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91 一把年紀的皇叔  
   
191 一把年紀的皇叔

"王爺,德王爺求見王妃!"溥公公聲音響起.

容楚聞,微微蹙起劍眉,側眸睇了沐凝一眼.

沐凝卻是沒注意到容楚臉色的異樣,她已然一挑車簾,伸頭朝外看去,她也一眼便看到容皓遠與容雨晴站在馬車旁.

"鸞兒!"容雨晴沖沐凝揮手.

"王爺,我下——"沐凝扭頭,打算跟容楚一聲.

但沐凝一回眸,卻見容楚不知何時竟閉上了眼睛,方才還和暖的臉色也有些陰沉.

沐凝後半句話立即卡在了喉嚨里.

"鸞兒!鸞兒下來!"容雨晴見沐凝磨蹭半天,不由著急叫道.

沐凝也沒有多想,轉身"咚"的跳下馬車.

"吱吱吱!"馬車里,土豪大人拱到容楚手上,睜著一對碧綠的大眼睛看著他.

容楚鳳眸半眯著,他伸手撫了撫土豪大人毛茸茸的腦袋.

只見他嘴巴動了動,也不知道了什麼,土豪大人立即點了點大腦袋,"咻"的一下躥出去了.

沐凝下馬車後,容雨晴立即上前拉了她走到牆根下的樹蔭處.

現在雖然已到了七月末,但午後的天氣還是非常炎熱,太陽照在身上也是火辣辣的疼.

"鸞兒,今天真是謝謝你了!"容雨晴到現在還有些後怕,當時若不是沐凝拉了她一下,她肯定要被那黑衣殺手的劍劈成兩半了.

"是啊,恭王妃,今天晴兒的命多虧了你才得以保全!"容皓遠清俊面上亦是露出感激神色,他看著眼前絕美少女,拱手道,"此等大恩,遠一生謹記!"

"王爺客氣了!"沐凝抿嘴微笑,"我與晴兒是朋友,朋友有難,我自然不能手旁觀!"

"鸞兒……"容雨晴聽到這話,頓時感動的稀里嘩啦.

三人正話間,鳳靜兒也到了近前,只見她被土豪大人抓亂的頭發都已整理好了,只是臉上手上還是有許多觸目驚心的血印.

鳳靜兒顯然也是聽到了沐凝方才的話,她死死盯著沐凝那張清麗絕俗的臉,卻是覺得越看越是刺眼,眼中布滿了怨毒與憤恨,"虛偽!"

"你什麼?你敢再一次?!"

沐凝還沒話,倒是容雨晴這個暴脾氣發作了,她怒指鳳靜兒,"你敢再汙蔑鸞兒,心我撕爛你那張嘴!"

鳳靜兒從來都是個欺軟怕硬的,此時見許多人都朝她看來,臉色不由就有些訕訕,"我什麼也沒,安郡主,你發那麼大火氣干什麼?"

"你最好什麼都沒!"容雨晴還有些氣不過.

今天她可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玉妃一臉猙獰地去推沐凝,而這個鳳靜兒一直都在幫玉妃話.

這也讓容雨晴更加討厭鳳靜兒.

沐凝瞧著鳳靜兒被容雨晴一頓凶著,在那邊臉色難看,卻不敢反駁,她嘴角不由勾起了冷笑.

她真是不知道鳳靜兒的腦子里裝著些什麼,容雨晴只是個郡主,就能讓鳳靜兒如此畏懼.

可是鳳靜兒對她這個恭王正妃卻是屢次出譏諷挑釁,她教訓鳳靜兒也不止一次了,這白癡竟然還不學乖!

沐凝真不知道,鳳靜兒這到底是愚蠢呢,還是有恃無恐?

或者是從到大,她對鳳驚鸞打罵慣了,已經改不掉從心底里的鄙視了?

放眼這皇宮之內,也只有容楚一人可以乘坐馬車,其他的王公貴族們,都是要走的,或者是乘坐轎.

此地又正是在出皇宮的大門處,三三兩兩的大臣貴婦們都已經到了,正下了轎子,准備出去.

沐凝今日可謂是大放異彩,所有人都被她那張驚豔絕俗的容顏所震撼,此時在皇宮大門這又見到,眾人還是忍不住都用那種驚豔的眼神瞥沐凝.

鳳靜兒見人越來越多,還都是在看鳳驚鸞,這令她心里非常不舒服.

