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69 強勢捍衛  
   
169 強勢捍衛

"可以不去嗎?"沐凝好糾結,她真的不想看到容楚.

"回王妃的話,今兒個是皇上的旨意,要傳召王爺和您!"溥公公委婉道.

"可是我頭疼,手疼,腳疼,走不動路!"沐凝使勁搓土豪大人的腦袋,一臉的柔弱.

"吱吱!"土豪大人抗議,阿凝你手疼還這麼有力氣,揉地大人腦袋都暈了.

"王爺了,不用王妃走路,轎子在外邊候著呢!"溥公公在心里感歎自家王爺可真是料事如神,一早就猜到王妃會推辭,早就做好了萬全之策了.

"可是……"沐凝目光閃爍,還想找借口.

"王妃,每個月王爺毒發後,皇上都會傳召王爺一次……"溥公公眼神閃了閃,突然道,"今兒個您必須得去,否則的話,王爺又得被皇上欺辱!"

"開玩笑!"沐凝斜眼,"騙鬼啊!"

她一點也不相信溥公公的話,瞧容楚那囂張桀驁的模樣,誰敢欺負他啊?

"王妃,您那晚也聽到了,王爺身上的毒,是皇上與太後下的,都快十年了!月月都要忍受這樣的痛苦.而且這次王爺會提前毒發,也是因為皇上似乎聽到了什麼消息,為了試探王爺,所以又給王爺下了藥……"

溥公公心觀察著沐凝臉色,他知道自家王爺對這位新王妃的心思一直都很不一樣.

只是王爺向來都是高高在上慣了,性子又很是陰晴不定.

即使王爺心里十分在乎王妃,卻要遮著藏著,表現得好像一點也不在意的模樣,看的他這個隨從都著急.

那夜王爺毒發,溥公公並沒有在密室里,但事後他卻是聽鄭啟才了,王妃為了救王爺,不顧身體,割手放血.

所以溥公公在猜,王妃對王爺應該也是有著意的.

只不過這兩個人都是別扭的性子,你不我也不,後來又被軒轅緋弄出個烏龍,以至于兩人之間本就不牢靠的關系又生出了嫌隙.

所以溥公公今天才會背著容楚多嘴幾句,他也是想替容楚試探一下,看看王妃對王爺的心意究竟如何.

"皇上與太後為什麼要給王爺下毒?"沐凝聞也顰了眉.

那晚容楚毒發時的恐怖模樣還在她腦海里盤旋,但她實在不明白,為什麼皇帝要給容楚下這麼凶狠霸道的毒.

她記得幾次參加宮宴,皇帝和容楚都是相談甚歡的模樣,而且皇帝明明很重視容楚的啊!

"王妃,有些事,不是三兩語能解釋清楚的,您先別問那麼多,王爺還在外邊等著您呢!"溥公公怕容楚等得著急,也擔心自己的太多,會被王爺責備.

因為有些話,確實不該通過他的嘴出來!

"好吧,我去換件衣服!"沐凝想了想,還是如同溥公公所希望的那般同意入宮了.

因為她聽出來溥公公的下之意,分明就是在暗示她——

皇帝今天可能又要試探容楚,不定還會像前幾天那般,在他茶里下藥.

可是,萬一容楚再次毒發,她可沒那麼多血再去救他了!

嗯,就是這樣,她今兒個陪他進宮,其實並不是在擔心他會毒發,而是為自己考慮!

她的血寶貴著呢,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讓那個妖孽喝個飽?!

想到這,沐凝忍不住垂眸瞧了眼自己左手手掌.

三天了,那傷口倒是結了痂,只是一道疤橫在掌心,模樣實在難看.

……

一番梳妝打扮,沐凝換上一襲王妃正裝,坐上轎子到了王府門前,容楚已在馬車上等了很久了.

臨上馬車前,沐凝忽然感覺有些緊張.

她捂著心口,手心那處的心跳似乎跳的有些過快,她深深吸了口氣,平定了一下,這才步上馬車.

車簾掀開的那一刹那,沐凝一眼就看見正坐在那看書的容楚.

今日的他著一襲深紫色蟠龍蟒袍,玉色錦帶,紫色的金冠彰顯出尊貴無雙的氣質.

