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77 土豪這只賊!  
   
177 土豪這只賊!

沐凝剛出楓林苑,腳步忽然一頓.

"秦五,去將那老鼠籠掛在花園里!再將我剛才的那些話傳出去!"沐凝眸光清冷,唇角還勾著一絲冷笑.

她倒要看看,當那些偷了她丹丸的人瞧見這含笑半步癲的威力後,究竟還笑不笑得出來!

沐凝一路冷著臉回到辰景閣,青雪還是沒回來.

倒是林嬤嬤看著沐凝的眼神里透出一絲敬畏.

沐凝卻沒有注意林嬤嬤的神色,她此時正站在自己的臥室前.

從那一晚被容楚上了之後,沐凝就一直沒回這間屋子,而是一直睡在藥房里.

時隔幾天,當她再次站在這里,沐凝心里卻是湧上難以的複雜心.

沐凝去藥房時就下了命令,這間屋子不准任何人進去,所以幾天過去,這里還保持著原樣,連被子都是雜亂堆著.

"王妃,奴婢來收拾一下吧!"白露跟了進來,一見那揉成一團的被子,她立即走過去順手鋪疊起來.

白露剛將被子疊整齊,突然就"咦"了一聲,因為她看到*單上有點點血漬.

但白露不疑有他,只以為是沐凝月事來了,所以自如道,"王妃,*單上有血,奴婢去給您換了!"

沐凝正低頭將托盤里的藥丸分別裝進幾個玉瓶里,此時聽到白露的話,她先還沒反應過來,自顧清點著手里的藥丸.

直到白露轉身去開櫃子,沐凝才猛地抬起頭來.

有,有血?

沐凝幾乎是下意識地朝*上看去,卻見那素色繡並蒂蓮花的*單上,確實浸染了點點血漬.

而且那落剛剛好滴在蓮花瓣上,已然暈染開來,空氣中,也漂浮著一絲淡淡的幽香.

原本粉色的蓮花,此刻透著血色的嫣,並蒂雙蓮,豔,色驚人.

可是,沐凝的臉卻在這一刻猛地爆,血氣上湧,她臉色一瞬透,宛如那鴿子血的寶石.

白露已經拿了乾淨的*單過來,麻利地換下了那染血的並蒂蓮*單.

"王妃,奴婢出去了!"白露拿起那*單,就要開門出去.

"等等!"沐凝一瞬反應過來,她連忙出聲阻止,"那個,不,不用洗!"

"啊?"白露驚訝挑眉,"王妃,這*單上染了月事血,不洗的話,不吉利呀!"

"先放著!"沐凝實在找不出什麼理由不讓白露去洗那血染的*單,只好沉了臉,端著王妃的架子,命令道.

"哦,是,王妃!"白露雖然心里納悶,但又不敢不遵王妃的命令.

于是只得依放下那*單,恭敬退了出去.

白露一出去,沐凝立即放下手中玉瓶,沖過去就抓起那*單,盯著那血染的蓮花,她的臉霎時由變白,又從白變青,最後又轉為了色.

沐凝抓著那*單,眼神亦是糾結得要命.

這這這,這是她的落!啊!

也是完璧之身的象征!

沐凝覺得自己一定是上輩子欠了容楚的,所以這輩子才要付出這麼多次血的代價.

先前在帝陵里差點被他吸得血干人亡,現在又被戳地流這麼多血.

沐凝又低頭看了看那兩朵嫣的蓮花,心里沒來由湧上一股怒氣.

她隨手一卷,將那*單塞進了櫃子一角.

這東西她不舍得扔,但也不想再看見!

看到那些落!後,沐凝心莫名就有些不好,她坐在那生著悶氣,翻來覆去數那些丹丸.

突然間,沐凝雙手一僵.

因為剛剛白露的話,讓她想起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她的大姨媽好像過日子了還沒來!

天啦天啦,不會是懷孕了吧!

沐凝頓時大驚失色,手里的丹丸都嘩啦啦散落了一桌.

不要啊,她才不要懷容楚的孩子,想想就覺得恐怖好麼!

但沐凝隨即又覺得不大可能.

從她和容楚發生關系的那一晚到今天也才幾天而已,應該不會那麼立竿見影吧.

而且容楚還那麼慫……

沐凝一會覺得肯定不會懷孕,一會又在想萬一真懷孕了她可該怎麼辦.

