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57 詭異幻象  
   
157 詭異幻象

"來人!伺候本座的美人上炮烙台!"男子嘴角掛著陰森殘忍的弧度,他慘綠色的眼睛熱烈地注視著絕美少女.

當他看到她眼中露出巨大的驚恐時,他唇邊的笑容愈發深了幾分.

"不!不要!"熱浪襲來,下一瞬,沐凝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那燒得通的炮烙台旁.

她慘白的臉色也被這高溫灼出火的色彩,可是那對眼眸卻漫上了驚惶的黑.

她竟然能感覺到這溫度,還有先前被炮烙成焦炭的那女子尸體所散發出的令人作嘔的味道都陣陣湧來.

難道她所在的並不是幻境?

不,不可能!

沐凝步步後退,她慌張地朝四周張望.

充滿了異域風格的建築頓時映入眼簾,圍在她四周的士兵亦是穿著和步清城一樣風格的服飾.

難道,這里是——南疆?!

沐凝驟然回眸,漆黑眼眸一霎撞上正坐在宮殿王座上,滿眼邪氣的面具男子.

如果這里是南疆,那麼,他又是誰?!

可是,她明明是在大乾帝都的大街上,怎麼可能突然就到了南疆?

"美人,快來求本座啊,你若是不求本座,那麼今天你就會變成和她一樣了!"面具男子懶散地斜靠在王座上,他笑得邪魅狂妄.

他身邊還有一名同樣戴面具的衣女子,正跪坐在他腳邊,一對陰沉的眸子亦是懷著恨意緊盯著絕美的少女.

沐凝沒有開口,她緊咬著唇,目光冷得像冰.

一旁的士兵立即過來扯沐凝的衣服,想將她綁到那炮烙台上.

"不准碰我!"沐凝唰地一下抽出靴中匕首,抵在自己纖細脖子上,她冷冷轉眸,目中一霎迸出極寒的冷意.

她向來是個惜命的,可是在面對王座上那詭異的面具男子時,她心中卻湧上巨大的恨意與恐懼.

是的,她感覺到自己的心在狂跳,她恨這對男女!

恨到她甯願死也不願意開口求他們!

因為她知道,就算她求他們,也只會讓他們將她的自尊狠狠踐踏在腳底!

就像是——

沐凝眼前一霎掠過一些早已深深印刻在她腦中的畫面.

懸崖,冷風,衣的女子,還有那一劍穿心……

不!頭好痛!

沐凝猛地閉起雙眸,她咬牙,努力抑制住那仿佛刀鑿斧刻般的巨大痛苦.

再睜眼時,她眸光如雪,那是從未有過的堅定.

如果今日不得不死,她甯願自殺,也不想被剝光了綁在炮烙台上,受盡屈辱!

"想死?那你就去死啊!你早就該死了!"那衣女子冷笑,她隱在面具後的眼睛露出惡毒的恨意,"就算你死了,也還是會被剝光了放在這炮烙台上烤!"

那鬼面男子擁著衣女子,一步步朝沐凝走來.

倏然間,身後的士兵忽地狠狠一拉沐凝,她以為自己這次一定會落在那炮烙台上了,她都可以感覺到那灼人的高溫.

恰在此時,眼前景突然像是被攪亂的水波一般扭曲,沐凝感覺自己一腳踏空,好像是跌入了萬丈懸崖.

胸口一瞬傳來撕裂般的痛苦,沐凝咬緊了唇,緊閉雙目.

"吱吱吱!"

耳畔倏地傳來熟悉的吱吱叫聲,是土豪大人!

沐凝一瞬睜眼,便見一只穿褂的巴掌大的肥狐狸正蹲在她身邊,滿臉焦急地看著她.

"土豪!"沐凝張嘴,想要話,但她的聲音卻嘶啞難辨.

"吱吱吱!"土豪大人立即從褂的口袋里掏出一顆朱色的果子塞進沐凝嘴里.

沁涼的甜意,緩和了沐凝身上的燒灼感,她撐肘坐起身,揉了揉額頭,突然再次猛地抬頭,"你怎麼會在這?"

如果她身在幻境里,那麼土豪大人出現,豈不是也會非常危險?

