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68 李氏之死(二)  
   
168 李氏之死(二)

"父親,不知前面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很嚴重?本妃今天回來也帶了不少侍衛,如果有能用到的地方,父親不必客氣!"

沐凝裝出一副非常關心的模樣,卻是絲毫沒有要去哪里避一避的意思,反而徑直朝花園入口處走去.

"啊,哦,不必不必!"鳳子建聽沐凝要出動王府的侍衛,眼皮頓時狠狠一跳.

一旦李氏被王府侍衛抓了,不但于他凌陽侯府面子有失,也會冒犯恭王殿下,實在是得不償失.

而且鳳子建也看出鳳驚鸞是故意待到現在才走的,她分明就是在等李氏.

鳳子建緊走幾步,跟上沐凝.

他知道今日無論如何是避不過去了,于是只能在心里長歎一聲,暗暗希望李氏那婦人一會可千萬別犯瘋病!

一行人剛走了幾步,花園前方就傳來鳳靜兒驚訝的聲音,"怎麼這麼多人在這里站著?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來我凌陽侯府?"

"二姐,這些是王府的人,今天王妃回府省親了!"鳳靜兒旁邊一個婆子連忙道.

"王妃?哪個王妃?"李氏聞立即問道.

"就是恭王妃啊,夫人!"那婆子弓著腰,笑嘻嘻道.

"恭王妃?"李氏眼睛立刻就亮了,"是我琦兒回來了?快,帶本夫人去見琦兒,琦兒,娘好想你!"

鳳靜兒一聽李氏這話,心知不好,娘這瘋病竟然又犯了,她竟將鳳驚鸞那個踐人當成鳳琦兒了!

"娘,哎,你們快攔住夫人!"鳳靜兒一把沒抓住李氏,頓時急的直跺腳.

但李氏卻速度極快,或許是真的太想念鳳琦兒了,她欣喜地朝人最多的地方跑去.

一看到被眾人簇擁的沐凝,李氏幾乎是狂喜地奔過去,一下子就拉住了沐凝的衣,雙眼發亮,"琦兒!你終于回來看娘了!"

沐凝一挑黛眉,眯眸看著李氏.

李氏竟然將她當成了鳳琦兒?

難道,李氏是真瘋了?

然而就在此時,沐凝鼻尖突然聞到一絲奇異的香味.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聳了聳鼻子.

李氏自然是近不了沐凝身的,她剛撲過來,侍衛們立刻拉開了她.

"住口!"鳳子建一看到李氏那瘋亂的樣子,就知道不好,他連忙使眼色,示意下人趕緊帶走李氏.

李氏大怒,竟是擺出侯府夫人的架子,指著那些侍衛們罵道,"王妃是我女兒,你們竟敢攔我,我要砍了你們的腦袋!"

"放開她!"沐凝抬手示意,此時她也在打量著李氏.

只見她兩只眼窩深陷,滿頭頭發花白,看上去根本就不似三十多的婦人,倒像是花甲年紀.

短短一段時間,原本風韻猶存的婦人竟然變得形銷骨立,瘦得幾乎只剩下一張皮.

沐凝心中不由歎了一聲,瞧李氏這模樣,倒是真的愛女心切!

但她眼眸瞬間冷凝,心重新變得冷硬.

李氏是心疼她的女兒,那她就能將別人女兒的命視若草芥?

"琦兒,琦兒,真好,你嫁給了恭王,怎麼也不回來看娘呢?你知道娘有多想你嗎?"李氏殷殷眼神慈愛地看著沐凝.

她想走近沐凝,但又被沐凝肩上蹲著的狐狸給嚇得不敢上前.

"侯夫人,你認錯人了,我是鳳驚鸞,不是大姐!"沐凝微微一笑,一對清麗眼眸靜靜凝在李氏臉上.

她想看看李氏到底是真瘋還是裝瘋!

"琦兒,你在胡什麼!"李氏卻立刻生氣了,"你怎麼可能是鳳驚鸞那個踐人,那踐人蛇蠍心腸,搶了你的婚約,害你被太子殿下厭棄,現在好了,你嫁給恭王殿下了,你記得一定不能放過那個踐人!"

