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88 刺殺  
   
188 刺殺

玉妃見容楚並沒有被她蠱惑,嬌媚眼眸中不禁掠過一抹訝異.

"皇上!"眸光一閃,她隨即軟若無骨般依偎在老皇帝身上,含羞帶怯瞥一眼容楚,柔柔問道,"這位想必就是恭王殿下吧!"

"怎麼,玉妃也知道恭王?"老皇帝擁著玉妃微笑問道.

"恭王之名威震天下,妾雖是女流,卻也是聞名已久!"玉妃掩嘴輕笑,那對仿佛能勾魂的眼睛一直偷偷在瞄容楚.

"哦?"皇帝聞,眉頭一挑,似是若有所思地看著玉妃,"玉妃居于塞外,竟然也聽聞恭王的名號?"

"皇上,恭王殿下少年成名,曆經數百戰役,戰神之名赫赫,這天下又有誰人不知?"玉妃眨著眼睛,一臉崇敬之,看上去好似天真不懂世事.

然而在她垂眸時,眼底卻布滿了陰冷.

"的對!"老皇帝大笑,那對布滿血絲的眼睛看向容楚,毫不避諱贊賞道,"我大乾有今日安穩,皇弟功不可沒!"

"皇兄謬贊!"容楚微微一笑,舉杯敬向老皇帝.

他的語氣不卑不亢,笑容亦是淡然,而且他的眼神始終不曾在玉妃面上停留.

"朕去往懿德山莊前,聽聞皇弟身子有恙,朕心甚是掛念,不知皇弟如今可好?"老皇帝一看到容楚,那眼神立馬就變得關心起來.

"臣弟多謝皇兄關心!不過皇兄也知道,臣弟這是經年的舊毛病了!"容楚笑晏晏,看上去分明就是一副兄友弟恭的和諧模樣.

玉妃見自己一再被容楚忽視,不由恨得暗暗咬緊牙關.

皇帝入座後,今日的宴席便正式開始.

美酒佳肴流水般呈上,蔭涼的霜華殿內,並沒有多少暑氣,眾賓客推杯換盞,紛紛來敬皇帝和容楚.

一時間,氣氛好不熱鬧.

然而幾乎一多半男人的眼睛卻都是直勾勾盯在那玉妃面上.

只要玉妃的眼神稍稍在他們身上停留,這些男人都要心跳加速,魂都快被勾走了.

容楚與老皇帝相談甚歡,沐凝也在和容雨晴竊竊私語.

只有土豪大人埋頭苦吃.

從皇帝摟著玉妃進來後,皇後的臉色就難看無比,只見她眉頭緊鎖,原本明麗的眼睛里布滿了陰沉.

倒是曹太後好似心很好,在那不停地與李蘭英以及雪心公主笑.

"鸞兒,你有沒有覺得這玉妃有點面熟?"容雨晴越看玉妃,越覺得這女人長得一臉狐媚相,一看就不是個好相與的.

容雨晴蹙眉,毫不掩飾眼底的厭惡.

"確實!"其實沐凝從玉妃剛進來時就發現,玉妃的身形與眼神讓她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沐凝不禁也顰了眉心.

此時,酒過三巡,向來寡的皇帝忽然心很好地提議,"玉兒的舞姿堪比天人,今日在此能否為朕再跳一曲!"

"皇上真是折煞玉兒了,皇上想看玉兒的舞,那玉兒只好獻丑了!"玉妃起身,盈盈一拜,秋水似的眼眸掠過容楚,落在沐凝面上.

只見她掩嘴輕笑,霎時間,嬌弱身形已如云朵一般落在了場中.

眾人都知皇帝一心煉丹,不好女色.

這玉妃能得他如此贊譽,想必這舞姿真的是絕妙的.

在場的所有人此時無不屏息,翹首以待.

樂聲起時,玉妃已然舞起.

水翻卷,裙擺飛旋,眼波兒媚如水,身段亦是如柳枝輕擺.

她的每一個動作,每一次踏步都好似舞在了眾人的心尖上.

這一舞,果然絕美.

幾乎所有人都看得癡了.

"皇上!"一舞畢,玉妃再次盈盈拜倒.

只見美人胸口起伏,額頭微汗,臉蛋酡,眼中含了水光,更顯嬌媚無雙.

"好!好!好!"皇帝一連三個好字,拊掌大笑,顯然也是被玉妃這一舞驚豔到了.

