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67 李氏之死(一)  
   
167 李氏之死(一)

翌日.

沐凝再次睜眼時,她發現自己從服下那顆藥丸開始,竟然就這樣坐了一整夜.

但是即使坐了一整夜,她此刻卻一點也沒覺得腰酸背痛或者是疲累,身體里反而像是有清泉潺潺流動,從內到外都透著神清氣爽.

而且最讓沐凝驚喜的是,她原本感覺空空蕩蕩的丹田里竟然也有了溫熱的感覺.

她想,一定是這具身體原主的內力要恢複了.

沐凝起身,活動了下筋骨,亦是覺得身子較之以前輕松了許多.

她知道,這一定就是昨晚她服下的那顆色藥丸的功效!

想到這,沐凝連忙走到桌旁拿起那玉瓶,一打開,便有沁香濃郁的香味散發開來.

沐凝雖然不懂醫,但多年研習藥毒,她自然明白這樣堪比大還丹的大補之藥,定然是過猶不及.

所以即使昨晚服下的那顆藥讓她感到神奇,沐凝卻也是不敢貪心,隨便亂吃了.

于是沐凝心地將那玉瓶貼身收好.

這樣的極品補藥,關鍵時候可是能救命的!

此時,青雪在外邊也聽到聲音,敲了敲門,"姐,你醒了嗎?"

"進來!"沐凝轉身坐在妝鏡旁.

青雪服侍沐凝洗漱,白露在一旁整理*鋪,她突然"咦"了一聲,"王妃,*上怎麼有根針?"

沐凝回眸一看,白露手中果真拿著根金針.

像是想起了什麼,沐凝眉頭一蹙,她突然伸手摸向腦後,隨即便是一挑黛眉,嘴角輕輕揚起.

第二根鎖魂針果然已經掉了!

"放下吧!"沐凝並沒有多,只是輕描淡寫扯了個借口那是縫衣服時不心落下的.

白露雖然心中懷疑從不碰針線的王妃怎麼想起來要縫衣服,但她知道主子的事不是她一個奴婢能過問的.

于是也便依放下,繼續整理好*鋪,隨後退了出去.

"姐,"白露一出去,青雪便道,"主人沒回飛鳳樓,隋七主子曾傳信回去,已經動身去中州了."

"去中州?"沐凝訝異問道,"為什麼要去中州?他的蠱毒清了?"

"五年一次的五國爭霸賽就要開始了,主人是受中州王邀請的,具體去做什麼我也不清楚."

青雪一邊幫沐凝梳頭,一邊道,"隋七主子信上並沒提蠱毒的事,但想必應當是沒事了,要不主人也不會千里迢迢趕赴中州的!"

"嗯,沒事就好!"沐凝聞也松了口氣,她對簡牧塵始終還是懷著不一樣的愫,所以即使昨天她因失血過多差點就沒命了,她也決定如果簡牧塵需要,她還是會給他血.

因為她不希望他有事.

不過沐凝現在倒是對這個五國爭霸賽好奇起來,聽這名字就很拉風啊,到時候肯定會有很多高手參賽吧.

沐凝穿戴好,林嬤嬤已經將早膳擺好了,土豪大人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跳上桌子,咕嚕嚕就開始喝粥.

現在天氣漸漸熱了起來,土豪這貨也不願意穿衣服了.

但或許是被沐凝熏陶久了,倒是知道要遮羞.

所以這貨平時出來就光套著它的三角褲褲.

沐凝瞧著土豪這顏色單調的褲褲,琢磨著是不是得弄點花樣出來.

粥還沒喝完,軒轅緋已經到了.

只見她照樣穿著嫣色的牡丹裙,還有那高聳誇張的發髻,五彩的鳳釵,真是要多華麗就有多華麗.

"還好還好,人家還以為趕不及了!"軒轅緋急匆匆奔進來,見沐凝還在喝粥,她這才拍了拍心口,喘了口氣.

要知道,她這一路狂奔過來,又要維持一貫的優雅形象,真是難度很大啊!

"吱吱!"土豪大人見了軒轅緋,竟也罕見地沒有再鄙視或者是攻擊她了,而是埋著頭吱了一聲,算是打過招呼了.

嗯,大人它還是非常恩怨分明的.

軒轅緋這家伙雖然白癡了點,但看在她能拿得出那麼一瓶蔓桑藥丸的份上,大人它就勉為其難理一理這個笨蛋了.