"住嘴!還不將夫人拉下去!"鳳子建一聽李氏這越越不像話,頓時兩眼都狂跳起來,他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當眾侮辱王妃,死罪!"溥公公今天派來保護沐凝的是王府的侍衛總管,他此刻冷著臉,一劍指向李氏.

鳳靜兒此時也趕了過來,她老遠地聽見李氏罵鳳驚鸞,心里正爽著,冷不丁見有人要殺李氏,于是趕緊過來.

"娘啊,你又犯病了,這不是大姐,是三妹妹!"鳳靜兒又看向沐凝,眼底一瞬閃過嫉恨,她表面卻是陪著笑,"三妹妹,娘最近精神不好,你就別和她計較了!"

然而鳳靜兒話音未落,已經有人一個大嘴巴子甩過去了.

"啪"的一聲,用力之大,竟然將鳳靜兒直接抽出了一丈開外.

是軒轅緋.

"既然你娘瘋了,那就由你來頂!"軒轅緋優雅地吹吹手,笑嘻嘻道.

軒轅緋這一耳光甩地實在太突然,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連李氏都呆愣愣看著吭都沒吭一聲就已經被打暈過去的鳳靜兒,嘴巴張大,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

沐凝眯眸看了一眼鳳靜兒,眼光淡淡掠開,落在李氏臉上,她揮手,"你們都退下,我有話要與侯夫人!"

"王妃!"不但是鳳子建,就連青雪林嬤嬤等人都看向沐凝,不知道她要做什麼.

但他們又豈敢不遵,因為他們都能感覺到,眼前少女早已不是當初那名愚笨丑陋的廢物了.

如今的她只要一個眼神,就足以讓鳳子建這種上過戰場的漢子都心驚膽顫.

待到所有人都退開,連鳳靜兒都被抬了下去,軒轅緋卻是賴著不走.

沐凝也不管她,她只是眯眼看著李氏,"侯夫人,人都走了,不用再裝了!"

"哈哈哈哈哈……"只見方才還眼神迷茫,笑容呆滯的李氏突然仰頭大笑起來.

由于她現在的模樣極為難看,所以一笑起來,顯得十分猙獰,軒轅緋立即摸了摸胳膊,閃到一邊去了.

"鳳驚鸞,你還有臉回來,你怎麼不去死!"李氏笑完,猛然用那對散發著徹骨怨恨的眼睛盯著沐凝.

"我為什麼要死?"沐凝挑高黛眉,像是聽到了最可笑的笑話,"這里是我娘家,我娘曾經生活過的地方,我為什麼不能回來?"

"你害死了我琦兒,害得她尸首無存,你這個踐人,最該死的就是你!"如果李氏一開始是裝瘋,那麼現在她的眼睛里充斥著血色與瘋狂.

似乎下一刻她就會不顧一切沖上去撕爛鳳驚鸞那張讓她憎惡的臉.

"侯夫人真是笑了,害死大姐的明明就是你,怎麼能賴在我頭上!"沐凝冷笑一聲.

"你胡!是你害死琦兒的,若不是你,琦兒怎麼會被嫁給那個傻子尸體,又怎麼會被埋入地下!"李氏幾乎是聲嘶力竭地吼道,她指著沐凝的手指尖利瘦削,好像骷髏.

"真是怪了,嫁給傻子難道不是侯夫人你的主意嗎?"

沐凝挑了挑黛眉,眼中冷光湛然,唇邊卻勾著諷刺的笑,"也是侯夫人你對曹老夫人敬重有加,又心疼傻子死後孤單,所以主動提出要大姐行鬼嫁儀式.本妃聽了,都覺得侯夫人您真是大公無私,為了本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舍得活埋!"

"不,不是這樣!不是這樣的!"李氏聞也懵了,因為這確實是她的主意.

但她是要讓鳳驚鸞那個踐人嫁給傻子,也是要讓鳳驚鸞被活埋,她怎麼可能舍得讓她的心肝寶貝琦兒嫁給那個傻子尸體?!

