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58 深不壽  
   
158 深不壽

"幽狐的血不是也能解毒嗎?"沐凝將那把薄如雪片的匕首往滕大成手里一塞,指著土豪大人,冷聲道,"放它的血!"

土豪大人驚得兩只大耳朵都豎了起來,"吱"一聲尖叫,滿眼難以置信地瞪沐凝,卻又在觸到她冰冷的眼神時,耷拉了腦袋,像個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貼在牆角.

嚶嚶嚶,它的心思還是被阿凝發現了!

還以為磨了刀給阿凝,大人它就可以逃過一劫了呢!

不過,主子有難,大人它又怎麼可以獨善其身?

"吱吱吱!"被識破歹意的土豪大人立刻朝滕大成一伸前爪,一臉慷慨就義的表,另一只爪子捂著眼睛,示意他趕緊來放它的血.

"這只幽狐太,血的效用怕是不夠強!放了也白放!還會損害幽狐的身體."鄭啟才給容楚紮了針,阻止那黑色的細線侵入他心脈.

他見滕大成真的要去割土豪大人的爪子,不由搖了搖頭,道.

"那也總比沒有強!"沐凝凝目看向容楚,見他面色比之前稍稍好了那麼一點,隨即一挑黛眉,"反正今天我不會放血!"

"為什麼?"滕大成驚問.

"因為我貧血!"沐凝毫不心虛地道.

這話的時候,她還故意看向容楚.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沐凝竟覺得一直都垂著頭的容楚好似微微掀了眼簾朝她看來.

"這這這可如何是好!"滕大成不疑有他,頓時急的頭發絲都在往外冒汗了,抱著那個缽在原地團團轉.

鄭啟才也擰了花白的眉頭,似乎對沐凝這麼不識大體感到很憤怒,"你身為王爺的妻子,難道你就眼睜睜看著自己夫君生命垂危?"

"哼,別用這個來壓我!又不是我願意嫁的!"沐凝卻交叉抱了胳膊,冰冷眼神如刀,十分殘忍地道.

容楚不顧她意願,強娶了她,不就是為了霸占她的血嗎?

可是,血在她身上,她願不願意給,那就要看他的本事了!

沐凝眼風淡淡掃向容楚,他依然垂著頭,俊美無儔的臉被蛛網般黑色的線密密麻麻覆蓋.

乍一看,確實很恐怖,但時間長了,適應這種詭異景之後,再看他的臉,卻讓人有一種不出的……驚豔感覺!

是的,就是驚豔!

容楚的五官本就生得極好,鼻峰挺直,唇如薄刃,眼尾狹長上挑.

那密密的黑色蛛網就好像是一張面具,覆在他臉上,為他平添了三分詭異之美.

就好像地獄里那戰無不勝的阿修羅王,魅惑,妖豔,美得驚心動魄!

只是一眼,沐凝便迅速移開了目光,因為她心里真的很不平衡——

尼瑪,妖孽就是妖孽,中了這麼厲害的毒,竟然能還這麼有氣場!

"你——"鄭啟才被沐凝這一句話噎得老臉通,半天喘不過氣來,只能用手不斷拍著胸口,顯然是被氣得不輕.

"王妃,屬下求您了!"一直在藥桶邊伸掌貼在容楚後心,護他心脈的葉冰,突然"咚"一聲跪倒在地.

向來都不見表的萬年冰塊臉也沉滿了焦灼與哀慟.

"我也求你!"滕大成立刻也跟著跪下,他壯碩似熊,還抱著個缽,一對豹子眼直勾勾盯著沐凝,那模樣著實滑稽.

"喂,你們起來!"但沐凝此時卻笑不出來,因為她這人從來都是吃軟不吃硬!

如果今天這幾人用刀架在她脖子上,她肯定什麼也不同意放血.

但偏偏這些人卻是來這一招!

要知道,在中國古代,無論那一朝,都認為男兒膝下有黃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從來不會隨便下跪的!

"老夫也給你跪下了,現在也只有你能救王爺了!"鄭啟才見沐凝神松動,他心頭一動,連忙也跟著要跪下.

"吱吱吱!"就連土豪大人都做出一副兩只後爪著地,人形直立,前爪拱在一起,不停作揖的姿勢,可憐兮兮望著沐凝.

"起來!"沐凝氣得一跺腳,"好,我給!"

其實沐凝本來就是故意出那番話的,她也沒打算真的不給容楚她的血解毒.

如果容楚毒發身亡,對她可是一點好處都沒有!

鄭啟才與滕大成頓時大喜過望,葉冰眼中亦是露出感激神色.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不怕沐凝再報複它之前算計她的事了,敏捷地跳到沐凝肩上,一臉幸福地在她臉上蹭蹭蹭.

