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71 有恃無恐  
   
171 有恃無恐

沐凝越想越覺得可疑.

黛眉凝起,沐凝清麗無雙的眼睛又忍不住朝容楚身下瞄了瞄,眼珠子一轉,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事,她抬眸,詫異問道,"你怎麼不問我,皇帝在你茶里下的什麼藥?"

容楚微眯鳳眸,一臉冷漠,"你會麼?"

沐凝抿唇,氣哼哼地瞪了容楚一眼.

她當然不會,因為她的節操還在!

要她當面去問一個男人是不是不!舉!她實在問不出口.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老皇帝給你下那種……呃……"沐凝覺得容楚這麼狡詐,他肯定早就知道老皇帝給他下泄陽藥的事.

"我要知道什麼?"

誰想容楚聞聽沐凝的話後,竟然裝傻充愣,還用一副莫名其妙地眼神看著她.

沐凝氣結.

她原是想旁敲側擊問一下容楚是不是早就沒了男人那種功能,可是容大王爺竟然這麼不配合,倒是讓她後面的話不好意思再問出口了.

于是,沐凝只能抿嘴.

容楚似乎也有心事,一路都是沉默不語.

不過沐凝卻是在無數次偷瞄容楚之後,眼眸又是一亮,因為她突然想起容大王爺似乎也磋磨她不少次了,但每次都會止在關鍵時刻.

沐凝一直以為那是因為容大王爺的節操沒掉完,還知道未婚不可發生關系,所以才會如此君子.

但他們都成親這麼久了,他卻依然還是守著最後的底線.

甚至最近連磋磨她好像都沒興趣了,這可就不過去了啊!

倒不是沐凝希望容楚真對她做那事,她只是覺得納悶.

但如今她卻有如醍醐灌頂,看來,容楚不是要守著什麼最後的底線,他更加不是什麼君子.

他不動她,那是因為他不行!

沐凝覺得,自己一定是已經發現了事實的真相!

這麼一來,她豈不是就不用怕他了?

反正任他磋磨,她也不會少一兩肉,只要不進行到最關鍵的那一步,她好像也沒損失啊!

彼時,沐凝腦袋瓜里不停地轉著各種念頭,她本就極亮的眼眸里更是不心露出燦然喜悅的光芒.

然而沐凝這樣的神看在容楚眼中,卻讓他猛地蹙了劍眉.

笨鳥這是什麼意思?

她一定是已經知道今天那盞茶中的秘密了,但她不但沒有一點想要安慰他的意思,反倒是在那邊擠眉弄眼,好像是很興奮的樣子.

知道他不行,她就那麼高興?!

容楚心里一時冒出一團火氣,他沉了眼眸,危險地睇著沐凝,心想果然不能對她太好!

一路上,容楚與沐凝都是各懷心思.

當馬車終于停在恭王府門前,沐凝已然心潮澎湃地不能自已了.

她也不等人來扶,"咚"一下,直接跳下馬車,驚得那做人凳的司禮監太監都差點趴在了地上.

下馬車後,沐凝還回眸,眼神睥睨地看向容楚,同時嘴角扯出一抹詭異的笑來.

哼,從現在起,她可就不會再害怕容大妖孽咯!

因為她已經掌握了容大王爺最不想讓人知道的秘密!

如果他再敢得罪她,她就滿世界宣傳大乾尊貴的攝政王殿下其實不!能!人!道!

啊哈哈哈哈哈,沐凝突然好想叉腰狂笑.

容楚當然看到沐凝那個不懷好意的眼神,他額頭青筋頓時突突跳起,整張臉"唰"的一下就黑了.

"笨鳥,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王爺,以後記得可別來惹我哦!"沐凝給了容楚一個挑釁的眼神,隨即扭頭,大搖大擺地走了.

在她身後,容楚"砰"的一下,捏碎了他輪椅的把手.

"王爺……"溥公公和葉冰在一側面面相覷,怎麼在皇宮里時王妃和王爺還和樂融融.

王妃還給王爺解圍呢,這剛回王府,這兩人怎麼就又杠上了?

"走!"容楚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這個字的.

但他已然充斥著怒火的鳳眸卻一直凝著在那一道纖細的背影上,驟然間,鳳眸眯緊.

笨鳥,這是你自找的!

……

回到辰景閣,青雪正按照沐凝畫的設計圖在給土豪大人縫制新衣服,一見沐凝回來,她和白露立刻迎了上去.

"姐!"

"王妃!"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躥到沐凝肩上蹲著.

"姐,是不是有什麼好事啊,瞧你這麼高興!"青雪與沐凝待的久了,她知道沐凝性子隨和,所以話也隨意.

"當然!確實是好事!大大的好事!"沐凝眼睛里都帶著笑.