"三妹妹,你知不知道,自從母親死後,我每天晚上都能夢見她,她就站在我*頭,眼睛鼻子都在流血.她告訴我,她是被人害死的!"

鳳靜兒走到沐凝身邊,眼中沉著一絲刻骨的怨恨,她冷冷盯著沐凝,故意用一種駭人的語氣話.

"是麼?那二姐姐你可要心點了,通常況下,被害死的鬼魂出現,可是不認六親的,二姐姐沒出孝期就穿戴綠,還來參加宮宴,可是對令堂的大不敬.現在每天夜里又夢見你母親七孔流血,那可真要心,有可能是冤鬼要來索你的命哦!"沐凝微微一笑.

她垂眸看著鳳靜兒那張布滿了血印的臉,眼里根本就不見鳳靜兒想看到的心虛與害怕.

而是一片云淡風輕的冰冷.

"你——"鳳靜兒臉色猛地一白.

她本想恐嚇沐凝,但她卻沒想到自己卻被沐凝的話嚇到了,直氣得渾身哆嗦,什麼話也不出來.

"沒事了吧?沒事我先走了!"

沐凝依然笑米米的,只是眼底卻是冰冷一片,"記得下次見到我,要跪下行禮,我已與凌陽侯府再無半點瓜葛!現在,我是恭王妃!"

"鳳驚鸞,你會有報應的!你馬上就會死無葬身之地!"鳳靜兒怒極攻心,竟不顧場合,又指著沐凝大罵起來.

"掌嘴!"沐凝頭都沒回一下,只是冷聲吩咐.

"啪啪!"兩道清脆的聲音響起,鳳靜兒都沒看到人影,整個人就被打得在原地轉了兩圈.

接著,便一頭栽倒在地,兩邊臉頰迅速腫起,口中一咸,"噗"的一聲吐出了兩個牙齒.

四下里一片靜寂,所有人都被這一變故給驚到了.

但卻也沒有一個人上前來扶鳳靜兒,因為他們心里都明白,是那鳳靜兒不知好歹去辱罵恭王妃.

恭王妃沒有一刀殺了鳳靜兒,只是打了兩個耳光,已經算是很仁慈的了.

沐凝不殺鳳靜兒,確實是顧及自己身份,殺鳳靜兒,太掉價!

而且她也很想知道,究竟是什麼人救下了鳳琦兒.

因為沐凝擔心,鳳琦兒背後的這個人,還是沖著她來的.

雖然如今鎖魂針已經掉了兩根,但沐凝還是覺得有一些關于她的非常重要的信息被壓制著.

她感覺自己眼前的迷霧非但沒有隨著記憶的逐漸恢複而散去,反而愈發濃厚起來.

無論她如何拼命去回憶,卻仍然想不起來她為何會戴著鳳驚鸞的人皮面具這件事.

而且沐凝總覺得,除了一直追殺她的南疆那些人,在暗處,似乎還有人在盯著她.

她有一種感覺,自己好像是被卷進了一個陰謀之中.

沐凝先前被容雨晴拉到城牆根下,德王卻是上了馬車與容楚不知談了些什麼.

此時沐凝離馬車有一段距離,她正打算走過去,就聽容皓遠在後面叫了她一聲.

"恭王妃,等等!"

"王爺有事嗎?"沐凝回眸.

"我……"然而容皓遠卻只是癡癡凝望沐凝的臉,囁嚅了半天,臉越來越,但還是一句話都沒出來.

"好了,哥哥,你有什麼話下次再,你看看日頭這麼大,別給鸞兒曬壞了!"容雨晴看出容皓遠神色的不對勁,她連忙一扯容皓遠的衣,給他解圍道.

"是,是我忘記了!"容皓遠哂笑一聲,他再抬眸時,已經恢複了鎮定,他正色道,"從今往後,不管恭王妃有何差遣,遠,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王爺真是見外了!我哪有什麼需要你赴湯蹈火的事要做啊!"沐凝聞,忍不住"噗嗤"一笑.

沐凝這一笑,霎時眼睫彎彎,清麗的眼中光華璀璨,那一霎笑起的榮光,仿佛春風拂開百花的燦然.

直叫所有人都看得癡了.

容皓遠亦是如此.

沐凝眼角的余光瞥見容皓遠眼中的癡迷,心中倏地一動,她覺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麼,她再看向容皓遠的眼神不由帶了三分探究.

然而,沐凝剛想話,她突然感覺背後一陣發毛,好像又有人在盯著她.