"不是哪樣?"沐凝眯眸一笑,她伸手摸了摸蹲在她肩頭一直怒目盯著李氏的土豪大人,笑吟吟道,"還是,其實你希望死得那個人應該是我,被活埋的也是我?"

"是你干的!是你讓我的琦兒成了你的替死鬼?"李氏的臉色已然變成死灰色,她憤恨地瞪著沐凝,如果眼神能殺人,她早就將眼前這個少女千刀萬剮了.

"嘖嘖嘖,話可不能這麼!"沐凝突然伸手,撣了撣子,有一些幾乎肉眼難以看見的粉末霎時隨風散開,飄向李氏.

方才還陷入癲狂狀態的李氏忽然像是見鬼了一般,眼神一變,猛地後退幾步,堪堪避開了那些粉末.

"侯夫人的意思是,你設計陷害我,要我去嫁那傻子,在嫁傻子前,還要被鳳家的那些禽,獸侮辱."

"而我——"沐凝長睫一扇,將李氏的反應看在眼里,她唇角立即勾起一抹殘忍的笑,"不但要欣然接受你的陷害,而且還要老老實實地去死,心甘願被活埋咯?"

"你該死!你和你那個踐人娘一樣,都該死!"李氏被沐凝嗆得臉色鐵青,但像她這樣從來都是只覺得自己才是最高貴的人,是不會認為自己有錯的.

因為她覺得鳳驚鸞的命賤,只有她的琦兒才是高貴無雙該被捧在手心里的.

"可是我到現在都活得好好的呢,你女兒所沒有的一切,我都擁有了!"沐凝笑米米道.

她覺得李氏這樣死不悔改的人,真的一點也不值得同.

"那是你搶了我琦兒的東西,你這個踐人!"李氏果然被沐凝刺激到,她竟不管不顧地大吼起來,額角青筋蹦起,模樣形如厲鬼.

而且她還想沖過去抓沐凝的臉,土豪大人反應十分迅速,一個騰空翻轉回旋踢,就將李氏那張如青面厲鬼般的臉給撓花了.

李氏立即發出一聲慘叫.

"到底是誰搶了誰的東西?李氏,人在做,天在看!你當初害死我娘,多年來對我非打即罵,教唆我去出丑丟臉,屢次想要害我性命."沐凝眸光一冷,她陡然釋放出極寒的殺氣,一步步朝李氏走去.

李氏被沐凝這迫人的威壓逼得節節後退.

"你不是一直懷疑我不是鳳驚鸞嗎?"

沐凝忽然湊到李氏耳畔,以著只有她們倆個人能聽到的聲音,異常鬼魅地道,"我現在就告訴你,當初在凌陽,我確實已經被你派去的人害得墜崖身死,現在的我,其實是厲鬼投胎,專門來報仇的!你看,鳳琦兒已經被你害死了,下一個,就輪到你了!"

"啊——"李氏的心理終于崩潰,她捂著耳朵尖聲大叫起來.

那聲音淒厲猶如鬼嚎.

沐凝卻懶得再和李氏廢話,她冷冷看了蹲在地上,臉上被撓出了血印,發髻散亂,眼神崩潰,真正是形如厲鬼的婦人一眼.

原本沐凝心里還打算放李氏一條生路的想法,也在發現李氏竟然敢在她身上撒毒粉的那一刹那起,煙消云散.

有些人,永遠也不會承認他們犯過的錯誤!

很顯然,李氏就是這種人!

她女兒的命就是命,她鳳驚鸞就活該受死,連反抗都是錯的?!

"我們走!"沐凝裙擺一旋,再不看李氏一眼.

她已經徹底擊潰了李氏的心理防線,李氏就算不死,從此也會真的瘋掉了!

……

然而,沐凝剛領著王府的人走到門前,鳳子建眼神詭異地陪同在側,他不知道鳳驚鸞剛剛和李氏了些什麼.

但他現在看李氏,卻發現李氏的瘋病更嚴重了.

她竟然指著鳳驚鸞她是厲鬼轉生的!

鳳子建一時很是頭大,因為他擔心鳳驚鸞回去會向恭王告狀.

同時鳳子建也想狠狠地抽自己,他怎麼一直就沒發現原來三個女兒中,鳳驚鸞才是最突出的那一個呢?

