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89 真容現  
   
189 真容現

沐凝雙目中已然布了驚駭,漆黑瞳眸中,鋒銳的劍尖猛地逼近,轉瞬已至眼前.

一股極度危險的信號猛然躥至後腦.

電光石火之間,沐凝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她只覺全身都緊張到麻木,只由著身體的本能,急速朝後退去.

然而那黑衣殺手身法詭異,他露在外的雙眼冰冷殘忍.

那雪亮鋒利的劍尖已然刺到沐凝面前三尺處,冰冷殺氣霎時宛如寒風撲面.

這一刻,沐凝反倒冷靜下來,她的五感變得無比敏銳,四周的形全被她收入眼中.

她是在尋找躲避的良機,亦是在看那些禁衛軍現在何處.

只要她能盡快退到那些禁衛軍之處,才能有逃生的機會!

可是那黑衣殺手的速度實在太快,沐凝尚未有所動作,面上便感覺到冰冷的刺疼.

那是被劍氣劃過帶來的疼痛.

周圍的聲音在這一瞬間似乎變得模糊,沐凝驟然縮起的瞳孔里只有這名殺手,以及他即將要刺中她的冰冷劍尖.

沐凝只見四周眾人都在朝她這邊看來,她看到有人驚怒,有人恐懼,還有人滿臉陰冷殘忍的笑.

"吱吱吱吱吱吱!"亦是有土豪大人箭一般掠過來的白影.

沐凝腦中所有的思維好像都在這一瞬停滯.

她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劍鋒帶著仿若有形的劍氣襲來.

那一劍終于擊至她面門,強大的殺氣頓時震碎了她綰發的釵.

"砰"一聲,沐凝那一頭長及膝下,黑如墨染的長發霎時散開,在那凜冽的冷風中飄散飛舞.

也恰在此刻,沐凝突然聽到"嘩啦"一聲輕響,面上隨即一涼.

她眼前倏地像是有無數的水滴飛散開來.

這一瞬,沐凝似乎看到所有看著她的人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震驚眼神.

就連那一劍刺向她的黑衣殺手眼神也是一滯,手中劍勢緩了緩.

也正是這一緩之勢,讓沐凝有了生了機會.

但是,還不待沐凝反應過來究竟發生了什麼,她只是本能地往後退去.

沐凝已然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極速掠來,一瞬已到了她身後,溫熱的大掌攬住她纖腰,將她猛地帶入那寬厚溫暖的懷中.

她的心,一霎安甯.

隨即眼前一暗,是那染著濃郁龍涎香味的寬廣袍翻卷.

冰冷凌厲的罡氣迎上那黑衣殺手的致命劍鋒,眨眼間,已過數十招.

那殺手見必中的一劍竟被破壞,頓時一聲呼哨.

原本四散與禁衛軍拼殺的數十名黑衣殺手霎時聚攏,全部朝容楚攻來.

"找死!"容楚眼神狠戾,他也不放開沐凝,而是單手迎擊那數十名殺手的聯手攻擊.

只見他衣袂翻飛,袍飛卷,絕世俊美的面上,鳳眸眯起寒芒,神冷厲,但他的動作卻仍然還是無比優雅.

袍翻卷間,那原本軟軟的綢緞竟比那劍鋒還要剛硬,絞起那些黑衣殺手手中的刀劍,他側身一帶.

只聽"喀拉"一聲,那精鐵打造的劍身竟然全被從中折斷.

容楚隨即狀似隨意地一甩衣,數聲驚叫響徹,七八名黑衣殺手頓時被那斷刃殘劍射中胸口,倒地身亡.

剩下的五六名黑衣殺手眼中無不露出驚恐,他們交換了一下眼神,其中三人突然奮力朝容楚沖去.

容楚冷冷掃過去一眼,他只是揮了下衣,猛烈罡風已然震得那三名殺手往後飛掠,撞上蟠龍梁柱,口吐鮮血,已然不治.

剩下兩名黑衣殺手本欲逃跑,卻見那三人連一擊之力都沒有就已被殺,兩人俱是牙關一咬,竟是要咬破牙中劇毒自殺.

"想死,沒那麼容易!"容楚鳳眸里閃過陰狠戾氣,他整個人都像是從地獄里走出.

伸手就卸下了兩人的下巴,順手封了兩人死穴.

