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76 到底誰吃虧?  
   
176 到底誰吃虧?

這一陣狂風暴雨來的快,去的也快.

方才還是墨云翻卷,眨眼間便是云開月現,漫天的星子.

雨水洗刷過的天空格外清爽,草木清香,怡人心脾.

然而對于沐凝來,今夜必然是永生難忘的.

難以忘記,不僅僅是因為她的完璧之身在今夜被破.

還有,就是她實在沒想到容楚竟然不像她所以為的那樣,並沒有男人的那方面的能力,而是,他分明就是個正常的男人!

她一直就被他給騙了!

也正因為如此,她才會放松警惕,最終讓他得了手!

沐凝之所以會笑,是因為她更加沒想到,雖然容楚有那方面的能力,可是,三分鍾都不到……

一想到剛才容楚沒弄幾下就繳槍投降的囧事,沐凝簡直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描述她此時的心.

真他麼的囧翻天了!

可是,她真的好想哭啊,因為她覺得自己好蠢!

作為一個現代人,她竟然還相信古代那種沒有守宮砂就不是完璧之身的鬼話.

結果,只是一時大意,她的完璧之身就被她最討厭的妖孽給奪走了.

可是奪走就奪走了吧,她畢竟也嫁了他.

即使她再不願意,如果他非要行夫妻之禮,她一味拒絕也不過去.

但是,老天啊,能不能別玩我啊!

沐凝簡直欲哭無淚,因為她實在沒想到,千算萬算,最後卻沒算出,這妖孽竟然會是個秒!射!男!

真是可惜了那副好皮相,好身材!

沐凝感覺自己真是不值,好不容易知道自己還是完璧,結果還沒來得及高興,這完璧就又沒了,而且還是被——

嗚嗚……

沐凝想想就覺得好難過,她越哭越傷心,一傷心起來,就覺得那里還是好痛,火燒火燎的.

嚶嚶嚶,妖孽一點都不溫柔!

沐凝現在連翻身都痛得要死.

她真是恨死容楚了!

一想到容楚,沐凝眼前倏地又出現方才容楚驟然繳械時的精彩表.

想著想著,沐凝忽然好想笑,因為她還從沒見過容楚有那樣驚慌失措的心虛模樣.

平日里的他,或是邪魅狂傲,或是尊貴優雅,或是陰鷙冷厲.

從來都是高高在上,權傾天下的攝政王殿下什麼時候竟然慫到落荒而逃,離開時差點慌不擇路撞到門上?

就連他那張讓天下女子都為之嫉妒的俊臉也在刹那之間變成了鐵青色,泛著死灰,透著黑色,鳳眸里更是積聚起慌亂和心虛.

而且,他都不敢看她的眼睛!

"呵呵呵哈哈哈……"沐凝笑得眼淚都出來了,她抓過被子,將臉埋在被子里,實在是笑得無法自已.

容楚的表真的,真的是太好笑了!

可是剛笑了一會,沐凝又開始嗚嗚哭了起來.

因為她忽然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容楚不行,但是他可實實在在就是她的第一個男人!

而且名義上,他還是她的夫君!

他果然像他先前所的那般,奪了她的身!

可是,如果他不放她走,那她豈不是一輩子都不會有姓福?!

嚶嚶嚶,世人都容楚娶鳳驚鸞,是吃了多麼大的虧.

但沐凝此時卻覺得,她嫁容楚,吃虧的明明就是她嘛!

如果一輩子只能這麼過,那可如何是好?

屋里的燭台在容楚落荒而逃時,已被撞翻在地,燭火早就熄滅,只有窗外那一輪雨後的明月散發著皎潔的光輝.

光線暗淡的屋子里,沐凝就這麼一會哭一會笑,狀若瘋癲.

"姐,你怎麼樣?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青雪等人在外邊都快要急瘋了,因為她們覺得今晚的形實在詭異.

王爺一開始發了那麼大的脾氣,她們在院子外面,都能聽到王爺的吼聲,可是沒過一會,就見王爺一臉大驚失色,慌亂地跑了.

然後姐又在那哭哭笑笑,瘋了一樣.

這讓青雪等人怎能不擔心?

青雪白露等人心里都做了最壞的打算,她們在猜,是不是姐了什麼話,氣走了王爺.

所以王爺臨走前,將姐給打傻了?

但她們每次要進去都被沐凝阻止了,沐凝覺得現在的自己是她有生以來最脆弱的時刻.

她哪會讓人看到她的樣子?

