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90 畫皮美人  
   
190 畫皮美人

"吱吱吱!"土豪大人立即沖著玉妃惡狠狠齜牙.

"是玉妃!"容雨晴也是一臉怒意,指向玉妃.

霎時間,所有人的眼神"唰"的一下全都落在了玉妃面上.

"你們,你們看我干什麼?"玉妃見所有人都看著她,臉色猛然一變,隱隱有怒意閃過,但隨即便作出一副楚楚可憐的害怕模樣.

只見她臉色刷白,發髻凌亂,潤的嘴唇因為委屈而抿著.

"剛剛我看的很清楚,鸞兒來救我,就是玉妃在後面狠狠推了她!將鸞兒推到了刺客劍下!"容雨晴憤怒道.

"安郡主,你不要血口噴人,玉妃娘娘一直站在這,怎麼可能會去推恭王妃!"鳳靜兒柳眉倒豎,站出來指責容雨晴.

"我,我真的沒有!"玉妃眼角掉淚,她捂著胸口,無助地搖頭,淒然看著沐凝,"恭王妃,我與你無冤無仇,我為何要害你!?"

她本就有一種風騒入骨的美貌,這一流淚,霎時如那楊柳扶風,我見猶憐.

"是啊,安郡主,莫不是你看錯了?"在場的男人們已經有人開始同玉妃了.

"不可能!"容雨晴是個直爽脾氣,她頓時梗著脖子反駁,"我看得清清楚楚,我也和玉妃你無冤無仇,我也沒必要中傷你!"

"晴兒,你沒事吧?"德王與德王妃在騒亂發生時被人群擠到了遠處,此時與容皓遠都走了過來.

幾人聽了容雨晴的話,不由都蹙了眉頭,眼神冷冽看向玉妃.

雖然德王一直是站在太子那邊的保皇黨,無故不願與皇帝的人交惡.

但事關他女兒的性命,他卻是已經動了肝火.

"恭王殿下,玉兒求您主持公道!"玉妃卻是轉眸,見容楚眯眸不語,于是便語含嬌嗔地開口道.

容楚卻只是掀了眼皮,淡淡掃了一臉媚意的玉妃一眼,隨即垂眸看沐凝,"王妃怎麼看?"

他竟是對玉妃的勾魂媚眼完全無視.

玉妃不由暗暗咬牙.

沐凝一直眼神清冷地盯著那玉妃,她越看玉妃越是覺得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此時她見玉妃否認,不由冷笑,"你不是你推的?那好,我記得我被推出去的時候,我家狐狸曾在推我出去的人手臂上咬了一口,你讓我看看你手上有沒有傷,如果確實沒有,那我就相信不是你要害我!"

玉妃聞,眼神立即一變,她嘴唇哆嗦了下,下意識伸手捂住了右臂.

"恭王妃,你此話何意?玉妃娘娘千金貴體,又怎能任你查看玉,體?!"鳳靜兒怒道.

"你算個什麼東西,我們話,哪有你在這插嘴的地!"沐凝本就對鳳靜兒非常不耐煩,此刻聽她屢次不知輕重橫插進來,不由臉色一沉,"來人,拖下去!"

"你——"

鳳靜兒本來還想大罵沐凝,但她一眼看到站在沐凝身邊的容楚正冷冷看向她,頓時雙腿一軟,扭頭向玉妃求救,"姐——玉妃娘娘!"

"住手!"玉妃見那侍衛上前要拉鳳靜兒,玉臉一寒,她沉聲喝道,然後看向沐凝.

"恭王妃,鳳二姐的沒錯,本宮雖然承皇恩不久,但畢竟也是皇上的人,你要本宮在大庭廣眾之下裸陳,任人輕賤,這分明就是藐視皇上!"

"嘁!"沐凝冷笑,毫不掩飾眼底的鄙夷.

"玉妃剛剛跳舞的時候,不但是手臂,連大腿都亮出來了,你現在跟我在這里我輕賤?不覺得很可笑嗎?!"

玉妃的臉色霎時變得青交錯,無比難看,她見眾人都露出了然的笑容,心中更覺得屈辱.

"我倒是不知道了,玉妃娘娘一直在這推三阻四,莫不是心里真的有鬼!"沐凝將玉妃神色盡收眼底.

她也看出來了,這玉妃分明就是認識她的!

