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72 神轉折 ps 神經病  
   
172 神轉折 ps 神經病

然而沐凝手剛伸過去,就被容楚一把握住.

此時沐凝剛下*,重心不穩之下,她猛地往後倒去,

沐凝還沒來得及反應,只覺一只硬如鐵的臂膀已然勾住她纖腰.

隨即,天地旋轉,火熱的氣息撲在臉上,眨眼間,沐凝已被容楚狠狠壓在了*上,濃郁的龍涎香味瞬間將她籠罩.

"唔!"容楚的重量全壓在沐凝身上,沐凝氣都喘不上來.

她伸手去推容楚,"好重,壓死我了!"

容楚微眯鳳眸,稍稍抬高身軀,卻是一直都沒話,而是用那對幾乎能勾人心魄的鳳眸一直凝望著沐凝.

"喂,你到底想干什麼?"沐凝還沒意識到危險降臨,她只以為容楚又要像之前那樣磋磨她,心里倒是一點也不怕.

反正早就被他看光光了,多看一次少看一次沒什麼區別.

沐凝想得很開.

"你,三更半夜,本王還能做什麼?"容楚唇角勾起邪氣的笑容,他看著燈火下,眼眸清麗的少女,伸出長指輕撫她臉頰.

"三更半夜,當然是要睡覺的咯!"沐凝裝傻,她才不要和容大妖孽親密接觸,所以,能糊弄過去一次是一次.

"睡覺之前呢?"容楚眯眸,眼中精芒閃耀.

"睡,睡覺之前……刷牙?"沐凝又開始緊張了.

臥槽,容大妖孽能不能不要這麼卑鄙啊,想干什麼趕緊的啊,他越是這樣莫測高深,她就越緊張啊!

"笨鳥,我想,你是不是得解釋一下你今天對本王干的好事?"容楚微微一笑,只是這笑意未達眼底,看在沐凝眼底,就倍覺陰森可怖.

"我沒干什麼呀!"沐凝好惆悵.

容大爺您話能不能干脆一點,她到底干啥惹到他的事了,自己卻不知道的?

"你,讓本王別來惹你,否則的話,你待怎樣?"容楚好心提醒一句.

"……"沐凝聞,心里頓時突地一跳,容大妖孽果然不能惹.

只是一句話而已,他竟然記得這麼清楚,而且這麼快就要來興師問罪!

如此一來,沐凝哪還再敢提半個字她是想將容大爺不能人道的事到處宣揚的啊,現在她可是被容大爺壓得死死的.

魚在砧板上,可容不得她逞一時之強.

"我會待王爺更好!"心念一轉,向來都很識時務的沐凝立馬一本正經道.

"是麼?"容楚像是很滿意沐凝的這個回答,鳳眸眯起淺淺笑意,他道,"那你打算如何待本王更好?"

"……我給王爺……"沐凝努力想了想,容楚身為王爺,似乎什麼也不缺,那她要做什麼才能取悅他呢?

也不知怎地,沐凝腦子忽然就是一抽,只見她雙目猛然亮起.

似乎覺得自己的這個主意實在不錯,沐凝本就清脆動聽的聲音都揚高了八度,"我去給王爺找壯!陽!藥!"

彼時,剛好巡邏到辰景閣的葉冰正打算飛身上屋頂,看看周圍有沒有人監視,耳朵里就傳來沐凝這石破天驚的八個字.

從來都是冰塊臉,似乎不會為任何事動容的恭王府第一侍衛葉冰猛地一腳踏空,竟然直接一頭從屋頂上栽了下來.

而守在辰景閣外正與林嬤嬤嗑瓜子閑聊的溥公公亦是受驚過度,手一抖,硬是將那瓜子仁給塞進了鼻孔里.

"噗!"正在喝水的林嬤嬤更是一口水狂噴而出,立即噴了溥公公一頭一臉.

青雪與白露兩個丫鬟本來是在給土豪大人縫制戰袍,此時臊了臉,根本就不好意思抬頭.

"吱吱!"只有正在啃堅果磨牙的土豪大人,見所有人都對阿凝要找什麼藥的話反應過度.

它抬起大腦袋朝四周看看,沒弄明白,于是繼續一臉純潔地埋頭啃核桃.

好在辰景閣向來不准外人進入,一入夜,那些二等丫鬟以及婆子們就都不准進內院.

所以溥公公暗暗松了口氣,如果王妃要給王爺找內什麼藥的傳揚出去,那王爺這臉可就丟大了.

王爺丟臉,最後苦得還不是他們這些做奴才的!

