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74 伉儷深  
   
174 伉儷深

沐凝趁容楚"昏迷不醒"之際,偷偷跑到偏房,還特地找了間偏僻的屋子,帶著被一粒金花生砸傻的土豪大人躲了起來.

她敢肯定容楚今夜突然發病絕對是一場陰謀!

首先溥公公的話就有漏洞,容楚明明就能和她有身體接觸!

他們同*共枕摟摟抱抱也不止一次了.

甚至她還親過他呢!

而且從更深層次來,容大爺還有一個喜歡磋磨她的癖好.

如果他不能碰女人,他又怎麼可能在碰了她之後卻一點事都沒有?

難道她不是女人嗎?!

沐凝越想就越是懷疑容楚今夜此舉的目的,越懷疑他的目的,她就越生氣!

容大妖孽為了戲耍她,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不就是被她知道了他沒男人那方面的能力嗎,她又沒出去!

他至于這麼費盡心機演這出戲嗎?

哼,要容楚碰都沒碰過後院那麼多夫人,沐凝還真不相信.

天下男人,就沒一個好東西,她還沒見過有哪個男人美色當前還能坐懷不亂的!

尤其是容楚,她可是親眼看到軒轅緋為他服務的!

沐凝覺得,通過今晚的事,她可算認清了容楚的真面目!

"吱吱吱!"沐凝正在那對容楚的惡行氣到不行,土豪大人倒是樂滋滋地在一邊翻來覆去玩那顆金花生.

雖然腦門上被砸出一個大包,但土豪大人覺得甚值!

如果每天都有人拿金花生砸它,這也不失為一門發家致富的好門路!

如此一來,不久大人它就能做真正的土豪啦!

"咦,你怎麼有這花生?"沐凝定眼一瞧,這金花生怎麼這麼眼熟?

她今天才讓青雪用金子去化的一些花生豆子之類的,就是留著以後打賞用的,這還沒派出去呢,土豪大人倒是先得了一顆.

"吱吱吱!"土豪大人連忙苦逼地伸出爪子指著自己腦門上被砸出的大包,示意它這可是包的代價才換來的金子.

沐凝不由顰了眉.

彼時,容楚對皇帝派來的那七個大內高手十分火大,下了必殺指令後,立即長身而起,他原本是想去找沐凝,繼續做沒完成的事.

但容楚剛走到窗前,皎潔月色下,又有鬼魅般的黑影出現眼前.

"主人!"那黑影將一封密信交給容楚,隨即隱沒在暗夜里.

容楚迅疾打開那密信查看,一霎之間,他眼眸已然沉冷下來,薄冷唇角亦是抿緊,刀鋒一般削直.

這一晚,沐凝輾轉反側,夜難成寐,她不時驚醒,總覺得暗夜里,有一雙眼睛正在凝視著她.

土豪大人卻是抱著那顆金花生淌著口水美滋滋的做了一晚的美夢.

翌日,當沐凝頂著兩只大黑眼圈出現在辰景閣正廳前,她剛進屋,就見青雪和白露兩個丫頭一臉狂喜地撲了過來.

"姐!"

"王妃!"

青雪與白露兩個人一人拿著一柄手執的鏡子,看著沐凝的眼睛幾乎都在發光了.

"姐,我的臉真的白了!"就連向來內斂的青雪都忍不住對著鏡子狂喜地左照又照,好像怎麼也看不夠自己這張雪白紛嫩的臉.

"王妃,奴婢臉上的斑也都不見了!"白露亦是難掩驚喜.

她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服了那顆美顏丹,誰知道竟然真的有效果,而且還是如此令人驚喜.

"嗯,不錯!"沐凝一晚沒睡好,本來困乏的很,這時候一聽自己的美顏丹竟然效果這麼好,她不由也高興起來.

而且這遠比沐凝所預期的效果還要好,明她對簡牧塵那個方子加以提高改善確實是非常成功的.

短短的半天時間,恭王妃有獨門美白祛斑秘方的消息就像是長了翅膀一般,飛遍了恭王府的各個角落.

一時之間,辰景閣門庭若市,後院里那些夫人們都上趕著往辰景閣跑.

沐凝卻不是每個人都會給她煉制的丹丸.

一來那丹丸所用的藥材十分昂貴,她又不是散財童子,誰來都給.

二來嘛,沐凝本就非常謹慎,前世她可是看過許多家斗宮斗的,在這種深宅後院里,女人之間的爭斗真正堪比戰場.

沐凝雖然不怕有人陷害,但她對恭王府沒有感,住在這里也是權宜之計.

如今她腦後的鎖魂針已經掉了兩根,恐怕不久第三根也會掉,屆時她就能恢複完整的記憶,不用再受頭痛侵擾.