玉妃推她,也是看准時機,想要害死她!

若不是容楚及時出現,她臉上的水月鏡天破碎又緩了時機,她還真的有可能已經亡命劍下!

"你,就算你身為恭王妃,你不能血口噴人!"玉妃憤然道,她的眼神一直不停朝後看去,難掩目中焦慮.

似乎是在等人.

"去!"沐凝卻已沖蹲坐在她肩頭惡狠狠瞪著玉妃的土豪大人發出指令.

"吱!"只見白影一陣風似掠出,瞬間撲向玉妃.

"啊!"玉妃受驚之下,下意識伸手擋在面前,然而夏日的衣衫本就輕薄,她的子又是無比寬大.

這一擋,那衣滑落,半截臂膀立即露了出來.

與玉妃離得近的,霎時便看到那玉白的臂膀上一個血淋淋的牙印.

而且一看就是動物咬的

"玉妃,你還有什麼話?!"沐凝一看到土豪大人那特別大的門板牙印,眸光倏然便冷了下去.

"是啊,你還有什麼話,就是你想害鸞兒,我看的真真切切!"容雨晴亦是非常憤怒,"你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容雨晴是完全將沐凝當成了朋友,而且沐凝也是冒死去救她,所以她才會對玉妃如此痛恨.

"吱吱吱!"土豪大人亦是凶狠齜牙,誰敢傷害阿凝,大人它絕不會放過!

容楚也眯了鳳眸,染了金色的眼角一霎有冰寒刺骨的流光閃過.

連容姜翼都沉了眼睛看著玉妃.

容皓遠知道沐凝為了救容雨晴,險些被玉妃害死,心中也早已認定玉妃的不是.

所以此刻容皓遠也是臉色陰狠地盯著玉妃.

更不必本就與沐凝交好的容姜飛與齊云書等人了.

"我,我……"玉妃看著自己臂上那還在流血的傷口,又見所有的人都用懷疑的眼神看她,一直強忍疼痛的淚水頓時全都湧了出來.

她哭得泣不成聲,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卻是什麼話也解釋不出來.

"玉妃娘娘應當是不心才會推到恭王妃的吧!"有男人看不過去美人,流淚,開始替玉妃話了.

"不心?不心土豪大人會咬她?!"容雨晴怒氣沖沖瞪著那個話的人.

"土豪大人?只是一個圓毛畜生而已,整天大人大人的叫,一個畜生做的事你們也相信?!"鳳靜兒見玉妃被沐凝逼成了那樣.

心里頭對沐凝的恨意頓時讓她忘記了方才差點被扔出去的事,又再次出譏諷,而且她還撇一撇嘴,鄙夷地看向蹲在沐凝肩頭的肥狐狸.

但鳳靜兒接下來就知道自己捅了多大一個馬蜂窩.

"吱吱吱!"土豪大人一聽這丑女人竟然罵大人它是畜生,霎時氣得全身白毛都炸了,那對綠眼更是噴出了熊熊的憤怒火焰.

只見土豪大人"咻"一下蹦起,在空中開始抱膝翻騰三周半,然後一個利落的連環踢.

爪爪都正中鳳靜兒那張討人厭的臉,然後騰的一下飛起,跳到鳳靜兒頭上,開始使勁抓拽扯撓,一邊拽,一邊還"吱吱"叫.

就好像是在教訓鳳靜兒嘴巴放乾淨一點一樣.

愣了好半天的鳳靜兒終于驚恐大叫起來,"啊——"

她捂著頭,想要去抓那只作亂的狐狸,但這回連她的手都被撓出了許多血印.

此時霜華殿內所有在場的人也都驚呆了.

他們都知道這只狐狸是恭王養的*物,平時看起來肥胖乖巧,萌萌的.,

卻不知發起脾氣來,竟然如此凶悍.

"啊,抓住它!救命啊!"

鳳靜兒感覺自己眼前一片血色,頭皮疼得像是要炸開,臉上手上都火辣辣的疼.

嚇得她頓時驚叫起來,然後眼白一翻,就這麼暈過去了.

"快,抓住那只狐狸!"玉妃也不再哭泣,而是命令她左右的太監宮女.

然而土豪大人此時已經發泄完畢,它見有人竟然還敢來抓大人它,頓時大怒.