而且她也確實沒心和青雪她們解釋她究竟為什麼哭,又為什麼笑.

一整夜的迷亂,沐凝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

她似乎是做了夢,夢里的女子一襲衣如火,即使看不清臉,但她的聲音卻異常惡毒,"沐凝,你就是個怪物!沒有感的怪物!你明明不愛他,為什麼還要和我搶?我詛咒你,我詛咒你永生不得所愛!"

"啊——"恍然間,沐凝從夢中驚醒.

她猛地坐起,臉色一霎蒼白如紙.

耳邊似乎還有那聲嘶力竭的咒罵聲,被子上有大顆的水珠湮開了水漬,沐凝抬手一抹,卻發現,原來她出了一頭的冷汗.

為什麼,為什麼會做這樣的噩夢?

沐凝下意識地抿了嘴角,眼中浮上驚懼,心中也沒來由地升起一絲異樣的感覺.

不,這不是噩夢,這分明就是她的記憶!

那衣女子,她記起來了!

懸崖上,就是那衣女子將她一劍穿心!

可是,他們是誰?是誰?!

為什麼那衣女子要詛咒她?

難道她真的搶了那衣女子的郎?

不!頭好痛,為什麼還是想不起來?!

沐凝徒然地捧住了腦袋,她只是想要探究一下記憶,就感覺到頭疼地快要裂開了.

于是她趕緊默念清心訣,努力摒除腦海里雜亂的記憶.

好半晌,沐凝才感覺頭不怎麼疼了.

此時沐凝也見天色已然大亮.

她下了*,坐到妝鏡前,卻見鏡中人兒滿臉的憔悴,眼下更是掛著兩只大大的黑眼圈,眼底彤彤的,眼泡還腫了.

不過身子倒是不怎麼疼了.

"姐,你起來了嗎?"青雪在外面等了一整夜,終于聽見屋里有響聲,連忙敲門詢問.

"嗯!"沐凝只淡淡應了一聲,讓青雪進來,洗漱,梳頭,換衣,一氣呵成.

青雪有心想問問沐凝昨晚究竟是怎麼了,但沐凝一直沉著臉,一看就是心很不好的樣子.

青雪也不敢多嘴,只得默默伺候好沐凝,然後悄悄退出去了.

"怎麼樣?王妃沒事吧?"白露看到青雪出來,趕緊拉住她,緊張問道.

"沒事,就是……"青雪搖搖頭,但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于是只能抿嘴歎息一聲.

但在青雪心里,卻還是認為肯定是容楚欺負了自家姐.

她不由感歎一聲,哎,她家主人也不知是去哪了.

如果主人在這里,姐就肯定不會被那個壞蛋王爺欺負!

"真是奇怪啊,我在王府這麼久,還從沒見王爺那樣慌過!"白露眼中也露出猶疑,她扯了扯青雪衣,悄聲道,"你王爺和王妃是為什麼事鬧翻了啊?"

"哎,我哪知道啊!"青雪也在歎氣.

……

這幾天沐凝沒有出門,甚至連辰景閣的大門都沒有邁出去一步.

除了吃飯睡覺,她都將自己鎖在煉藥房里,孜孜不倦地煉制各種丹丸.

偶爾露面,也是沉著臉,低著頭,散著長發,還從眼皮上方看人.

那眼神又是冷颼颼的,藏著冰刀一般,著實瘆人.

尤其是她往那一站,就開始不停外往放著寒氣,再配以那副尊榮,活像是是一只剛從地獄里爬出來的女鬼.

之前有個仆役因為誤闖了沐凝的藥房,沐凝一怒之下,讓那仆役去守茅廁去了,還要一天十二個時辰必須都蹲在茅廁里!

辰景閣的下人們,也知道王妃這幾天心不好,所以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就連土豪大人都是踮著爪子走路,"吱吱"都是用氣音叫出來的.

因為大家都知道,大夏天的,茅廁的味道可不好聞,而且蒼蠅啊,蛆蟲啊也都是惡心的要命啊.

所以辰景閣的下人們就更加心了,生怕自己一個不注意,惹惱了王妃,也要被罰去蹲茅坑.

不但辰景閣是這樣,這幾日來,整座恭王府的氣氛都有些不對勁.

靜悄悄的,好像各院夫人也都不出來活動了.

軒轅緋自那晚逃跑後,也是消停了兩三天沒有出現.