玉妃入座後,眾人似乎都還沒從方才那一舞中回過神來.

"跳的也就一般般嘛!"容雨晴暗自嘟噥.

"這哪是一般般,確實是頂好的!"沐凝卻是展顏微笑,她看向容楚,"王爺您呢?"

容楚懶懶靠在椅子上,鳳眸斜向沐凝,笑吟吟道,"王妃好,那自然是好的!"

玉妃一聽容楚贊她舞跳得好,眼睛猛地一亮,她笑看容楚,意有所指地問道,"原來恭王殿下也是懂舞之人,不知恭王可否看出妾身方才那一舞的含義?"

"本王是個粗人,玉妃的舞也只有皇兄才懂得欣賞,玉妃問錯人了!"容楚卻是毫不客氣地一口就將玉妃的話給堵回去了.

玉妃方才還笑得溫柔的臉頓時就是一僵.

她有些無措地望著一臉笑意,但眼神卻冰冷的容楚,委屈地咬了咬牙,看向皇帝,眼淚都在眼眶里打轉,"皇上,玉兒是不是錯話了,恭王殿下這是在生玉兒的氣嗎?"

"怎麼會?!"老皇帝一見美人,流淚,不由心疼地攬住她.

不過,玉妃預想之中皇帝對容楚的責罵,卻並沒有發生.

"皇弟真是過謙了!"只見老皇帝一手攬著玉妃,一邊笑道,"你若是個粗人,那這大乾上下,可就沒有雅士了!"

"皇兄真愛笑!"容楚聞,只是勾唇一笑,照舊慵懶靠在椅子上,喝他手中的瓊液.

在沐凝看來,容楚這反應這姿勢,簡直叼炸天了.

而且老皇帝似乎並不在意容楚的無禮,在座眾人似乎也已經習慣.

"皇弟……"老皇帝也迅速換了話題,和容楚聊起了別的事.

但玉妃卻顯然並不甘心,嬌媚眼波一掠,她看向沐凝.

"這位,想必就是恭王妃了!"

沐凝抬眸,清冷眼神迎上玉妃,她齜牙,"是!不知玉妃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玉妃像是受驚一般怯怯地垂眸,笑道,"久聞恭王妃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

"哦?玉妃還聽過我的名號?"沐凝微笑,她表面看起來云淡風輕,但實際上心里卻已經升起了警惕.

這玉妃從入座開始就不停在那勾搭容楚,現在竟然又來恭維她?

肯定沒安好心!

果然,沐凝話音一落,就見那玉妃半抬看向她的眼睛里有陰冷厲芒一閃.

但玉妃並沒有話,反倒是鳳靜兒在那一臉天真嬌笑道,"玉妃娘娘,您可能都不知道呢,我三妹妹不但擅長歌曲,還擅舞呢!"

罷,鳳靜兒就在那捂著嘴笑.

在座眾人大多是見識過沐凝當初那一首雷震天下的"狐狸叫"的,有很多人還被嚇得回去連做了多日的噩夢.

所以鳳靜兒這麼一提,立即便有許多人心照不宣地笑了起來.

連老皇帝都一臉笑意的看向沐凝,顯然也是想起沐凝那首詭異的曲子了.

沐凝卻是不置可否地撇撇嘴,大不慚地點頭,笑米米道,"二姐姐到現在,可算誇獎了我一次了!"

鳳靜兒嘴角的笑容猛地一僵.

在座眾人似乎也沒想到沐凝竟然這麼厚臉皮,一個個都是在那嘴角抽搐.

容楚則是側眸看向沐凝,他眼中有著淡淡的笑意流淌.

若有誰最捧場,那自然要屬土豪大人了.

狐狸一聽沐凝這話,那是狂點大腦袋,必須要點三十二個贊啊!

"恭王妃也擅舞?"玉妃卻是面露驚喜,一副遇見知音的樣子,兩眼放光道,"玉兒自幼習舞,最喜歡結交同好之人,不知恭王妃能否舞上一曲,讓玉兒觀摩學習一下?"

然而,比起玉妃的欣喜急迫,在座的其他人卻在聽到玉妃這個要求時,全都變了臉色.

他們可都真切地體會過什麼叫天雷滾滾,什麼叫魔音穿耳,什麼又叫群魔亂舞的.

難道今天還要再來一次?