只見土豪大人直接從三角褲屁,股後面抽出一個卷紙來,凶惡地對著那幾個沖過來的宮女太監,"唰"的一下抖開.

那幾個宮女太監一眼就看見那紙上蓋著的玉璽圖章,頓時嚇得腿腳一軟,跪倒在地.

土豪大人猶不解氣,又抓著那張紙像是游街一般,從每個人面前都晃了過去,還特地在玉妃面前抖了幾抖.

沐凝只見所有看到那張紙的人都面色詭異,連玉妃都倏然變了臉色,一臉的難以置信.

她不由也好奇土豪大人究竟拿了什麼東西出來.

她待土豪大人得意洋洋回來時,一把搶過土豪大人爪子里的那張紙.

但這一看,沐凝立即就囧了——竟然是一張"守衛帝陵一品大將軍"的委任書,還蓋有傳國玉璽的印!

看來,土豪大人這個大人兩個字還真是有理有據啊!

此時沐凝卻見玉妃在幾名宮女護送下想走,她立即一沉清眸,"怎麼,玉妃娘娘這是做了虧心事,不敢認,所以想逃了?"

玉妃剛退後幾步的腳步一頓,她垂眸,眼底閃過刻骨的怨毒憤恨.

但她再抬眸時,卻是咬著唇,滿眼淚花,委屈道,"恭王妃,是,確實是我推你的,但當時太亂,我並沒有看清是誰,所以才會令你差點遇刺,我現在向你道歉,你何必要如此咄咄逼人!"

"玉妃娘娘還真是擅長反咬一口啊!"沐凝冷冷盯著玉妃,從玉妃剛進霜華殿,她就感覺到玉妃對她有著敵意.

之前咬死不松口,現在被揭穿了,就來指責她咄咄逼人?

呵,還真是一朵好大的白蓮花!

"恭王妃,我都已經道歉了,你還想怎樣?"玉妃委委屈屈看著沐凝,如果不知的,還真會以為是沐凝欺負她.

"我想怎樣?"沐凝冷笑,"你怎麼對我的,我就怎麼對你!"

罷,沐凝抽出一旁侍衛的佩劍,就一步步朝玉妃走去.

"你,我,我是皇上的妃子,你敢對我不敬?!"

玉妃見沐凝殺氣騰騰地朝她走來,頓時慌了,"來人,快來人!"

"你用哪只手推我的,留下那只手!"沐凝舉劍指著玉妃,語氣冰冷刺骨.

"不!我不要!"

玉妃拼命搖頭,一臉驚恐地看向容楚,"恭王殿下,您就放任您的王妃草菅人命嗎?我是皇上的妃子,殺了我,您怎麼向皇上交代?!"

"草菅人命?"容楚聞,卻是挑了挑劍眉,笑米米道,"本王的王妃只是在有仇報仇而已,何來草菅人命之?至于殺了你怎麼向皇兄交代——"

容楚一攏子,一臉沉痛道,"這就不勞玉妃娘娘關心了!本王自會向皇兄明真相!"

玉妃臉上的血色在聽聞容楚這一番論後,頓時褪得干乾淨淨.

周圍眾人中,容皓遠等人嘴角都快要抽筋了.

恭王這分明就是赤果果地縱容恭王妃!

不過眾人一看到沐凝那張清冷絕俗臉上的冷意,就又覺得,那玉妃確實是咎由自取.

什麼不是故意的?

當時雖然亂,但可是有很多人親眼目睹.

玉妃明明就是一直盯著恭王妃,看到她出手去救安郡主,于是瞅准時機,拼命一推!

這如果都不算是故意的,那這世上都不存在故意殺人一了!

眼看沐凝舉劍就要砍下玉妃一只臂膀,此時殿外突然傳來一道略顯蒼老的聲音.

"等等!"是老皇帝身邊的太監白公公!

眾人見到白公公來了,立即全都轉眸看去,卻見白公公滿頭大汗趕了過來.

"白公公,求皇上,皇上救我!"玉妃一看到白公公來了,眼中立即升起了希望.

她哭得梨花帶雨,好不可憐.

"咳咳……恭王妃,奴才是來傳皇上旨意的,皇上了,玉妃她本性善良,並無害人之心,這次確實是無心之失.所以,恭王妃能否看在皇上的面子上,繞過她這一回?"

白公公拿出一張手諭,他原是想遞給恭王妃,但四周看了一圈,並沒有看到恭王妃的影子.