此時,容楚也正抬眸看來,那一對漆黑深幽的迷人鳳眸,染了金色的眼尾仿若有流光閃耀.

沐凝撞在他眼中,一霎竟似看到晨光在他眼底跳躍.

五彩明滅的光影下,他墨眸遂深如海,在看到沐凝的一瞬間,似有笑意緩緩溢出.

"笑毛笑!"沐凝對容大妖孽卻是不假辭色,一個白眼射過去,她便再不看他,而是找了個離他最遠的位置坐下.

"過來!"容楚朝沐凝招招手.

見沐凝不理他,他干脆長臂一伸,直接就拉住沐凝藕臂,將她給捉過來了.

"喂!離我遠點,我不喜歡你身上的味道!"沐凝連忙拍打容楚還抓著她胳膊的大手,一手還捂著鼻子,一臉的嫌棄.

她就是嫌棄他!

後院養著那麼多的女人,心里有著簡牧塵,現在又多出一個軒轅緋.

而且還當著外人的面玩那種重口味游戲!

沐凝覺得容大爺的所作所為早就超過了她的底線.

現在若不是覺得王府里還能庇佑她一時安全,不定她早就跑了!

和這麼個妖孽在一起,她覺得壓力很大!

"我身上的味道明明很香!"容楚抓起衣聞了聞,笑吟吟道,他斜眼看著沐凝,一副你真沒眼光的模樣.

幾天不見,他還真是想這丫頭身上的味道了.

只是這笨鳥一直躲著他,讓他很是不悅.

"那你自己慢慢聞吧!"沐凝沒好氣地道.

不知為何,一靠近容楚,沐凝就想起那一晚兩人相擁而眠的畫面,臉上不覺就有些發燙.

"笨鳥,你臉了!"容楚哪會放過*沐凝的好機會,一看到她臉,他劍眉頓時就是一挑,"你也會臉?"

像是發現什麼有趣的事一般,容楚雙目灼灼盯著沐凝.

"天氣熱不行啊?"沐凝氣呼呼瞪向容楚,這妖孽怎麼這麼討厭!

她為什麼不會臉,他這是變相地在罵她臉皮厚嗎?

"你躲了本王幾天,一看到本王又臉,笨鳥,你是不是已經愛上本王了!?"容楚眯眸,唇角勾起邪氣的笑,一瞬眼中有光芒璀璨.

"你做夢!我愛上誰也不會愛上你這種妖——人!"沐凝玉臉猛地漲,她簡直要氣急敗壞了.

她本想妖孽,但又怕容大爺發飆,于是臨時改口.

容楚眸中光芒一暗,但他隨即便關注沐凝對他的稱呼上,劍眉挑高,重複道,"妖人?"

"哼!"沐凝卻是一扭頭,看向窗外,一個眼神都吝嗇給容楚了.

其實她是不知道要怎麼解釋這"妖人"兩個字.

容楚也沒再追問,他手里執一卷書冊,凝著劍眉,不知在想些什麼.

馬車里的氣氛一時沉寂下來.

然而沐凝此刻卻發現自己明顯有些心慌意亂,為什麼心會跳的那麼快?

難道是因為容楚剛的那句話?

可是這句話容楚之前也過,那時候她惹了他,他戲弄她,她聽到他問她是不是愛上他,心里所有的只有不齒和鄙夷.

就在方才,她卻感覺自己在聽到容楚出那個字後,心明顯加速狂跳起來,好像有一股熱氣沿著血管油走,一瞬沖到了臉上.

但是,這怎麼可能呢?

她根本就不可能會愛上容楚的啊!

沐凝心中一時十分糾結.

好在恭王府離皇宮不遠,半個時辰後,馬車終于停在了乾元殿前.

沐凝也不看容楚,當先跳下馬車.

"皇弟來了麼?"乾元殿前,一身明黃衣袍的瘦削男子正翹首以盼.

當他看到恭王府的馬車抵達,竟是不顧皇弟身份,欣喜地迎了上來.

"皇兄,臣弟腿腳不便,恕不能行禮!"容楚坐在輪椅上,也已下了馬車.

此時的他不複方才在馬車里*沐凝時那討厭的模樣,而是溫文貴雅,話的語氣不卑不亢,卻又透著天生的尊貴.

