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63 側妃回府  
   
163 側妃回府

陳賢是恭王府的大管家,他早已迎在門前,行禮後,他見容楚顰眉看向大門方向,他頭都沒回,就回稟道,"王爺,緋夫人昨夜就回來了!"

彼時,沐凝也已經看到那名正風姿綽約朝門外走來的美人.

然而,沐凝卻在看到那名美人明麗鮮豔的臉蛋時,黛眉猛地挑高.

竟然是她——

她昨日在街頭遇到的那個為了一文錢和賣簪子的販大吵一架的九頭身美女!

這美女怎麼會在王府出現?

還被稱為夫人?

聽管家的口氣,似乎她也是王府的人?

沐凝凝眉盯著那美人,一時竟忘記自己仍然還坐在容楚懷里.

只見那緋夫人一襲大繡牡丹的衣裙,發挽高髻,一張臉豔麗無雙,她笑嘻嘻朝容楚走來,帕子一甩,眼波兒一瞟,便行了個風騒無比的福身禮,"妾身拜見王爺!"

她聲音低沉中帶著一絲沙啞,好像風吹樹葉的沙沙聲,聽起來格外得嫵媚.

"拜完了就滾!"容楚卻好似對這個美人兒一點興趣也沒有,話也毫不客氣.

"哎呀,王爺,你好凶,人家嚇死了啦!"緋夫人立刻兩手拿著帕子遮住臉,束得極緊的腰一陣狂扭.

沐凝眼角不由抽了抽,這緋夫人是在跟容楚撒嬌?

可是她怎麼覺得容楚的態度很奇怪?

沐凝忍不住回眸瞅了瞅容楚那張黑沉的俊臉,她也見過容楚與府中其他夫人們見面時的景.

容大爺面對那些美人,雖然也沒多熱,但從來都是和煦淡然,還從沒像今日這般直接開口讓人滾的!

看來,他和這緋夫人之間的關系很不簡單!

"咦,美人,你怎麼也在這?"緋夫人腰扭了半天,突然從帕子一角露出半邊眼睛,像是才發現沐凝也在,非常驚詫地叫道.

沐凝眼角又是猛地一抽,她這麼大一個人坐在容楚懷里,這緋夫人明明早就看到她了!

還在這裝模作樣……

但沐凝也沒表現出不悅,而是揮了揮手,扯開嘴角,算是打過招呼了.

"你們認識?"容楚卻是猛然擰緊了劍眉,他放在沐凝腰上的大手也悄悄收緊.

"是呀是呀!昨天幸虧了美人,要不然人家就要被人打死了啦!"緋夫人露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翹著蘭花指,撚著帕子一角擦眼睛.

一邊擦眼睛,她還一邊透過帕子用眼睛偷瞄容楚喝沐凝.

沐凝已經對這位緋夫人誇張的表演無話可了,她看了看四周,忍不住道,"能不能先進去再?"

雖然這是王府大門前,行人極少,但畢竟也是在大街上,周圍已經有三三兩兩的人駐足看過來.

"好呀好呀!"緋夫人聞,頓時眼淚一收,扭著腰就朝沐凝走過來了,笑嘻嘻道,"美人,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瞧你這臉色白的,王爺腿腳又不變,來,還是我來攙你走吧!"

著,她伸手就要抓沐凝的胳膊.

"用不著!"沐凝還沒話呢,容楚倒是先開口了,而且他聲音里還染著濃濃的防備.

只見他袍一卷,立馬將沐凝兜頭罩住,往懷里一帶,然後抱緊,整個就是一個占有的姿勢.

"哎呀,我王爺,你怎麼這麼氣,人家也是看你腿腳不方便,別摔著了美人,才想幫忙的嘛!"緋夫人這下不干了,她氣哼哼地一個白眼就翻了過來.

"走!"容楚卻已經下了命令,對緋夫人完全無視.

溥公公和葉冰在他身後,一直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地不發一,顯然是早已見怪不怪.

一聽到容楚命令,葉冰立即推著容楚的輪椅往前走.

"等一下!"沐凝聲音悶悶響起,她三兩下撥開容楚的手,一推他,然後起身站起,"我自己走!"

"不准!"容楚心好像很差,他伸手就去拉沐凝.

沐凝卻是一個輕巧的閃身避開了,容楚的手就這麼僵在了半空中.