但這邊沐凝的藥丸一煉制出來,軒轅緋就得了消息,頓時宛如見了花的蜜蜂,一陣風似地奔過來了.

然而沐凝卻是閉門拒客,誰也不見.

軒轅緋那是使盡了渾身解數,無奈還是連辰景閣的大門都進不去.

只能氣恨地在辰景閣外當游魂.

除了軒轅緋,土豪大人這幾天也是鬼鬼祟祟地一直盯著辰景閣內沐凝的藥房.

它知道主子和阿凝鬧矛盾,阿凝心很不好,所以大人它也是心地不去招惹.

可是土豪大人仍然還惦記著自己的減肥丹,自從它知道阿凝這幾天都在煉制藥丸,它的心那叫一個洶湧澎湃此起彼伏啊.

而且比起軒轅緋屢次被辰景閣拒之門外的暴跳如雷,土豪大人不需要人通報,就能自*進出辰景閣——

牆角有個隱蔽的狗洞,可以供它自*出入!

所以當沐凝的藥丸剛煉制好,土豪大人第一時間就知道了.

于是大人它毫不客氣地就行動了.

當然,覬覦沐凝那效果神奇堪比仙丹的美顏丹的,可遠不止軒轅緋和土豪大人這兩只.

彼時,連沐凝自己都不知道,她只不過是因為氣憤,惱火,委屈,不甘心,無聊以及對自己未來還有沒有姓福生活的憂心忡忡擔心不已.

所以就去煉制幾爐丹丸排解郁悶而已,竟然也能在恭王府里引起這麼多人的關注.

……

已經是沐凝和自己的完璧之身拜拜的第五天了.

這一日,沐凝從藥房里出來時,正好是日出時分.

她抬頭看看太陽,又低頭瞧瞧自己灰頭土臉的樣子,雖然心還是不好,但也沒之前那麼糟糕了!

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明天的太陽會更好!

哼,就算容楚奪了她的身又如何,那也阻止不了她要逃跑的心!

于是,沐凝將她散在盤子里的藥丸往桌上一放,就拿了衣服去浴房里洗淋浴去了.

又要洗頭發,又要搓灰,沐凝這一洗,就洗了半個時辰.

當她披散著濕漉漉的頭發出來時,立即就發現她放在盤子里的藥丸少了許多.

"來人!"沐凝頓時眉頭一皺,冷喝一聲.

"姐!"秦五從院子里的大樹上飄身下來,單膝跪地行禮.

"有沒有看到誰進了我的屋子?"沐凝眯起眸中寒光,冷聲問道.

"屬下只見到緋夫人偷偷從辰景閣出去,其他並沒有人進出!"秦五恭敬答道.

"好個軒轅緋!"沐凝氣得一掌拍在桌子上,怒道,"做賊竟然偷到我頭上來了!"

"王妃?"白露聽到聲音,立即走了過來,她見沐凝臉色不善,也不敢多,只站在一邊.

沐凝垂眸,看了看盤子里散亂的藥丸,清冷雙眸緩緩眯起,冷芒乍現.

哼,她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些人,竟然連她的東西也敢偷!

"青雪呢?"沐凝一瞬抬眸,此時她神色也恢複了冷靜,目光冷然看向白露.

"剛剛還在這的!"白露扭頭看看,卻沒發現青雪人影,于是她隨口道,"王妃,青雪或許是去灶上拿點心了,奴婢去找她."

"不必了,你跟我走!"沐凝卻擺擺手,示意白露跟上她.

白露也沒問沐凝要去哪,但她隨即便發現,這條路是通往緋夫人住的楓林苑的.

當沐凝一腳踹開楓林苑的大門,氣勢洶洶殺到軒轅緋屋子里的時候,軒轅緋正滿臉虔誠地捧著十幾顆黑色的藥丸在那念念有詞.

"緋夫人,王王妃來了!"楓林苑的丫鬟不多,所以直到沐凝踹開軒轅緋房門的時候,才有人發現王妃駕到.

"咦,美人,你來了啊?"軒轅緋反應也是十分迅速,只見她悄悄將手里的藥丸藏到身後,然後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笑嘻嘻看著沐凝.

"軒轅緋,偷了我的東西,還不交出來?!"沐凝才沒心和軒轅緋扯皮,直接開門見山.

"我什麼時候偷你東西了,有證據嗎?"軒轅緋面不改色,中氣十足.

"不是你偷的?"沐凝眯眼,"那你手里的是什麼?"

"就是一般的糖豆豆啊!"軒轅緋眼神忽閃.