容楚也在此刻抬起眼眸,朝沐凝看來,他的眼睛在滿臉詭異蛛網的映襯下,顯得尤其的黑白分明,好似那極品的黑色瑪瑙.

"你不用感謝我!"沐凝立刻一臉嚴肅表地斜覷他,"我只是不想剛嫁人就當*而已!"

"是麼?"容楚微微扯了唇角,鳳眸凝視沐凝,他眼底一霎似那星辰璀璨.

"當然!"沐凝傲嬌地一扭頭,避開了容楚那洞若觀火的眼眸.

不知為何,剛剛就在她和容楚眼神對視的那一刹那,她的心竟然不受控制地狂跳起來,就好像她的心思完全被他看透了一般!

不!她哪有什麼心思!

沐凝立即在心里鄙視自己!

"那還等什麼,快點!"滕大成捏著那把薄如雪片的刀就過來了.

沐凝也配合地捋起了衣.

"不用她的血!"

然而就在滕大成手中刀刃即將劃破沐凝藕節般手臂上那如雪肌膚時,誰也沒想到,容楚突然急迫開口.

"啊?"滕大成反應很快,那刀片停在離沐凝雪膚不足一根頭發絲那麼短的距離上,他回頭,想要確認容楚的話.

鄭啟才正在一邊准備止血的藥物,此時也扭頭朝容楚看去.

就連沐凝都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麼.

不用她的血?

是嫌棄她給的血太少,所以要等著放干她全身的血?

沐凝頓時被自己狂放不羈的聯想能力嚇出了一身冷汗.

"我,咳咳咳,不用,咳咳,她的血!"容楚一話,口中立刻滲出黑色的血絲,他也低低咳嗽了起來,像是非常痛苦.

"王爺,別話!"鄭啟才立即過去,撥動金針.

"可是,不用王妃的血,王爺您的毒怎麼辦?"葉冰也急了.

容楚艱難抬起頭,鳳眸掠向沐凝,他淡淡道,"本王能捱得過去!"

沐凝聞也怒了,"喂,我容大爺,你到底在逞什麼強啊,就算剛才我話難聽點,你就不要我的血療毒了?!"

"大膽,怎麼和王爺話的?"鄭啟才見沐凝竟然用這種口氣和容楚話,頓時變了臉色,大聲呵斥道.

沐凝卻理都不理鄭啟才,她一臉鄙夷地看著容楚,冷哼一聲,"也不看看你如今是個什麼樣子!"

"本王,什麼,樣子?"容楚卻是微微一笑,連那對布滿了深沉痛苦的鳳眸里都似有流光閃過.

"鬼樣子!"沐凝一個白眼射過去.

"那笨鳥,你喜歡本王這,這幅,鬼樣子麼?"容楚嘴角笑容愈發深了幾分.

"不喜歡,丑死人了!"沐凝真想豎中指,這妖孽,命都快沒了,竟然還有心和她在這聊天?!

鄭啟才滕大成與葉冰這三人也是同時額頭滑下一排黑線——都什麼時候了,王爺竟然還有心在這和王妃打罵俏!

只有土豪大人十分贊同地猛點大腦袋,主子今天確實很丑!

丑帥丑帥滴!

"那可真讓本王傷心啊!"容楚一聽沐凝這話,鳳眸垂落,一臉頹然,還真像是心傷的模樣.

沐凝一路被容楚坑到今天,她哪還會相信臭名昭著的容大爺竟然會因為她的一句話而傷心?

此時,沐凝完全無視了正"為所傷"的容楚,十分豪邁地擼起兩邊子,正色道,"我救你也是為了我自己!你真的不用內疚!"

話音一落,沐凝忽然被自己出的這兩個字給惡心到了.

大妖孽會內疚?

這絕對是在開玩笑啊!

沐凝抖了抖,見容楚正看著她,于是繼續道,"你還是趕緊好起來吧,要麼你就只能等著給我收尸了,以後就算你想要我的血也要不到了!"

"怎麼,回事?"容楚見沐凝並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鳳眸也是倏地一沉.

"這回是被設計,進了那什麼迷尚幻境,要不是土豪救我,我差點就被炮烙了!"沐凝聳聳肩.

別看她現在的云淡風輕,其實她只要一想到幻境里那詭異的景,到現在還有不寒而栗的感覺.

"你入了迷尚幻境?咳咳咳……"容楚一聽到迷尚幻境四個字,緒一激動,全身血液立刻燒灼起來.

他全身的筋脈里都像是有野獸在奔騰逃竄,臉上蛛網似的黑線不停拱起,仿佛有生命一般.

"哎,這是怎麼了?"即使沐凝心理素質過硬,也被眼前這景嚇了一跳.

"糟糕,毒快抑制不住了!"鄭啟才焦急道.