"美人,我來扶你!"緋夫人見沐凝不讓容楚碰,頓時兩眼發亮地走過來.

"不用!"沐凝不動聲色地往後退了兩步,一臉戒備地拉開了和緋夫人之間的距離.

"青雪,還愣著干什麼?"沐凝轉眸,輕聲道.

"是,姐!"青雪聽聞王爺要回來,所以一早就來門前候著了.

只是方才她見自家姐一下馬車就坐到王爺懷里,一時沒弄清楚狀況,所以不敢貿然上前.

"姐,你的臉怎麼這麼白?手怎麼也傷了?"青雪看到沐凝虛弱的模樣,難掩擔憂問道.

她就不明白了,姐是被王爺派人接走的,應該很安全才對,怎麼才短短的*時間,姐竟然傷成這樣?

"沒事,回去再!"沐凝現在急著要離開這里.

因為就在剛剛,她突然感覺心頭像是針紮似的疼.

她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所以心好慌,也好亂.

沐凝沒有回頭,她咬著牙努力挺直了脊背,不想讓人看出她的虛弱.

直到那一道纖細身影消失,容楚的眉頭始終沒有松開.

因為就在方才,他忽然感覺她剛剛願意靠近他的心又漸漸遠離……

"王爺,你看到人家回來,都不高興的嗎?"緋夫人見容楚眼神自始至終沒有落在她臉上,立即不悅地哼哼起來.

"滾!"容楚從牙縫里迸出這個字,眼神冰冷如刀.

"嚶嚶嚶,王爺你好狠的心!"緋夫人頓時捧著那張美豔如花的臉哭得梨花帶雨.

然而容楚卻看都不看她一眼,徑直進了王府.

"討厭啦!王爺你死相,這麼快就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人家好苦的命啊!"緋夫人連忙跟上容楚.

只見她一邊甩著帕子嚶嚶哭泣著,數落容楚這個負心漢,一邊還優雅地沖沿途看到容楚後行禮的下人侍衛們點頭致意.

好像她才是這王府的女主人一般.

容楚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當他進了紫月軒,他俊顏已然黑得幾乎能滴出墨汁來了.

緋夫人也想跟進紫月軒,但紫月軒的大門卻在她面前"砰"一聲猛地關上.

"呀!我漂亮高蜓美麗無雙的鼻子!"緋夫人在門外頓時一聲慘嚎.

另一邊,沐凝回了辰景閣後,青雪便扶了她去*上休息.

此時她半臥在錦靠上,墨色長發流水般散落,一張巴掌大的臉慘白毫無血色,連向來潤的粉唇都褪去了色彩.

"姐,到底是怎麼了?"青雪給沐凝重新上藥包紮左手掌心的傷口.

當她看到那一道觸目驚心,幾乎貫穿了整個掌心的傷口時,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沒什麼!"沐凝如今只覺得累,好累,累得她都沒力氣開口話.

她微閉著眼眸,手心的傷口上藥時又狠狠地痛了起來,但她也只是淡淡蹙了眉心.

"好,我去給姐熬湯!"青雪也看出來沐凝這模樣十分虛弱,倒像是失血過多引起的,她也不敢多問,于是在包紮好以後,就起身退了出去.

當屋里只剩沐凝一人,方才還好像昏昏欲睡的她突然睜開了雙眸.

而且她眸中也並無半點疲累之色,反而染了濃到化不開的郁結與愁緒.

"王妃,喝藥了!"林嬤嬤端著藥盞推門走進,沐凝還沒回來時,她就已經收到容楚派人從帝陵送來的口信,所以藥湯也是一早就熬著的.

沐凝並未推辭,不管她要做什麼決定,都得有好的身體.

如今她這模樣,就算想逃,也沒本事!

"嬤嬤,那緋夫人究竟是誰啊?"喝完了藥,沐凝接過林嬤嬤遞來的果盤,含了一顆梅干在口中,她狀似不經意地問道.

林嬤嬤猶豫了下,還是回答道,"回稟王妃,緋夫人是王爺的側妃,進府已有七年了!"

完,林嬤嬤心看著沐凝臉色,她原以為沐凝會生氣,至少也會不屑地冷哼,因為在這王府後院里,不管哪個女人看到風華絕代的緋夫人時都是這樣的表.

