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92 大事不好  
   
192 大事不好

沐凝會感覺到大事不好,是因為容楚竟然直接抱了她進了內室.

而且還徑直朝*邊走去!

"喂,現在可是白天啊!"沐凝瞅了瞅越來越近的*榻,又瞄了瞄一臉緊繃嚴肅的容大爺,一時緊張的臉刷白,心都快跳出嗓眼了.

她雖然已經和容楚突破最後防線,完璧之身也破了,但這不代表她願意以及喜歡和他做那回事.

何況容大爺還是個——嗯,秒的!

"白天怎麼了?"容楚涼涼地斜了沐凝一眼,他將她的緊張盡收眼底,鳳眸不由眯得更緊.

"……"沐凝咬唇,她眼神閃爍,卻是不敢接容楚的話.

因為她很清楚,腹黑的容大妖孽就是要她自己出白天不可以做那回事這樣的話.

這樣他就可以義正詞嚴地叱責她想太多了,然後就光明正大地撲倒她!

她才不會上當!

容楚果然是將沐凝放到了*榻上,不過他倒是沒繼續做什麼不要臉的事,而是一直目光複雜地盯著沐凝.

"你你你到底想干什麼?"沐凝被容楚盯得後背發毛,她更加緊張了.

沐凝都在心里叫喚,尼瑪,要動手就趕緊的啊!

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了,她也算是有經驗的!

再了,容大爺全程加一起也不過三分鍾,她只當是打個盹就好了啦!

"笨鳥,你在想什麼?"容楚一見沐凝那閃爍的眼神,剛剛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火氣頓時又騰地一下冒出來了.

容楚何許人也,他豈能看不出沐凝心里的打算?

這麼問,只不過是因為他實在是被這只笨鳥的不解風給氣到了.

如果容楚本來還想再試試,現在也完全將這個念頭給打消了!

其實容楚一直不相信自己真的喪失男人那方面的能力了,那一次不愉快的回憶後,他曾悄悄查了許多醫書.

其中一本書上就記載了男人第一次做那事,有部分人會因為太過激動而出現他那樣的的速秒的況.

也並非是不正常的!

容楚會沉寂這麼久,那是因為他身為男人的自尊實在是被這只笨鳥給打擊到了.

所以即使知道自己的身體應當沒什麼問題,他卻也不敢輕易嘗試.

因為他實在是傷不起了!

萬一再來一次,他真的擔心他這一輩子都無法再雄起了!

然而今天當他看到沐凝面上的水月鏡天崩壞,那張讓人魂牽夢縈的絕色玉顏一霎露出,就再也無法從他的腦海里去除.

尤其是他還看到有那麼多男子為她所著迷,而且還都是年輕英俊的男人,這就讓容大王爺心里的危機感愈發強烈起來.

再加上這只笨鳥竟然還敢嫌棄他一把年紀——

容楚簡直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形容他此刻的挫敗心.

他真想直接扒了這笨鳥,狠狠懲罰她,讓她哀泣求饒!

"我,我什麼也沒想!"沐凝整個人都被容楚壓制住,她掙脫不開,又見容楚眼中神色急劇變化,一瞬沉了戾氣.

沐凝不禁也有些害怕.

她可是見識過容大爺發火的,而且這貨一生氣,就會來磋磨她,實在是太無恥了!

所以即使沐凝滿心都是對容楚的鄙視,但她卻是不敢明目張膽地表現出來.

她此時腦子里都在轉著要怎麼服容大爺放過她.

不過,還不等沐凝想出個一二,她便見容楚竟然撐起雙臂,直接翻身下了*.

沐凝頓時瞪大了眼睛,容大妖孽今天這麼好?

竟然會放過她?

不會是又想出什麼壞點子想要整她吧!

想到這,沐凝眼中不由露出驚恐神色,雖她自從嫁給容楚後,那是吃的好,睡得香,還有藥膳調理身子.

所以沐凝不但是個頭長高了,原本瘦的都沒肉的身子也發育得豐韻有致.

如今再配以這副絕色容顏,那可真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

但她再美,身子再健康,那也受不了容大爺的變,態磋磨啊!

似乎是感覺到沐凝的害怕,容楚起身後,他扭頭看她,只見她墨黑清澈的眼底迅速掠過一抹慌亂.

容楚的眉心不由蹙得更緊了.

然而,讓沐凝意外的是,容楚並沒有像她所想的那般來個餓狼撲食,狠狠磋磨她,而是在深深看了她一眼後,直接拂走人了!

