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64 王爺,做人要厚道  
   
164 王爺,做人要厚道

沐凝只覺一股異香撲鼻而來,馥郁芬芳,帶著一絲海水的味道,是她從沒聞過的香氣.

然而還不待沐凝細細分辨,她突然就感覺身體無法動彈,全身倏然變得僵硬.

沐凝心中頓時突地一跳.

不過,她並沒有感覺到殺氣,所以也並沒有覺得害怕,沐凝決定靜觀其變.

她想知道,這個軒轅緋究竟想做什麼!

彼時,花園內,假山旁.

只見一身大繡牡丹裙的高挑明豔女子一手攬住眼神清冷,容貌卻平凡的嬌少女,另一只手則是沖著容楚揮啊揮,笑嘻嘻得好像真是一副相見甚歡的模樣.

如果光看這幅畫面,還真是美得幾可入畫.

可是也就在這一瞬,容楚的臉色驀然一變,流光溢彩的鳳眸瞬間沉若深淵.

他死死盯著軒轅緋放在沐凝肩上的那只手,周身刹那噴薄出極度寒冷的氣息,仿若冰河倒流.

"葉冰!"容楚一瞬冷聲下令,"殺了她!"

"是,王爺!"葉冰話音未落,已然出手.

葉冰使劍,那劍氣繚繞,如長虹萬丈,瞬間攻向軒轅緋.

"我r,王爺你怎麼這麼狠心,嚶嚶嚶!人家怕死了啦!"軒轅緋臉色未變,還在那作出弱不禁風的模樣,但她眼神卻已然透著戒備.

不過好在軒轅緋還算有品,沒用沐凝去擋葉冰的劍,而是一旋身,整個人如同一朵色的云,飄然而起.

軒轅緋的手一離開沐凝肩膀,沐凝立刻感覺方才禁錮她的那股力量陡然消失.

"姐!"青雪立即沖了過去.

從軒轅緋摟住沐凝肩頭,到容楚冷聲下令誅殺軒轅緋不過就是眨眼之間.

青雪剛剛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吱吱吱!"土豪大人亦是跳上沐凝肩頭,伸爪子在她剛剛被軒轅緋摟過的香肩處拍啊拍,拂啊拂.

就好像那里沾著什麼好髒的東西.

土豪大人甚至還猥瑣地往爪子里呸了口唾沫,試圖將軒轅緋留在沐凝身上的香氣全都給驅走.

但沐凝哪會允許土豪大人這麼干?

某大人可是沒有刷牙習慣的,口氣那麼重的家伙,如果被它的唾沫弄到衣服上,想想就惡心!

于是沐凝一閃身就避開了,還一臉嫌棄地伸手撥開了土豪大人,"髒死了,一邊去!"

沐凝此時一扭頭,便見容楚已到了她身邊,她趕走某大人的時候,他正好伸手過來,一把就攬住了她纖腰,又將她帶進了懷里.

他仍然坐在輪椅上,已經換了一身衣服,淺色的常服,臉色雖有些蒼白,卻更襯得他豐神如玉,卓爾不凡.

尤其是那對漆黑如琉璃的鳳眸,陽光透過樹的縫隙灑落,他眸中一霎有金芒流轉.

"放開!"但沐凝卻迅速移開了眼神,她看著他放在她腰上的手,冷聲道.

"葉冰不會傷到你,軒轅緋也不會!"容楚劍眉一蹙,罕見的,他竟向沐凝解釋起來.

沐凝卻只是咬了咬唇,垂了眸沒有話.

因為她忽然覺得這一刻她和容楚的關系好生奇怪.

他為什麼要向她解釋?

而且他又怎麼會知道她是在生氣他不顧她性命安全,妄自下令葉冰誅殺正與她緊挨著的軒轅緋?

剛剛那一刻,她確實是在生氣!

劍上無眼,容楚命葉冰殺軒轅緋,誰又能保證軒轅緋就真的不會拿她去擋劍?

所以沐凝真的很生氣,氣容楚的過河拆橋,得到她的血了,就不管她性命!

容楚見沐凝方才還僵硬的身體軟了一點,心里不由也是一松.

這笨鳥就是這點好,心思單純,什麼都寫在臉上!

而且她就算生氣,也是來得快去得也快,只要及時解釋清楚就行!

方才他還真怕她會誤解!

他是絕對不可能做任何會給她帶來危險的事的!

不過,也就是片刻之間,沐凝還是扭了扭腰,從容楚懷里掙脫了.