然而林嬤嬤卻見沐凝竟然連眉頭都沒蹙一下,只是點點頭,一副漠不關心的模樣.

"王妃,王爺和緋夫人其實……"林嬤嬤皺了皺眉,似乎想什麼,但她隨即又好像意識到有些話不該由她來.

最終,林嬤嬤只是歎了一聲,"奴婢告退!"

沐凝點頭,什麼也沒,閉目靠在了繡著大鴛鴦的錦靠上.

沒過一會,青雪敲門進來了,她一臉的愁緒,"姐,土豪大人不知道怎麼了,它好像是在打包行李."

"打包行李?"沐凝睜開眼睛,挑了挑黛眉,她示意青雪扶她起來,"去瞧瞧."

土豪大人的臥室就在沐凝臥室的旁邊,里面有它專用的家具櫃子.

此時,當沐凝站在窗口往里看,她便見一只光著膀子,只穿著個三角褲褲的肥狐狸將所有的衣服玩具吃的東西都一股腦地拖到一塊藍色的布上.

然後對折再對折,打個漂亮的蝴蝶結.

最後肥狐狸抖了抖大耳朵,"吭嗤"一聲,將那足足比它個頭大了兩個的包袱往肩上一扛,晃晃悠悠朝門外走.

或許是因為包袱太重,壓得狐狸腰都彎了,所以它並沒看到窗外有人.

"跟上去看看!"沐凝也很好奇土豪大人這貨究竟是在玩什麼,看模樣,好像是要離家出走?

她也不出聲,讓青雪扶著她,就這麼悄悄跟在土豪大人身後.

這一跟蹤,沐凝便跟著土豪大人來到了花園里,遠遠的,她只見土豪大人將包袱往地上一放,然後癱在地上大喘氣.

過了半晌,土豪大人又勉力爬了起來,接著便將它碩大的包袱往一個假山石洞里推.

沐凝一挑黛眉,這貨難道是在藏寶貝?

"喂!"沐凝現身,冷不丁一聲叫著.

"吱吱吱!"土豪大人頓時受驚過度,猛地躥了起來.

但它此時是在山洞里,所以這一跳起來,頓時"砰"一下,腦袋撞在了石壁上.

土豪大人立即眼冒金星,站在原地搖啊搖,大腦袋上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起了個大包.

"你到底在干啥?"沐凝一把抓住某大人,將它給揪了出來.

青雪也拖出那藍布包袱,而且她們這一看,才發現這的石洞里竟然已經塞了不少東西,全都是土豪大人的家當.

感這貨還真是要離家出走了!

"吱吱吱吱吱吱!"土豪大人剛緩過神來,一見沐凝在旁邊,立馬傲嬌地扭頭,還從鼻子里噴出一道氣來,"哼!"

"你在生氣?誰得罪你了?"沐凝問道.

"吱!"土豪大人立刻伸出爪子指著沐凝.

"我?"沐凝郁悶了,她什麼時候得罪過這只狐狸啊?

"吱吱吱吱吱!"土豪大人見沐凝還不知道哪里做錯了,頓時悲從心起,比著爪子,扭著腰開始指責她的忘恩負義,對大人不理不問.

沐凝總算是明白了,感是她昨夜在土豪大人負氣離開的時候沒追出去安慰,所以傷害大人幼的心靈了?

"好好好,是我錯了,你主子也是王八蛋,土豪乖,別生氣,等過幾天,我再給你設計幾套衣服,給你做一套超人服怎麼樣?"沐凝趕緊承認錯誤,順便也將容楚給罵了,然後承諾要給土豪大人做衣服.

土豪大人聞綠眼睛頓時一亮,"吱吱吱!"

它比劃了一下,沐凝看懂了,重重一點頭,"嗯,不是超人,是超狐狸!好,兩件!再給你做一件鋼鐵狐狸俠的!"

土豪大人這才滿意地點點頭,眉開眼笑地抱著沐凝胳膊,親昵地蹭蹭蹭.

"好了,現在能跟我回去了吧?"沐凝抱著土豪大人准備起身.

但她剛站起來,突然感覺眼前一黑,腦袋里猛然像是有什麼"轟"一聲爆炸了,眼前一陣金星亂轉.

沐凝頓時悶哼一聲,雙腳再也站不穩,身子也往後倒去.