"子衿啊,你剛剛是在和人家打招呼嗎?哎呀,人家真的好高興啊,這麼多年了,你終于願意和人家打招呼了!"軒轅緋見土豪大人頭一次這麼"平易近人",頓時倍感受*若驚.

"子衿?"沐凝放下粥碗,挑眉望向還在埋頭呼嚕嚕喝粥的土豪大人.

"美人,你不知道嗎,狐狸的本名就叫子衿呀!"軒轅緋喜滋滋地解釋道,"還是它自己從詩經上找的呢!"

"吱吱!"土豪大人立即沖著軒轅緋齜牙——閉嘴,你這個白癡!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沐凝眼中掠過笑意,"喲,土豪大人,還真沒想到,您老竟然這麼有文化底蘊呀!"

"吱!"土豪大人趕緊將胖臉埋進粥碗里,大耳朵一抖,褲褲後面露著的尾巴也羞澀地搖了搖.

沐凝忍不住笑了,她心想這貨臉上要是沒毛遮著,肯定是臉了.

"美人,你今天氣色很好呀!"軒轅緋看著沐凝嘴角那一抹笑,眼睛一亮.

"吱吱吱!"土豪大人立即將大腦袋從粥碗里拔出來,然後"蹬蹬蹬"走到沐凝面前,胡子上還掛著稀飯,便氣勢洶洶叉肥腰怒瞪軒轅緋.

一臉的捍衛.

哼,阿凝是主人的,不准你這個白癡覬覦!

軒轅緋一把撥開土豪大人,親昵地挽起沐凝胳膊就朝外走,"美人,快走吧,再不走一會太陽大了,要曬黑的!"

沐凝本來還想躲開軒轅緋,但一想到若不是軒轅緋給的那藥丸,她身體也不可能康複地這麼快.

所以嚴格來,軒轅緋也算是她的恩人,如果太見外,反而不好.

于是沐凝想了想,也就任由軒轅緋挽著她,兩人儼然是好姐妹一般,手挽手上了馬車.

土豪大人抗議無效,只能趕緊跟上去,蹲在沐凝肩頭,狐視眈眈地盯著軒轅緋.

一副你敢毛手毛腳不規矩,本大人立即就撓花你那張臉的架勢!

不過軒轅緋除了和沐凝靠近一點,動作親昵一點,倒也沒什麼逾矩的舉動.

因為昨晚沐凝事先跟容楚了她要回鳳府,如今她可是恭王正妃,這回娘家的話,那儀仗自是不能簡單.

容楚將王妃回府這事全交給溥公公去辦,溥公公那個人精,又怎麼敢慢待沐凝.

于是,當沐凝坐在馬車上,突然看到前前後後多出無數的侍衛丫鬟婆子,她頓時目瞪口呆.

這也太隆重了吧?

她只是想回去拿點東西而已!

可是儀仗都擺出來了,沐凝也總不能讓溥公公又給撤回去,所以她只好將就著用了.

好在沐凝坐在馬車里,簾子垂下,倒是擋去了大街上過往行人的視線.

但是當儀仗終于停在凌陽侯府門前,還是有眾多的百姓遠遠圍過來了.

軒轅緋先下的馬車,她一出現,立即引起了眾多圍觀百姓驚豔的吸氣聲.

"那是誰啊?怎麼從王妃的馬車下來,好漂亮啊!"

"難道恭王殿下又娶了個王妃?沒聽啊?"

"不對不對,你們都不知道,那位美人是恭王殿下的側妃,都進府好幾年了!"

"……"

一時之間,竊竊私語聲四起,軒轅緋驕傲地昂起頭,像是非常享受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她風萬種地攏了攏發鬢,動作優雅高貴.

周圍那一群男人們頓時眼珠子都要掉了.

"姐,心!"青雪扶著沐凝也下了馬車.

但眾多圍觀百姓們一看到沐凝,那眼神立馬就變了.

剛剛才看到一個絕色大美人,現在再來看這位鳳三姐,真是越看越難看啊.

然而卻有更多的人在看完沐凝後,再次轉眸看向軒轅緋時,心頭只覺悚然一驚.

因為他們竟然發現這個大美人好像也沒剛才那麼好看了,反而是曾經的鳳三姐,如今的恭王妃,卻好似天上那一彎清冷弦月,又如三月枝頭傲霜的梨花,自有一身絕代風華.