然後一扭頭,她一臉嚴肅道,"放規矩點!我們好像還沒熟到這種可以隨意摟摟抱抱的程度!"

馨香離懷,容楚心中悵然,他還沒抱夠呢!

容楚幾不可聞地輕歎一聲,爾後微笑問道,"那我們要熟到什麼程度才可以隨意摟摟抱抱?"

"……"沐凝斜了容楚一眼,決定不理這個大銀蟲.

真是她什麼話,都能被他曲解!

這貨腦子里不知道每天都在想些什麼!

這邊容楚和沐凝"你儂我儂",另一邊軒轅緋卻被葉冰追著滿花園地跑,她一邊跑還一邊大聲嚷嚷,

"喂,王爺,王爺,人家知錯了啦,你快叫這個大冰塊住手了啦!人家快要扛不住了啦!"

沐凝從容楚懷里起身,這才注意到葉冰與軒轅緋顯然已經交手不下百余回合,雖然軒轅緋叫得很慘,但她臉上可半點都看不出快要扛不住的表.

葉冰劍術高明,內力雄厚,但輕功卻不如軒轅緋.

軒轅緋打不過就跑,她反而更像一只快樂的色鳥,引得葉冰滿園子的追殺她,而她則樂此不疲.

"葉冰,斷她後路,劃花她那張惹人厭的臉!"容楚見葉冰明明占了上風,卻始終追不到軒轅緋,他臉色一瞬沉如海,出的話更是冷如冰鋒.

"嗷嗷嗷,王爺不帶你這麼狠毒的!人家這麼漂亮大方美麗無雙優雅端莊人見人愛,你帶出去多有面子,你怎麼可以這樣對人家?!"

軒轅緋一聽容楚竟然要葉冰毀她美麗的臉蛋,頓時一蹦三尺高,捧著臉就朝容楚這邊撲了過來.

但青龍衛怎可能讓她近容楚的身?

一瞬間,容楚身周就出現了十多道青色身影,強大的威壓勃發,軒轅緋剛撲過來,就被那如有實形的壓力給彈了回去,一下子摔倒在地.

葉冰也剛好趕到,一劍就指向軒轅緋漂亮的臉蛋.

"吱吱吱吱吱!"土豪大人見軒轅緋被打倒,頓時興奮地蹦到她身上,使勁踩啊踩,跳啊跳,完全將她當成了人肉彈*.

"嚶嚶嚶,美人,看在那根簪子的份上!"軒轅緋立即一改方才引得葉冰滿園子追殺她時的囂張,那對漂亮的杏眼可憐兮兮朝沐凝瞥過去,"救命!"

土豪大人正在這個時候,大屁屁一撅,對著軒轅緋的嘴巴就放了個響屁.

"啊噗噗呸!"軒轅緋眼白一翻,差點直接被土豪大人這個無敵臭屁給熏暈過去.

沐凝在一旁看得直皺眉頭,她回眸看著一臉肅殺表的容楚,"緋夫人不是你的側妃嗎?你怎麼這樣對她?"

"美人,叫人家緋就好了啦!"軒轅緋沖沐凝拋了個媚眼,然後也正色對容楚,"就是,哪有王爺你這樣對側妃的!太殘忍了!"

"剛剛不是你在本王狠毒嗎?"容楚一眯鳳眸,"本王今天若是不弄花你這張臉,豈不是對不起你這麼誇贊本王?"

"王爺,人家沒,你聽錯了!"軒轅緋連忙否認.

此時她躺在地上,發髻亂了,頭上的釵環早就不知道掉哪去了,一身端莊豔麗的大衣裙也染了塵土,身上還蹲著一只猥瑣的肥狐狸.

看起來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偏偏她面上表卻仍然嫵媚無雙,不時就要沖容楚或是沐凝拋過去一個媚眼.

"哦?是麼?那看來本王之前聽到有人要誅殺本王……"容楚笑吟吟地道.

彼時,他右手轉動著左手食指關節處,仿若漫不經心.

但軒轅緋卻盯著容楚的手,她眼中第一次露出了驚恐神,"那絕對以及肯定是王爺聽錯了啦!"

她目光閃躲,心道.

別人或許不知道,但軒轅緋可是很清楚,容楚一旦轉動他左手食指,那就是真的動了殺機.

他竟然對她動了殺機?

就因為她摟了那美人肩膀一下?

