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93 簡牧塵,我恨你!  
   
193 簡牧塵,我恨你!

沐凝的心頓時狂跳起來.

但沐凝隨即便反應過來,簡大教主又在輕薄她了.

她拼命扭頭,雙手擋在他胸前,試圖躲開簡牧塵霸道的吻,而且她眼底已經染了薄怒.

"怎麼?弄疼你了?"簡牧塵沒有強迫沐凝,他只是垂眸看著她.

他嗓音依舊冰冷,但此刻氣息卻略顯粗重,明亮的燈火投在他墨黑眸底,耀出點點璀璨的華光.

他的眼睛,亮得驚人.

"你,你能不能對我尊重一點!?"沐凝咬牙怒瞪簡牧塵,臉已然漲.

"尊重?"簡牧塵似乎是挑了挑眉,眼中露出疑惑,"我有不尊重你嗎?"

"你——有你這樣尊重人的嗎?"沐凝氣急,她使勁去推簡牧塵,"放我下來!"

這回簡牧塵倒是很聽話,直接就將沐凝放下了.

但沐凝還沒來得及高興,立即就發現簡大教主竟然是將她放在了*上!

而且簡牧塵竟然也跟著上來了.

"喂,你下去啊!"沐凝頓時又羞又氣,她雖然與簡牧塵親過很多次,但從來也都是止于此.

簡牧塵對她,從不曾有親吻之外的行為.

正因為如此,才讓沐凝對他放松了警惕.

但這不代表她就能容忍簡牧塵對她不軌!

"丫頭,不是你讓隋七傳話要見本座嗎?怎麼本座一來,你就這麼對本座?"簡牧塵似乎也有些不高興.

他沒聽沐凝的話下*,反倒是翻身而上,將她撲倒,壓在身下.

他的眼睛也在瞬間沉了下去.

"就算我要見你,你也不用爬到*上來吧!"沐凝氣得咬牙切齒,眼底噴火.

她雙手都撐在簡牧塵胸前,努力不讓他靠近她.

"我今天有點不舒服,你幫幫我好麼?"簡牧塵卻是在沐凝耳邊低語,他嗓音喑啞,透著一絲*的氣息.

"你不舒服?"沐凝一聽這話,倒是沒再掙紮,她盯著簡牧塵,眼中現出緊張.

而且沐凝到此時也才發現簡牧塵似乎是喝了酒,他臉上雖然戴著面具,但露在外的嘴唇卻得妖豔.

"你喝酒了?"沐凝皺眉問道.

"嗯!"簡牧塵似乎是喘了口氣,隨即應道,"喝了一點!"

"你自己不是大夫嗎,不舒服自己看,要我幫你什麼?"沐凝雖然對藥毒通曉,但于醫術卻只知道皮毛.

所以當她此時聽聞醫術出神入化的簡大教主竟然要她幫他,頓時就被雷到了.

簡牧塵沒有話,他只是用那對黑如深潭的墨眸靜靜凝視著沐凝,他伸手碰觸她臉頰,輕歎一聲,"真不想這張臉被別人看到!"

"我們還能好好話嗎?"沐凝被簡牧塵手指碰到,她只覺全身一震,不由咬了咬牙,努力讓自己聲音冷靜下來.

"你想和我什麼?"簡牧塵微微一笑.

他呼出的氣息熾熱,酒氣混著他身上獨有的草木芝蘭的香味,竟讓沐凝的心禁不住再次狂跳起來.

"你下去!下去再!"沐凝覺得不能再和簡牧塵保持這麼*的姿勢了.

她總覺得今晚的簡大教主有點不大正常.

再這麼下去,她覺得有可能要出事!

"不下!"誰知簡大教主竟然耍起了無賴,不但絲毫沒有動彈,反而將沐凝壓得更緊.

"啊!"沐凝覺得自己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她尖叫一聲,怒道,"你再不下,我要叫人了!"

"叫吧!"簡牧塵眸子眯了眯,他唇角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看看會不會有人進來幫你!"

"你,你對她們做了什麼?"沐凝猛地瞪大雙眸,直到此時,她才感覺到辰景閣內靜得可怕.

"也沒做什麼,就是讓她們好好睡一覺而已!"簡牧塵笑道,他的手已經不規矩地向下探去.

"簡牧塵,你,你不准碰我!"

沐凝這下是真急了,她臉上的血色都在這一瞬間褪盡,可是雙手卻被簡牧塵一只大掌攫住,腿也無法動.

沐凝目中不禁露出焦急,"我,我已經嫁給容楚了,你不能——"

"不能怎樣?"簡牧塵眯眸,眼底一霎迸出精芒.

"你,你這樣對我,就不怕容楚回來看到?"沐凝只覺簡牧塵方才的眼神十分桀驁凶猛,就像那曠野里的狼王,令她的心沒來由得打了個突.

原本沐凝還想罵他一頓,可是在看到簡牧塵的眼神後,那話卻怎麼也不敢出口.了

因為沐凝擔心會激怒簡牧塵.

一旦激怒他,那後果就真的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了.

"容楚這幾天一直在皇宮里處理軍務,他不會回來!"簡牧塵聽沐凝提到容楚,他卻是一挑軒眉,一看就是十分了解容楚的動向.