"是麼?"沐凝微微一笑,"那你吃給我瞧瞧!"

軒轅緋生怕自己好不容易弄到手的美顏丹被沐凝要了回去,這一聽沐凝要她吃這些丹丸,那是一百個願意啊,頓時就將手里那一把黑色的藥丸全塞進了嘴里.

沐凝看著軒轅緋嘎嘣嘎嘣全嚼碎了吞下去,她眯眸一笑,這才慢吞吞拿出一顆和方才軒轅緋吃的一模一樣的藥丸.

"看來本妃果然是冤枉緋夫人你了,真是可惜我煉制的含笑半步癲了,也不知道是被哪個蠢貨給偷吃了!"沐凝故意瞥軒轅緋一眼,裝模作樣歎口氣,"秦五,去捉只老鼠來!"

軒轅緋吞了一把"美顏丹",心里正美著呢,她覺得明天她的美貌肯定又要上一個檔次了!

但此時突然聽到沐凝提到含笑半步癲這五個字,軒轅緋心頭頓時突地一跳.

這名字怎麼聽起來好像毒藥?

秦五的動作很快,幾乎是眨眼間,就逮了一只老鼠用籠子裝著進來了,沐凝將藥丸扔給他,秦五立即喂給了那只老鼠.

只見原本活蹦亂跳的老鼠,還沒來回走上幾步,突然"砰"的一聲爆炸了.

霎時血肉模糊,濺了一地,死狀慘不忍睹.

"緋妹妹,你覺得我這含笑半步癲的效果怎麼樣?"沐凝看著軒轅緋驟然變成鐵青色的臉,笑嘻嘻問道.

"……"軒轅緋張了張嘴,但卻什麼也沒出來,她只好扯了扯僵硬的嘴角,似乎是想笑.

"我這含笑半步顛是用蜂蜜,川貝,桔梗,加上天山雪蓮配制而成,雖然毒性猛烈,不過味道還不錯!緋妹妹,你覺得呢?"

"我我哪知道?"軒轅緋整張臉都開始抽搐了.

沐凝自顧笑吟吟道,"而且啊,吃了我這含笑半步癲的人,顧名思義,絕不能走半步路,或者面露笑容,否則就會像剛才這只老鼠一樣,全身爆炸而死!"

軒轅緋剛扯出來的嘴角頓時僵住了,她眼神驚恐地盯著沐凝,"你你你玩我!"

"怎麼會呢?"沐凝一臉無辜的笑容,"你又沒吃我的含笑半步癲,害怕什麼!"

"哼!就是我吃了!就是我吃了,你能把我怎麼樣?"軒轅緋坑蒙拐騙縱橫江湖多年,這還是她第一次在陰溝里翻船,頓時就炸毛了,手一伸,"快將解藥給我!"

沐凝眼神驟然一冷,她涼颼颼盯著軒轅緋,"偷了我的東西不承認,現在還想要解藥?老實告訴你,解藥我還沒煉出來!"

"你你你你你——"軒轅緋急怒攻心,眼睛都綠了,但她隨即就是一眼瞪過去,"哼,不給就不給,大不了我今天不笑不走路!"

罷,她就開始雙腿並攏,咚咚咚學起了僵尸跳.

一邊跳,還一邊挑釁地看著沐凝.

"那你可要記住了,吃了多少顆含笑半步癲,你就得連續跳多少天!"沐凝也不生氣,她抖著肩膀嘿嘿冷笑,突然臉一沉,"否則,你就等著和這只老鼠一樣爆炸吧!我們走!"

沐凝攢了一肚子的火氣,正愁沒處發泄,既然軒轅緋都敢算計到她頭上,那就別怪她不客氣了.

"美人,別走別走啊!有話好好!"軒轅緋一聽沐凝這話,頓時大驚失色,她都不記得自己到底吃了多少顆藥丸啊,這可如何是好,難不成要她一直連續跳上一個月?

不要啊!

軒轅緋方才的氣勢頓時煙消云散,她咚咚跳著就要去追沐凝.

無奈她腿太長,個子太高,一到門檻那,剛跳起來,霎時"咚"一下,腦門磕在了門板上.

"嗷嗚!美人,人家知道錯了啦!嚶嚶嚶……"軒轅緋仰面摔倒在地,痛得齜牙咧嘴,卻偏偏還要強忍著不敢露出來.

上篇:175 王爺跑了,王妃笑了!(9000+)     下篇:177 土豪這只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