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85 掌心之花  
   
185 掌心之花

"跟我來!"簡牧塵不但沒有像沐凝所預料那樣發怒,反倒是輕歎一聲,滿眼無奈地看著沐凝.

好像是對沐凝這種幼稚的行為徹底無語.

"去哪?"沐凝卻警惕地盯著簡牧塵,她可是對簡大教主非常不放心的.

原以為簡大教主至少是個君子,可是從他第一次強吻她開始,沐凝就已經意識到,她真是太單純了!

然而這一次簡牧塵卻沒有回答沐凝,月光下,他高大的身影瞬間便消失在了那些扶疏的草木陰影里.

沐凝一口氣憋在心里,她有心一走了之,但她又好奇簡牧塵到底叫她去做什麼.

于是沐凝思想斗爭還不足一秒,就已經抓起水月鏡天戴在臉上.

再一把抄起又在那打瞌睡的土豪大人,疾走幾步,去追高冷的簡大教主了.

沐凝跟在簡牧塵身後,看著他寬厚的背脊以及他走路的姿勢,她忽然有些出神.

她不由蹙起了黛眉,心里直犯嘀咕,真是奇了怪了,她怎麼又覺得簡牧塵的背影很像一個人?

但沐凝思前想後,還是覺得不大可能.

這兩個人無論是氣質還是談吐都不相同.

一個冷若冰山,一個整天騒包的好像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多美.

所以即使沐凝已經多次覺得簡牧塵與容楚有些微相似的地方,但她卻從不曾真的懷疑他們.

沐凝一直在想著心事,也沒注意到簡牧塵已經停了下來,她還在往前走,于是"砰"一下就直接撞到了簡牧塵懷里.

"丫頭,你這是投懷送抱嗎?"簡牧塵自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一把就抱住了沐凝.

他還在她耳畔吹氣,用一種十分*的聲音道.

沐凝使勁推開簡牧塵,盈盈如秋水的清麗大眼一瞬抬起.

卻是一臉冷淡,"放尊重點!"

沐凝從跟著爺爺長大,家教非常嚴格.

雖然她不喜歡容楚,但她卻不願在他們婚姻維系期間做出格的事.

這是對婚姻最基本的尊重!

屢次被簡牧塵親吻卻抵抗不了,已經令沐凝非常難堪.

尤其是如今她還和容楚發生了那種關系,總讓她心里覺得怪怪的.

所以現在消失兩個多月的簡大教主突然出現,才會讓沐凝有了一種陌生感.

"你就是這麼和師父話的?"

簡牧塵似乎心很好,也沒和沐凝計較她的語氣,而是一個爆栗敲在她腦門上,十足的親昵.

"……"沐凝忽然很後悔自己當初拜師的決定,否則簡大教主又怎麼會一直拿他們這試圖身份事?

沐凝心里頭暗暗發誓,有機會她一定要反,攻回來,讓簡大教主後悔曾經這麼對她!

"你叫我來干什麼?"沐凝站在門前,抬眸看著站在那不動,只一味盯著她的簡牧塵,聲音悶悶地問道.

簡牧塵微微一笑,他轉身,走到書架旁,伸手取下一物,遞給沐凝,"既然你來了,那就順便將這個帶給容楚!"

沐凝接過那個色的四方木漆盒,頓時難掩目中失望.

原來簡大教主叫她來,是要她帶東西給容楚的啊!

她還以為——

沐凝失望表剛流露出來,簡牧塵就看到了,他黑眸中霎時浮上溫柔的色彩,好笑地搖搖頭.

這丫頭,真是什麼心思都寫在臉上.

"坐下!"簡牧塵拉過沐凝,讓她坐下,而她則蹲在她身前.

"干什麼?"沐凝有些緊張地看著簡牧塵,她總覺得今天簡大教主和往常不大一樣,好像沒那麼冷了!

簡牧塵卻不理沐凝,他拿過沐凝左手,掀起她子.

一截皓白的玉腕霎時展露眼前.

玉白凝滑,美如嫩藕,那勝雪膚光,更讓人感覺仿佛是看到了水蜜桃,薄薄的一層皮下,就是那鮮嫩的汁液.

簡牧塵的呼吸倏然一頓,眼眸亦是變得深邃.

沐凝一見簡牧塵這模樣,立即就想抽回自己的手.

尼瑪,她已經遇到容楚那個戀足癖了,別又碰上簡大教主這個戀手癖吧!

然而簡牧塵卻緊緊握著沐凝的手,此時他的目光也已從那藕臂上移開,一瞬抬眸,透過那面具看了看沐凝,眸中光華不明.

但隨即他便垂了眼眸,從懷中取出一物,同樣是個木盒.

