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66 背叛的感覺  
   
166 背叛的感覺

軒轅緋並沒看到沐凝進來,她一跤摔倒,剛剛好撲在容楚腳邊,嘴巴也磕在桌腿上.

"咚"的一聲,疼得她那叫一個眼冒金星撕心裂肺.

軒轅緋忍不住就斜了容楚一眼,嬌嗔著抱怨道,"王爺,你這東西咋這麼硬啊,硌得人家牙都要掉了啦!"

但這一幕看在沐凝眼里,卻是軒轅緋正從容楚腳邊爬起來,然後在巨大的黃花梨書桌旁露出一顆腦袋.

再加上軒轅緋那含羞帶嗔的抱怨,好硬的東西,牙都要硌掉了……

沐凝頓時感覺全身的汗毛都在往外散著涼氣.

如果她還猜不出剛剛發生了什麼,那她簡直就白看這麼多年的電視了!

"sorry!你們繼續!"只是一眼,沐凝立馬轉身就走,她才不要留下來當電燈泡打攪容大爺的好事!

"站住!"容楚一看沐凝這瞬間變綠的臉色,心中頓知不好.

他想去追,但又礙于此時他不能輕易動彈,只能猛地一拍桌子,打算叫停沐凝的腳步.

然而沐凝哪會理容楚,況且容楚這一發火,也更加讓沐凝堅信他是好事被撞破,所以惱羞成怒了!

沐凝忍不住在心里痛罵起容楚來:妖孽,絕對是妖孽,而且是口味忒重的妖孽!

溥公公還在場呢,他竟然就要求軒轅緋為他服務!

就這麼急不可耐嗎?!

而且軒轅緋還是易裝成男人的模樣!

瞧那副清秀佳公子的模樣,還是穿著他容大爺的衣服!

這也讓沐凝更加相信,容楚果然就是個基!佬!

尼瑪她昨夜還差點被這不要臉的妖孽給親了,現在想想,還真是他麼的惡心!

倒不是沐凝歧視男人喜歡男人的,而是她一想到自己是被形婚的,頓時就感覺渾身汗毛都炸了.

沐凝越想越生氣,只見她"砰"的一下打開門,越走越快,活像身後有鬼在追.

"王妃……"葉冰見沐凝剛進去就出來了,而且臉色難看,他很是莫名其妙地撓撓頭.

沐凝一走,軒轅緋也反應過來了,她摸了摸撞腫的嘴巴,口齒不清地問道,"王爺,美人怎麼才來就走了?"

容楚氣得指著軒轅緋就罵,"你他麼的就是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王八蛋!"

軒轅緋這下不干了,頓時一挺胸,叉腰怒道,"王爺,人家哪里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了?要不是人家,你今晚還能出去逍遙快活?"

"你給我滾!"容楚怒極,"別讓本王再看到你!"

"哼,滾就滾!人家還不樂意見你呢!"軒轅緋鼻孔朝天,非常高貴冷豔地冷哼一聲,果然扭腰就走.

"緋夫人,等一等!"溥公公從看到容楚從密道進來,到軒轅緋摔倒,再到沐凝進門撞見軒轅緋從容楚腳邊爬起來這一系列巧到不能再巧的事,他那張嘴就沒閉上過.

此時見軒轅緋扭著腰要走,溥公公連忙一托下巴,叫道,"脫了王爺的衣服再走!"

軒轅緋聞更加怒了,"老子雖不是家財萬貫,但也潔身自好,難道還稀罕偷這身破衣服?!"

罷,她怒氣沖沖拔下頭上的金冠就扔在地上,然後狠狠一撕衣服.

溥公公忍不住都要翻白眼了,這都哪跟哪啊?!

他要軒轅緋脫衣服,是因為這衣服是王爺的,她就這麼正大光明地穿出去,豈不是惹人懷疑嗎?

可是軒轅緋卻不管這些,她一動不動坐了一晚上,正愁沒機會活動筋骨呢.

脫了衣服她還不解氣,又狠狠在衣服上踩啊踩.

容楚與在他衣襟里剛睡醒溜出來透氣的土豪大人不由同時露出鄙夷神色.

然而也就在此時,書房的門又被推開了.

"王妃!"溥公公正站在門前,門一開,他就扭頭看來,一看到去而複返的沐凝,他頓時大驚失色.

容楚一看到沐凝進來,從來都是淡定從容的臉色也猛地變了.

他看看眼神詭異的沐凝,又瞅瞅脫得只剩一件衣的軒轅緋,頓時一扶額頭,俊臉都黑了.

"吱吱吱!"只有土豪大人興奮地一躥而起,動作麻溜地爬上沐凝肩頭蹲著,大耳朵一抖,親昵地蹭了蹭沐凝臉蛋.

一晚上沒見阿凝,大人它還真是想念阿凝呢!

尤其是有軒轅緋那個白癡做對比,大人它就更覺得阿凝實在是聰明可愛的很啦!

