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82 關系破冰  
   
182 關系破冰

"安胎藥不用喝了,林嬤嬤,我給你一張方子,照這上面抓藥給王妃調理!"容楚面色如常.

他起身,提筆就寫了個藥方,交給林嬤嬤.

林嬤嬤老臉發窘,也為鬧出這麼個烏龍事件感到不好意思,于是趕緊就退出去了.

屋子里又只剩下沐凝和容楚兩人.

沐凝坐在窗前榻上,垂著眸,沉著臉,發絲垂在臉側,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容楚坐下,他伸手,親昵地替沐凝將垂在臉頰的發絲捋到耳後.

雖然得知沐凝並沒有懷孕,讓他很是失望,但笨鳥的反應卻又令他驚喜.

"就這麼想要本王的孩子?"容楚心很好地笑道.

"……"沐凝無語,只能狠狠瞪了容楚一眼,頭一偏,躲開了他大手.

雖然她現在也感到很是羞窘,但她認為,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容楚,若不是他干了壞事,她又怎麼會氣血兩虧,想的太多,以至于內分泌失調,姨媽遲遲不來?

所以沐凝在片刻的害臊過後,立馬又理直氣壯起來.

容楚也不生氣,知道沐凝沒有身孕,他也沒有顧忌,直接抓住她雙手,整個人將她壓倒在榻上.

他在她耳畔吹氣,"要麼,等本王忙完這陣子,我們來要個孩子!"

"你行嗎?"沐凝掙脫不掉容楚的束縛,她對這妖孽的自我感覺良好感到不爽,于是忍不住就要打擊他.

"試試就知道了!"容楚臉皮一僵,但隨即又眯眸一笑.

顯然已經做好被沐凝打擊的心理准備.

"不是試過一次了?"沐凝斜眼,毫不掩飾眼底的鄙視.

"這種事,總是要多試幾次的!"容楚笑吟吟道,他完全無視沐凝對他的鄙夷.

而且容大爺此刻還在心里暗暗發誓,等老子重振雄風,一定要弄得你這只笨鳥狠狠求饒才行!

"不好意思,我沒興趣!"沐凝白了容楚一眼.

就在剛剛那一瞬間,她忽然打了個寒噤,再一瞧容楚笑得那麼詭詐,一定是這貨又在心里轉著什麼要算計她的主意!

容楚輕笑一聲,他伸手輕撫沐凝脖子上柔嫩的雪膚,那對布滿了血絲的鳳眸一霎流轉過溫柔的亮光.

"喂,不准摸,癢死了!"沐凝扭著脖子,想要掙紮.

但她一扭頭,竟發現容楚伏在她頸邊,正閉著眼睛,似乎是睡著了.

這一看,沐凝發現幾天不見,容楚似乎瘦了一些,雖然他臉上敷了粉,卻依然掩飾不住眼下的青黑.

而且,即使是沉睡,他的眉頭也是緊擰的.

沐凝心中沒來由湧上一絲奇異的感覺,但隨即她便感覺心頭有針紮的微疼感,她連忙不敢再去多想.

她輕輕掙紮,將雙手從他掌中解脫出來,然後試圖推開他.

可是容楚太重,沐凝推了幾次沒推動,反而又被他攬住了纖腰,"別動,陪我睡一會!"

"你壓到我了!"沐凝氣哼哼道.

容楚閉著眼睛,高大的身軀一僵,隨即他翻身,仍然將沐凝摟在懷里.

沐凝聞著那絲絲縷縷的龍涎香味,覺得很是別扭,于是她悄悄拿開容楚放在她腰上的手.

她才不要就這麼陪著容楚睡.

"我五天沒合眼了,你就忍心讓我一直不睡?"容楚的手剛被沐凝掰開,又倏地收緊.

他將她緊摟在懷,低啞的聲音也響在了她耳畔.

沐凝一怔,但她隨即就想,這妖孽五天沒合眼,關她屁事?

而且,難道她不在,就能影響到他好睡?

沐凝很是不齒容楚抹黑她的功夫,于是決定不理他,接著還想掰他大手.

然而也就是這麼一會兒的時間,沐凝卻發現容楚放在她腰上的手就像是鐵鉗一般,掰都掰不動.

掙紮了半晌,沐凝不由心生氣惱.

她一扭頭,准備罵一罵這可恥的妖孽.

但隨即她便發現容楚鼻息悠長,顯然是已經沉沉睡過去了.

他的睡顏很美好,那長如扇的睫毛密密覆在眼簾上,安穩恬淡,和他平素里的妖孽模樣大相徑庭.

沐凝不由看得一愣,心中莫名掠過一絲溫暖的柔軟.

她沒有再反抗,而是就這麼任憑容楚抱著她,沉睡.

窗外,碧水清波,蜻蜓追逐在荷花間,蟬鳴悠悠.

有風乍起,拂起*邊紗簾飛舞.

時光,安靜而美好.

……

沐凝再醒來時,已是傍晚,容楚已不在身邊.

天邊染了大片的霞光,落日沉沉.

沐凝揉著腦袋,眼前還有些模糊.

她摸了摸枕邊,那里已然余溫不再.

沐凝准備起身去淨房洗洗臉,也正是在她起身的刹那,她忽然感覺身下一股熱流湧出.

==!

她遲到一個月的大姨媽終于來了!

害她擔驚受怕這麼多天,還以為自己是真的懷孕了.

早知道只要容楚一回來,她姨媽就能來,就是她再怎麼討厭那妖孽,也要勉為其難請他回來一趟啊.

那樣的話,哪還會鬧出今天這麼大的烏龍事件啊!

沐凝姨媽駕到,她這暴脾氣終于偃旗息鼓.