真是糾結得臉都成了苦瓜.

沐凝還沒糾結夠,一抬眸,便見青雪一臉驚懼與糾結地進來了.

不過,青雪是蹦進來的.

進來後,青雪就直挺挺低著頭站在牆角,滿臉通,一副羞愧的要死的模樣.

沐凝一看青雪這姿勢,哪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青雪,我待你不薄,你想要什麼,為什麼不直接開口跟我要,反倒是去學那些雞鳴狗盜之徒?"沐凝眯著眼睛,冷聲道.

她是真的對青雪有些失望了.

"姐,我,我沒有!"青雪見沐凝對她失望,頓時急的都快哭了,"我,我沒偷拿姐的丹丸!"

"沒拿?"沐凝一挑黛眉,目中也帶了訝異,"那你怎麼會——"

因為沐凝了解青雪的品性,她從不謊,既然她沒拿,那就肯定是沒拿的!

"我……"青雪目中現出糾結神色,她抿著嘴角,十分委屈,"是,是土豪大人給我吃的,我,我在花園里遇到土豪大人,它塞了一顆給我,我以為只是一般的糖豆……"

青雪的頭低得都快垂到胸口了,她的臉也的幾乎要滴出血來.

雖然是土豪大人給的她丹丸,但她剛剛這一路跳回來,雖然專門挑了偏僻沒人的地方跳,但難保沒人看見.

青雪覺得,今兒個她這張臉真的丟盡了.

"土豪這只賊!"沐凝聞頓時沉了眼神,猛地一拍桌子,氣得臉都綠了.

果然是千防萬防,家賊難防!

土豪這貨竟然膽敢勾結軒轅緋偷她的丹丸!

沐凝咬著牙,她真是恨不得將那只肥狐狸給搓扁了.

但她倏地又眯了清眸,心思一轉,眼角瞬間掠過詭詐的冷芒.

哼,不管是誰偷了她的東西,她都要讓這些家伙付出代價.

"秦五!"沐凝招手喚了秦五過來,低聲吩咐了幾句.

經過剛剛軒轅緋那件事,秦五對沐凝的手段那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此時聞聽沐凝的話,他年輕俊朗的臉不由現出了然的微笑.

青雪在一旁筆直站著揪衣角,她見沐凝要出去,抬腳准備跟上去,但隨即像是想起了什麼,又趕緊縮回剛邁出去一步的腳,臉色大變地冒冷汗.

好險!

她差點就忘記不能走路,萬一走路,肯定就會像花園里掛著的那只老鼠一樣,爆炸而死.

她可不想死得那麼慘,連個全尸都沒有,全成了碎尸塊.

沐凝扭頭看到青雪臉上驚怖的神,她不由搖了搖頭.

"張嘴!"沐凝道.

青雪依,剛張開嘴,口中立刻被彈了什麼東西進來,沁涼甘甜.

"多謝姐!"青雪立即意識到沐凝定然是給了她解藥,欣喜之下,連忙跪倒在地,但她臉上的慚愧之色更甚.

"這次不怪你!"沐凝向來恩怨分明,青雪確實是在不知的況下,被土豪那貨給害了.

走出兩步,沐凝像是想起了什麼,她扭頭吩咐青雪,"你回房待著,別出去了!"

"是,姐!"青雪並不多問,姐讓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

出了辰景閣,沐凝讓秦五取了那只有爆炸後老鼠尸體碎塊的籠子,然後幾人便去了紫月軒——

以沐凝對土豪大人的了解,這貨偷了她的丹丸,一定不會還留在辰景閣.

它現在肯定是藏在整座王府最安全的地方,也就是容楚書房里,享用神丹呢.

果然,洛四在紫月軒的東南角發現了一個窩,這里顯然是土豪大人在紫月軒的住所.

彼時,當沐凝吩咐秦五提著那死老鼠籠子在窗外走過,一邊走還一邊與白露起這含笑半步癲的厲害之處時.

紫月軒一角,只穿著一條藍色三角褲的土豪大人正愜意地躺在它的狐狸窩里,兩只後爪蹺著二郎腿,左前爪枕在腦袋後面,右前爪抓著一顆黑紫色的丹丸.

眯縫著綠眼,齜著兩只大門板牙,一臉享受地一口一口磕著那丹丸.