直到此刻,偌大的霜華殿內,早已被那數十名黑衣殺手鬧得人仰馬翻的眾人們方才反應過來.

一片寂靜.

禁衛軍連忙上前押了那兩名眼神驚恐絕望的黑衣殺手,並清點死傷者.

禁衛軍的頭領已然跪倒在地,一臉慚愧,"屬下無能,求王爺恕罪!"

"反應遲鈍,救援不力,令皇上受驚,自去領五十軍棍!"容楚一拂廣,神色冷然.

"多謝王爺!"禁衛軍頭領見容楚並沒有要他的命,頓時松了口氣,連忙領著手下清理起那些黑衣人的尸體.

宮中禦醫也已趕到,此時一多半圍在被嚇暈過去的皇帝,以及曹太後身邊.

其余的則都是在給受傷的人包紮傷口.

一刻鍾前,還是歡聲笑語的霜華殿內,此時卻是死氣沉沉,到處都是受傷者痛苦的呻,吟聲.

不用容楚吩咐,身為司禮監首的溥公公已經安排了人將老皇帝和曹太後送回了後宮.

或許是因為當時天地一片漆黑,而那些黑衣人又是沖著皇帝去的.

禁衛軍又出現的比較及時,所以雖然有很多人被砍,但真正倒黴被砍死的卻是那些拼死護住老皇帝的太監們,其余的賓客大多還是被砍傷.

經過清理包紮,霜華殿內,已經不像方才那樣人仰馬翻.

從沐凝被那殺手襲擊,到容楚出現將那些殺手全數擊殺,不過就是眨眼之間.

彼時,沐凝一頭長發全部散開,風從屋頂的大洞里灌進,卷起她墨發飛舞.

而她的眼神,則始終都凝在容楚面上.

她從他出現的那一刻起,眼眸就沒再離開過他的臉.

容楚回眸時,便見沐凝正一臉呆樣地看著他.

然而,當容楚看清楚沐凝亂發下的臉時,他目光頓時也是一怔.

他往前疾走幾步,到得沐凝身前,死死盯著她,鳳眸里的光芒驟然變幻,宛如天際那噴薄而出的霞光,最終彙聚成極致的驚豔.

不但是容楚,沐凝周圍的那些人亦是全部愣愣地看著她,好像都不認識她一般.

沐凝被容楚看得心跳猛然加速,她有些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臉,觸手處光滑柔嫩,羊脂白玉般滑膩.

這,這是她的臉?

沐凝不由也是一怔,她看了看容楚,又愣愣轉眸,看向四周那些投在她身上的驚豔眼神,腦中一時變得空白.

"你,你是鸞兒?"容雨晴最先反應過來,她臉色古怪,指著沐凝的手都在哆嗦.

若不是容雨晴一直都在關注著沐凝,她根本就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你,你的臉——"容姜翼也是驚愕不已地盯著沐凝.

"我的臉?"沐凝也聽到容姜翼的話,她蹙了蹙眉,腦中似乎閃過一道亮光,她立即垂眸看向地面.

大理石的地面上尚有許多水滴狀的透明物體,十分碎.

但沐凝卻已反應過來,這些水滴狀的透明物體就是被黑衣殺手劍氣擊到,一瞬從她臉上崩落飛散的.

是水月鏡天!

沐凝目中倏然浮上冷厲,她摸著自己的臉,目光清冷.

此時她心中又豈能不知,眾人看到她會有這麼大反應,必定是因為她臉上水月鏡天崩落,而她的真容已然顯露.

幾乎是下意識的,沐凝抬眸,第一眼便看向容楚.

她只見容楚鳳眸始終凝在她面上,雖然他神中還帶著戾氣,但那對鳳眸里的眼神卻是無比的灼熱.

仿佛那火山岩漿,不斷翻滾,他的目光竟好似隔絕了所有外在的一切,完全將她籠罩.

沐凝心中因為真容顯露而升起的彷徨與忐忑,一瞬便沉寂了下去.

反而代之以竊喜.

哼,看著妖孽在看到她的真容時,還會不會再嘲笑她長得丑了!

容楚在看到沐凝看向他眼中那一閃而過的狡黠和得意時,似是明白了這只笨鳥心中所想,他唇角也不由緩緩勾起溫暖的弧度.

那樣的溫柔,一霎便化去了他眼底眉梢的陰狠冷戾.

