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70 茶中的秘密  
   
170 茶中的秘密

沐凝剛剛調換了她與容楚的茶盞,那給老皇帝奉茶的宮女恰好退開,老皇帝也正在此時抬眸看來.

"恭王妃這是在與恭王什麼悄悄話呢?"老皇帝看著沐凝與容楚親熱的模樣,只覺心里頭像是有貓爪在撓,布滿了血絲的眼睛里也不禁流露出冷厲的光.

"回皇兄的話,鸞兒剛剛是在嫌棄臣弟給她的茶不如皇兄的茶香!"容楚笑米米道,他神色如常,鳳眸中甚至還籠著*溺與無奈.

"王爺,人家才沒有嫌棄你,人家只是皇上的茶更香一點啦!"沐凝也表現出好像是羞不自勝的嬌俏模樣.

她一邊拿帕子掩了嘴,一邊順便又抽了抽手——結果還是被容大王爺握得緊緊的!

"恭王妃真是好眼光,這茶可是產自鑼青山上的千年茶樹,一年總共也只得那麼二三斤!"皇帝笑道.

只是當他目光掠過容楚身側幾上的茶盞,眼底瞬間閃過精芒.

"這麼稀罕啊,那可真要好好品品!"沐凝聽了老皇帝的解釋,兩眼一亮,她端起面前茶盞,細細啜了一口.

容楚卻並沒喝茶,而是有些緊張地看著沐凝.

沐凝喝了那一口後,像是感覺到容楚在看她,如扇的長睫掀起,她俏皮地一笑,"王爺,快喝吧,要不然一會我喝完了,可是要喝你那一杯的哦!"

"是啊,皇弟,茶涼了味道就不好了!"皇帝見容楚不喝茶,只是一直盯著沐凝看,他心里也有些著急,于是便出催促.

"皇兄恕罪,臣弟失態了!"

容楚像是才反應過來,連忙抱歉地一笑,爾後又滿是*溺地看著沐凝,"心點!別燙著!"

沐凝嘴角一抽,忍不住從茶盞邊緣掃了容楚一眼.

這貨演的還真像,連假裝關心她的眼神都做了個十足十!

哼,要不是擔心容大妖孽被這茶中的毒激地麟血毒複發,又要她的血解毒.

她才不會好心到替這妖孽喝了這有毒的茶!

"皇弟,這鑼青茶可是難得的很!"老皇帝盯著容楚,他見容楚一直不喝茶,心中就是一緊.

難道容楚發現什麼了?

可是他下在茶里的藥無色無味,容楚怎麼可能會察覺?

不過老皇帝隨即便松了口氣,因為容楚已經端起了茶盞.

"果然好茶!"容楚動作優雅地抿了一口,也是露出贊歎神色,只是他垂落的眼睫下,有森冷陰鷙的寒光閃耀.

"那就多喝點,一會朕讓王德給皇弟你一些帶回去!"老皇帝見容楚飲完了那盞茶,他頓時笑了起來.

"那就多謝皇兄了!"容楚放下茶盞,鳳眸落在沐凝面上.

卻見她臉有些,他頓時緊了緊手.

沐凝回眸看他,她見容楚眸中掠過緊張,沐凝只覺心頭莫名一跳.

因為她能感覺到,容楚是真的在擔心她!

沐凝輕輕搖了搖頭,告訴他,她沒事.

容楚知道沐凝是鳳神族月女,月女的血能解百毒,她自然也是百毒不侵的.

所以她方才換他茶盞時,他才沒有阻止.

否則,即使他毒發身死,他也不願她為他冒險!

但容楚心中卻也難掩擔憂,尤其是此時看到沐凝透的臉頰,他更是緊張地幾乎要立刻抱了她出去.

而且他也在心里暗暗發誓,如果沐凝今日有什麼事,他絕對會讓老皇帝千百倍償還!

"沒事!"沐凝見容楚一直盯著她看,她擔心會被老皇帝發現端倪,于是少有地以口型示意.

她會臉,那是因為她已經知道這茶里下的是什麼藥了.

沐凝的臉,是臊的.

她怎麼也沒想到,老皇帝竟會在容楚茶中下那種泄陽的藥.

換句話,也就是會讓男人不!舉!的藥!

不過這泄陽的藥中又加了點東西,如果經常服用,男人那活兒肯定是不行的.

而且對于容楚這種本就身中劇毒的男人來,那就是催生毒藥發作的致命毒素!

想到這,沐凝不由看向老皇帝.

她還真看不出眼前這個削瘦枯敗,看起來就是命不久矣的男人怎麼會有那麼狠毒的心!

此時老皇帝見容楚喝完了那盞茶,心看起來很好,一直在找話題與容楚聊.

他見容楚有些神不守舍,嘴角的笑容不由愈發愉悅.

就算容楚發現了茶中有東西那又怎樣?

他敢不喝嗎?

只要容楚喝了,那麼他就注定不能人道,而且還要忍受麟血毒不知又會提前多久發作的痛苦與絕望!

