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81 王妃有喜了  
   
181 王妃有喜了

"簪子?"沐凝一聽軒轅緋這話,臉色頓時變了.

只見她猛地站起身,眼睛里露出震驚,聲音也無意識地揚高了,"什麼簪子?"

但沐凝隨即便意識到自己反應太大了,她瞧瞧軒轅緋疑惑的眼神,摸摸鼻子,訕訕一笑,"我只是覺得好奇,像這種國家間的盛會,那彩頭不是貴重無比,至少也是獨一無二的,怎麼能是一根簪子呢?"

軒轅緋不疑有他,她眨眨眼,繼續保持一臉的神秘兮兮,"人家也是這麼想的,所以人家找人去打聽了一下,據這根簪子很不尋常呢!"

"怎麼不尋常?"沐凝緊張地捏緊了手.

正在啃甜瓜的土豪大人也停了下來,豎著耳朵偷聽沐凝和軒轅緋的話.

"聽這簪子里面有一張藏寶圖,但是至今無人能打開."

軒轅緋摸著下巴,一臉的深沉,"據那簪子材質奇特,砸也砸不動,折又折不斷,所以南疆人這回才拿出來做彩頭,目的也是廣征天下能人,看看有沒有人知道怎麼開啟."

"藏寶圖?"沐凝聞,目光閃了閃,她立即又凝了眉心,"你這簪子是南疆人拿出來的?知道是什麼人嗎?"

"這個還不知道."軒轅緋搖搖頭,眨眼間她又舔著臉湊過來了,"美人,就給人家一盒防曬霜嘛!"

沐凝正心煩意亂著,她也懶得再和軒轅緋扯皮,于是擺擺手,喚了白露進來,取了一盒防曬霜給軒轅緋.

"哎呀,謝謝你了,美人!"軒轅緋欣喜若狂,她生怕沐凝會反悔又會將這防曬霜要回去,連忙跳起來就跑了.

土豪大人繼續啃甜瓜,一邊啃,那對綠幽幽的眼珠子還在嘰里咕嚕轉來轉去.

沐凝卻陷入沉思.

她的云圖就放在一根設計獨特的簪子里,除了她,沒有人能打開.

現在南疆人竟然也拿出一根簪子做彩頭,同樣是很難打開的.

這不能不讓沐凝懷疑.

但她心中又抱了一絲僥幸,會不會只是巧合?

畢竟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有同樣兩根都是很難打開的簪子也不足為奇.

"姐!"沐凝正沉思中,青雪進來了,她一進來,就湊到沐凝耳畔,輕聲稟報了什麼.

土豪大人的大耳朵幾乎都掄圓了湊到青雪嘴邊上,但還是什麼也沒偷聽到.

沐凝也沒時間去理那只狐狸,因為青雪帶來的消息讓她心里倏地變得沉重起來.

"姐……"青雪欲又止.

"繼續去查,有什麼消息立刻來告訴我!"沐凝沖青雪搖搖頭,這辰景閣內,她也只能相信青雪一人.

其他的人雖然都不不至于像某大人一樣是個徹徹底底的細作,但她們卻都是恭王府的人.

云圖太過重要,她不能不防.

"是,姐!"青雪雖然不知道自家姐為什麼要她去查探一只簪子的下落,但她心中早就發誓要誓死效忠沐凝,所以什麼也沒問就出去了.

沐凝的臉色有些難看.

因為方才青雪告訴她,百曉樓傳來消息,她讓他們找的簪子與今年五國爭霸賽上南疆人拿出的那根簪子很像.

如果這個消息是真的,那麼豈不是她的云圖果真落到了南疆人的手上?

為什麼又是南疆人!

沐凝咬了咬牙,眼中閃過憤怒.

不過還好,除了她,還沒人能打開那根簪子拿到云圖,所以就算那些南疆人得到鳳神簪那又怎樣?!

最後還不是要拿出來!

沐凝冷笑.

看來,她得加緊恢複了,云圖是她的,鳳神簪也是她的,她不允許那些無恥的南疆人拿著從她這里偷走的東西招搖天下.

……

又是幾天過去,天氣照樣熱得讓人恨不得整天泡在水里,動也不想動一下.