軒轅緋忽然感覺頭頂轟隆隆有雷劈下,她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那側妃的意思是本王年紀大了,耳背咯?"容楚唇角的笑容越來越深,他的手也握住了輪椅的扶手.

"沒有!絕對沒有!王爺正當盛年,風華無雙豔壓天下,怎麼可能會耳背!?"軒轅緋斬釘截鐵道,她現在真的想咬掉自己舌頭啊.

她哪知道美人的血是被容大王爺吸的啊,她也只是順口一罷了,沒想到卻被容楚這只狐狸給記住了!

這下完了!

然而這邊軒轅緋恐懼得都快哭了,容楚也是一臉莫測高深的神,看在沐凝眼里,卻讓她覺得這兩人分明就是在打!!罵!俏!

"你們繼續!我先走了!"沐凝冷著臉,平靜地開口.

罷,沐凝也不要青雪攙扶,她誰也不看,真的就轉過身一臉平靜地走了.

青雪立刻跟了上去,土豪大人也連忙追了過去,在離開前,它又多踩了軒轅緋那張美豔如花的臉蛋幾腳!

但容楚卻在看到沐凝那一瞬變得清冷的明麗雙眸時,他英挺的眉心不由微微蹙起.

沐凝一離開,軒轅緋幾乎是痛哭流涕爬到容楚腳邊,"王爺,饒了人家這一次吧!"

"你不是滾回東海了麼?又回來干什麼?"容楚也一改方才春風和煦的模樣,眸光一霎狠戾,輪椅迅速後撤,不讓軒轅緋碰到.

"人家,人家舍不得王爺嘛……"軒轅緋撲了個空,于是風萬種地坐在地上,揪著子,忸怩地瞥容楚一眼,然後又瞥一眼.

那眼波兒媚得幾乎能滴出水來,果真就是一副被容楚迷倒,舍不得他的模樣.

"葉冰,剁了她的手,劃爛她的臉!"容楚嫌惡地別開臉,冷聲道,"再給本王挖了那對討人厭的眼睛!"

"是大哥讓我回來的他最近江湖上有人一直在打探王爺和飛鳳樓的關系恐怕有人要對王爺不利南疆那邊也一直盯著王府還有五國爭霸賽即將開始大哥收到消息承天門將代表北金參賽所以大哥要我回來幫王爺!"

軒轅緋立刻一改方才那嫵媚無雙迷死人的模樣,一臉嚴肅,氣都不帶喘一下的,一口氣就完了.

"承天門?"容楚聞聽此,立即挑高劍眉,他對其他的信息並不感興趣,卻語氣急迫追問了一句,"軒轅斐從哪聽承天門將代表北金參賽?"

"可靠消息來源!"軒轅緋重重一點頭,歪著的發髻也跟著搭到了她滿是土豪大人爪印的臉上,看起來好不滑稽.

容楚劍眉倏然擰緊,鳳眸微微眯緊,他眼神森冷看向軒轅緋,一揮手.

葉冰放開軒轅緋.

軒轅緋立馬狂奔到一旁的水池邊,開始瘋狂地整理發髻和衣裙.

"本王警告你,如果再敢碰她,就算軒轅斐在這,也救不了你!"容楚冷聲道,他的聲音比寒冰還要冷.

"安啦安啦!"軒轅緋卻頭也沒回,滿不在乎地擺擺手,"同為女人,我能把她怎樣嘛!"

"你也算是女人?"容楚毫不客氣地打擊軒轅緋.

"王爺,做人要厚道!"軒轅緋怒而回頭,做出一副撕衣服的架勢,"要不要人家證明給你看!"

"走!"容楚卻已然命令葉冰推了輪椅離開,一個眼神都吝嗇給軒轅緋.

"王爺,你這個狠心漢子,人家好歹也跟了你七年了,你就是這麼對人家的啊,蒼天啦!"軒轅緋見美貌無雙的自己竟然就這麼被狠狠無視,頓時伏地大哭起來.

"砰!"軒轅緋剛趴到地上,屁屁上就挨了一下.

軒轅緋立即蹦了起來,一改方才那嬌弱模樣,一臉凶悍大罵道,"誰他麼在暗算老子?!"

可是周圍除了風吹樹葉的沙沙聲,連個鬼影都不見.

軒轅緋猶疑地朝四周看著,但緊接著又是"砰"一下,她大腿上也挨了一下,這回她可是看清楚了,打到她的,是一個石子.

"吱吱!"樹縫間有可疑的聲音響過.