這,這什麼況?

沐凝看著那一抹瀟灑俊朗的背影消失在門外,不由也有些傻眼.

向來無肉不歡的老虎也改吃素了?

但是,還沒等沐凝想明白容楚這反常行為的背後深意,她就見內室的門外已經站滿了人.

是林嬤嬤,青雪,白露和藍霜.

此刻,這幾人都集體杵在門前,用一種異常古怪的眼神盯著沐凝.

"你,你是誰?"青雪率先發話,雖然她在看到眼前少女時,亦是難掩驚豔.

但青雪對沐凝何其衷心,她還是毫不客氣地冷聲道,"這是我家姐的屋子,我不管你是誰,請你馬上離開!"

沐凝聞,立即反應過來,她現在恢複了本來容貌,等于是變了一張臉.

所以青雪沒認出她來.

沐凝聽著青雪所的話,心中也是非常感動.

青雪即使是看到她是容楚親自抱回來的,卻還是為了維護她,而不顧有可能得罪王爺的危險,出驅逐.

這就是青雪對她的衷心和愛護!

沐凝原本還想捉弄捉弄青雪等人,但此刻當她看到青雪這麼維護她後,不由也將那點心思放下了.

去捉弄一個一心為了你好的人,沐凝做不出來這樣的齷蹉事!

"青雪,是我!"沐凝掀開*邊的紗帳,玉白的臉上,那對點漆似的黑眸里閃耀著溫暖的色澤.

"我知道是你,你再不走,我就用掃帚趕你走了,啊——,姐?!"青雪本來看到王爺抱回來一個女人,心里就有氣.

當她驚鴻一瞥,看到王爺懷里的那張絕色容顏時,不由又開始為自家姐擔心起來.

她是知道自家姐已經是王爺的人的,可是這王爺也太不厚道了,一邊對姐那麼好,一邊又從外面抱了陌生女人回來.

帶女人回來也就回來吧,反正後院已經有那麼多女人了,也不多這一個.

但他怎麼可以帶這個陌生女人住姐的屋子!

這簡直就是欺人太甚!

所以青雪決定不管一會那女人會怎麼鬧,她都要將那女人給趕出去的.

不但是青雪,白露藍霜以及林嬤嬤也都是這麼想,短短幾個月的相處,也讓她們看出沐凝是個很好的主子.

所以幾人心里也都是對王爺這種行為非常不贊同的.

不過此時,林嬤嬤白露藍霜的表也因為眼前少女那熟悉的聲音而震驚到呆滯.

青雪更是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她剛剛竟然聽到眼前這名絕美少女叫她的名字?

而且她的聲音分明就是姐的!

青雪與林嬤嬤等人的眼神一時都有些發怔.

"好啦,是我啦!"沐凝也不想隱瞞.

反正就算她不,估計今天宮中那些也會將今天的事出去的.

于是沐凝便簡單將自己是戴著面具的事了一遍.

當然,她也是和在宮里的一樣,稱是鳳驚鸞的母親擔心她,才給她戴的面具.

青雪等人俱是深信不疑.

"王妃,您都不知道,王府里現在流都要傳瘋了!"

藍霜性子潑辣,話也直爽,她捂著嘴笑道,"外面都在傳王爺又帶了個天仙般的美人兒入府,所以王妃您馬上要下堂了呢!"

沐凝撇撇嘴,不置可否地冷笑,"讓他們傳去吧!"

謠止于智者,這些人現在傳謠傳得這麼歡,那就等著用事實的真相來打他們的臉吧!

……

又是三天過去.

這三天來,容楚沒有出現,聽是在宮里審訊那剩下的兩個黑衣殺手.

沐凝有心問問他,當日那一幕遮天蔽日的漆黑,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又是怎麼破了那一團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的.

可是容大爺從那一日抱了沐凝回來,又莫名其妙生氣離開之後,就沒再出現過了.

沐凝不由再次在心里感歎,容大妖孽這心眼可真是比針尖還啊!

不過這幾天沐凝也沒閑著.

鳳家的廢物三姐一朝從丑女變身鳳凰,這件事早已傳的滿城皆知.

這麼一來,王府里的流自然不攻自破.

但或許是外界將鳳三姐的容貌吹得太神乎了,所以最近這幾天,沐凝的辰景閣也是無比熱鬧.

不但王府里的人爭先恐後想來一睹芳容,就連那日在宮里見過沐凝真容的貴婦千金們也絡繹不絕地前來拜訪恭王妃.