從遇到容大妖孽開始她就一直處于下風,只有被他*耍弄的份,到如今,這麼多天了啊,她可算是終于揚眉吐氣一回了!

只要一想到方才下馬車時,容楚被她噎得黑臉暴怒卻又不能發作的模樣,沐凝心就好的不得了!

"王妃,不知是什麼好事啊,奴婢是不是可以求王妃打賞呀?"白露也在旁邊笑道.

"嗯,對我來確實是好事!"沐凝眼角一彎,笑米米道.

從此以後她可以高枕無憂,再不用害怕自己會被容大妖孽吃得骨頭都不剩,這麼好的事,簡直要普天同慶啊!

"打賞嘛,嗯,尋常的銀子首飾想必你們也不稀罕!"

沐凝眼珠子一轉,她看了看青雪和白露的臉蛋,眸子眯起,她走到妝鏡前,從一個瓷瓶里取出兩顆黑色藥丸,"這兩顆美顏丹就賞給你們倆吧!"

"美顏丹?"青雪和白露一人得了一顆,但卻難掩詫異.

"嗯,這丹丸是可以祛斑美白的!"沐凝隨口解釋道,她見青雪和白露一直盯著那黑色的藥丸,以為她們是不相信她,于是伸手,"不敢吃就還我!"

"不!我吃!"青雪自幼習武,她一直覺得自己臉上皮膚黃黑,不夠好看,正想著要怎樣才能美白,自家姐竟然就賞了她這什麼美顏丹,她才不會錯過機會!

不同于青雪對沐凝全心全意的信任,白露卻是不知道沐凝的本事,但她見青雪吃了,也沒有猶疑,張口就吞了下去.

其實白露相貌清秀端正,只是臉上的雀斑破壞了美感.

"便宜你們了!"沐凝見二婢吃了那美顏丹,嘴角不由撇了撇.

這美顏丹可是她根據簡牧塵給她的那個九花丸的成分,又加以改進提高,才煉制出來的,那效果可不是一般的好!

哼,明天青雪和白露這兩個丫頭就會知道她所不虛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沐凝只給青雪和白露,頓時著急了.

它猛地躥下沐凝肩頭,站在妝鏡前,伸出爪子指著那瓷瓶,示意沐凝,大人它也要美顏!

"一邊去,這美顏丹貴著呢,你一只白白嫩嫩的胖狐狸,你是要美黑呢,還是除毛呢?"沐凝斜眼看土豪大人.

土豪大人聞,頓時狂搖大腦袋,兩只大耳朵都甩地"啪啪"作響,大人才不要美黑,更不要除毛!

大人這一身白毛美膩得很呢!

可是大人它胖啊!

"吱吱吱!"土豪大人立即吸氣,收腹,提臀,然後兩只爪子掐肥腰,雙目灼灼示意沐凝——

大人要減肥!

"想減肥啊,以後餐後甜點不准吃!"沐凝才不會理會這只無聊的肥狐狸,趁著心好,她打算再煉制一些丹丸.

只要明兒個青雪和白露的臉有了效果,她這美顏丹的功效自然會有人幫她宣傳.

沐凝一直覺得,女人得有事業,不能單純地依靠男人,或者是坐吃山空.

所以她打算開店,美容店!

專門出售護膚品,以及美容丹丸.

沐凝覺得,這恭王府她想必也不會待很久,她得提前為自己以後的生活打算打算.

"吱吱吱……"土豪大人一聽沐凝不准它吃餐後甜點,頓時兩眼呆滯無神,頭頂呼呼吹過寒風.

癟著嘴,耷拉著尾巴垂著腦袋蹲牆角去了.

嚶嚶嚶,大人它不要節食啊啊啊……

……

大乾,帝都城南郊.

入夜,在一間毫不起眼的民居里,此刻,卻有一名身著奇特黑色服飾的男子跪在地上,在他面前,是一名戴著黑色面具的男子,男子身側,還站著三名同樣穿著奇特長袍的男子.

"宗主,屬下無能,未能斬殺鳳驚鸞!"跪著的男子聲音里有著濃濃的自責.

"你你的迷尚幻境竟然被人破了?"那被稱為宗主的男人似是在沉吟.

他的聲音很冷,但卻又不同于簡牧塵那種仿佛來自于地獄的森涼,也不似秦傲天那樣毫無感地寒冷.

他的聲音冷得讓人窒息,就像是一只手猛地扼住了脖子.

"是!鳳驚鸞有一只幽狐,若不是幽狐進入幻境,救了鳳驚鸞,鳳驚鸞絕不可能活著出來!"那男子沉聲道.

"鬼風,那你可知曉鳳驚鸞在幻境里看到了什麼?"宗主又問.

