龍衛的比武中輸給了排行第四的藍四,所以他也從洛三變成洛四了.

"那我就在這下車,走過去吧!"沐凝道.

洛四趕著馬車去了一旁,沐凝與青雪還有土豪大人一起步行.

秋水樓坐落在大乾最繁華的秋水大街上,此時正是晌午人最多的時候,大街上到處都是人頭攢動,兩邊是出售各種各樣東西的攤販.

沐凝今天心里有事,並沒心逛街,所以她一直低著頭走路.

在經過一個賣發簪的攤位前,沐凝忽然聽到激烈的爭吵聲.

原本沐凝並不打算停下來看熱鬧,但也不知怎地,她眼角余光一掃,卻在看到那掐著腰正無比悍勇地和販對罵的女子時,沐凝也忍不住挑高了黛眉.

那販不過二十出頭的年紀,看起來很斯文,面前擺著的簪子都是他手工雕刻的,雖然不貴重,但卻都精美漂亮,很是吸引人的眼球.

當然,能吸引沐凝目光的,並不是這名販,而是那女子.

明明氣質絕佳,英氣爽朗,穿的也好,卻偏偏為了還一文錢的價,將販罵得狗血噴頭.

"今天你賣也得賣,不賣也得賣!沒得商量!"

"不賣!放下東西,你走!"

那販卻也是個硬骨頭,他咬死了價錢,什麼都不松口.

那女子罵得狠了,他劈手就要奪那根被女子握在手心里的簪子,一臉凶狠地吼道,"我就是折了這簪子,也不賣給你了!"

周圍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那女子突然一把揪住年輕販,竟然開始撒潑,"你這個天殺的,老娘懷了你的骨肉,現在就為了一文錢,你就在大街上這樣羞辱老娘,老娘不活了!"

"轟!"周圍頓時爆發一陣哄笑聲.

"你,你胡什麼?!"那年輕販也懵了,脹著臉,一時也手足無措起來.

沐凝覺得這女子甚是奇葩,為了一文錢,竟然連這麼損的招都使出來了!

"青雪,去,給她一文錢!"沐凝難得這麼好心.

"是,姐!"青雪依走過去,遞給那女子一文錢,"給!"

那女子一回眸,卻不看青雪,而是雙目燦亮地盯著沐凝.

但她並沒多,迅速接過那一文錢,扔給販,然後目光睥睨,一臉高傲地冷哼,"哼,睜大你的狗眼瞧瞧,老娘才不缺這一文錢!"

沐凝嘴角一抽,這臉變得也太快了吧,連她都自愧弗如!

"走吧!"沐凝急著去找步清城,熱鬧看完,也不想再多待.

然而沐凝才走出幾步,那女子就一陣風似的追了過來,"剛剛多謝了!"

沐凝側眸,這才發現這女子身量竟然極高,差不多比她快要高出一個頭了,而且身材奧凸有致,真是該大的地方大,該翹的地方翹,兩條長到爆的大長腿更是讓沐凝羨慕嫉妒恨.

如果按照她前世時空的法,那就是標准的九頭身美女!

嗯,這女子也的確是美女,極為鮮豔明麗的那種,讓人過目難忘.

"不謝!"沐凝笑了笑.

"告訴我你的名字,改天我還你錢!"女子眼睛亮亮的,一笑兩頰有深深的酒窩,倒是讓她鮮豔明麗的外表多了一絲俏皮.

"不用!"沐凝剛想一文錢而已,不用那麼麻煩.

她肩膀就是一沉,剛剛吆喝著青雪去給它買豆腐包的土豪大人已經一陣風似地掠回來了.

"吱吱吱——吱!"土豪大人前爪捧著豆腐包,剛打算跟沐凝獻寶,冷不防對面響起驚喜叫聲,"狐狸!"

接著就是一陣香風撲面而來.

土豪大人定睛一看,頓時凶狠齜牙,尾音猛地揚高,像是被踩著了尾巴一樣,大腦袋上的毛也立即炸開了.

然後,土豪大人霸氣地抄起心愛的豆腐包,提氣,翹後爪,眼神凶狠朝對面一臉驚喜笑容九頭身美女的美臉砸去.

上篇:154 王爺的年紀?不可說!不可說!     下篇:156 迷尚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