沐凝向來不會管別人怎麼看她,尤其還是這些無關緊要的人.

她挾著一身清冷,在一眾隨從的陪侍下,朝凌陽侯府內走去.

鳳子建早就迎在了門前,見到沐凝下馬車後,他便領著家眷仆從跪倒迎接.

沐凝也沒為難他,直接讓了起來.

她掃視一圈,見鳳靜兒並沒在,沐凝一挑黛眉,並沒多什麼,便領著人進了府.

沐凝這次回來,是來找她寫的一個筆記,之前在府里太無聊,她就將記憶里一些比較凶狠霸道的毒藥制法給寫了下來.

後來她出嫁那日被容楚擄走拜堂,侯府里的東西都是之後派人來收拾的,但沐凝前幾天檢查時,才發現少了一些東西.

其他的東西她倒並不在意,只是這個筆記卻很重要.

因為那筆記上可是記載著許多毒藥制法,如果被有心人得到,按照那上面煉制毒藥,然後禍害百姓,那可就麻煩了.

沐凝一進府,就直奔她原來的住處.

自從她出嫁後,這里也就沒了人居住,但鳳子建顯然是派了人經常打掃,里面桌椅什麼都很乾淨,並無灰塵.

軒轅緋早就跑得沒影了,沐凝也知道軒轅緋不會無緣無故要求跟她來凌陽侯府,她肯定有別的目的.

但沐凝對凌陽侯府並沒有什麼感,她又清楚光天化日之下,軒轅緋絕對不會干出什麼殺人越貨之事,于是也就沒管她.

然而沐凝讓青雪白露幾人幾乎將屋子都翻過來找了幾遍.

連土豪大人都拱著大屁屁,聳著鼻子,像只狗狗一樣到處聞了半天,卻都沒有發現那本筆記的下落.

"姐,那筆記很重要嗎?"青雪見沐凝眉頭緊皺,也跟著有些擔心.

"嗯!"沐凝沒心解釋.

她凝眉想了想,如果東西不在這里,那就只有去問鳳子建,看她出嫁後,曾經有什麼人進出過這里.

沐凝正想著要去找鳳子建,門外林嬤嬤便在稟報了,"王妃,侯爺求見!"

"讓他進來!"沐凝話音剛落,便見鳳子建走進.

鳳子建看到屋子里東西被翻過,也猜到沐凝是在找東西,于是他試探地問了一句,"你在找東西?"

"我出嫁後,這里還有什麼人來過?"沐凝直接開門見山問道.

"你出嫁以後,這里除了一個婆子帶兩個丫鬟平時灑掃看門,並沒有人來過!"鳳子建皺著眉頭想了想,道.

沐凝在他話時,一直目光灼灼盯著鳳子建,她見鳳子建確實不知,也就並沒再追問下去.

但沐凝可以肯定的是,拿走她筆記的,絕對是凌陽侯府里的人.

現在她毫無頭緒,也只能先作罷.

好在她當時寫的時候,並沒有寫很多,而且上面所提到的煉制毒藥的藥材也極其稀有難找.

沐凝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王妃,下官准備了午膳,請王妃移駕用膳吧!"

鳳子建原本還想在沐凝面前擺擺威風,畢竟她都出嫁這麼久了,竟然都不曾在恭王殿下面前替他美幾句,他到現在還是賦閑在家,都被帝都里的同僚嘲笑了.

但當鳳子建今日再看到沐凝時,他原本的滿腹牢騷卻怎麼也發不出來了.

因為如今站在他面前的少女,自信強大,哪里還像當初那個一臉蠢相,盡做些丟人現眼丑事的鳳三?

她就像是一朵雪中的青竹,褪去了原本包裹在外的青澀,挺立身姿,傲雪而立.

那樣清冷的眼神,即使是他這樣一個上過戰場,手中人命無數的男人都要在那冷到刺骨的眼神里戰栗.

鳳子建突然怎麼也不敢再像從前那般,對這個從來都不被他重視的女兒頤指氣使了.

沐凝並不打算在凌陽侯府用膳,但她剛起身,轉念一想,又改了主意.

她今天回來到現在都不曾見到她那個二姐姐鳳靜兒呢!

以鳳靜兒那種性子,那麼痛恨她,今天怎麼可能不出來羞辱一通?

這種形,還真是不多見!