一旦恢複記憶,她必定是要離開這里.

所以,她沒必要將時間耗在和這些女人的爭斗上.

只是有些人的毅力遠比沐凝想象的要大,比如軒轅緋.

在被沐凝屢次三番拒絕之後,軒轅緋竟然越戰越勇,一天三次准時報道,死纏沐凝,一定要沐凝給她弄點美顏丹,美容丹,烏發丹的.

沐凝一概不理,因為她之前找軒轅緋要霽月遺書時,這貨也是跟她裝傻充愣,一問三不知.

除了軒轅緋,還有一只肥狐狸也是鍥而不舍地追著沐凝,要那種可以不用節食就能減肥的減肥丹.

如果沐凝對恭王府後院其他的夫人們還能不理不睬,那些人在碰了釘子後,也不敢再強行索要.

但軒轅緋和土豪大人這兩貨,卻是完全發揮了死纏爛打的無敵功夫,整天跟在沐凝後面,一個"丹丹丹丹丹",一個就"吱吱吱吱吱吱".

沐凝煩不勝煩,直接關門不理.

哼,她的丹丸就那麼好要的嗎?

不拿出點誠心來,瞧她可會理這兩貨!

……

從宮中回來的第三天,容雨晴來了恭王府拜會沐凝.

其實也不能拜會,因為容雨晴是懷了其他的目的來找沐凝的.

"鸞兒,不,皇嬸嬸,你是不是和百靈的大皇子認識呀,你帶我去找他好不好?"容雨晴開口就直奔主題.

"找他干嘛?"沐凝莫名其妙地看著臉蛋通,滿眼羞澀的容雨晴.

"鸞兒,我發現我好像喜歡上大皇子了,這幾天我一直都在想他,連吃飯喝水都能看到他的影子,我好想再見到他!你帶我去見他好不好?"

容雨晴性子潑辣大膽,這種話沐凝一個穿越來的都不一定好意思出口,她竟然當著青雪的面,就出來了.

不過,知道了容雨晴心中的秘密之後,沐凝倒是被嚇了一跳,同時心里也很是有點不舒服.

在臨南王府的詠荷會上,沐凝也看出容雨晴似乎是對步清城有點意思.

但她原以為容雨晴只是犯犯花癡而已,她倒是沒想到容雨晴竟然還認真起來.

只是沐凝覺得她實在不看好步清城和容雨晴.

因為這兩人的身份雖然看起來都是同樣高貴,一個是大乾的郡主,一個是南疆的皇子,但是實際上卻又天差地別.

容雨晴是德王的愛女,德王手握重權,步清城卻只是南疆百靈空有其名的皇子,並無實權.

所以德王是絕對不會願意將唯一的愛女遠嫁南疆的.

但這些並不是導致沐凝不舒服的主要原因,在沐凝心底深處,她是一直將步清城當做了她幼年直至步入少女時期最重要的一個人.

甚至可以,沐凝心中對步清城也是懷了不一樣的愫.

畢竟,那種亦師亦友,青梅竹馬的感真的是這世間罕有最純真的感.

所以,沐凝自私地不希望有別的女人來喜歡步清城,和她分享步清城那樣溫柔的眸光.

"鸞兒,你,你不會也喜歡上大皇子了吧!"

容雨晴見沐凝半晌不答話,而且臉色還變得非常古怪,她頓時大驚失色道,"你都嫁給恭皇叔了哈,你怎麼可以對別的男人有意思?"

"怎麼可能!瞎什麼呢!"沐凝被容雨晴這麼一打岔,忽然感覺心頭悚然一驚.

她幾乎是下意識地反駁,而且不自覺得連聲音都提高了.

"好了好了,我就知道你和恭皇叔伉儷深,你怎麼可能會是那種一腳踏兩船的蕩娃呢!"

容雨晴見沐凝激動,她生怕沐凝生氣了就不帶她去找步清城,于是趕緊展顏笑著抓住胳膊搖啊搖.

但沐凝一聽這話,臉色頓時更加難看了.

她什麼時候和容楚伉儷深了呀,她才沒有!

她對容楚明明只有不耐煩而已,那是半點愫都沒有的!

她都討厭死了容大妖孽!

對,非常討厭!

不過,沐凝確實也很想去找步清城,第二根鎖魂針已然掉落,這幾天她腦子里很亂,若不是早有經驗,強行壓著不去想,恐怕她都不知道要頭疼暈倒多少次.

而且,她也有很多的問題想要去問步清城.

鑒于三天前那一次莫名踏入詭異的幻境里,差點就被炮烙成焦炭,所以沐凝這一次出行非常謹慎.

除了洛四秦五,還有容楚派來保護她的青龍衛,沐凝這回又向溥公公借了一百黑風騎的將士.