軒轅緋和土豪大人又開始每天往辰景閣這邊蹦跶了.

而且原本因為那一晚不愉快的經曆,她與容楚已經冷戰快一個月,也因為這次的假孕一事,似乎有破冰的趨勢.

不過容楚還是很忙,但即使再忙,他也會每晚回來.

雖然沐凝對容楚還是不冷不熱,但也不像之前那麼冷淡了.

自從軒轅緋整天泡在辰景閣里,沐凝便發現,原來那些喜歡三不五時借各種理由拜訪她的後院那些夫人們都已經很久沒出現了.

沐凝問了白露和藍霜,這才知道,原來她沒嫁進來之前,軒轅緋在恭王府里就是個霸王,誰敢惹她,直接就揍回去.

就連那從來都是自我感覺非常好的吳氏和白蓮花都在她手里吃過苦頭.

難怪如今每次她和軒轅緋一起出現,那些女人們明顯都躲著走.

沐凝剛想起白蓮,就聽軒轅緋在那邊笑道,"美人,你聽沒有,原來那個白蓮花也偷吃了你的含笑半步癲,她聽如果笑和走路,就會全身爆炸而死,她竟然生生在*上躺了一個月,吃喝拉撒都在*上!哎喲,笑死人家了!"

這軒轅緋早就忘記她自己也像只僵尸一樣蹦跶了快二十天,此刻嘲笑起別人來,那是一點都不含糊.

沐凝眯了眯眼睛,她也想起來.

那白蓮花與吳氏,之前還想著要做容楚側妃,似乎從容楚要將白蓮嫁出去後開始,就一直安分守己,吳氏那等潑辣的,都看不到人影了.

可是白蓮又是怎麼得到她的丹丸的?

軒轅緋和土豪大人肯定都不會給白蓮,那麼白蓮只能是從她這里拿到.

難道她這辰景閣里還有白蓮花安插的內殲?

沐凝想了想,如今能進她屋子的,除了林嬤嬤就是青雪白露藍霜,這幾人都是信得過的.

白蓮不會是通過她們,那就只能是院子里的二三等丫鬟,還有婆子了.

看來,她得留點神了.

……

七月果然是流火的季節,沐凝只是在外面走一圈,就感覺身上像被火烤一般.

雪膚上都是火辣辣的疼.

這一日,傍晚時分,沐凝趁著天氣涼快了一點,帶著土豪大人,以及青雪洛四秦五幾人,悄悄出了門.

又到了土豪大人每個月的休眠期了,它的看朱果又吃完了.

沐凝這是打算去飛鳳樓給它摘一些.

由于天氣太熱,這麼多天來,沐凝還是第一次出門.

當然其間她有讓青雪傳書給步清城,也得知了步清城已經在五月底,就是他們上次見面後的幾天就離開大乾帝都城,回了南疆.

雖然知道自己還是完璧之身,她的第一次並不是給了步清城,但沐凝心中對步清城始終懷有不一樣的愫.

這盛夏的季節,白天天氣太熱.

所以攤販和行人們也都是一早一晚出動.

馬車一路行來,沐凝透過窗子,一直都在看外邊的景色和行人.

在她前世,她就一直喜歡坐在車里,看街上的行人匆匆,這讓她有一種真實的生活感覺.

路過帝都最大的那家以糕點著名的錦食記時,一直昏昏欲睡的土豪大人已經聳著鼻子拱上來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伸爪子指著錦食記,眼里都往外冒著饞光,口水嘩啦啦直淌.

沐凝也挺喜歡這家做的糕點的,甜而不膩,香滑軟糯,確實非常好吃.

"青雪——"沐凝剛打算叫停馬車,讓青雪下去買一點.

也恰是在此刻,她看到有兩名女子從錦食記里走了出來.

而且其中一名竟然是鳳靜兒.

沐凝原本也沒覺得有什麼,但當她看到鳳靜兒竟然沒有戴孝時,不由立即凝了眉心.

大乾的習俗,父母去世,兒女是要戴滿一年孝的.

就算平日里出來,顧忌旁人忌諱,不用戴孝,但至少那衣服是要穿素一點.

可是李氏去世不過才短短的兩個月時間,這鳳靜兒不但沒戴孝,反而還穿著一身豔麗的衣裙.

瞧她的神色,也看不出任何悲傷緒,反倒是和身邊那名女子有有笑的上了馬車.

而且她也發現鳳靜兒身邊那個女人根本就不是凌陽侯府的人,瞧那一身氣質,倒像是——

眼看那馬車已經駛離,沐凝也顧不上去買糕點,因為她突然覺得似乎有哪里不大對勁.

"秦五,跟上前面那輛馬車!心別被發現!"沐凝很想跟上去看看鳳靜兒究竟認識了什麼人.

秦五駕車的技術很高,一路跟著那輛馬車七拐八繞,最後沐凝發現那輛馬車停在了明前大街一座不起眼的宅院前.

鳳靜兒提著一個食盒,與那女人手挽著手下了馬車.

就在此時,那女人似乎發現有人跟蹤,猛然朝沐凝所在的方向看過來.

這一瞬,沐凝覺得腦中似有電光一閃,她見過這個女人!

那女人朝這邊看了看,並沒發現有可疑的人,于是也緩了臉色,與鳳靜兒進了宅子.

但沐凝心中卻愈發驚疑起來,因為她想起來,這個女人分明就是飄香樓的鴇母.

她怎麼會和鳳靜兒走到了一起?

這座宅院又是什麼地方?

沐凝忽然覺得她好像漏掉了什麼重要的信息.

上篇:181 王妃有喜了     下篇:183 鳳神之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