"皇弟無需多禮,朕也是知曉皇弟這個月毒竟提前發作,所以擔心不已,皇弟無事便好!"皇帝布滿了血絲的眼睛充斥著滿滿地關心,連語氣都有些顫抖.

若沐凝不知實,還真的認為這老皇帝是真心在關懷容楚呢.

不過,自從知道容楚身上的毒竟然是皇帝禦太後下的指環,沐凝對皇帝就沒半點好感.

她覺得這老皇帝不但人長得丑,還虛偽討厭!

但即使沐凝已經十分討厭這個老皇帝,可她面上卻是不可能表露出來的,這點分寸她還是懂的.

而且沐凝也才發現,皇帝看容楚的眼神不對勁,竟然還透著一絲色迷迷的意味.

容楚這才下馬車,老皇帝就抓住了他的手,而且抓住了就不松開.

于是,當沐凝看到老皇帝又在那用他那雙枯敗如干柴的手不停地撫摸容楚修長如玉的手之時.

沒來由的,沐凝心頭突然"轟"的一下冒出一股無名之火.

這老皇帝竟然如此無恥!

"王爺,您身子不好,外面太陽大,有沒有哪里不舒服?"沐凝原本還站在容楚五步開外,此時她走過去,不動聲色地將容楚的手從老皇帝那里抽過來.

一邊還作出一臉的關心神,裝模作樣地用手里的帕子給容楚沾了沾額頭.

容楚眼簾落下,他垂眸看著自己被沐凝緊緊抓住的手.

她的手很,瑩白如玉.

他的手很大,一瞬翻轉,她手便落在了他大手上.

輕輕一握,他將她的手包裹在掌心.

執卿之手,非卿莫屬!

然而這一幕看在皇帝眼中,卻讓他的眼神猛地冷了下來,仿佛有一只惡鷹在他眼底盤旋.

沐凝也恰在此時轉過眸來,她好像是才發現皇帝就站在一旁,俏臉頓時透,她很是不好意思地道,"皇上,臣妾一時心急,逾越了,求皇上恕罪!"

老皇帝微眯了眼睛,他看著容楚與沐凝交握的手,一瞬間眼底像是射出了什麼探究的冷光.

但隨即他便露出和藹的笑容,"無妨!恭王妃何罪之有!?你也是擔心皇弟的身體!皇弟的這個王妃果然沒娶錯啊!好,皇弟,快進來!莫要讓王妃為你擔心啊!"

"那也是皇兄的婚指的好!"容楚笑米米道.

"王爺!"沐凝適時地露出嬌羞神,她一手拿帕子遮了臉,好像被皇帝和容楚的話給羞到了.

但其實沐凝是在對容楚翻白眼.

因為他們現在都已經進了乾元殿了,但容大爺還一直死死抓著沐凝的手就是不松開.

妖孽,快放開本姑娘的手!

容楚笑嘻嘻看沐凝一眼:不放!剛剛明明就是笨鳥你先來抓本王的手的!

本姑娘剛剛是在解救你!要不是本姑娘,今天你的楨潔就要被老皇帝給奪走了!

容楚眸中笑意更甚:不會!本王的楨潔是要留給笨鳥你的!誰也奪不走!

沐凝怒了:做人不能這麼無恥!後院女人那麼多,你還有個屁的楨潔!

容楚一挑劍眉:要不要晚上回去試一試?

沐凝一個白眼射過去:不要!你自己留著吧!

……

"皇弟,何事笑得這麼開心?"皇帝見容楚一進來就露出笑容,他一時竟看得癡迷.

"臣弟是想起,剛剛在來皇宮的路上,有一只鳥撞到臣弟馬車里,臣弟只不過打趣了一下,這只鳥竟然還了臉,臣弟甚覺有趣,這才發笑."容楚淡定道.

"哦?鳥也會臉?朕倒是從沒見過此等奇景,下回皇弟瞧見了,可要帶進宮來,讓朕也開開眼!"老皇帝也似乎非常感興趣.

"那是當然!"容楚微笑地瞥一眼在一旁嘴角抽筋的沐凝,他眼中的笑意早已濃到化不開了.

因為笨鳥方才那樣的強勢捍衛,實在是取悅了向來眼高于頂的容大爺!

一番寒暄之後,皇帝開始進入正題,"皇弟,聽你這個月的毒提前發作了?要不要緊?"