簡牧塵打開那個木盒,拿出一個護腕一樣的東西給沐凝戴在了手腕上.

"這是什麼?"沐凝只覺那玩意十分輕巧,所用材料亦是輕薄,她戴在手上,如果不注意,都感覺不到.

"箭!"簡牧塵沉聲道,他為沐凝綁好帶子後,就起身坐在她身後,擁著她,教她怎麼用這箭.

而正處于驚喜中的沐凝竟沒注意到她與簡牧塵的姿勢又*起來.

土豪大人則繼續在一旁打瞌睡,對簡大教主占了它家阿凝的行為完全就是視若無睹.

"你記好,這里面有三十二根箭!"簡牧塵又叮囑了沐凝幾句.

"箭用完了怎麼辦?"沐凝此時也發現簡大教主又在吃她豆腐,于是連忙往旁邊挪了挪.

"這箭只用于應付突發的危險,尋常有我在你身邊,應當是用不上的!"

簡牧塵微笑看著與他保持一尺距離的少女,"只要你不亂射,這三十二根箭,我想,足夠用了!"

沐凝瞥了簡牧塵一眼,心中因為他的這句話,突然湧上了一絲難以用語描述的莫名愫.

但沐凝還是低聲咕噥了一句,"一跑就兩個月見不到人,還什麼會保護我?"

簡牧塵聞,幽邃眸光閃了閃,卻只是淡淡一笑,沒有話.

沐凝低頭把玩著腕上箭,她原以為簡大教主至少會上兩句什麼.

結果等了半天,也不見他開口.

沐凝忍不住抬眸看去,卻見簡牧塵一直都在看她,而且他的眼神很奇怪,深邃幽遠,讓她有一種異常熟悉的感覺.

但還不等沐凝想起她究竟是在哪看到過這樣的眼神.

門外,青雪的聲音傳來,"姐,起風了,一會看樣子要下大雨,你看……"

青雪知道簡牧塵也在屋里,所以雖然她看著天色不好,心里著急,卻也不敢直接提出要回恭王府的事.

屋子里的兩人聞聲,俱是一默,目光交彙,簡牧塵淡聲道,"回去吧!"

沐凝不動聲色地顰眉,剛剛也正因為青雪的打岔,讓她心底里閃過的那個影子突然消失.

但沐凝卻並不是因為這個而皺眉.

她皺眉,是因為她覺得,簡大教主似乎對她沒有半點留戀.

而且他也從來不過問她和容楚的事!

沐凝忽然覺得有哪里透著一絲詭異.

"那我走了!"雖然沐凝心中起疑,但她面上卻沒有表露出來.

她起身,簡牧塵抓起瞌睡蟲附身的土豪大人遞給沐凝,某大人在沐凝手上換了個姿勢,眼睛都沒睜開,繼續睡.

簡牧塵將沐凝送上馬車,隨即他的身影也隱入了飛鳳樓的暗處.

沐凝坐在馬車里,聽著車輪轆轆的聲音,心里一陣憋屈.

簡大教主竟然連送都不送她一下,難道他就不怕她半路被打劫嗎?

還是他對她所表現出來的關心都是假的,他只是喜歡親她而已?

但這也不通啊,如果他不喜歡她,又怎麼會總是想要親她?

不是吻是愛的產物嗎?

沐凝實在是想不通簡牧塵到底是個什麼想法,而且想多了她還頭疼.

所以沐凝也就不去想了.

馬車到恭王府門前時,天邊已然墨云翻卷,狂風暴雨驟然來襲.

即使白露藍霜已經在門前接著了,但沐凝回到辰景閣時,還是淋了一身透濕.

連土豪大人都未能幸免,一身白毛都濕噠噠貼在身上,兀自迷茫地半睜著眼睛發呆.

沐凝清洗乾淨,換了一身乾淨的衣物,這才發現,已經快到戌時了.

這個時間,容楚應該回來了吧?

沐凝擦著濕漉漉的長發,看著放在桌上的那只四方形的木漆盒,心中暗忖.

也不知道簡牧塵交給容楚的究竟是什麼東西,聞著,怎麼竟然這麼香?

算了,既然答應了簡牧塵,那她還是走一趟吧.

夏日的狂風暴雨總是來的快去的也快,此時窗外已然一片甯靜.

圓月靜靜掛在空中,空氣中漂浮著泥土與草木的清香.

辰景閣與紫月軒本就很近,沐凝只帶了青雪一人,也就是一盞茶的時間,就已經到了.

此刻的紫月軒內,燈火通明,門外守衛重重,很顯然,容楚在里面.

見到沐凝過來,那些守衛們俱是行禮,無一人阻攔,直接就開了門讓沐凝進去.