反倒是瞧見一名絕美的少女拿著劍冷冷盯著他.

白公公那猥瑣的眼睛里立即迸出極致的驚豔.

好美的女子!

他原以為這玉妃已經是世上最美的了,卻不知竟然有人還要更甚三分!

只是白公公卻在看到那絕美少女眼中的冰冷殺意時,忍不住哆嗦了下,趕緊移開了視線.

白公公一時不知道該將手諭交給誰,只好看向容楚,心問道,"恭王殿下,您看?"

沐凝皺眉,她下意識看向容楚.

容楚也在看著她,沐凝一眼便看懂了他的眼神.

他在告訴她,只要她想,他就支持她,即使得罪皇帝也在所不惜!

沐凝心中倏地一動,然而隨即她眉心便緊了緊.

容楚願意為她得罪皇帝,可是沐凝卻不能如此不知輕重.

因為這兩個月來,沐凝也看清楚了一點,容楚雖然掌握著這個龐大帝國,但皇帝對他並不完全放心.

從那遍布王府各個角落的探子,以及皇帝不時就要給容楚下一點藥的行徑就可見一斑.

所以沐凝不想因為她的緣故,令皇帝再對容楚心生懷疑.

"既然皇上下了旨,我自然不敢不從!"

沐凝從容楚面上收回視線,她一把扔了劍,眯眸冷睇仍然哭得好不傷心的玉妃,"只是人在做天在看,玉妃,不管你是存心還是無意,都希望你好自為之,如果再有下次,休怪我不客氣!"

霜華殿內,一片靜默.

連白公公一時都忘記了反應,那對眼睛只是直勾勾盯在沐凝臉上,眼中有掩飾不住的驚豔.

容楚自然看到白公公的神色,他眯了眯鳳眸,不動聲色地走到沐凝身邊,一把攬了她,"走!"

因為那些黑衣殺手的屠戮,今日的宴會自然不歡而散.

死傷者早就被抬了出去,所有人都面色古怪地往外走.

眾人無不在心里暗忖,今日種種真可謂是戲劇性一幕.

只是讓眾人更加難忘的,還是當時看到恭王妃那一張臉驟然飛濺開無數水珠,爾後一張絕美清顏露出時帶來的震撼.

馬車上,容楚凝視從上來後就一直沉默不語的少女.

"笨鳥,你剛剛是在顧慮我?"他的聲音也是少見的溫柔.

"誰我顧慮你了?"沐凝斜了容楚一眼,一臉你少在那自戀的模樣.

"那你為何不殺玉妃?"容楚挑了挑劍眉.

"我心慈手軟,菩薩心腸!"沐凝冷哼.

容楚卻是微笑起來,他眼中狠戾一霎化為溫暖流光,"嘴硬的笨鳥!"

"……"沐凝瞪容楚.

"好了,你的心意本王明白!"

容楚親昵地一刮沐凝鼻子,他注視著眼前這張每看一次都要驚豔一次,心跳也跟著加速的絕美玉顏,眼中漫上了溫暖的柔和,"本王,不會讓你憑白吃這個悶虧!"

"你要對玉妃動手?"沐凝無視掉容楚親密的動作以及他眼中的*溺,她雙目亮晶晶地問道,"殺了她?"

若是起來,沐凝確實有些不甘心,那玉妃明顯就是想害她性命,她卻不能一劍解決掉玉妃,實在有些憋屈.

但是沐凝心中也並沒有後悔自己做的決定.

她的命都是容楚救回來的,她為他做的這點事實在不值一提.

"想要懲罰一個人,殺並不是最好的方式!"容楚笑吟吟道.

只是沐凝看著容楚,總覺得他笑得像只狡詐的狐狸.

沐凝想了想,突然道,"你有沒有覺得那玉妃很像一個人?"

"鳳琦兒?"容楚道.

"你也看出來了?"沐凝驚訝.

"披了一張美人皮而已!"容楚眯眸,冷笑一聲,眼角寒光湛然.

"啊?"沐凝聞卻是有些震驚,聽容楚的意思,鳳琦兒真的畫皮了?

然而還不待沐凝問容楚話中之意,他們所乘坐的馬車卻停了下來.

是被人攔下來的.

上篇:189 真容現     下篇:191 一把年紀的皇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