不止是容楚在看到沐凝時難掩驚豔,在場的所有人,此時都已被徹底震驚.

尤其是太子容姜翼,在方才看到沐凝完全與先前絲毫不同的面容後.

他都忍不住叫出聲來,也已再次看向沐凝,他只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覺.

而且他也發現了,並不是他眼花,而是眼前少女確實已然變了容貌!

這一瞬,容姜翼目光炙熱盯著少女,只見他眼中的驚愕倏然轉變,滿是掩飾不住的驚豔.

每多看一眼少女,他便覺一股熱氣猛地沖上腦門,竟是連呼吸都忘了.

然而,少女的眼神始終不曾落在容姜翼身上,這讓向來高高在上,從不曾被人忽視過的高貴的太子殿下猛然變了臉色.

一種羞憤以及被辱的感覺猛然從心底里升起.

他也想起方才那一刹那,當他看到少女被襲,原本就站在一旁的他是想幫她一把的.

但當他的手伸出去後,突然便想到就是眼前這個少女令他顏面掃地,被所有人恥笑,又讓他像是中了魔咒一般神思不屬.

所以最後關頭,他的手又縮了回來.

容姜翼以為這回鳳驚鸞那個女人定是要必死無疑了,他都似乎看到她死不瞑目的模樣.

他心里更是升起了巨大的快,感.

他想讓這個不知好歹,視他的一顆心如草芥的女人死無葬身之地!

這就是她拒絕他的代價!

可是令容姜翼失望的是,生死關頭,到最後,鳳驚鸞那個踐人卻還是被容楚救了.

也是直到方才,風拂過少女臉頰,容姜翼才看清楚那是一張怎樣的容顏.

容姜翼的心竟然再也無法平靜下來.

不但是太子容姜翼,三皇子容飛廉,以及容姜飛邵青崖等所有的人也都目瞪口呆眼含震驚地盯著沐凝.

他們似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啊,原本大家眼中的丑女,突然在他們所有人面前徹底變了模樣,任誰都是會以為是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的.

而且她變得,還是這樣一名傾國傾城的美人!

如果先前眾人都被玉妃那種勾魂的美所震撼,只覺那樣的美人真的是天上有,地上無.

那麼此時,當所有人看到少女這樣清麗絕俗,宛如林間精靈一般清靈絕美的容顏時.

眾人頓時覺得,與她一比,那玉妃的美就像那畫皮一般,只美在了表面,卻不能令人靈魂深處也產生共鳴.

想到這,眾人不由看了看站在人群里,面部神色有些猙獰詭異的玉妃,再轉頭來看少女.

只見少女黑亮如緞的長發下,精致絕倫的臉,瓊鼻粉唇,無一不美.

尤其是她那對蘊滿了靈氣的眼睛,眸如點漆,明亮燦爛,顧盼間,宛如天際銀河盡落其中,又似積聚了所有山川河流的靈氣.

但她的美卻不僅于此,那一身清冷孤傲的氣質,宛如傲雪青竹,梅上白雪,又如那冰上的冷月,讓人心神為之一懾.

那一身氣度風華再配以絕色容顏,直將所有的人都看得癡了!

彼時,偌大的霜華殿內,竟是一片靜謐,死一般的靜謐.

"你,你是誰?你不是鳳驚鸞!"有人驚怒大叫.

是鳳靜兒!

此刻,只見她滿臉憤恨,眼中是掩飾不住的嫉妒,她指著沐凝,大聲指責,"是你,一定是你殺了我三妹妹!"

沐凝目光一瞬冷了下來,她扭頭看向鳳靜兒,"二姐姐,話要有證據,沒有證據,就是汙蔑,可是要挨板子的!"

鳳靜兒聞,臉色猛然就是一變.

她下意識扭頭看向正站在她身側的玉妃,卻見玉妃眼中似乎也是掠過一抹極度的憤恨.

"你,你到底是誰?"這回問話的是鳳子建,當他第一眼看到眼前絕美的少女時,心中突然就湧上了一種無比恐懼的感覺.

"父親,難道你也不認識我了?"沐凝一挑黛眉,她眯眸看向鳳子建,一步步朝他走去,"那我告訴你,我是鳳驚鸞!那個從就被你遺忘的鳳驚鸞!"

她的聲音,冷得像冰.

"可是,你的臉——"鳳子建顯然還在懷疑.