沐凝除了早晚出去活動一下,也是整日待在辰景閣,但她卻怎麼也靜不下心來,因為都快過去二十多天了,她的姨媽竟然還沒來!

這讓沐凝心中焦躁不已,她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中獎了!

但潛意識里她又不願意相信,才一次而已,又那麼快,而且那天也不是排卵期,她不會真的這麼倒黴吧!

可是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姨媽還是遲遲不來,沐凝越來越擔心,脾氣也愈發暴躁起來.

她很想抓住容楚狠狠罵他一頓,要不是這妖孽,她哪會遭這份罪!

但是,自從那天容楚過來坐了半天,又走了之後,一連多日,沐凝都不見他蹤影.

她還是聽白露提及,冀州災民暴動,北金強兵壓境,北疆那邊又在蠢蠢欲動,王爺最近都是在處理這事.

不過,也幸虧容楚最近忙得不見人影,否則以沐凝現在積聚的磅礴怨氣,定是又要發泄在他身上.

但讓沐凝糾結的是,她現在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總會聞到身邊有一絲若有若無的龍涎香味.

在她身邊,只有容楚喜歡熏這種代表著尊貴身份的香味.

可是她都好多天沒見他了,她不明白自己怎麼還會聞到這味道.

難道是她對容楚思念成疾?

所以才會出現幻覺?

可是她明明一點也沒想他!

……

已經是六月下旬了,姨媽整整過期一個月.

沐凝的脾氣越來越暴躁,就像是個爆竹,一點就著.

即使臉皮厚如軒轅緋,也不敢來觸黴頭.

土豪大人最近更是躲在紫月軒里修身養性,不敢接近辰景閣.

到最後,沐凝實在坐不住了,她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懷孕就懷孕吧.

她雖然討厭容楚,但如果真的有個生命來到,她也不會狠心不要.

而且容楚基因這麼好,包子肯定非常可愛.

反正她以後也不想再嫁人,到時候帶著寶寶周游天下,這一生也值了.

這幾天,沐凝感覺自己吃飯也不香了,聞到魚腥味還會想吐,每天早上起*都要干嘔幾下.

沐凝幾乎篤定自己是真的懷孕了.

但沐凝又不想找王府里的大夫,這種事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且潛意識里,沐凝不希望容楚知道她懷孕的事.

可是沐凝讓青雪去飛鳳樓問過了,簡牧塵還沒回來,連郭善也出門了.

經曆了幾次被追殺暗殺事件,沐凝也不敢輕易出門,大街上醫館里的大夫她不大相信,所以只能每天在辰景閣里如坐針氈.

還是林嬤嬤先發現了異樣.

這天早上,沐凝又抱著盆在那干嘔,林嬤嬤想了又想,還是沒忍住問道,"王妃,您這是不是……有喜了?"

"哐當"沐凝大驚失色,手一松,手里的盆頓時掉到地上,好在她只是干嘔,什麼都沒吐出來,所以盆掉到地上,也沒弄髒地面.

但沐凝隨即一抹嘴,正色道,"怎麼可能?!我只是著涼了而已!"

"要不要召林大夫來瞧瞧?"林嬤嬤一看沐凝那躲閃的眼神,心里頭頓時雀躍起來.

因為容楚死要面子的刻意隱瞞,他中毒不能人道的事,只有極少數幾個人知曉.

"不不用!我休息一下就好了!"沐凝一聽林嬤嬤要找王府里的大夫過來,頓時緊張得臉都白了.

那大夫一來,只要一摸脈,那她可就什麼都瞞不住了!

不行,包子是她一個人的,她可是想瞞著容楚和所有人生下來的.

如果現在公布出來,她還逃個屁啊!

林嬤嬤並不知道容楚那段秘辛,所以她一看沐凝這神,就知道自己肯定猜對了.

但林嬤嬤也知道沐凝向來是個有主意的,她既然這麼,如果自己還堅持要叫大夫來,肯定會惹她不快.

于是林嬤嬤面上不動聲色道,"那好,王妃若是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立刻告訴老奴!"

"嗯!"沐凝感覺有些頭暈,她走到榻前坐下,揮揮手,林嬤嬤連忙退了出去.

一出來,林嬤嬤立刻拉著白露和青雪,詢問王妃這個樣子有多久了.