"吱吱吱!"土豪大人吭嗤吭嗤,似乎有些吃力地伸爪子指指它懷里抱著的東西.

"這是什麼?"沐凝低頭一看,土豪大人竟然抱著個形狀怪異的石頭.

"吱吱!"土豪大人見沐凝想碰,連忙退後幾步.

它似乎想要告訴沐凝什麼,但兩只爪子都不得空.

眼珠子轉了轉,土豪大人突然往地上一躺,將那塊石頭放在它滾圓的肚皮上,然後舉爪子開始比劃.

"你是我們現在是在幻境里,這石頭是陣眼?"沐凝連猜帶蒙,"我不能碰,一碰會有危險?"

土豪大人歪著大腦袋想了想,隨即點頭.

"那現在我們出了幻境了?"沐凝抬頭四處看看,如果按照土豪大人所的,它找到了陣眼,那麼這幻境就應該解除了才對.

可是她放眼看去,四周卻是灰蒙蒙一片,仿佛置身在大霧之中,地上亦是光禿禿的,草木不生.

沐凝不由皺眉,她怎麼覺得現在還是在幻境里?

"嗨!"土豪大人歎氣,它剛一找到陣眼,就感覺到阿凝有危險,都顧不上找另一顆陣眼石,立即就沖了進來.

天生的本能告訴它,抱著這個什麼迷尚幻境的陣眼石,是可以讓外人也進入幻境的.

可是阿凝是救下了,但如今大人它和阿凝也一起被困在里面了.

也不知道主子有沒有時間趕來,他應該已經動身去帝陵了吧!

"那打碎這個陣眼石行不行?"沐凝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什麼名堂,而且她發現,只要她一移動,面前景色就會變化.

沐凝不知道這里會不會又出現其他恐怖的幻境,于是也不敢再動.

"吱吱吱!"土豪大人聞,卻是猛搖大腦袋.

沐凝猜它的意思是,一旦打碎陣眼石,那他們有可能永遠也出不去了.

這可怎麼辦才好?

"你是,這樣的陣眼石應當有兩顆?只要另一顆被找到,捏碎就行?"沐凝繼續和土豪大人溝通.

幸虧這狐狸通人性,懂人,表達能力也夠強,否則她還真不知道一個人在這無邊的晦暗中要怎麼堅持.

"呼!"土豪大人一臉憂愁,繼續歎氣.

現在就不知道沒有聰明絕頂天賦異稟的大人它在場,青雪她們能不能找到另一顆陣眼石呢?

沐凝覺得一直這麼干坐著也不是辦法,可是一動周圍景色又會變.

方才她不信邪,試圖往前挪了挪,差一點就掉懸崖下去了.

這麼一來,沐凝頓時縮在原地不敢再動了.

雖然前一刻還在經受生死考驗,差一點就被人給炮烙了,但沐凝向來是個會苦中作樂的.

她低頭看著土豪大人,問道,"問你個問題啊,你知不知道你家主子到底多大了?"

容楚對年紀那麼諱莫如深,這讓沐凝非常好奇.

反正現在閑著也是閑著,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等外面青雪他們找另一塊陣眼石.

沐凝干脆就往地上一坐,問起土豪大人它家主子的**來.

"吱吱吱!"土豪大人似乎很高興沐凝在這麼危險的景下還能想著它主子,主子如果知道了,肯定會非常愉悅的.

土豪大人翻著綠眼睛想了想,它又想掰爪子數,但爪子不夠數.

接連幾次,土豪大人就忘記它數到幾了.

"你在地上劃線呀!"沐凝給它出主意,"一道線就代表一歲!"

"吱!"土豪大人眼睛一亮,它艱難地抱著那個有它身體三分之一大的石頭,開始用沐凝給它的簪子在地上劃線.

一道線,兩道線,三道線……

但問題又來了,土豪大人貌似只會數到八,八以後它就不知道是幾了

如此幾次反複,地上被土豪大人歪七扭八劃了無數道線,它還很是沾沾自喜.

沐凝額頭滑下一排黑線,按照土豪大人這麼個算法,那容楚真得是一百多歲的老妖怪了.