大家無不存著一個心思,那就是不相信外面的傳,他們不相信一個和他們一樣平凡,甚至是有點丑的女人會突然變成仙子般的絕色美人.

而那些帝都的貴婦千金們,則是在一覺醒來後,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她們覺得自己當時肯定是看錯了,那個一直被她們嘲諷鄙夷的鳳三,怎麼可能會突然變成人人稱贊的大美人呢?

于是,即使沐凝對所有人都不假辭色,但大家卻還是都上趕著往恭王府跑.

然而,能真正見到沐凝的也不過只有幾個人而已.

況且,沐凝才不會傻傻地坐在那等著人來圍觀的!

不過,只要那麼幾個人看到也就夠了.

當這幾人再次看到那張幾乎能令天地失色的絕美玉顏時,先是難掩極度的驚豔,接著,心里便非常不是滋味地走了.

有這幾人的宣傳,沐凝簡直被描述成天仙下凡.

自此,沐凝在帝都城里的名聲更加響亮起來.

當然,這名聲是有別與先前鳳驚鸞那整天追著男人跑的愚笨丑陋,而是破繭成蝶後的一身風華無雙.

但沐凝對此卻並沒有覺得自豪.

她隱隱地覺得,她如今展露真顏,恐怕那些先前不敢確定她身份的人,也要開始行動了.

而且她還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似乎有什麼陰謀的大網正在慢慢收緊.

這幾天來,沐凝都在王府里接待賓客,她甚感無聊.

一向自負美貌天下無敵的軒轅緋在看到沐凝後,直接被打擊得閉門療傷去了.

土豪大人又被容楚帶進皇宮.

沒了這兩貨的插科打諢,沐凝簡直閑的蛋,疼.

玉妃,也就是改頭換面的鳳琦兒自那一天謀害沐凝不成,反而差點被沐凝一刀剁了手,是在皇帝的幫助下才逃脫一難後,竟也沒了訊息.

所有的一切都太過風平浪靜,平靜的有些詭異.

時間也就這麼不緊不慢地過去.

沐凝一邊努力理清自己亂麻一般的記憶,一邊休養身體.

她雖然早就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沐凝卻並沒有直接回南疆鳳神族.

因為她不確定鳳神族里有沒有人和那兩個要殺她的男女是一伙的,所以心謹慎愛惜生命如沐凝,絕對不敢貿然犯險.

但沐凝也已經暗中讓洛四去往南疆替她找一個人.

一個對她來很重要的人!

只要能找到這個人,沐凝相信自己腦中被壓制的記憶一定會被全部揭開.

沐凝的心並沒有很大,她重活一世,並不想建功立業稱霸一方,她只想好好生活.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同名同姓的緣故,她總覺得她與這具身體的原主有一種冥冥之中的聯系.

她對夢中所經曆的那些苦痛都感同身受,所以,她要報仇!

她要讓那些曾經辱她,欺她,害她的人全都付出代價!

……

又過去了幾天,時間已到了八月初,天氣漸漸轉涼.

這一天晌午,青雪給沐凝透露,是簡大教主昨夜去了兩百里外的青花山,打了只大老虎回來.

沐凝聞眼睛就是一亮,琢磨著去飛鳳樓找簡大教主要那虎皮,給土豪大人做件拉轟的虎皮裙虎皮背心啥的.

但青雪又告訴沐凝,簡牧塵今天一早又出門了,去哪里卻是不知道.

沐凝剛亮起的眼睛瞬間就暗了暗.

她一直想找簡牧塵問問關于云圖的事,她想知道簡牧塵究竟有沒有查出密毒教的人是怎麼得到云圖的.

可是簡大教主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他不來找她,她就根本見不著他.

而且她好像也已經好幾天沒見到容楚了……

于是沐凝就讓青雪給隋七捎話,只要簡牧塵一回來,立馬通知她!

青雪這話剛傳過去,沐凝以為簡大教主至少也得到明天才能回來.

然而,當晚,沐凝正在妝鏡前梳頭,突然便覺得身後一股強悍的熱氣襲來.

還不等沐凝看清來人,她便已被強壯的臂膀抱了起來.

鼻尖,也瞬間湧入清雅的草木芝蘭的香氣.

唇,隨即被堵住!

沐凝不由猛地睜大雙眸,入眼處,是那張詭異的銀色面具.

竟然是簡牧塵!

上篇:191 一把年紀的皇叔     下篇:193 簡牧塵,我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