"臭狐狸,是不是你子?你竟然用老子給你做的彈弓打老子?"軒轅緋大怒,捂著屁屁和大腿就沖了過去,可是樹上除了幾只被她驚飛的鳥,哪有什麼狐狸?

四周再次恢複了安靜.

辰景閣.

沐凝一回來就往*上一躺,真沒想到,她昨夜隨口胡扯的一句貧血,還真成了現實.

現在她估計自己肯定是重度貧血了,才走這麼幾步路,已經眼冒金星,氣喘籲籲,腦殼都像是要炸開了.

她覺得自己這身體沒個十天半月,肯定好不了.

"吱吱吱!"沐凝躺在那兒想睡睡不著,腦子里亂成了一團麻,土豪大人鬼鬼祟祟就進來了.

不過土豪大人兩只前爪背在身後,遮遮掩掩也不知道藏著什麼東西,它趁沐凝不注意,悄悄將它爪子里的東西塞到了*下邊.

沐凝眼尖,一下子就看到那竟然是只微型彈弓,她不由挑了挑黛眉.

這狐狸都快成精了,連彈弓都會用!

改明兒真要查查它那箱子,不定里面刀劍斧鉞都全了.

白露帶了兩個丫鬟去了花園,將土豪大人那個臨時狐狸洞里的家當都給搬了回來.

"姐,喝湯!"青雪端了湯盅進來,是補血益氣的湯.

沐凝喝完就出了一身的汗.

土豪大人也跟著喝,今天天氣熱,土豪大人也就光穿著個三角褲褲,光著膀子.

它搖著短尾巴,呼嚕嚕喝湯的樣子著實萌呆,看得那幾個正在給它整理家當的丫鬟一個個都兩眼冒心.

沐凝卻是搖頭,這些丫鬟是沒見過某大人發飆時的模樣!

"青雪,你過來!"

沐凝見那幾個丫鬟都出去了,土豪大人正在專心喝湯,于是她招手喚青雪,附在她耳邊輕聲道,"你一會去飛鳳樓一趟,問問簡牧塵怎麼樣了."

沐凝剛提到簡牧塵,土豪大人那兩只又長又闊的大耳朵"唰"的一下就豎起來了.

雖然簡牧塵無,但沐凝覺得自己不能不義.

她既然知道簡牧塵與容楚一樣都需要她的血解毒,那麼她就無法眼睜睜地坐視不理.

"是,姐!"青雪領命出去了.

土豪大人裝模作樣又喝了一會湯,其實眼珠子早就轉了半天,它在琢磨要找什麼借口去跟主子稟報這個消息.

好在沐凝現在身體虛弱,沒一會就睡著了.

土豪大人頓時踮起爪子,悄悄退了出去,一出門,某大人立即像只離弦的箭一般飛射而去.

屋子里,沐凝睜開眼睛,黑瑪瑙一般的明澈眼眸里似是蘊了一層霧氣.

紫月軒.

容楚正在批閱奏折,他每個月的月圓之夜都要毒發一次,所以第二日向來都是不上朝的.

門"吱呀"一聲開了,一只穿三角褲,光膀子的狐狸躥了進來.

土豪大人幾乎是口沫橫飛,向容楚稟報了剛剛才探聽來的消息.

"笨鳥打算去飛鳳樓?"容楚聞一挑劍眉,鳳眸里立刻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暗芒.

"吱吱!"土豪大人齜著大板牙猛點大腦袋.

"回去!"容楚伸出長指,摸了摸土豪大人的腦門,嘴唇一動,也不知道他了什麼,土豪大人蹙起眉頭,顯然沒聽明白.

"你什麼都不用做,守著她就行!"容楚淡聲道.

"吱!"土豪大人應了一聲,正准備出門,突然它撓撓頭,又扭頭"吱吱吱"了一陣,似乎是在告訴容楚什麼事.

容楚聞臉色猛然一變,手中朱筆都被他捏斷了,"你昨日破了迷尚幻境的是一個姓秦的人?"

"吱吱吱!"土豪大人點點大腦袋,而且那個人它看了很熟悉,總覺得好像在哪見過.

容楚薄唇一瞬抿緊,鳳眸里亦是流露出沉重色彩.

"今晚跟我出去一趟!"良久,他方才道.

如果是他來了,為何至今都不來見他?

不,事不可能那麼巧!

這個姓秦的,應當不是他!

上篇:163 側妃回府     下篇:165 誤會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