紫月軒內,容楚正在批閱奏折,看到沐凝這麼晚過來,他也只是挑了挑劍眉,似乎並不奇怪.

溥公公與葉冰很識趣地退了出去,青雪也留在門外.

屋子里,只剩下容楚和沐凝兩人.

"過來!"容楚放下朱筆,朝沐凝招了招手,他唇角還帶著笑.

沐凝卻站在原地不動,雖然她現在和容楚關系沒那麼僵了,但不代表她對他沒一點防備.

畢竟他之前可是非常無恥地將她給吃了,而且事後還曾宣,那種事就是要多試幾次.

這讓沐凝不能不防.

"你的好基友讓我將這個給你!"隔著寬大的書案,沐凝將那四方的木漆盒遞給容楚.

她是准備只要容楚一拿上手,她立馬轉身就走的.

她可是深知容楚這貨的惡劣品性,絕對不能讓他有任何機會磋磨她!

容楚垂眸看了看被沐凝拿在手中的那木盒子,一瞬抬眸,染了金色的眼尾瞬間似有亮光一閃.

只見他微微一笑,漂亮的下巴一抬,示意沐凝將盒子放下.

沐凝心中一喜,正想感歎一聲,今晚容大王爺竟然這麼好話.

眨眼間,她便見眼前似有黑影一閃,緊接著,她就感覺雙腳都已離地.

不等她反應過來,沐凝已然容楚竟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她身側.

而她則被他一把打橫抱起,直接抱到書案後坐下.

"你,你想干什麼?"沐凝瞧瞧著寬大的書案,心里頓時咯噔一跳.

這無恥的容大妖孽不會是想在這里"試試"吧?

這麼一想,沐凝臉立即就白了.

容楚只顧抱了馨香在懷,倒是沒注意到沐凝那驟變的臉色,他讓她坐在他腿上.

倒是並沒有什麼過分的舉動,而是拿起沐凝左手.

彼時,沐凝整個人都靠在容楚身上,濃郁的龍涎香味縈繞周身,她沒有反抗,只是有些緊張地看著他.

因為沐凝現在很清楚自己的武力值和容大爺比起來,簡直就是個渣渣.

與其反抗激怒他,到時候惹得容大爺不知道又干出什麼事來,倒不如先看看他究竟想干什麼.

而且沐凝也在發現容楚並不是要脫她的衣服干壞事後,漸漸放松下來.

她只見容楚拿起她左手,細細端詳著她掌中那一道疤痕.

這是她在帝陵里喂血給他時,割傷的,雖然後來容楚給了她很好的藥膏,那原本猙獰的疤痕也淡去了不少.

然而,她掌中還是有一道粉色的疤痕印記無法消除.

容楚輕輕碰觸沐凝掌心,他指尖微涼,卻又在碰到沐凝掌心時,讓她感覺有火花炸開.

他垂著眸,密密的長睫掩去了眸底神色,他撫著她掌心的每一道紋路.

沐凝感覺到容楚身上一霎變柔的氣息.

她不由有些驚疑地看著他.

容楚也恰在此時抬眸,兩人視線交彙,都在對方眼中看到了彼此.

空氣中仿佛有電光閃過.

沐凝眸光微閃,她忽然感覺自己的心在胸腔里不受控制地狂跳起來.

容楚微微一笑,他也不話,而是拿起沐凝給他的那個木盒子,一打開,霎時異香撲鼻.

沐凝也很好奇簡牧塵到底給了容楚什麼好東西,她扭頭去看,卻發現那盒子里竟然是一格格的顏料.

而且她隨即便見容楚拿起盒中一支似乎是特制的筆,蘸了顏料,提筆開始在她掌心畫起來.

"哎,你干什麼啊?"沐凝受驚,連忙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但容楚大手卻像鐵鉗一般,她被他抓得死死的,根本就動不了.

"別動!"容楚在沐凝耳畔低聲道.

他的聲音有些低啞,仿佛古箏琴音,卻又透著十分的*溺,口中熱氣撲在沐凝脖子上,讓她不禁輕輕顫了顫.

沐凝竟然真的就不動了,因為她此時已然發現,容楚是在她手心里畫畫.

容楚畫的是一朵重瓣粉白的荷花,而且還是並蒂之蓮.

沐凝也才發現,原來容楚的畫功竟然這麼好,他竟可以在她手掌這麼點大的方寸之地,將那一朵並蒂粉荷畫得栩栩如生.

青青荷葉上,葳蕤生姿的蓮花在沐凝掌中綻放.

然而,沐凝在看到這樣一幅掌中蓮時,她的心卻是狠狠震動了起來.

上篇:184 你和容楚很般配     下篇:186 綠油油的帽子(9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