秦五經過那窗戶時,土豪大人正打算將最後那半顆丹丸一口吞了,它腳的阿凝做的減肥丹還有美顏丹的味道真是極好的.

開胃,消食,還甘甜芬芳,讓大人它吃了還想吃!

然而土豪大人也正是在此刻聽到秦五的話,它長而闊的大耳朵抖了抖,綠眼睛中露出疑惑.

含笑半步癲?

這是什麼玩意?

阿凝煉制出來的,莫名其妙丟了好多,剛剛有個老鼠吃了一顆,剛走了幾步路就全身爆炸而亡……

霎時間,土豪大人震驚到差點翻白眼暈過去,剛剛還愜意飛揚的一張狐狸臉立即就垮了.

沐凝進來時,看到的就是某大人蹺著二郎腿,還維持著抓著半顆丹丸往嘴里送的僵硬姿勢,兩眼無神,鼻頭唰唰冒著汗.

"土豪,你在吃什麼?"沐凝故意裝著不知道的樣子,問道.

"吱……"土豪大人本能想要吱吱叫,但隨即它便想起方才秦五的話——不能笑,也不能走路,否則會全身爆炸而死.

土豪大人頓時嚇得全身白毛都炸了,更是連忙抿起了嘴,一聲也不敢再吭.

因為怕死的土豪大人生怕自己一話會牽動面部神經,讓它不自覺地笑起來.

那樣就完蛋了!

"怎麼不話啊?來,笑一個!"沐凝存心要戲弄土豪大人,誰叫這貨竟然偷到她頭上!

而且沐凝眼眸一掃,就看到土豪大人那狐狸窩旁邊還擺著一只玉碗,不過已經空了.

這肥狐狸竟然還挺會享受!

沐凝眸光閃了閃,又指著土豪大人爪子里的半顆黑色丹丸問道,"這是什麼,和我丟的丹丸挺像,拿來我瞧瞧!"

"……"土豪大人很清楚如果被阿凝知道它偷了她的東西,它肯定沒好果子吃,那下場絕對是淒慘無比.

所以土豪大人一聽沐凝問及它爪子里吃剩的半顆丹丸,兩只大耳朵頓時緊張得"唰"一下就豎了起來,然後一口就將那半顆丹丸給吞了.

然而那丹丸剛吞下去,土豪大人立即就翻白眼了.

臥槽,明知道是毒藥,大人它竟然又多吃了半顆!

"嗯?我瞧著這丹丸應該不是我的含笑半步癲."沐凝看著狐狸那副懊悔的要死的模樣,心里好笑,但面上還要作出語重心長的模樣.

"土豪啊,如果你知道有誰吃了我的含笑半步癲,一定要告訴他們,千萬記得不能走路,也不能笑,而且吃了多少顆,就多少天不能笑,不能走路!否則,會爆炸的!"

罷,沐凝還冷不丁來了句"砰",本就嚇得搖搖欲墜的土豪大人終于也砰一聲兩眼泛白,兩股戰戰倒在了狐狸窩里.

"真乖!"沐凝一臉慈愛地摸摸土豪大人大腦袋,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剛出紫月軒,沐凝就讓秦五將那死老鼠籠子給扔了.

如今天氣熱,才短短的時間,那死老鼠的尸塊就發出了臭味.

反正沐凝震懾的目的已經達到,這死老鼠也沒什麼用了.

沐凝朝辰景閣走去,一邊走,心里一邊憤憤地想:哼,明知道她這幾天心不好,還總有那麼一些不長眼的來惹她.

雖然她斗不過容楚,但刷這麼一些怪還是綽綽有余的!

既然他們送上門來讓她虐,那她絕對不會客氣!

……

沐凝剛到辰景閣,就見一身大色牡丹裙的軒轅緋直挺挺地跳過來了,"美人,人家知道錯了啦!快給人家做解藥吧,嚶嚶嚶……"

軒轅緋這一路跳過來,還要努力維持面部神經不能露出笑容,可真是辛苦.

此時她滿臉汗水,頭上的高髻都塌了,隨著她的跳躍動作,那發髻也一跳一跳的,著實滑稽.

但是旁邊路過的下人卻都沒有敢笑的,而是個個都匆匆跑遠,好像軒轅緋是洪水猛獸一般.

沐凝一看到軒轅緋就會想起那晚她給容楚服務的場景,心頭頓時升起一團無名怒火.