沐凝回眸去看,卻見容姜翼正從她身邊經過,只是他目不斜視,一個眼神都沒落在她身上.

不過沐凝卻也看出尊貴的太子殿下身體緊繃,臉部肌肉也異常的僵硬.

沐凝對容姜翼沒什麼好感,她更不會去在意容姜翼在想些什麼,一眼掃過,她立即將眼神移開.

也就在沐凝移開眼神的刹那,容姜翼眼中倏然迸出了陰沉的黑氣.

"恭王妃!"沐凝剛將視線從容姜翼身上收回來,就又聽到有人叫她.

沐凝忍不住在心里翻了個白眼,怎麼今天一個接一個都不帶停歇的!

她覺得自己以後出門一定得先翻翻老黃曆!

"邵將軍!"但腹誹歸腹誹,當沐凝看著眼前一身青衫的英俊男子,還是非常客氣地打招呼道.

邵青崖並不像容姜翼那般,曾經想置鳳驚鸞于死地,他頂多就是羞辱了鳳驚鸞一頓.

對于沐凝來,她對邵青崖不討厭,但也不上喜歡.

他既然和她打招呼,那她也不好拂了他面子.

邵青崖鼓足了勇氣,原本是想些什麼,可是當他看到少女唇角那抹生疏的笑時,所有的話立即全都堵在了喉嚨里.

他癡癡看著眼前少女,眸中光芒一瞬遽變,最終還是輕歎一聲,什麼也沒,而是沖沐凝拱拱手,隨即轉身離開.

只是那一抹身影,卻是落寞如斯.

沐凝不由皺了皺眉,她怎麼覺得今天這些男人一個比一個奇怪?

一扭頭,沐凝忽然發現容姜飛與齊云書等人也正目光熱切地朝她走來.

沐凝心里頓時咯噔一跳,她匆匆和容皓遠兄妹倆打了個招呼,裙擺一旋,立刻朝馬車方向跑去.

德王也正下了馬車,看到沐凝,他拱手,"今日之事,多謝恭王妃!"

"德王爺重了!"沐凝微微一笑.

德王點頭,他深深看了沐凝一眼,隨即轉身走了.

沐凝松了口氣,趕緊爬上馬車.

之前她綰發的簪子被殺手劍氣震碎,那一頭長發一直這麼披著,確實有些熱.

馬車上擺著冰盆,還有容楚這個天然冷氣來源,沐凝找了根緞帶,將頭發綁成個馬尾,頓時感覺舒服多了.

轆轆的車輪聲傳來,沐凝也才發現,馬車里似乎沉默的有些過分.

沐凝忍不住轉眸看去,便見容楚與土豪大人一人一狐正全都目光灼灼盯著她.

"看我干什麼?"沐凝奇怪道.

她下意識摸了摸臉,好像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啊.

"吱吱吱!"土豪大人似乎想要告訴沐凝什麼.

但它剛開始比劃爪子,就被容楚一把抓住,塞進了他胸前衣襟里.

"本王竟不知道,本王的王妃還真是受歡迎啊!"容楚則是沖著沐凝一聲冷哼,鳳眸里的光也一瞬冷沉.

"什麼意思?"沐凝更是莫名其妙了,這妖孽又發的什麼神經?

"哼!"容楚面沉如水,都不用正眼看沐凝.

"吱吱吱!"土豪大人從容楚衣襟里拱出大腦袋,悄悄伸爪子指了指窗子.

沐凝皺眉,土豪大人的意思是容楚對窗子外的什麼人生氣?

可是剛剛也只有德王上來和他話,並沒有人惹到他呀!

"你就沒什麼話要和本王?"容楚見沐凝在那發呆,而且還看都不看他一眼,那臉色頓時更加難看了.

"什麼?"沐凝歪頭看容楚,她還真是惆悵,這妖孽的心思太難猜了!

剛剛還對她和風細雨溫柔得不像話,這才一會兒,立馬就翻臉.

她怎麼知道他想聽她什麼啊!

"你,剛剛和容皓遠在什麼?"容楚眯眸凝視沐凝,突然問道.

"沒什麼啊,他就是謝我救了容雨晴而已!"沐凝非常自然地回答道.

"那邵青崖呢?"容楚鳳眸緊盯沐凝.

"打了個招呼!"沐凝眨眨眼.

"就這樣?"

"就這樣!"

馬車內,一時安靜下來,容楚與沐凝並肩而坐,但這兩人此時卻是在互瞪著彼此.