"哎,你這文化程度也太低了,怎麼才會數到八呢?簡直就是個文盲啊!你主子平時就光顧著泡妞,都不教你的嗎?等出去了,我教你數數!"沐凝最後也只能放棄了.

這麼一打岔,時間仿佛過的稍微快了一點.

但沐凝一看這四周灰蒙蒙的景色,心中沒來由還是湧上一陣焦躁.

也不知過了多久,久到沐凝已經快要絕望.

這一次陷阱,顯然是有人刻意設計,而且這幻境里的景都像是真的一般,也足以明施用的人是高手.

來人的目的,很明顯是要置她于死地!

那麼青雪他們還能輕易找到陣眼在什麼地方嗎?

如果他們一直找不到,那她與土豪大人是不是就將被困死在這里?

沒有水,沒有食物,空氣也是這般渾濁.

最重要的是,沐凝不知道自己在這沒有絲毫聲音與光線的況下還能熬多久.

她忽然想起自從穿越以來所發生的事,原以為嫁了容楚,有他護她周全,卻不知,那些想要她命的人一直都在暗處伺機而動.

一有機會,就是今日這般必殺的陣法!

想起容楚,沐凝心中忽然湧上一股奇怪的愫.

她不知道自己到現在都不是很擔心,難道是因為她覺得容楚絕對不會讓她身臨絕境?

正昏昏沉沉胡思亂想間,沐凝忽然感覺四周空氣驟然發生了扭曲,就好像一塊鏡子猛然被人打碎.

周圍景色刹那碎裂,隨即,她發現眼前一亮.

是陽光!

沐凝抬眸看去,立即便看到晴朗天空上一輪金色的明日.

出來了?!

沐凝還有些發愣,倒是土豪大人一臉凶悍地一蹦三尺高,砰的一下,將它一直抱在懷里的那個石頭狠狠摔在了地上.

"嘩啦"那石頭頓時破碎,接著竟像是水紋一樣,被太陽一曬,沒了蹤跡.

"姐!"

"王妃!"

青雪與青龍衛的聲音自遠處響起,沐凝立即回過神來,她起身,應了一聲,"我在這!"

眨眼間,幾道身影掠到眼前,青雪一看到沐凝安然無恙,高興地差點哭了出來.

"這位是?"但沐凝還沒來得及安慰青雪,就被跟在青雪等人身後走來的一名著深青色衣衫的中年男子引去了注意力.

"姐,這位是秦先生!剛剛要不是他出手幫忙找到陣眼,我們都不知道……"青雪話都哽咽了,顯然是急的.

方才土豪大人剛找到一顆陣眼,就發出一道尖利叫聲,然後就像是一道利箭似的沖破了空氣,不見蹤影.

剩下青雪幾人根本就不通陣法,那青龍衛對迷尚幻境也只是一知半解,只知道要找到另一顆陣眼石.

可是他們幾乎搜遍了這周圍方圓十里,都再也找不到另一顆陣眼石在哪.

本來他們還想抓幾個南疆人審問,然而先前伏在暗處的那些不明身份的人也在瞬間沒了人影.

這一處所在竟如那鬼蜮一般,靜的毫無聲響,

幸虧有這位路過的秦先生,稱他對陣法有所研究,可以幫忙.

急之下,他們也顧不上懷疑這位秦先生的身份,不過好在秦先生確實有真本領,在他的指導下,他們于一戶民居的屋頂上找到了另一顆陣眼石.

也是秦先生告訴他們,只要捏碎這顆陣眼石,就可以解除幻境的.

"秦先生?"沐凝注視著眼前一身深青色的瘦削男子.

他很高,也很瘦,瘦到臉頰都有些凹陷了下去,但那對眼睛卻是像蒼鷹一般銳利明亮.

此時他安靜地站在那里,靜靜地任沐凝打量,不時地還伸手虛握成拳,放在嘴邊,輕輕咳嗽幾聲.

"我們是不是……在哪見過?"沐凝顰眉,剛剛乍見這位秦先生,她心頭一瞬掠過幾幅模糊的畫面,她有種感覺,她一定是在哪見過他.

可是那畫面太模糊,沐凝怎麼也看不清楚.

"或許吧,秦某一生走過很多地方,恭王妃也許就是在街頭看過秦某也不定!"這位秦先生聞,也只是微微一笑.