青雪想了想,道,"得有十幾天了!"

白露補充一句,"嬤嬤,王妃上個月月事好像沒來!"

林嬤嬤心頭一震,眼中已經露出喜色,"你怎麼知道?"

"就是王爺發怒那天之後,我看到*上有血漬,本來想洗的,王妃不讓,我就以為是王妃月事來了,之後就注意了一下,但一直到今天,也沒見王妃換月事帶的."白露道.

"是了!是了!一定是!"林嬤嬤大喜過望,她猛地一拍手,向來嚴肅的老臉上也綻開了笑意.

"嬤嬤,你是王妃她……有了……身孕?"白露比青雪年長幾歲,所以她一聽就知道了.

"啊?不會吧!"青雪卻是震驚地臉色刷白,不出話來.

因為在她心里,自家姐可是主人的未來教主夫人,怎麼可以懷恭王的孩子?!

"好了,好了,你們好好照顧王妃,我去將這大喜的事稟報王爺!"林嬤嬤樂呵呵地走了.

只剩下青雪和白露兩人表各不相同.

彼時,皇宮禦書房里,容楚正在一邊批閱奏折,一邊聽幾個軍機大臣在商量與北金作戰事宜.

其間,有太監進來附耳給溥公公了什麼,溥公公悄悄出去,不多會,就進來了.

只是溥公公再進來時,臉上卻是帶著驚喜,他走路都有些不穩.

容楚朝溥公公看去一眼,他不由凝了眉心,他還從沒見過溥公公有這種失態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王,王爺,大喜啊!"溥公公話都利索了,可見他是有多麼得驚喜.

"什麼事?"容楚連續多日不眠不休處理政事,俊顏上雖不顯疲累,但他眼底卻布滿了血絲.

溥公公瞅瞅下面幾個還在辯論的軍機大臣,他悄悄附在容楚耳畔,道,"林嬤嬤,王妃有喜了!"

"嗤!"容楚手中的禦筆猛地斷成了兩截.

他像是沒聽清溥公公的話,眼神還有些茫然,"什麼?"

溥公公眉開眼笑,又附在容楚耳邊,重複了一遍,"恭喜王爺,王妃有喜了!"

霎時間,容楚長身而起,他絕世的俊顏上都染了驚駭,顯然根本就沒想到這樣的事會發生在他身上.

畢竟那一晚,他很快就——

"王,王爺?"幾個軍機大臣正的口干舌燥,冷不丁看到容楚突然站起來,都嚇了一跳,連忙跪倒在地,不知道自己是哪句話錯了.

"改日再議!"容楚根本就沒心理這幾個老不休,甚至連批閱了一半的奏折都沒管,他已然衣袂翻卷,瞬間人已到了門外.

從皇宮到恭王府,坐馬車需要半個時辰.

但容楚心急如焚,騎馬只花了不到一刻鍾就趕回來了.

而且他還直接縱馬在王府里奔跑,直奔辰景閣而去.

"見過王爺!"辰景閣的下人們看到容楚沉著臉沖進來,都是嚇得連忙跪倒在地,瑟瑟發抖.

此刻,沐凝正趴在窗前,拿著一本書,一邊吃著酸梅,一邊翻看那藥草書.

窗外是一片湖,湖邊楊柳依依,湖中蓮葉田田,荷花綻放.

悠然的風習習吹來.

土豪大人今兒個也過來了,也是愜意地蹺著後腿,和沐凝一起吃酸梅干.

雖然主子的紫月軒也不錯,但辰景閣更加好,放眼這恭王府,什麼好東西不先往辰景閣送啊!

"砰!"門忽然被大力撞開了.

還不等沐凝回眸,她就已經被人一把抱起.

"吱吱吱!"土豪大人頓時跳了起來,正准備一爪子撓過去,撓到一半,某大人發現來的竟然是它主子,于是趕緊一個後空翻,險險落回了桌子上.

"你干什麼?"沐凝一扭頭,就看到容楚一臉沉肅地抱著她,頓時就怒了.

這還是自從那一晚之後,他們第一次如此親密接觸,這一瞬,沐凝只覺自己的心不受控制地在胸腔里瘋狂跳動起來.

但她面上還是努力作出生氣的模樣,重重地一推容楚,就要從他懷里跳了下來.