"沒有解藥!"沐凝丟下這幾個字,辰景閣的大門就"砰"一聲在她後面關上.

"美人——"軒轅緋簡直欲哭無淚,早知道她就不偷那丹丸了嚶嚶嚶!

一連兩天,軒轅緋都是在辰景閣外蹦來蹦去的徘徊,她體力也真好,這麼熱的天,也沒見她中暑暈倒.

沐凝還是不理,哼,誰叫她找上門去的時候,軒轅緋竟然還敢給她擺出那副吊炸天的模樣!

既然軒轅緋還敢這麼狂妄,那沐凝就要讓她自食苦果!

第三天的時候,沐凝派了青雪出去,和軒轅緋談判,只要她交出霽月遺書,那麼沐凝就給她解藥.

誰知道軒轅緋一聽這個條件,立馬冷哼一聲,然後頭也不回地蹦走了.

而且還傲嬌地揚甯可跳死,也不屈服在沐凝的銀威之下!

沐凝對此不置可否,她找霽月遺書,只不過是因為她答應了簡牧塵而已.

他救她幾次,她是想用霽月遺書報答他,等她離開的時候,好做到兩不相欠.

至于被天下人看作至寶的霽月遺書在沐凝眼里卻什麼也不是,因為她有更加珍貴十分的云圖.

云圖是南疆鳳神族傳承的至寶之一,云圖上繪有這天下的山河大川,是最寶貴的地圖,也書有最上乘的兵法,還有鳳神族寶藏的地點.

每一代月女,自十歲時起,就要游曆天下,目的就是要走過云圖上的靈秀山川,每過一處,月女就要在相應的位置添上地理細節.

這是鳳神族第一代族長傳下來的,一直遵循至今.

云圖出,天下亂!

云圖現,天下合!

這兩句話足以明云圖的珍貴程度.

只是多年來云圖從沒出現過,所以在天下人心中,這便成了一個傳.

也只有少數人才知道,如果能得到云圖,便能縱橫捭闔,整個天下,自然盡握掌中.

軒轅緋走後,青雪告訴沐凝,已經好幾天沒見到土豪大人了.

"王妃,奴婢剛剛在湖邊的假山那看到土豪大人了."沐凝新提的一等大丫鬟藍霜剛好進來,聽青雪提及土豪大人,于是插嘴道,"不過,土豪大人好奇怪,是用後爪跳著走."

"哦?"沐凝聞一挑黛眉,她起身,"走,去看看!"

彼時,湖邊的假山旁,一只穿著三角褲的狐狸正直挺站著,並且還並攏兩只後爪,用一種詭異的姿勢一跳一跳得前進.

只見它跳到湖邊,趴在堤上,俯身喝了口水,然後起來,繼續用那種可笑的姿勢僵尸跳著回狐狸洞.

土豪大人眼尖地發現沐凝來了,狐狸用眼角迅速梭了神莫測的沐凝一眼,然後就一臉羞愧地低著大腦袋,"咚咚咚"閃電般蹦回了狐狸洞.

沐凝唇角勾起,她倒是沒想到,土豪這貨竟然還有點羞恥心啊!

不像軒轅緋,明明偷了東西,還敢那麼囂張!

土豪大人這是知道犯了錯,就一個狐躲在這隱蔽地方,是不想破壞大人它在王府眾人心中高貴的幽狐形象?

不過,雖然沐凝對土豪大人這點很贊賞,但是這貨畢竟是偷了她的東西,而且沒有第一時間承認,所以沐凝決定還是讓它吃點苦頭.

這樣才能長點記性!

沐凝就是要讓土豪大人記住,胳膊肘子不能往外拐!

土豪大人瞧著沐凝竟然一句話都不就走了,頓時癟了嘴,眼含淚光,趴在石洞旁,四十五度悲傷逆流成河.

……

容楚是在第二天晌午時回的王府.

容楚一直認為沐凝的第一次是被步清城奪走的,所以他才會在知道沐凝又背著他去偷見步清城時,發那麼大的火.

他決定不再等,他感覺不到她的心,所以他要她的身!

容楚一直覺得,從地獄到天堂,距離是那麼的遠,遠到或許他一生都無法觸碰.

然而那一晚,當他真真切切感覺到那層阻礙時,他覺得,原來天堂一直就在他身邊.

上篇:176 到底誰吃虧?     下篇:178 王爺有何貴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