他的聲音很冷,那是一種沒有生命氣息的冷.

而且他的嗓子也是異常地嘶啞,就好似那砂紙剮過的聲音,讓人聽了忍不住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是麼?"沐凝卻不信,如果只是街頭匆匆一瞥,她絕對不會有那麼深刻的印象.

可是奇怪的是,她明明對他有很深的印象,卻無論如何都想不起來.

難道,她對他的記憶又是被鎖魂針給鎖住了?

"恭王妃不信秦某的話?"秦先生的眼睛一直都凝視著沐凝.

他見沐凝眼中露出疑慮,他微微一笑,眼底一瞬湧上了一意味不明的笑意.

"哦,不是!"沐凝倏然回神,因為她總覺得這位秦先生的笑容非常詭異,就像是——他知道什麼秘密一般.

"那秦某就不打攪恭王妃了,告辭!"男子也不逗留,他罷,又掩手在口,輕咳了幾聲,蒼鷹般的眼眸垂下,轉身欲走.

"等等!"沐凝卻幾步走了過去,她攔在男子的面前.

男子垂眸凝視她,沐凝一瞬間在他如斯詭異的眼神下,竟然忘記了要什麼,就這麼怔在了那里.

"怎麼?恭王妃還有事?"男子一挑濃如墨的眉.

"啊,我,我還沒謝謝秦先生呢!今天多謝救命之恩!"沐凝倏地反應過來,連忙道.

"不必!咳咳,舉手之勞而已!"男子咳嗽了幾聲,淡淡道.

"我能知道您的名字嗎?"沐凝總覺得這位秦先生不簡單.

"甫籌,秦甫籌!"男子眸中似有暗光一閃,他道.

待到那位秦先生瘦高的身影消失在遠處,沐凝還站在原地,凝眉不語.

"姐,您沒事吧?"青雪叫了沐凝半天,見她都沒反應,不由有些擔心.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跳到沐凝肩上,一臉嚴肅地看著秦甫籌的背影.

"我沒事!"沐凝嘴里著沒事,但她一低頭,卻發現自己一身衣裙都像是浸了水一般,那是在幻境里被冷汗打濕的.

"先回王府!"沐凝道.

這個樣子也不適宜再去找步清城.

她不想讓他為她擔心!

……

沐凝回到恭王府的時候,已是快到傍晚了,她被困在迷尚幻境里的時候,總覺得時間過的太慢.

出來後,她才知道原來在土豪大人進去前,她就已經被困一個多時辰.

土豪大人進去後,又是兩三個時辰過去.

辰景閣內,沐凝換下身上衣服,青雪忽然奇怪問道,"姐,你的衣服怎麼被燒壞了?"

沐凝聞一驚,她接過青雪手中的衣服.

這一看,沐凝只見她衣服的口和裙擺處,有大大的破洞,而且那些破洞都呈現一種焦黑顏色,一看就是被火燒的.

她進那個迷尚幻境里的時候,衣服還是好好的,那麼她衣服只能是在炮烙台前被高溫灼到,燎壞的.

沐凝忽然出了一身的冷汗.

心中也在連連後怕,如果她的衣服真的是被炮烙台灼壞的,再加上先前她發絲被射落,那麼她先前所經曆的一切恐怖幻象竟然都是真的?!

她也是真的就差一點就被那對詭異的男女給炮烙成了一截焦炭?

"走!"沐凝突然覺得她得去找容楚,或許他會知道些什麼.

然而當換了一身衣裙的沐凝出現在容楚書房時,卻被告知王爺已經出發去帝陵了.

"姐,王爺自先皇駕崩後,確實是每月月圓時分都會去帝陵守靈的!"白露在一旁解釋道.

沐凝顰眉,她也記起自己與容楚第一次相遇,就是在上個月的月圓時分.

當時她為了替璿兒去找七心蓮花,一人獨闖帝陵,結果就在帝陵里遇到了容楚那個大變,態!

惹上了,就擺脫不掉了!

然後一路被坑,最後連她自己都給搭進去了!

此時,正是日落時分,沐凝忽然覺得有些心神不甯.

上篇:156 迷尚幻境     下篇:158 容楚毒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