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80 南疆人的彩頭  
   
180 南疆人的彩頭

奇怪,那是因為沐凝在記憶里,又看到了另一個男人的身影.

這男人對她來,好像既陌生,又熟悉.

他陌生,是因為沐凝似乎怎麼也看不到他的臉,她總覺得他隱在了迷霧中.

他熟悉,卻是因為沐凝記起,她走遍了天下,就是為了他去尋找一種叫碧幽的藥草.

至于這碧幽草是做什麼用的,她卻想不起來.

只知道這草非常珍貴.

所以沐凝才會猜,如果他們不熟悉,她怎麼會窮盡心力去幫他?

然而,不像是想起步清城時,那充斥了沐凝心中暖暖的愫.

當沐凝對于那名男子的記憶慢慢恢複,卻讓她心中充滿了不安.

她還是第一次有這種不安到恐懼的感覺.

就算是當初容楚逼她嫁他時,她都不曾這般不安過!

……

時間已到了六月.

流火的季節里,隨便動一下,都會汗流浹背.

不過沐凝所居住的辰景閣卻是掩映在綠樹之下,即使屋外被熾陽烤得快要焦糊,辰景閣內依然涼風習習,都不用打扇子的.

沐凝這些天除了早晚出去活動,太陽一出來,就窩在辰景閣里.

先前因為喂容楚血而造成的血虧早已在軒轅緋那兩粒蔓桑的作用下恢複過來.

只是掌心那一處傷疤,雖然有容楚給的很好的藥,疤痕並不明顯,但那一道痕還是很顯眼.

一直喝藥調養身子,又有土豪大人它娘給的天罡石凝練身子,沐凝如今感覺自己確實比以前要壯實的多,不會再動不動就發暈.

而且自從知道自己體內有蒼炎神珠後,沐凝也從記憶里捋出一些線索.

只要她刻意不去想一些人,一些事,那種極易疲倦,以及心頭如針紮的感覺也沒再出現過了.

沐凝也不知道這種狀況到底是好還是不好,但她本就是隨遇而安的性子,所以想不通,她也就不會多想.

她現在就是在等記憶完全恢複,因為沐凝很想知道,她到底是得罪了誰,為什麼那些南疆人對她還是在鍥而不舍地追殺.

甚至不惜動用那種詭異的秘術!

她更想知道,她記憶里的那個裙女子,還有臉面模糊是男人又是誰,她為什麼那麼恨自己,那男人又為什麼總讓她感到不安.

更重要的是,沐凝要等自己的武功恢複.

現在的她就算逃離這里,恐怕不出半天,就會被那些埋伏在暗處的南疆人撲殺.

不過,沐凝會留下來的,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

她已經想起,當初她在墜崖的時候,云圖失落了.

然而,云圖實在太過珍貴,即使云圖不在身邊,沐凝卻也不能出去.

因為她在賭,至今江湖上還沒有任何風聲,肯定是因為尚無人得到云圖,或者,就算有人拿到了云圖,也沒有發現云圖的秘密.

沐凝已經悄悄讓青雪拿了銀錢去江湖中最大的百曉樓去探聽消息,看看最近江湖中有沒有人曾經撿到過一根簪子.

可是都快半個月了,沐凝仍然還沒得到任何消息.

六月初十這一日,從太陽初升的那一刻起,熾熱陽光就在烘烤著大地,今年夏天似乎尤其得熱.

天剛亮,沐凝就起身,進行每一日早晨例行的晨練.

但天氣實在太熱了,才繞湖跑了半圈,她就已然汗流浹背.

土豪大人跟在沐凝身後,正保持後腿繃直,人形直立狀往前蹦——這是土豪大人的晨練方式.

自從含笑半步癲事件發生之後,土豪大人由于怕死,又因為偷吃了阿凝的丹丸不敢承認,心虛之下就躲在了湖邊的石洞里.

那幾天大人它擔驚受怕,渴了就喝湖水,餓了就啃兩口饃饃,夜里又睡不著.

等到主子告訴它,它已經跳夠天數了,不會和那只老鼠一樣全身爆炸而死,土豪大人真是百感交集,喜極而泣.

自此重重發誓,堅決不敢再偷阿凝的任何東西了!

然後土豪大人就發現它瘦了.

本來圓滾滾的腰身足足瘦了一圈,三角褲褲都兜不住了,而且它很輕松就穿上了以前的衣服.

土豪大人覺得自己擔驚受怕這麼多天,總算還是達到目的了——減肥成功!

于是,自此土豪大人就開始每天跟著沐凝晨練,還是用這種詭異搞笑的姿勢.

不過,土豪大人有它主子罩著,也就隨便跳了幾天做做樣子,但軒轅緋卻足足跳了十八天.

軒轅緋算來算去,覺得自己應當是吞了十六粒含笑半步癲,所以她很認真地跳了十六天.

但是跳完了十六天,軒轅緋又不放心,于是就多跳了兩天.

這麼多天跳下來,包括沐凝在內,都覺得軒轅緋肯定要元氣大傷,至少要在*上躺上十天半個月的,這樣王府後院就清靜了.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軒轅緋不但沒沒有元氣大傷,反倒是越跳越精神.

現在她每天半夜都要去湖邊跳一圈,大晚上的著實駭人,就連平時走路,她都時不時要停下來條件反射跳一跳.

而且軒轅緋這十幾天一直保持嚴肅的面容,也形成了習慣,現在她看人都是一臉深沉,嚴肅的不得了.

軒轅緋因為沐凝不給她解藥,也著實生氣了好久.

但隨即當她發現沐凝用荷葉荷花做的防曬霜效果驚人後,立刻就舔著臉過來要這要那了.