沐凝已經放棄將手從容楚魔爪里解脫出來的念頭,她只能在心里感歎,做人還是不能太善良啊!

此時沐凝一聽老皇帝竟然關心起容楚中的毒來,眼簾一掀,她淡淡看向一臉假惺惺關心表的老皇帝.

裝的還真像啊!

只是老皇帝這麼迫不及待地詢問,恐怕是想要探聽虛實吧.

畢竟沐凝也聽鄭啟才了,容楚這一次麟血毒提前發作,不但來勢洶洶,而且那毒素竟較之從前更厲害了三分.

因為老皇帝也不知道給容楚下了什麼藥,催生了那麟血毒的毒性.

估計老皇帝是想知道容楚究竟是如何熬過來的!

"回稟皇兄,臣弟這個月的毒確實提前發作,臣弟也是死里逃生,差點就見不到皇兄了!"

容楚聞聽皇帝的話,臉色猛然一變,像是心有余悸,他深邃的鳳眸里一霎流露出後怕.

就連抓著沐凝柔荑的大手也跟著又緊了幾分.

沐凝不由暗暗齜牙——她的手都被容大爺給捏疼了!

哼,她隨即又是一個鄙視的眼神,論起演技來,老皇帝明顯比容楚差的遠了!

瞧容大妖孽這驚恐後怕的眼神,還有這肢體的動作,嘖嘖嘖!

"怎麼回事,皇弟,這麟血毒你不是一直在找解藥嗎?為何至今還未找到?"老皇帝擔憂不已,但其實他中一直緊握的手卻慢慢松開了.

"皇兄,這麟血毒是用上古神獸的血骨煉化而成,世間絕無僅有,那解藥,恐怕早已不存于世了!"

容楚神色一瞬露出黯然,他苦笑道,"臣弟這一生恐難解毒!也不知還能替皇兄分憂多久!"

"哎,皇弟莫要擔心,朕也在派人為你尋找解藥,這天下奇人異士這麼多,定然會有人懂這種毒的解法的!"老皇帝嘴上的好聽,但此時他眼底卻有精光閃爍,心中更是暗暗松了口氣.

"多謝皇兄!"容楚也適時地露出感激神色.

沐凝在一側看得直想翻白眼,都皇家無,她現在可算是體會到了.

瞧這兩個人,雖然表面上你關心來,我感謝去,像是融洽地不能再融洽了.

但其實這兩人心里恐怕都恨透了對方!

老皇帝自不必,他能對兄弟下那麼詭異的毒,就明這個人根本就不像他表面看起來那般無用平庸.

而對于容楚,十年來,每個月都要忍受非人的折磨,難怪他那麼變!態!

沐凝最終得出結論,容楚的變!態!其實就是被老皇帝給逼出來的!

老皇帝關心完容楚的身上的毒,又關心起容楚的腿來.

容楚回答是每個月毒素發作後,雙腿筋脈被阻,所以幾天內都無法行走.

老皇帝不疑有他,他暗暗點頭,顯然對這樣的結果非常滿意.

于是兩人又就朝堂上的一些政事商討起來.

沐凝對這些沒興趣,只能裝著溫柔嫻淑的模樣洗耳恭聽,其實她已經在打瞌睡了.

然而,也就是在此時,沐凝忽然抬起頭,因為她聞到了一絲奇異的香味.

"王爺,王妃!"有宮女進來奉茶,沐凝的眉頭刹那凝起.

香味是從宮女奉給容楚的那一盞茶里飄出來的.

雖然這香味極淡,尋常人根本就聞不出來,但對于沐凝這樣對香藥十分熟悉精通的人來,還是逃不過她的鼻子.

這茶有問題!

沐凝幾乎是立刻就反應過來.

她下意識看向老皇帝,正好另一名宮女在給老皇帝奉茶.

"王爺,我跟你——"沐凝趁著宮女擋住老皇帝視線的那一瞬間,傾身到容楚身側.

聲音嬌軟,眼神綿柔,像是要告訴他什麼悄悄話一般.

然而廣之下,沐凝卻是已是悄然間將自己和容楚的茶盞暗暗掉換了過來.

容楚一瞬抬眸,眸光如炬.

上篇:168 李氏之死(二)     下篇:170 茶中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