然而,就在一行人快要出花園的時候,鳳子建見他書房的守衛一臉驚惶地匆匆跑過來,"侯爺,侯爺,不好了,書房遭賊了!"

鳳子建一聽書房遭賊,頓時兩腿一軟,差點癱倒在地,隨即便是一聲厲叱,"怎麼回事?"

"就是午時那會,守衛們突然感覺困頓,一個個都睡了過去,剛剛奴才過去,才看到書房里東西都亂了……"那守衛話還沒完,鳳子建就一陣風似地跑了,他急到連喝沐凝打招呼的時間都沒有.

可想而知,那書房里的東西對他有多麼重要.

鳳子建走了,守衛還在,沐凝關心地問道,"書房里丟什麼東西沒有?"

那守衛卻是不敢,只是支支吾吾跪在地上.

沐凝眼光閃了閃,也沒逼問,因為她早就知道能讓鳳子建這麼緊張的東西,除了那霽月遺書,還能有什麼?

不過,她都還沒動手呢,這是誰這麼不要臉,竟然提前動手,還搶她的東西?

沐凝清冷中透著鄙夷的眼眸淡淡掠向軒轅緋.

可是這貨此時正一臉正義地在質問那守衛,"你們這些飯桶,究竟是怎麼守書房的,恭王妃今天可是回來省親,你們侯府就這麼點守衛力量?竟然進了蟊賊!還神不知鬼不覺地進了凌陽侯最私密的書房?這如果是進了什麼人想對恭王妃不利,沖撞了恭王妃,你們凌陽侯府能擔待地起嗎?"

沐凝眼角抽了抽,怎麼她聽著,軒轅緋這話,好像是在自吹自擂呢?!

那些守衛被軒轅緋一頓訓斥,都是不敢出聲.

凌陽侯府進了賊,沐凝也不好這時候走,于是便站在原地等鳳子建.

好在鳳子建的書房離花園不遠,沒到一刻鍾,鳳子建就已經回來了.

只是他的臉色非常難看,一過來,他就盯著軒轅緋,"側妃娘娘,請問您午時那會是在哪里?"

沐凝顰眉,"怎麼,父親是懷疑緋妹妹?"

鳳子建也作不出笑臉了,他臉都僵了,只是道,"為父剛剛已經詢問過,午時那會,有人看到側妃娘娘在書房外經過."

軒轅緋頓時怒得蹦了起來,"老子經過書房,是要去那邊的樹林里,凌陽侯,你這是什麼意思,懷疑本側妃偷你東西還是怎的?"

"不敢!"鳳子建冷汗立即就下來了,雖然軒轅緋只是個側妃,但側妃也是上皇家玉牒的,聽恭王殿下還十分*愛這個緋夫人,他毫無證據,就這麼指責她,確實不過去.

可是鳳子建卻不甘心,他剛剛回去看了,他藏在書房暗格里的霽月遺書果然不見了!

那可是他最珍貴的東西,他若想翻身,也全指望那霽月遺書上的兵法謀略了,竟然就這麼被偷了.

"哼,我看你嘴上不敢,其實心里就在懷疑我,好,我讓你搜身!"軒轅緋卻一反常態,十分大方地讓鳳子建去搜她.

鳳子建眼皮跳了跳,終于還是狠狠心,示意一旁的丫鬟去搜軒轅緋.

因為霽月遺書對他來,實在太重要了!

然而讓鳳子建失望的是,那丫鬟幾乎搜遍了軒轅緋身上所有能藏東西的地方,卻都沒發現任何東西.

"怎樣,現在是不是要本側妃偷了你的東西又藏起來了?哼,本側妃可一直都和你在一起!"軒轅緋冷笑.

"不敢!"鳳子建知道,就算今天是軒轅緋偷得,她也早有准備,那霽月遺書肯定早就被轉移了.

鳳子建眼神掠向沐凝,但他卻怎麼也不敢開口要求搜沐凝的身的.

她可是恭王正妃,所有人都知道恭王對她非常不一樣,得罪了她,就等于得罪了恭王.