沐凝跑完一圈後,感覺全身都被汗濕了,她伸手擦了一把汗.

不遠處傳來"噗通"一聲,沐凝扭頭一看,是脫了三角褲的土豪大人跳到湖里在劃水.

沐凝早就已經習慣了這狐狸各種通人性的行為,所以也見怪不怪.

站在那里等了一會,土豪大人已經麻溜地爬上來了,抖了抖毛上的水,土豪大人還不忘記要穿上它的褲褲.

"咦?原來你是只公狐狸啊!"但沐凝卻咦了一聲,因為她還是第一次注意到原來土豪大人的性別.

"吱!"某大人立馬後腿並攏,兩只前爪捂在關鍵部位,害羞地瞥一眼沐凝.

然後保持著這個坑爹姿勢挪到了草叢里,迅速穿上褲褲,這才忸怩地出來了.

沐凝笑得差點都捶地了.

回到辰景閣時,沐凝發現軒轅緋雷打不動地坐在那里,她也習慣了這貨的恬不知恥.

于是什麼也沒,自顧進去沖澡.

待到沐凝換了一身衣服出來,就發現軒轅緋和土豪大人正斗得不可開交.

這兩貨本來關系就不咋的,不知道怎麼就走到了一起,還聯手偷起了沐凝的丹丸.

但自從含笑半步癲事件發生之後,這兩貨的關系就更差了.

因為土豪大人指責是軒轅緋教它偷東西,軒轅緋又土豪大人本來就是慣偷,兩貨互相推諉,結果就是現在一見面就要先打一場.

眼看軒轅緋被土豪大人撓得披頭散發,土豪大人又被軒轅緋揉得全身白毛分叉,炸開像只白球.

沐凝終于發話了,"好了!"

這兩貨立即立正站好,一臉嚴肅.

笑話,連容楚見了沐凝都要落荒而逃,沐凝什麼他都不敢吭聲的,她們這兩個在沐凝面前都算不上數的.

而且她們也著實對沐凝的恐嚇感到害怕,因為沐凝還告訴她們,除了含笑半步癲,她還有一日喪命散.

據這種一日喪命散,無色無味,殺人于無形,真真讓人好恐怖啊!

"美人,你再給人家一盒防曬霜吧!好不好嘛!"軒轅緋見沐凝沒趕她走,開始找她要東西了.

"前天才給你一盒!你這麼快就用完了?"沐凝怒目,這軒轅緋當她這里是慈善機構啊,整天來要這要那.

"人家臉大嘛!"軒轅緋嬉皮笑臉道.

"你不是臉大,你是臉皮厚!"沐凝不理軒轅緋,只是將手一伸,"霽月遺書拿來!"

軒轅緋頓時苦了臉,"美人,霽月遺書真不在人家手里啦,人家跟你明了,早就交給別人了!"

"交給誰了?"沐凝問.

"不能啊!"軒轅緋一臉痛苦道.

"那算了,防曬霜我也用完了!"沐凝冷冰冰道.

"不要醬紫殘忍嘛,美人!"軒轅緋拽著沐凝的胳膊撒嬌.

只是她人高馬大,足足比沐凝高出快一個頭,卻抓著沐凝做鳥依人狀.

"吱吱吱!"土豪大人頓時被惡心地一爪子就撓過來了.

"對了,我聽一件事,你知道五國爭霸賽快要舉行了吧,聽今年是南疆人出彩頭,你知道這彩頭是什麼嗎?"軒轅緋躲過去土豪大人那無影爪,立即就轉了話題.

"南疆人?"

沐凝之前聽青雪提過這個五國爭霸賽,她還想著要不要去看看熱鬧的,此時一聽軒轅緋提及南疆人,她心中就是一凜,"什麼彩頭?"

"這五國爭霸賽啊,每隔五年舉行一次,其實是五國,也並不盡然,大乾,北金,西涼,是三個國家,但胡魯與南疆卻是由許多國組成,所以這兩個通常是組成聯盟參賽."

軒轅緋見沐凝有興趣,她頓時來了精神,"這賽事在中州舉行,中州是五國交界處,又獨立于五國之外,但最主要的是,中州這塊地很特別,據曾經是仙山福地,有大能之士在那里修煉過,所以留下了數不清的珍寶,藥品以及功法秘籍,那處山上還生長著數不盡的珍貴藥材."

"這麼好?就沒人去偷去搶?"沐凝疑問道.

"你聽人家完啦!"軒轅緋嬌嗔地白了沐凝一眼,"當然有很多人覬覦了,但是當初那大能之士估計是想通過這樣的賽事選擇他功法的繼承人,所以才會提議這爭霸賽,因為只有最強的人才能開啟那仙山福地."

"還有這樣的事?"沐凝覺得這可真的越來越玄乎了.

"是呀,你不知道吧,王爺已經連奪兩屆霸主了,他去那仙山福地,都不知擄了多少好東西了,嘿嘿嘿!"軒轅緋獻寶似地道.

"你笑得真銀蕩!"沐凝推開軒轅緋靠過來的美臉,一提到容楚,她才發現,好像又是好幾天沒見他了.

上一次見他,好像還是三天前.

當時那妖孽大晚上的來了辰景閣,坐了半天,卻一句話不,然後就走了.

害的她擔心了半天.

"對了,你不是今年是南疆人出彩頭嗎?"沐凝掩下心里的煩躁,問道,"那彩頭是什麼?"

"你肯定猜不到!"軒轅緋又恢複一臉的神秘兮兮,她四處瞧瞧,然後湊到沐凝耳邊道,"南疆人今年拿出的是一根簪子!"

上篇:179 陰氣太重     下篇:181 王妃有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