老皇帝垂下眼簾,看著自己放在寬大禦桌上那黃黑枯敗的手,他手心里似乎還能感覺到方才他碰觸容楚的手時那溫潤如玉的感覺.

記憶一瞬飄遠,回到十多年前,他第一次看到父皇領著一個少年站在他面前.

當時的他一下就被少年那驚世的容貌所震撼.

然而父皇接下來的話卻立即將他打入地獄.

父皇那有著絕世容貌與桀驁眼神的少年是他的皇弟,也是這大乾未來的繼承人.

他努力那麼久,父皇卻根本就看不到,反而為了這樣一名來路不明的少年,就要廢了他的太子之位,這讓他怎能接受?

于是,他趁父皇將容楚送入軍中曆練之時,努力在帝都培養自己的勢力.

然而那名少年在軍中的迅速崛起,卻讓他感覺到巨大的壓力.

他的父皇開始對他們母子不聞不問.

若不是母後偷聽到父皇已經擬旨要廢太子,立新皇,他今日哪有機會坐在這九五至尊的位子上,對全天下的人生殺予奪?!

所以,他弑父,篡改遺詔,在舅家的幫助下,就此登上這天子之位.

可是那名少年卻已然成長為軍中悍將,掌兵權,並不能任他抹殺.

所以他千方百計找尋天下奇毒,他要讓那個少年受控于他,永遠不會有他自己的後代!

同時,他又不斷賜給容楚各色美女,他就是為了羞辱容楚!

"皇兄,臣弟告退!"老皇帝正陷入往事回憶中,耳畔突然聽到容楚的聲音,他抬眼看去,卻見恭王妃推著容楚的輪椅,兩人正看著他.

"怎麼這就要走?"老皇帝一直緊盯著容楚的臉,他見容楚臉色有些蒼白,心中了然,定然是那藥物的作用.

但老皇帝面上卻裝出十分關心的模樣,起身朝容楚走來.

"皇上,王爺不知怎的,突然感覺胸口悶,臣妾又忘記帶王爺的藥出來……"沐凝一副急的要哭出來的模樣,手腳無措站在臉色蒼白的容楚身側.

"皇弟如何會感覺胸口發悶?朕給你宣太醫進來看看!"皇弟又想去抓容楚的手.

"謝皇兄好意,只是臣弟這是舊毛病了,回去服了藥就好!"容楚不動聲色抬手扶住了額頭.

沐凝也在此時恰好伸手握住容楚大手,焦急道,"求皇上准許臣妾與王爺先行離開!"

老皇帝沒抓到容楚的手,似乎有些失望,但此時他也不好再強留容楚,于是便作出一副關切的模樣,道,"那皇弟趕緊回去服藥!"

待到容楚與沐凝的身影消失在乾元殿,皇弟仍然還站在大乾門前,只是此時他的眼神卻透著一絲凌厲.

"皇上,不是中了麟血毒的人是不可以和女人近身接觸的嗎?"一身典雅莊重服飾的婦人從殿後走出,是曹太後.

"當初那人是這麼!"皇帝沉聲道.

"那為何容楚卻能與鳳驚鸞碰觸?"曹太後眼底布滿怨毒.

在她看來,她恨不得容楚與鳳驚鸞這兩個人立即就腸穿肚爛而死.

皇帝卻是沉吟不語,因為他也正在思索這個問題.

容楚這麼多年來,除了能碰他的那個不男不女的側妃緋夫人,即使他後院里女人無數,也沒見他與誰接觸過.

照理,容楚不可能在與鳳驚鸞接觸過還不發病的!

"來人!"皇帝倏爾擰眉,一掃他平日里的頹廢與庸碌,而是雙目迸出狠戾寒芒,"去恭王府!"

他倒要看看,容楚究竟是真的能碰女人,還是故意只是在他面前裝出這副模樣!

……

馬車上,容楚與沐凝相對而坐.

容楚的臉色也已恢複正常,方才他只不過是用內力做出發病的假象而已.

靜默中,沐凝的眼睛一直不停地往容楚身下梭.

容楚凝眉,"笨鳥,你看什麼?"

"啊?哦!沒什麼,沒什麼!"沐凝偷看被發現,俏臉一,她有些羞澀地擺擺手,慌忙移開了視線.

容楚眼皮跳了跳,眼角處霎時有金色流光閃過,他看定了沐凝,伸手就搭在她脈上.

沐凝一碰到容楚的手,頓時就是一縮,"我沒事!"

但她隨即抬眸,驚訝問道,"你會醫術?"

容楚斜沐凝一眼,"一知半解!"

不過容楚一直緊擰的眉頭明顯是松了開來,因為他已經查探出,沐凝並沒有任何中毒的跡象.

沐凝對于容楚也懂醫術這件事雖然心生懷疑,卻也沒有多問.

因為她突然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看樣子老皇帝給容楚下這樣的藥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那容楚豈不是一直都是……

可是他後院里明明有一百零八個妾呀,而且她還親眼看到他和軒轅緋玩重口味的游戲!

上篇:169 強勢捍衛     下篇:171 有恃無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