不過溥公公也實在是覺得這個王妃真是膽子肥得很啊,當著王爺的面呢,竟然就敢這麼!

彼時,不同于外面那幾人的心驚肉跳,屋子里,已經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沐凝完那句話後,容楚那張俊美的臉立馬就黑了.

他撐在沐凝身側的手臂上更是鼓起了大塊的肌肉,原本還蘊了清淺笑意的鳳眸也是一霎沉若深海.

沐凝幾乎都能感覺到從容楚身上傳來的如有實質的無形威壓.

她心里頓時暗叫不好.

完了,她真是欠抽,怎麼就哪壺不開提哪壺呢!

這下可真是徹底惹怒容大妖孽了,他會不會惱羞成怒,扒了她一層皮啊?

沐凝眼神閃爍,心肝都開始狂跳起來.

她是什麼都不敢再去看容楚的眼睛.

可是容大爺的氣場太強,沐凝又和他離得那麼近,她感覺自己的臉都快被容楚眼中的怒火給燒起來了.

于是,沐凝心又心地去扯一旁的被子.

可是被子被壓著,扯不動,沐凝只好用那被子的一角悄悄遮住了臉.

她是想擋住容楚那熾烈到幾乎燙人的眼睛,再被他這麼看下去,她真的感覺自己要被燒成焦炭了.

尼瑪,她就是在那迷尚幻境里體驗到的炮烙都比不上容大爺此時散發出來的怒火啊!

"你敢再一遍!"容楚忍了又忍,當他看到沐凝拖過被子擋臉,他的怒火終于勃發了.

只是容楚向來很有涵養,所以即使他已經怒到了極點,卻也沒像沐凝所想象的那樣揍她,然後摔東西.

此時,容楚陰鷙的鳳眸里跳躍著怒火,額頭青筋突突直跳,他一把扯開沐凝遮臉的被子,整張臉幾乎都湊到了沐凝眼前.

沐凝眼前一花,差點成了對眼.

但她隨即就用手捂住臉,她知道她這是鴕鳥的行為,但現在她也想不出任何好辦法了.

誰叫她嘴賤呢!

那句話前,她怎麼就沒想起來,男人的自尊有百分之九十九是靠那方面的能力撐著的!

她倒好,竟然當著一個本來就沒那能力的男人的面,要給他壯那方面的能力……

簡直不忍直視!

"!"容楚伸手拿開沐凝捂臉的手,只是一瞬間,他的臉色已然黑得都能滴出墨來了.

"不!"沐凝趕緊搖頭,抿緊了嘴巴,那是堅決不敢再開口.

容楚眯緊了鳳眸,他眼角倏地有湛然亮光一閃,就在沐凝以為他又要逼迫她什麼之際.

"本王明白了,"只見容楚忽然一勾唇角,陰森笑道,"看來,王妃這麼多天來獨守空房,深閨寂寞,你這是在暗示本王要好好服侍你?"

沐凝聞,頓時震驚了!

她哪句話有暗示他,她獨守空房深閨寂寞需要人陪了!

沐凝覺得,容楚肯定是氣瘋了,要不然他怎麼可能突然來這麼一出神轉折?

"怎麼,被本王猜中了?"容楚見沐凝兩眼瞪圓,眼神震驚,他微微一笑,像是十分*溺地一捏沐凝鼻子.

隨即起身,容楚開始脫他的外袍.

"王,王爺,你,你你要干什麼?"沐凝突然感覺大事不好,她抓緊了身下的被子,眼神驚疑不定地瞄容楚.

"當然是服侍笨鳥你了!"容楚回眸,異常風騒地朝沐凝拋了個媚眼.

沐凝頓時渾身一抖,"王爺,你,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有麼?"容楚顰眉,像是在考慮沐凝的話.

他本就極為俊美,凝神思索的時候,那長入鬢角的劍眉微微蹙起,鳳眸中露出一點黑眸,長而密的眼睫在眼下刷出一片陰影.

側臉竟如雕像般完美,尤其是那下頜,更是蘊含著男子的陽剛,讓人一看,就再也移不開目光.

不過,沐凝此刻可沒空去欣賞她這個美男子王爺夫君,她已經坐起身,然後自覺地縮到牆角,眼神驚恐地看著容楚.

因為她覺得容大爺有些不對勁,剛剛還是怒得要殺人,突然又笑逐顏開,還在那自我感覺良好地認為她那話是由于深閨寂寞.

沐凝上下打量著容楚,眼神複雜又閃爍.

難不成,容大爺的神經病又犯了?

那可真的糟糕了!

上篇:171 有恃無恐     下篇:173 麟血毒的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