沐凝自然沒錯過眾人難看的臉色,此時她注視玉妃,迎著她目中那隱藏的挑釁.

就在眾人都緊張的時候,沐凝微微一笑,"舞一曲就算了,若我最擅長的,那自然是譜曲填詞,既然玉妃都這麼了,那我再拒絕可就不過去了,嗯,我今天就再給大家唱一曲吧!"

"啪啪啪!"土豪大人立即拍爪子,一對綠眼唰唰放著綠光.

先前阿凝唱那首歌頌它們家族的"狐狸叫"的時候,大人它沒聽到,今天一定要好好欣賞欣賞阿凝的歌喉!

然而除了土豪大人捧場,容楚一臉似笑非笑,全場也就容雨晴以及容皓遠兄妹正常點.

其余人無不臉色發青,眼露驚恐.

因為他們一瞧沐凝這摩拳擦掌,不懷好意的笑,就覺得接下來絕對不會有好事.

連老皇帝都一瞬變了臉色,他轉眸去看容楚,"皇弟,你覺得呢?"

容楚一臉真誠道,"皇兄,鸞兒最近譜曲造詞的功力見漲,今日既然玉妃提了,鸞兒豈能不從?"

沐凝聞聽容楚的話,頓時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容大爺睜眼瞎話的功力才叫見漲,她就從來不曾在府里譜曲造詞過!

老皇帝見連容楚都這麼,也只好無奈道,"既然如此,那恭王妃就唱吧."

霎時間,全場寂靜.

所有人都面如死灰地看著沐凝取了琴步入場中.

沒有人發現,那提議讓沐凝表演的玉妃臉色也白了白.

"mountainhigh跟我一起來……"

當沐凝的琴音響起,一開始眾人聽著還挺正常,並沒有出現上回那種讓人驚悚的"哇哇哇,啪啪啪"時,也就漸漸放松了.

然而,也就是在眾人都在心里琢磨,看來這恭王妃確實是有進步之時.

驟然間,沐凝歌聲一轉,一道千回百轉的"咦咦咦咦咦咦咦"猛地響起.

這一下魔音穿腦頓時嚇得一些沒有防備的人從椅子上滑了下去.

沐凝才不管別人有什麼反應,她兀自閉著眼彈著琴,唱著那幾乎能將人心肝脾肺腎都給繞到一起的"咦咦咦咦咦咦咦".

……

一曲罷,全場寂靜.

偌大的霜華殿內,只能聽到樹葉擦著屋頂發出的簌簌聲響.

除了容楚依然笑吟吟不動聲色,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著沐凝.

"我知道我唱的很好,你們也不用這麼崇拜地看著我!"沐凝倒是好像被眾人看得不好意思了,她著臉,羞澀一笑.

然後將琴交給宮女,意味深長地看了臉色難看的玉妃一眼.

隨即施施然走回自己位子上坐下.

再一次被雷的外焦里嫩風中凌亂的眾人無不厥倒.

"恭王妃的歌,還真是特別!"玉妃眯眸.

"一般!一般!"沐凝十分謙虛.

玉妃笑了笑,卻是沒有再繼續盯著沐凝,而是扭頭又去跟皇弟撒嬌了.

不過沐凝卻是看到就在玉妃垂眸的瞬間,她眼中一瞬掠過的陰冷寒光.

老皇帝與曹太後顯然又被沐凝這"咦咦咦"給驚到了,于是那李蘭英提議,讓京中聞名的一些閨秀們也上來表演一番.

這目的,自然是給眾人壓驚.

然而,也就是在容雨晴上去表演古箏時,陡然間,烏云蔽日,原本明晃晃的太陽突然失去了蹤跡.

霜華殿內,霎時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

"啊——"這天色黑的太突然,也著實詭異,賓客席上頓時爆發出一陣陣尖叫聲.

沐凝只聽得桌椅倒地的聲音混合著那尖叫聲,這容納了足足有百余人的霜華殿內,嘈雜聲不絕于耳.

"笨鳥,待著別動!"也就是在烏云遮蔽了天空的這一瞬間,容楚冰冷沉肅的聲音響在耳畔.

不待沐凝反應,她便覺身旁一空.

破風聲響起,衣袂拂過,涼如月光.

"皇上,這天黑的詭異!"

有大臣已經看出不對勁了,就算是半夜,也不可能黑到這種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啊,他大聲傳喚守在殿外的禁衛軍,"快,保護皇上!"