"父親,二姐姐怎麼沒見人啊!"沐凝拂了拂裙子,似乎是不經意間問道.

"哦,她陪李氏去相國寺上香了!"鳳子建隨口道.

沐凝聞卻是挑高了黛眉,眯了眯眸,她問道,"母親找到大姐姐了?"

鳳子建看了沐凝一眼,他見她一臉關心不像是作假,又想起當初鳳琦兒失蹤時,他還曾經當面指責是她動的手,心中不覺就有些不安.

"沒有找到,你大姐姐生不見人,死不見尸,你母親她也——"鳳子建竟然很罕見地歎了一口氣.

鳳琦兒自幼貌美,他也是在她身上傾注了極大的心血,原以為換了婚,鳳琦兒就能嫁給太子殿下,助他鳳府飛黃騰達.

誰知道人算不如天算!

到頭來,鳳琦兒不但沒嫁成太子,就連她原來的好婚姻也作了廢.

如今更是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反而是那個最不受他重視,受盡鄙夷與輕視的鳳驚鸞不但並沒有如他們計劃中那般羞憤而死.

而是一路聲名大噪,甚至是到如今被恭王殿下看中,做了那恭王正妃!

鳳子建在心里輕歎一聲.

難道,果然就是命嗎?!

但鳳子建本就是個薄的,雖然心中還是懷疑鳳琦兒的事與沐凝有關,但他向來一切都只為了他的仕途著想.

所以他如今對這個三女兒那可是畢恭畢敬.

沐凝留下在凌陽侯府用午膳,鳳子建與他最*愛的妾室作陪,這妾室如今已懷身孕,看來鳳子建是想一舉得男,來傳他的香火.

不過這些都不是沐凝所關心的,她之所以留下,是想會會李氏.

當初李氏設計陷害她,若不是容楚救她,她早就被活活悶死在了地下.

後來容楚讓鳳琦兒取而代之,可是隨後那墳墓就被挖開,鳳琦兒不知所蹤.

所以沐凝心里總是有些不安.

這一頓午膳吃的時間特別長,鳳子建總是一副欲又止的模樣,沐凝就假裝看不見.

到後來,土豪大人直接趴在被它舔得干乾淨淨的盤子里睡著了.

軒轅緋是飯吃到一半時才出現的.

她的發髻有些散亂,還沾著樹葉,衣裙也皺了.

見所有人都看著她,軒轅緋頓時一臉嬌羞地道,"不好意思啊,昨晚太累了,所以剛剛在花園里睡著了!"

這話太有歧義,連鳳子建都忍不住拿眼去瞥沐凝,心中暗道這個女兒到底是有本事還是沒本事呢.

明明王爺挺喜歡她的,怎麼才成親幾日,王爺就和別的女人過夜去了?

沐凝沒什麼反應,軒轅緋端莊優雅地坐下用膳.

席間,除了土豪大人的呼嚕聲,就是軒轅緋風卷殘云消滅飯菜的咀嚼聲.

這頓飯終于結束的時候,鳳子建以及鳳府的人都松了口氣.

此時已經是日落時分了,沐凝算著李氏與鳳靜兒上香,這時候應該也會回來了.

相國寺就在帝都城內,離鳳府也不願,而且今天又不是初一十五,李氏與鳳靜兒去上香,本就有些古怪.

所以沐凝才會特地留下來想要瞧瞧她們又在玩什麼把戲.

"侯爺,夫人回來了!"沐凝正走到花園,就聽管家滿頭大汗跑過來,湊到鳳子建耳邊緊張道.

鳳子建看了眼沐凝,心中哀歎,他就是知道鳳驚鸞和李氏不對盤,這才在今天恭王妃要過來的當口支走李氏.

為的就是避免這兩人見面.

而且自從鳳琦兒失蹤以後,李氏如今精神就不大好,如果今日恭王妃被她沖撞了,少不得恭王得怪罪他!

鳳子建真是難為死了!

"王妃,前面出了點事,請您先回屋避一避,以免沖撞了您!"鳳子建只得心跟沐凝提了一下.

但沐凝如今的耳力何其之好,她早就聽到管家是李氏回來了.

她等了那麼久,不就是為了會一會李氏?

她又怎麼可能在這時候回避?

而且沐凝很想知道,鳳子建究竟為何這麼心,不願讓她和李氏見面!

上篇:166 背叛的感覺     下篇:168 李氏之死(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