這也是他最關心的問題.

"屬下的迷心**只練到三層,並不能知道幻境里發生的事."鬼風頭上冷汗霎時滾落.

因為他知道,在密毒教,是從來不會對沒用的人心慈手軟的!

他沒能殺了鳳驚鸞,又被人破了迷尚幻境,在密毒教已是等于犯了死罪.

果然,那宗主的眼神立即冷了下去,他中甚至還發出"嘶嘶"的聲響,就好像有毒蛇在吐信.

但鬼風卻知曉,那並不是毒蛇,而是宗主養的蠱蟲.

"宗主,屬下雖然並沒能進入幻境,但屬下卻發現鳳驚鸞的衣服都有燒灼的痕跡."鬼風似乎非常害怕那些蠱蟲,他連忙補充一點.

"燒灼的痕跡?是高溫灼穿還是被火燒的?"宗主一瞬抬眼,他藏在面具後的眼睛和他的聲音一樣陰森.

鬼風想了想,然後肯定道,"對,就是高溫灼穿!"

"她是看到了炮烙麼……"宗主眯了眯眼睛,一瞬露出了然的笑.

"宗主,屬下也曾經聽聞步清城喚鳳驚鸞阿凝,她又在幻境里看到炮烙,那她……"鬼風急著將功補過,一聽宗主的語氣,他連忙提起步清城與鳳驚鸞的關系.

"宗主,依屬下看,從一開始,我們就沒追蹤錯,如果鳳驚鸞不是月女,她身上又如何會有蒼炎神珠的氣機?"一直站在那宗主身後,仿佛影子一般存在的長發男子道.

"可是……"另一個身形稍矮的男子提出疑問,"都月女血有異香,但鳳驚鸞第一次出現在燕行樓時,她的血並無香味."

此話一出,其余幾人也都陷入沉默.

"不論她是不是月女,本宗主只關心蒼炎神珠是不是在她身上!"那宗主卻是沉了眉心,聲音里也帶了冷肅與殺機,"還有,立即傳信回南疆,告訴白妃,就月女已經找到,她的承諾也該兌現了."

"是,宗主!"其余幾人同時俯身,聲音恭敬.

……

與此同時,恭王府內,沐凝洗漱好後,正趴在*上研究她在簡牧塵書房找到的香藥典籍,時,容楚進來了.

不過,沐凝只是瞥了容楚一眼,立刻就移開了眼睛,繼續看她的書去.

沐凝今晚還特地穿上她從來也不敢在容大妖孽面前穿的睡衣——那種既露胳膊也露腿的短短褲睡衣.

最近天氣實在太熱了,還是胳膊和腿都露在外邊涼爽舒適!

古代什麼都挺好,就是衣服穿得太繁瑣.

以前沐凝還怕容大妖孽看到她穿成這樣會狼性大發吃了她,但現在她簡直就是有恃無恐啊.

因為沐凝現在已經篤定容大爺什麼都做不了,所以她一點也不害怕了啊哈哈!

然而,也正因為沐凝立即就移開了眼神,所以她並沒有看到容楚鳳眸里一霎流轉的暗沉精芒.

容楚仍然是坐在輪椅上的,他自己轉著輪椅,緩緩朝沐凝行去,遂深鳳眸已然將此時少女周身籠罩,眼神一霎便凝在了那雙玉雕般的玉足上.

夏日的夜晚,窗外蛙聲連著蟲鳴,不知名的花香漂浮在空氣中.

然而在容楚心里,自從遇到這只笨鳥,這世間再美的景色,也從此再難入他的眼.

沐凝也察覺到容楚火熱的眼眸,她沒來由地打了個冷顫,但她隨即又對自己這麼膽嗤之以鼻.

哎,估計是被大妖孽壓迫久了,現在明知道他不行,竟然還本能地會害怕他!

想到這,沐凝斜眼瞥容楚,此時容楚已到了近前,正凝目看著趴在被子上的少女.

他面色沉凝,看不出表,只有一對眼睛亮得驚人.

"你想干嘛?"沐凝心里忽然湧上不好的預感,但她又覺得自己實在是杞人憂天.

點漆似的眼珠子一轉,沐凝收了書,身子還往里面挪了挪,讓出外邊那個位置.

她覺得容大爺肯定是想睡覺了!

容楚看了看沐凝,一挑劍眉,眯起的眼眸里有著淡淡的詭詐笑意,"本王腿腳不便,你來扶我!"

沐凝也不疑有他,或者,在她心里,現在已然將容楚當成了同性==!

所以沐凝對于容大王爺的這個要求,她根本就是想也沒想,直接就翻身過來,伸手就去攙扶容楚.

上篇:170 茶中的秘密     下篇:172 神轉折 ps 神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