"心!"容楚見沐凝竟然這麼跳,立馬驚得又抱住她,這一回,直接就將人放到了一旁榻上.

"放開我!"沐凝別扭地去推容楚,她不想和他靠得太近.

尤其是一聞到他身上那濃郁的龍涎香味,她心里就會又想起那一晚密不可分的那一刻.

"你都是有身孕的人了,怎麼還這麼莽撞!"容楚壓著沐凝雙手雙腿,不讓她動,語氣有些嚴厲.

"你你你怎麼知道?"沐凝大驚失色地盯著容楚,嘴唇都在顫抖,這妖孽怎麼會知道她懷孕了?

她明明誰也沒!

"笨鳥,這麼大的事,竟然還想瞞著本王?"容楚沉了臉色.

他這麼多天沒來見沐凝,一來是因為政事太過繁忙,二來則確實是那天被沐凝的三分之一炷香給打擊到了他男性的自尊.

但對于容楚這種站在權力頂峰的男人來,這些都不是要緊的.

他不來,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要找到自己痿的原因.

這才是最重要的!

其實容楚也不是沒來,只是他來的時間都是半夜,那時候沐凝都已經睡著了.

每次他都是和衣躺一會,天不亮,沐凝還沒醒的時候,他就已然離開.

"吱吱吱!"土豪大人聞頓時震驚了.

阿凝懷孕了?孩子是誰的?

"嗯?"容楚一個凌厲的眼風射過去,土豪大人立馬一縮腦袋,趕緊閃.

"王爺,安胎藥熬好了!"林嬤嬤在外面喜滋滋道.

"進來!"容楚罷,也松開了沐凝,他扶她起來,輕柔地拿一個軟枕放她身後.

直到林嬤嬤端著那黑乎乎的安胎藥進來了,沐凝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青雪白露都跟著進來了,除了青雪的臉色有點複雜有點差,白露卻是滿臉喜悅神色.

"恭喜王爺!"

"我,我不喝藥!"沐凝一扭頭,她還沒原諒容楚強上她呢,這麼快有寶寶也是她沒預料到的.

所以此時面對突然變得那麼溫柔體貼,那麼和顏悅色,又是那麼不妖孽的容大爺,沐凝忽然覺得心里怪怪的.

"王妃,這可是您和王爺的第一個孩子,您不股自己,也要顧念一下孩子啊!"林嬤嬤見沐凝這麼不懂事,不樂意了.

在林嬤嬤心里,沐凝肚子里的,可是容楚的長子,也是將來要繼承恭王府的,怎麼可以有閃失.

容楚一直都看著沐凝,他也在此時仿佛不經意般拿起沐凝的手,長指輕輕搭在她手腕上,但剛扶了脈,他英挺的眉心就皺了起來.

"怎麼?是不是哪里不好?"沐凝在帝陵里就聽鄭啟才過容楚也學過醫,此時她一見容楚皺眉頭,心里頓時就"咯噔"一跳.

沐凝直覺地就在猜測是不是孩子不好.

"你們出去!"

容楚放下沐凝纖細的手腕,他斥退青雪和白露,然後眼神複雜地看著沐凝,卻是問林嬤嬤,"是誰王妃有喜的?"

這回不但沐凝緊張了,連林嬤嬤的臉都有些僵,"老奴是見王妃最近吃什麼都沒胃口,不能聞腥味,而且天天早上都要干嘔,月事也推遲了一個月,所以……"

"就憑這些就斷定王妃有喜?"容楚輕歎一聲.

"難道我不是?"沐凝也疑惑了,這些不都是懷孕的症狀嗎?

如果不是懷孕,她的大姨媽怎麼到現在都不來?

"是什麼是!"容楚鳳眸眯起無奈,長指伸出,輕輕一點正面露驚詫盯著他的沐凝額頭,"你是氣血兩虧,想得太多,所以才會令月事推遲!"

沐凝被容楚勁力一摁,"砰"一下,往後倒去,同時心里冒出一個念頭,容大爺的意思是——

她內分泌失調了?

霎時間,沐凝瞪大雙目,一張臉迅速變.

臥槽,這下臉丟大了!

上篇:180 南疆人的彩頭     下篇:182 關系破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