軒轅緋剛發泄完,此時臉色潤,長發披散,一對大大的杏眼由于怒氣洗刷,愈發得晶亮.

"咦,美人,你回來了?"她看到沐凝進來,竟然十分自然地攏了攏頭發,然後風擺楊柳一般扭過去,就要挽沐凝胳膊,一副熟到不能再熟的模樣.

沐凝不動聲色地避開了,她和軒轅緋還沒熟到這種程度.

"吱!"土豪大人則是立馬尾巴一豎,齜著兩顆大門板牙,對軒轅緋作出攻擊姿勢.

好像只要軒轅緋一靠近沐凝,它立刻就會撲上去用它的超級無敵鋼鐵狐狸爪撓花軒轅緋那張臉.

"哎呀,肥狐狸你弄啥咧?嚇死人家了啦!"軒轅緋果然被嚇到,拍著胸口連連瞪眼.

不過,當沐凝看到軒轅緋身上那薄得都能看到里面一抹鮮豔玫粉的紗衣,她瞥一眼軒轅緋已經腫起來的嘴巴,又眯眸看向容楚,唇角不由勾出嘲諷的冷冷笑意,"三番兩次打攪王爺好事,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只是來告訴王爺一聲,明兒個我要回鳳家一趟!好了,就這樣!王爺繼續!"

罷,沐凝再次轉身就走.

"美人,等我,一起走!"軒轅緋挑釁地沖容楚一揚下巴,也跟在沐凝身後扭出去了.

容楚半晌無語.

"王爺,王妃恐怕是誤會您了,奴才看,您還是告訴王妃實吧!"溥公公同地看著臉色黑透的容楚,給他出主意.

哎,他就不明白了,明明就是一母雙胞的兄妹倆,怎麼這個軒轅緋和她大哥軒轅斐比起來,就這麼不靠譜咧!

容楚抬手捏了捏英挺的眉心,他何嘗不想和那只笨鳥解釋清楚?

可是現在時間未到,軒轅緋的身份,目前還不能透露.

而且今晚他從西郊別莊見了秦傲天後,尤其是知曉沐凝竟然是秦傲天救下,也是秦傲天故意送到他身邊來的之後.

容楚總覺得似乎有什麼事已經脫離了他掌握.

此刻,他只覺眼前似乎有一團迷霧,他越想看清楚迷霧里面藏了什麼,那團迷霧便愈發的濃厚幾分.

但是他知道,這團迷霧的玄機應當就在沐凝身上!

可他卻百思不得其解,那只單純到毫無心機的笨鳥又能給他帶來什麼樣的禍端和災難?

溥公公見容楚臉色沉郁,他也不敢多,輕輕掩上門出去了.

片刻後,溥公公複又推門進來,"王爺,王妃明天要回鳳家,要不要多派些人跟著?"

容楚鳳眸掀起,一瞬道,"將本王的青龍衛再撥二十人給她!"

溥公公聞心中暗驚,他當然知道王爺麾下有黑風騎,已經是萬夫莫當,而青龍衛更是從黑風騎里選撥出的菁英,較之黑風騎又更加青出于藍.

王爺的青龍衛總共只有一百三十八人,常駐在帝都的只有三十六人,其余都被王爺分派到各地執行任務.

而且王爺本來就給王妃十人的青龍衛貼身保護,現在竟然又要分過去二十人,那麼王爺身邊豈不是只有六個人了?

但溥公公並不敢違抗容楚的命令,因為他已經看出來,那名貌不驚人的少女在王爺心中的位置早已超越了王爺自己!

"葉冰,讓青魂進來!"容楚沉思半晌,冷聲下令.

片刻間,一名青衣青色面具遮臉的男子悄然進了紫月軒.

"去一趟北金,將這封信交給左相王忠!切記,一定要見到他本人,提醒他,務必心二皇子晁葉鑫!"

容楚將一張完全空白沒寫一個字的紙封在形狀奇異的信封里,交由青龍衛中最擅長隱匿行蹤的青魂.

青魂出去後,溥公公皺眉問道,"王爺,北金二皇子不是與王爺一向交好嗎?大皇子這次死在大乾,二皇子也是背後主謀之一,他還欠著王爺人,難道他這麼快就又要同大乾開戰了?"

"交好?哼,各為其利罷了!"容楚冷笑,眸光陰鷙森涼,"晁葉鑫這個人野心特別大,晁雄燦是他嫡親兄長,他都能毫不留地除掉,不就是沖著那個太子之位?和這樣的人講人?"

"王爺,那,承天門真的會代表北金出戰五國爭霸賽?"溥公公難掩憂慮,這天下間並無幾人知曉容楚與承天門的關系.

就是承天門內部,恐怕除了秦傲天,也只有少數幾人知曉.

但溥公公卻知道就因為這層關系,容楚從出生時開始到如今,曾經遭受過多少非人的磨難!