氣氛似乎有些詭異.

也不知過了多久,沐凝忽然沒心沒肺樂呵呵地笑了起來,"王爺,你不會是在吃醋吧!"

"本王會吃你這只笨鳥的醋?"容楚頓時眯了鳳眸,捏緊了拳頭,有些氣急敗壞道.

"那你干嘛查問我和哪些男人話?!"沐凝撇撇嘴,沒好氣地白了容楚一眼.

她伸手就將正拱著大腦袋,艱難地想從容楚衣襟那里爬出來的土豪大人給解救出來.

"哎,土豪大人,你剛剛那張委任狀再給我瞧瞧!"沐凝也不去理會別扭的容大爺,而是扒拉起土豪大人那條藍色的三角褲褲.

"放哪了呢?"

"吱吱!"土豪大人害羞地捂著屁屁,不讓沐凝染指.

"快給我瞧瞧,一品大將軍哎!好牛掰!"沐凝真的挺好奇,土豪大人這委任狀到底是從哪拿出來的.

"吱吱吱!"土豪大人捂著屁屁挪到容楚子邊,一伸腦袋,從容楚子里抓出一個紙卷.

"咦,怎麼是放在這里的?"沐凝也伸頭進容楚子里,想瞧瞧里面究竟藏著什麼,

"笨鳥!"容楚卻是怒了.

他順手就環住了沐凝脖子,將她帶到面前,盯著她清澈的大眼睛,"以後不准再見容皓遠!"

"為什麼啊?"沐凝卻很是不滿,她就喜歡容皓遠那種類型的男人.

之前她還曾經幻想嫁給容皓遠呢!

雖然現在沒機會了,但偶爾看到,養養眼也是不錯的!

"本王不准就是不准!"容楚劍眉擰起,十分霸道地吼道.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皇叔你都一把年紀了,怎麼話還這麼大聲!"沐凝作勢捂住耳朵,皺眉瞪著容楚道.

剛剛容大爺那一聲獅子吼,震得她耳朵嗡嗡直響.

不過,沐凝這原本只是隨口一,但聽在容楚耳中,卻讓他猛然變了臉色.

這笨鳥的意思,是嫌棄他老?

這一瞬間,容楚的臉色"唰"一下就變成了青色,又"唰"一下漲成了紫色,最後青交錯,一下子沉澱出無比難看的鐵青色.

沐凝脖子被容楚勾著,她整個人都靠在了他懷里,只能仰頭看著他.

所以容楚臉色的變幻,她是看得無比清楚.

此時沐凝盯著容楚那緊抿的薄唇,以及他倏然沉冷如冰鋒的目光,心中頓時暗叫不好.

她好像了什麼又惹得容大爺不高興的話了!

想到這,沐凝只覺自己的心又開始狂跳起來.

她眨眨眼,又眨眨眼,然後眼角彎彎,故意用一種非常軟糯的嗓音嬌嬌地喚道,"皇叔哥哥,你弄疼人家了!"

土豪大人頓時在一旁抖了抖.

容楚瞳孔一縮,墨黑眸中映出少女絕美的玉臉.

他眯了眯眼睛,卻好像很是受用,漸漸松開了對沐凝的鉗制.

話間,恭王府已經到了.

容楚先下的馬車,沐凝本來打算自己跳下去.

但馬車上突然不知道因為什麼事生氣,變得非常沉默的容大爺卻張開雙臂,一把打橫抱起了她,徑直朝辰景閣走去.

"哎哎,你,你放我下來!"沐凝見所有人都朝她看來,臉皮厚如她,也很是不好意思.

但容楚卻恍若沒聽到她的抗議,反而將她抱的更緊.

而且他一直都擰著個眉頭,似乎是在考慮什麼問題.

沐凝掙紮不開,也只好由容大爺去了.

時間已是未時三刻,陽光雖仍然毒辣,但恭王府內一路都是綠樹成蔭,容楚身上又帶著天然的涼意.

所以沐凝雖然被容楚抱著,卻絲毫不感到燥熱.

這一路上,下人們都在竊竊私語,有人驚疑,有人竊喜,還有人皺眉沉思.

沐凝對所有人的眼神都假裝看不見.

終于到了辰景閣了.

容楚還沒打算放下沐凝,他竟然直接抱了她進去.

沐凝看著辰景閣內所有人看向她和容楚的震驚眼神,她都沒來得及解釋,突然就意識到大事不好.

上篇:190 畫皮美人     下篇:192 大事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