而且,沐凝不但帶了土豪大人,連軒轅緋都拉上了.

因為沐凝聽溥公公軒轅緋家學淵源,十分擅長奇門陣法.

只是沐凝所不知道的是,其實軒轅緋屁的陣法都不懂!

在東海,她根本就是個不學無術的敗類,弄得怨聲載道,這才經家族一致決定,打發了她來大乾,進了恭王府,做個靠混吃混喝刷存在感的側妃.

于是,沐凝帶了浩浩蕩蕩一群人,去往步清城居住的客棧找人.

當然,沐凝是絕對不會讓容楚知道她此次出行的目的,上一回她只是在大街上偶遇步清城,那貨就別扭成那樣,還非要逼著她叫他哥哥,都讓她無語了.

如果被他知道她竟然是主動去找步清城,還不知道又會做出什麼幼稚可笑的事來.

馬車上,軒轅緋與容雨晴相談甚歡,沐凝卻是有些出神.

因為她突然想起,似乎從那天夜里她逃走之後,好像又是幾天不見容楚了!

也不知道他整天都在忙什麼!

而且沐凝現在已經坐實了容楚就是在耍弄她的事實!

在他心里,估計她和他後院里的那些女人們沒什麼兩樣,不過就是招之則來,揮之則去的玩物罷了.

如果他真的對她有心,又怎麼會總是無視她?

整天在花叢中流連的臭男人,難道就不知道女人是需要哄的嗎?

沐凝憤憤地心想.

簡牧塵,容楚都是一樣的貨色!

難怪這兩人能夠看對眼!

"美人,你是在想王爺?"沐凝正胡思亂想間,軒轅緋突然冒出一句.

"胡,我想他干什麼?"沐凝一個白眼射過去,沒好氣道.

"那你想我大哥吧!"軒轅緋眼睛一亮,繼續游沐凝,"我跟你,我大哥比王爺可還要俊三分,而且也不像王爺那麼陰陽怪氣,你要不要考慮——哎呀!"

"吱吱吱!"本來還在昏昏欲睡的土豪大人一聽到軒轅緋又要拐騙它家主子的阿凝,頓時綠眸暴睜,猛地躥了起來.

一個漂亮的回旋踢,就將軒轅緋那張漂亮的臉蛋給蹬歪了.

"臭狐狸,肥狐狸,你敢蹬老子,心老子扒了你狐狸皮!"軒轅緋精心妝扮的妝容被弄花,頓時暴怒.

只見她也不嫌掉價,沖上去就要蹂,躪土豪大人.

"吱吱吱吱吱!"土豪大人以著和它土肥圓的身材非常不相襯的敏捷身手騰挪閃躲,抽冷子就去撓一下軒轅緋.

本就不大的馬車里,霎時響起一人一狐的吵鬧聲.

幸好很快就到了與步清城約定的春來茶樓,沐凝已經讓青雪先過去通知步清城了.

沐凝想的很周到,自己這些護衛都是容楚的人,如果她光明正大去見別的男人,難免不會有人心有芥蒂,會去打報告.

所以沐凝對外宣稱是和容雨晴一起來喝茶的.

沐凝與容雨晴旁若無人地進了茶樓.

"鸞兒,我好緊張!"容雨晴一想到即將要見到自己心上人,不由臉色發白,緊張地抓緊了沐凝的手.

沐凝什麼也沒,因為她已經看到步清城了.

步清城依然還是一身藍色的衣衫,墨發披散,只在脖子後面用緞帶系上,清俊溫和,宛如美玉端方.

"阿——"步清城一看到沐凝,眸中霎時迸出激動與狂喜,他下意識就要喚沐凝的名字,卻又在看到沐凝身邊的容雨晴時猛地住了口,轉而微笑致意,"恭王妃,安郡主!"

"大大大……"容雨晴此刻已經腦袋當機,她目光癡迷看著步清城,方才還緊張到發白的臉倏地變,得都能滴出血來了.

尤其是當步清城一笑,容雨晴只覺得眼前似有百花綻放,*旖旎也比不過此刻公子笑容.

"砰!"毫無預兆地,容雨晴竟然花癡地暈過去了.

沐凝很是無語地扶額.

不過也好,有容雨晴在場,有些話她還不好去問步清城,于是沐凝示意青雪扶容雨晴去一旁.

沐凝下馬車時,就找了個理由支開了軒轅緋和土豪大人,但她知道,這兩只馬上就會回來,所以她和步清城單獨相處的時間不多.

"清城哥哥……"沐凝低聲喚道,她剛開口,卻見向來溫和淡然的步清城竟然神激動地一把抱住了她.

上篇:173 麟血毒的副作用     下篇:175 王爺跑了,王妃笑了!(9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