"怎麼還不掌燈!"曹太後也覺得心慌難耐,她一聲令下.

可是這大白天的,霜華殿內根本就沒准備燈火,有太監拿出火折子打著了,只是那一點點的光亮,卻讓眾人更加驚惶.

因為眾人發現,直到現在,殿外也沒有任何禁衛軍進來.

所有人都驚恐的面面相覷,難道有叛黨沖進皇宮,將所有人都殺了?

可是不對啊,如果是那樣,怎麼一點聲音都沒有?

"吱吱!"土豪大人拱到沐凝手邊.

沐凝捧住土豪大人,此時,她正全身戒備.

因為沐凝感覺到有殺氣逼近.

不過,殿內的黑沉並沒有持續多久,就在眾人全都瑟瑟難安之際.

"轟隆"一聲陡然響起的瞬間,有人發現屋頂上開始有了光亮.

"恭王,是恭王殿下!"立刻有人驚喜大叫.

沐凝循聲看去,立即發現在這座霜華殿的琉璃屋頂上,已經破開了一個大洞.

微微的光芒穿過那個洞透進,宛如破開黑夜的光明,而容楚的身影就出現在那洞口處.

此時,只見容楚周身的衣服都似被罡風鼓起,發出獵獵聲響.

袍翻飛,他雙手不斷變幻著動作,似是在與一股力量抗爭.

沐凝眸光陡地一震,此時她眼中的容楚,竟宛如神祗降世.

但隨即容楚身形便隱在了那洞口之外,屋頂上頓時傳來狂風怒吼的聲音.

眾人無不仰著脖子,緊張地盯著屋頂去看.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眾人只覺四周又漸漸亮了起來.

仍然是白天,陽光耀眼,若不是頭頂上方那一個大洞,眾人莫不是要以為方才那烏云蔽日只是一場幻覺.

老皇帝臉色白中泛青,顯然受了很大的驚嚇.

那玉妃亦是如此.

皇後和曹太後更是滿頭的冷汗.

然而,也就是在眾人以為已然安全的瞬間,驚變陡生.

不知從哪突然起了一聲尖銳的呼哨,隨即從四周屋角飛掠下數道黑影,鬼魅一般朝著上首位襲去.

皇帝驚恐慌亂之下,連忙起身往後退去,卻不想碰翻了龍椅,霎時狼狽摔倒在地.

"有刺客,保護皇上!"皇帝身邊的太監目眦欲裂,驚恐大叫.

數個太監連忙沖上去,以身體護住老皇帝.

殿外的禁衛軍仿佛才反應過來,霎時沖了進來.

但那數個黑衣殺手已然大開殺戒,眨眼間,幾個太監就已身首異處,更慘的,還有被劈成兩半的,一地鮮血與殘肢.

曹太後與皇後嚇得尖叫起來,卻是腿軟地走不動路.

"啊——"霜華殿內,頓時爆發出一陣淒厲的慘叫聲.

此時,霜華殿內早已是亂作一團,那些黑衣殺手分作兩批,一批去行刺老皇帝,另一批則是在賓客席上大開殺戒,見人就砍.

宮中的那些禁衛軍拼死抵擋.

沐凝早在那些黑衣殺人出現的時候,就已經退後,躲到了簾幕後,她沒有拯救世人的能力,所以只能先保全自己.

然而,也就是在此時,沐凝忽然看到容雨晴摔倒在地,眼看容雨晴要被她身後的殺手砍中.

沐凝也顧不得自身安全,沖上去就想將容雨晴拉起來.

"鸞兒!"容雨晴原以為自己這回死定了,不妨看到沐凝沖過來一把拉起了她,她頓時後怕得大哭起來.

"走!"沐凝也沒時間安慰容雨晴,她拉著容雨晴就想退到簾幕後.

可是,也正在這時,沐凝感覺到身後有一股大力推來.

"吱吱吱吱吱!"炸了毛的土豪大人驚怒大叫,猛地從沐凝手中飛射而出,一口咬在什麼人的手臂上.

"啊!"女人吃痛的驚叫聲傳來.

沐凝來不及回頭看上一眼,就已然整個人撞了出去.

遽然間,一名黑衣殺手冰冷劍鋒已刺向沐凝面門.

上篇:187 絕世美人     下篇:189 真容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