"那,快,用我的血!"沐凝也急了,然而就在她話音剛落的時候,她眼前景又是一變.

方才還全身仿佛要燒灼一般的容楚,突然從發絲開始,寸寸結冰.

不過是一瞬之間,他英挺眉峰上竟然已凝了霜花.

而那藥桶里黑色的藥水亦是瞬間成冰.

"……"沐凝張嘴驚呼,可是她卻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

這一瞬,她感覺自己的嗓子就像是被什麼給扼住了一般.

"不好!"鄭啟才一見容楚這模樣,頭上冷汗頓時滾落.

葉冰與滕大成兩人一左一右,分別伸掌護住容楚心脈.

沐凝也看出來了,如果那黑色的線侵入容楚心脈處,那麼就算是大羅金仙在世,恐怕也救不了他性命了!

彼時,容楚全身都被冰封,他雙眸緊閉,牙關咬得死緊,額頭的青筋根根蹦起,太陽晶處更是激,凸,仿佛快要爆炸一般恐怖.

在他臉上,那黑色的蛛網正在肆虐蔓延,就像是有異獸在狂奔嘶吼.

而他露在外的寬厚肩膀上那異樣的凸起物,更是不斷變化著異獸的形狀.

沐凝的心不由也跟著提了起來,一顆心猛烈撞擊著胸腔,像是要從胸腔里撞出來一般.

她連眼睛都不敢閉,因為她在擔心,擔心她一閉眼的時間,那些黑色的異獸就會沖破容楚的血脈狂奔而出!

這,這到底是什麼毒?!

竟然這般歹毒霸道!

沐凝忍不住在心里狠狠詛咒起給容楚下毒的人!

究竟是怎樣的仇恨,竟然要讓容楚受盡這般折磨痛苦?!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捂著眼睛,不敢再看.

"王爺,您就用點王妃的血吧!"鄭啟才不停地撥弄金針,他看了看沐凝,又望望容楚,"上個月的藥里就是摻了王妃的血,王爺不是都沒毒發嗎?"

"不行!"容楚終于逼下那潮水般湧來的痛苦.

他眉上冰棱漸漸化開,成水滴落,鳳眸仍然閉著,聲音嘶啞道,"她身體不好,不能,引血!"

"轟!"驟然間,沐凝猛地抬眸,直視容楚尚且還凝了霜花的,布滿青黑色蛛網的臉,這一霎,她腦中一片空白.

仿佛被九萬里長空那一道萬鈞的雷霆擊過,她的心也跟著狠狠震動起來.

因為沐凝怎麼也沒想到,容楚甯願忍受那非人的折磨與痛苦,也堅持不要她的血.

竟然是因為她身體不好,一旦引血,有可能會讓她如今十分詭異的體質雪上加霜?

沐凝清麗眼眸里一片怔然,她幾乎是無意識地摸了摸額頭,似是想要捋順腦中一瞬如亂麻的紛亂.

鄭啟才見容楚這麼堅持,他眼神中不由也透出激烈的斗爭.

可是,沒有容楚的允許,鄭啟才卻是不敢私自去引沐凝的血的.

因為他很清楚,如果他貿然取了王妃的血,一旦傷了她,那麼仍然會造成嚴重的後果.

首先,容楚就不會放過他!

"哎,罷了罷了!"鄭啟才突然猛地一跺腳,頹然眼神倏地變為堅定,"這麼多年都熬過來了,也不差這一次!"

"老鄭啊,王爺不讓用王妃的血,可是月女不是渾身都是寶嗎?除了血,就沒其他能夠抑制毒性的嗎?"滕大成用內力護住容楚心脈,他感覺到容楚形有所好轉,于是抽空擦了一把汗,一邊用眼角掃沐凝.

"對啊!"這麼一,鄭啟才眼睛也亮了,他一扭頭,沖還有些發怔的沐凝道,"王妃,那就麻煩你弄點體(啊)液出來哈!"

沐凝剛剛感覺自己好像知道了點什麼,但是又覺得十分不確定,所以她正歪著頭在看容楚呢.

冷不防聽到鄭啟才找她要體(啊)液,她梗了梗脖子,也沒多想,直接回道,"那我去尿尿!"

"噗!"滕大成剛喝進嘴里的一口水頓時狂噴而出.

葉冰更是腳下一崴,差點岔了氣.

鄭啟才更是一口老血吐出來!

就連剛剛捱過毒性發作痛苦的容楚都忍不住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

"吱吱吱!"只有土豪大人露出一臉疑惑的表,老鄭不是要體(啊)液嗎?

阿凝尿尿,也沒錯啊,為什麼主子他們反應忽悠這麼奇怪呢?

上篇:158 容楚毒發     下篇:160 你不要有心理負擔,我不會介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