他看著眼前絕美的少女,卻是怎麼也無法將她和自己那個丑陋愚笨的三女兒聯系起來.

"我的臉?"

沐凝聞,卻是笑了起來,只是這笑意未達眼底,反而帶著無比的森冷,"你不是看到了,我戴著面具!"

到這,她撫了撫臉,眼中聚起了冷沉,她陰森森盯著鳳子建,聲音倏地變得低沉,"這面具從我出生時,我娘就給我戴在了臉上,她我沒有出生在一個好人家,所以要懂得保護自己!父親,難道你不覺得我娘還是少估計了一點嗎?"

"什什麼?"鳳子建下意識問道.

"人的心!"沐凝冷笑,"我娘沒有想到,人的心竟然會如此冷漠!被她當做丈夫的人,對自己的女兒不聞不問,任憑旁人打罵!哈,難道你不覺得你們鳳府所承受的一切,都是報應嗎?"

雖然沐凝真容已然露出,但她既然是頂著鳳驚鸞的名頭活了那麼久,而且那些南疆人還在暗處埋伏,伺機而動.

她的記憶尚且沒有完全恢複,就算要去報仇,也沒那個能力.

所以沐凝干脆就繼續承認自己還是鳳驚鸞!

她相信,經過今天,那個無辜冤死的少女,定然從此揚眉吐氣,再不會被世人苛責!

而她,以後就算離開大乾帝都,也不會再有任何遺憾.

在場眾人中,恐怕也只有容楚一人知曉沐凝的真正身份,但*她如他,是絕對不會拆穿她的謊.

此刻,他聞,只是淡淡勾唇一笑.

然而,在場的其他人卻都被沐凝的話徹底震驚了.

尤以曾經與鳳驚鸞有過婚約,又差點娶了她的容姜翼和邵青崖為甚.

只見這兩人的臉色已經比死灰色還要難看.

容姜翼也曾經懷疑過鳳驚鸞會不會是假的,但他派出去的人除了查到鳳驚鸞確實是墜崖之外,卻根本就查不出任何異樣.

之後,容姜翼被鳳驚鸞屢次拒絕,也讓這個名字成了他的心頭刺,所以他也不再去關注她.

直到今天,當他看到那隱藏在丑陋面具下的,是怎樣一張絕色的容顏,他才發現自己的心是有多麼的後悔.

他好悔,悔不該當初有眼無珠拒絕那個跟在他身後追的少女!

他好恨,恨鳳驚鸞為什麼不早告訴他,她其實並不像外界傳那般愚笨丑陋!

容姜翼狠狠捏緊了手掌,他眼中血色瞬間彌漫,心中的恨意幾乎要將他整個人都給吞噬.

比起容姜翼的憤怒,此時邵青崖的心中已然只剩懊悔.

他竟不知道他究竟錯過了怎樣的幸福!

邵青崖死死盯著那清麗絕俗的少女,眼前一瞬再次出現數月前,他揭開她的蓋頭,看都沒看她一眼,就將那休書狠狠砸在她臉上的景.

如果當時能多看她幾眼,看到她清透靈動的雙眸里那不屈的堅韌,他的心是否就會為她駐足?

邵青崖突然好後悔!

他究竟犯了多大的錯,竟然將璀璨明珠當做了糟粕!

除了容姜翼與邵青崖,其他的人臉色也都一瞬青白交錯,顯然心中都存了同樣的想法.

他們,竟然曾經那般狠狠嘲笑鳳驚鸞,嘲笑她丑,笨,傻,今日,當他們看到鳳驚鸞那丑陋表面下隱藏的竟是這樣一張絕色的容顏.

所有的人突然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

"你,你真是鳳驚鸞!"鳳子建顯然已經相信了沐凝的話,因為他從沐凝的眼中看到了不屈和堅韌.

這樣的眼神與曾經那個縱橫沙場,所向披靡的女將軍何其相像!

沐凝卻是不再理會鳳子建,李氏已死,她已經幫鳳驚鸞報了仇.

她能為鳳驚鸞做的,已經夠了.

至于鳳子建與凌陽侯府,她根本就不想再與之有任何瓜葛.

沐凝就在所有人驚豔以及震動的眼神中,倏然轉身,她清冷眼神掃過身後眾人,"剛剛,是誰推我的?!"

上篇:188 刺殺     下篇:190 畫皮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