"姐!"青雪一個箭步沖過去,想要去扶沐凝.

然而青雪的動作卻快不過另一個人的,還沒待她伸手夠到沐凝,已經有人一把抱住了沐凝,一個旋身,將她帶到一旁的大樹下.

"吱吱!"土豪大人猛地尖聲大叫,它一蹬後腿,頓時一個前空翻轉體一百八十度,踢後腿,一臉凶悍地朝那人立射而去.

那人抱著沐凝,沒注意到土豪大人竟在此時發起攻擊,她剛來得及扭頭,那張美豔無雙的右臉就被某大人的無影後爪踢到.

"我去——"緋夫人大喝一聲,險險扭頭,差一點就被撓花了臉.

"哎喲,狐狸,你怎麼這麼沒禮貌!"緋夫人見土豪大人竟然准備再發起攻擊,連忙一退三尺.

"吱吱吱!"土豪大人霸氣地一指緋夫人懷里的少女,凶狠地威脅緋夫人.

"好了好了!人家不也是擔心美人的嘛!"緋夫人戀戀不舍地看了又看懷里少女,然後才將還處在暈眩中的沐凝交給了青雪.

"哼!"土豪大人一撇臉,完全就是一副不齒的表.

"姐,你怎樣?"青雪擔心地扶沐凝在一旁假山坐下.

"我剛給美人把了脈,美人是失血過多,才會導致身體虛弱至此!"緋夫人屁顛顛跟了過來,蹲在沐凝身邊.

土豪大人"咚咚咚"走過來,大屁屁一擠,將緋夫人擠到了一旁,完全就是一副誓死捍衛主權的架勢.

緋夫人也不以為意——土豪大人才巴掌那麼大,它能占多大的位置啊?

"美人,你快告訴人家,到底是誰這麼無恥,竟然差點就吸干了你身上的血!這樣的人渣,我去替你誅了他!"緋夫人一臉的義憤填膺.

"那就多謝了!"沐凝臉色慘白,漆黑眼眸看了看眼前這個外貌明豔的像朵牡丹的女子,扯了扯蒼白的唇角.

"不謝不謝!"緋夫人連忙擺手,笑得非常謙虛.

"青雪,我們走!"沐凝漸漸緩過一口氣來,她想要離開這里,太陽很大,曬得她頭昏.

"哎,等等,我有禮物送給你!"緋夫人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從子里掏啊掏,掏出一個布包,遞給沐凝.

沐凝挑眉,她原本不想要,她和容楚這個側妃不熟,誰知道這緋夫人是個什麼來頭?

但沐凝剛想不要,一抬頭,她看著緋夫人兩眼發亮,一臉殷殷期盼的模樣,活像是接到了飛盤,等著主人誇獎的狗狗.

沐凝拒絕的話忽然怎麼也不出口.

她只得接過那布包,一上手,她就知道,這布包沒毒.

但當沐凝打開布包,看到里面那支式樣精巧的薔薇花簪子,她不由立即挑高了黛眉.

"怎麼樣?好看嗎?你喜不喜歡?"緋夫人急哄哄問道.

"吱吱吱!"丑死了丑死了!土豪大人在一旁不遺余力地貶低這支簪子.

式樣太簡單,材料也差,幾文錢就能買到的東西,實在配不上阿凝的身份!

但無奈這里沒人能聽懂大人的狐狸語,所以即使土豪大人噴的口干舌燥,爪子直跺,也沒人理它.

"這是你昨天買的那支?"沐凝抬眸看著緋夫人亮如晨星的眼睛,問道.

"是啊是啊!我一眼就看中這支,覺得一定很配美人你!"緋夫人喜滋滋道,"來,我來給你戴上!"

罷,緋夫人異常利索地拿起那根簪子給沐凝插進發髻里.

沐凝眼尾一挑,也沒出聲拒絕.

倒是不遠處響起一陣車輪軋在石子路上的轆轆聲,接著,一道仿若石上清泉般的聲音響起,"軒轅緋,離本王的王妃遠一點!"

"哎呀,王爺你來了啊!真是好巧啊,人家來花園散步,又碰到王妃,又碰到王爺,真是緣分啦!"緋夫人一看到容楚過來,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她一把就攬住沐凝肩頭.

上篇:162 錯失機會     下篇:164 王爺,做人要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