于是,鳳子建只能打落牙齒往肚子里吞,自認倒黴了.

而且他也想到,軒轅緋不定是得了容楚授意才會來偷取霽月遺書,如果是這樣,那麼他今天搜她的身,也是得罪恭王了.

鳳子建一時冷汗涔涔.

他有些後悔自己的沖動了.

早知道如此,還不如早點獻出霽月遺書,還能得個人!

"沒事了吧,美人,咱們走!"軒轅緋狠狠瞪了鳳子建一眼,挽了沐凝就走.

沐凝也不多話,兩人直接上了馬車.

不過,剛剛還憤怒不已的軒轅緋,一上馬車,立即就恢複了本來面貌.

她親熱地蹭到沐凝身邊,一臉崇拜地道,"美人,你剛剛訓斥那丑女人的時候,真是有氣勢啊,人家都覺得快要愛上你了!"

"走開!"沐凝嫌惡地一推軒轅緋,"我不喜歡女人!"

"哎,你跟王爺真是浪費了,干脆我給你介紹我大哥怎麼樣?"軒轅緋卻顯然來了興致,竟然要做起娘來.

"吱吱吱吱吱!"這回不需要沐凝回答,土豪大人立即一個帥氣地踢腿,一爪子蹬到軒轅緋鼻子上,接著就跳到她頭發上,凶狠地將她高貴的發髻給抓爛了.

一路上,馬車里都響徹著軒轅緋的哀嚎聲.

她好不容易才梳好的發髻啊!

……

沐凝是在第二日清晨聽了李氏的死訊的.

這本就在她意料之中,所以沐凝聞聽消息後,連眉頭都沒動一下.

害人者人畬`之!

何況李氏也並不是死于她手!

她只是將李氏撒在她衣上的毒粉又加了點料還回去了而已!

而她加的料則是能讓人產生幻覺的藥粉,恐怕昨天一整夜李氏都被她曾經害死過的人的冤魂纏著,最終精神崩潰,投湖而死.

李氏是鳳驚鸞的嫡母,如今她亡故,以她侯府夫人的身份,原本應當大操大辦.

但李氏死得蹊蹺,整個侯府的人都看到李氏半夜在花園里跑,是有好多鬼在追她.

她報出的名字還都曾經是侯府里曾經死去的人,有好幾個還都是鳳子建正懷著身孕突然暴斃的妾室.

鳳子建早知道那些妾室的死與李氏有關,以前是顧忌李氏娘家,如今李氏變成這個模樣,鳳子建早就對李氏深惡痛絕.

他哪還會對她有憐憫之心?

于是,李氏一死,靈堂都沒設,就被悄無聲息地埋了.

這些事,沐凝並不關心.

她只關心她的那本筆記落入誰手了.

而且沐凝知道,李氏定然見過那本筆記.

因為李氏當時撒出的毒粉,就是筆記上記載的一種.

只是李氏與制作毒粉的人都不懂毒,所以做出來的毒粉並不能做到無色無味.

然而,沐凝總有些不安.

……

自從那天晚上看到軒轅緋為容楚服務,沐凝這兩天就一直在躲著容楚.

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那怪異的感覺是怎麼回事,她只知道她不想看到容楚!

這兩天晚上,沐凝都是打坐調息.

隔了一晚,她又服了一顆軒轅緋給的藥,如今她雖然沒覺得自己的身體就完全康複了,但至少卻是比她給容楚血之前要好上兩分.

不過沐凝不想見容楚,容楚可不會放過她.

容楚這兩天沒來找沐凝,也是因為他要部署一些事.

既然知道沐凝就是鳳神族的月女,又是秦傲天所救,並且也是秦傲天刻意送到他身邊的.

以容楚那樣謹慎的性子,他定然不會完全相信秦傲天的話.

所以容楚立即便派了人去南疆,因為他懷疑沐凝身上有著什麼秘密,也正是因為這個秘密,才會讓秦傲天將她送到他身邊.

第三天一早,溥公公就出現在辰景閣,他是來傳容楚的話的,要沐凝梳妝打扮,因為皇帝傳召.

上篇:167 李氏之死(一)     下篇:169 強勢捍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