所以溥公公很清楚,那秦傲天的承天門是多麼恐怖的存在!

容楚並沒有回答,因為連他自己也看不透他的義父——秦傲天究竟要做什麼!

而今晚,他原本也是打算問這個問題的,只是秦傲天一直沒有給他機會問出口.

不過,那答案已經不自明.

沐凝出了紫月軒,便上了轎子,回辰景閣.

雖然辰景閣離紫月軒並不遠,拐個彎就到了,但她現在身體虛弱,走兩步就要喘半天.

所以沐凝干脆就矯一把,出了門就坐轎子.

軒轅緋一直跟在沐凝轎子邊走著,還有一茬沒一茬地亂聊著.

她雖然只穿了輕薄通透的紗衣,但她也不害臊,一把長發散開,也算是遮住了重要部位.

這一路上,軒轅緋從今晚的月亮真圓啊,到地上那有只蛐蛐甚是美貌,那叫一個天南海北地瞎侃.

可是沐凝沒什麼心和軒轅緋聊天,她現在心里亂的很.

不知道為什麼,她看到容楚和軒轅緋亂搞,就覺得一陣氣悶.

好像有種被人背叛的感覺!

心頭就像是有針在紮,痛得無法呼吸.

沐凝捧著頭,不願意也不能再深想下去,因為她的頭又開始隱隱地疼起來了.

"咦,美人,你怎麼不吭聲啊!"軒轅緋半天聽不到回應,于是伸了腦袋到轎子里想看看沐凝在干什麼.

"吱!"

誰知道軒轅緋腦袋剛探進去,就迎面撞上一對碧綠的眼睛,加上兩只碩大的門板牙,以及那強烈的口臭.

"嘔!"軒轅緋被熏得差點連隔夜飯都吐了出來.

這時,辰景閣也到了,青雪扶著沐凝下了轎子,她臉色已經非常難看,雪白,幾乎沒有一點血色.

軒轅緋原本還想跟進去,但她一只腳剛踏進門,就被林嬤嬤攔住了,"緋夫人,王妃要歇息了,您請回吧!"

"美人,這個給你!"軒轅緋也沒反對,只是她三兩步走到沐凝旁邊,突然往沐凝手里塞了個什麼東西,然後一扭腰,走了.

"對了,美人,明天你回娘家,記得叫上人家一起啊!"走了幾步,軒轅緋扭頭,笑嘻嘻道.

沐凝一挑黛眉,無語.

進了辰景閣,沐凝方才低頭查看,軒轅緋給她的竟然是個玉瓶.

然而沐凝還沒打開,土豪大人立即狂奔過來,一把搶過那玉瓶就要扔.

但土豪大人剛將那個玉瓶扔出去,又突然像是只炸了毛的猴子,一個箭步躥過去,又給撿回來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猛地打開那玉瓶,一股沁香的味道頓時四散開來.

土豪大人陶醉般地深吸一口氣,隨即"蹬蹬蹬"走到沐凝身邊,一臉喜色地將那玉瓶遞到她手上.

沐凝莫名其妙地看著這只精分的狐狸,又扔又撿,真不知道它是在搞什麼鬼.

"吱吱吱吱吱!"土豪大人興奮地指著那玉瓶里面血色的藥丸,示意沐凝趕緊服一顆.

"你是這是好藥?"沐凝猶疑問道,她看著那像是被血浸染的藥丸,她倒出一粒在手心,看了半天,都沒看出來是什麼做的.

"吱!"土豪大人一抬沐凝素手,那顆藥一下子就被她吞進了口中.

霎時間,絲絲的暖意沿著她的經脈油走,她失去的元氣與血氣也似乎在慢慢增長.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沐凝的臉色一瞬變得潤,它喜得大板牙都合不上了.

這可是東海的至寶蔓桑煉制出來的極品藥丸啊,傳一粒就可活死人,生白骨呢,如果是傷重之人服用,也是立刻恢複元氣,堪比大還丹的功效啊!

這麼珍貴的藥啊,軒轅緋竟然也舍得拿出來給阿凝,還大手筆的一給就是一瓶.

雖然一瓶里面只有十顆,但懂行的人都知道,這十顆藥的價值可是萬金難求的.

土豪大人突然覺得軒轅緋的面目也沒那麼可憎了.

沐凝服下藥之後,也是立即感覺到身體正在以她能感覺到的速度緩緩複原,她心中暗暗驚歎.

看來她家那本號稱千古傳承的藥毒大典真的並沒有那麼神奇,她光是來這里之後,所遇到的書上從無記載的毒藥就已經不下三種了.

尤其是她剛服下的這種,如果是在後世批量生產,那該賺多少錢啊!

沐凝一邊緩緩調息,一邊胡思亂想.

突然間,她只覺腦後傳來一陣如冰鑿過的刺痛.

上篇:165 誤會大了     下篇:167 李氏之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