"再了,就算容楚回來,那又怎樣?"簡牧塵笑得淡漠,他突然伏在沐凝耳畔,以著一種蠱惑的聲音道,"他,又不是個真正的男人……能滿足你嗎?"

"你,你怎麼知道?"沐凝目中現出震驚,但她隨即便反應過來,頓時惱怒道,"你胡!"

簡牧塵卻不再和沐凝多話,因為他覺得自己已經快要忍耐不住了.

沐凝見簡牧塵眼底血一片,一低頭又要親她,她眼中的狠厲霎時消失.

她拼命掙紮,甚至不惜放低了姿態去哀求他,"不,不要,簡牧塵,求你了,別這樣!"

可是,簡牧塵卻好似聽不到看不見她的哀求.

"嗤啦!"

當耳畔傳來衣裙撕裂的聲音,沐凝霎時驚得全身都僵硬了.

她死死地盯著簡牧塵那隱在面具後的嗜血黑眸,面上血色早已褪盡,就連嘴唇亦是刷白一片.

"簡牧塵,別讓我恨你!"沐凝眼中無淚,卻有怒火與無盡的恨意交織閃現.

即使她是自于千年之後的那個世界,但她骨子里卻依然是個保守的人.

她從來都只想要一生一世一雙人的生活.

雖然她並不愛容楚,這樁婚姻也並非她所願,但沐凝卻是不想在婚姻維系期間做對不起容楚的事.

這是她的底線.

可是,從她認識簡牧塵開始,他就一直親她.

就算她嫁給了容楚,他也不顧她的拒絕我行我素.

偏偏她有求于他,又承他大恩,武力也比不過他,根本就沒那個能力反抗.

但是,這卻讓沐凝非常的困擾.

因為那樣會讓她覺得自己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恨我?"簡牧塵聞,動作一頓,他布滿了血絲的眼底一瞬變得清明,語氣也有些遲疑,"你會恨我?"

"會!"沐凝咬牙,此刻她已不著寸縷,但那對怒視簡牧塵的清麗眼睛里卻布滿了森寒的冷意,"我會殺了你!"

簡牧塵似乎有些猶豫,但是,他也不過就是想了想,突然用低不可聞的聲音咕噥道,"恨就恨吧,總好過……都被人搶了!"

罷,他已不再去看沐凝,而是突然就吻住了她.

沐凝下意識就想咬他,可是臉頰卻也在這一刻被簡牧塵捏住.

"乖一點,我不想弄疼你!"簡牧塵在沐凝耳畔輕喃.

沐凝眼中已然現出絕望,她知道,今晚,她肯定是逃不掉了!

當疼痛驟然來臨,被侵犯的痛苦與屈辱讓沐凝眼中淚水終于忍不住滑落.

這也是她從穿越過來後的第二次落淚.

她第一次哭,是因為她全身發癢,起了許多的疙瘩,身為毒藥世家的傳人,她竟然都不知道自己中了什麼毒.

再加上那一陣子整天被追殺,身體舊疾發作,令她絕望哭泣.

沐凝這一次哭泣,卻是因為她為自己信錯了人而感到後悔與委屈.

"簡牧塵,我討厭你!"沐凝感覺自己都快要被撕裂了,她痛得臉色刷白,額頭冷汗涔涔滾落.

這也讓沐凝愈發痛恨簡牧塵.

不過,此時的簡牧塵卻已被巨大的驚喜所淹沒,他根本就沒聽清沐凝在些什麼.

或者,就算他聽見了,也不會因此停下來.

這一刻,簡牧塵感覺自己仿佛身在天堂!

……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沐凝感覺到簡牧塵終于停下,她已經痛得幾乎快要昏了.

但疼痛倒是其次,沐凝心中此時更多的還是屈辱.

"簡牧塵,你滾開!我再也不想見到你!"沐凝被淚水洗過的眼眸晶亮,只是這對清澈明麗的眼睛,如今雖然也映出了簡牧塵的臉.

然而,她眼中卻再也沒有對他的半分迷戀.

只有清冷的寒意.

簡牧塵沒有話,他只是靜靜凝視著眼前這張被汗水打濕的絕美玉顏.

方才充斥他眼中的血色已然消弭,代之以深邃入骨的憐惜,以及一抹讓人無法看清的刻骨愫.

沐凝見簡牧塵久久不動,只用他那對深若寒潭的黑眸凝望著她,她的心竟然再次不爭氣地狂跳起來.

也正是在此刻,沐凝感覺到了不對勁.

"啊!不要!不要!"只見她猛地瞪大了雙眸,驚恐地看著近在咫尺的男子,本就刷白的臉色霎時更加難看了.

"求你了,不要!我,我受不了了!"沐凝恐懼地全身都在顫抖,她幾乎是在哀求簡牧塵放過她了.

可是,簡牧塵雖然憐惜地輕吻沐凝,但他卻並沒有如沐凝所願離開.

而是,再一次深入……

"啊——"沐凝尖叫,她突然狠狠一口咬在了簡牧塵的右肩上.

……

當一切終于結束,天邊,已然露了魚肚白.

沐凝沉沉睡去,根本就不願意再多看簡牧塵一眼.

所以,沐凝並沒有看到,簡牧塵坐在那里,卻是拿下了他臉上的銀色面具.

他深深凝視那張淚痕未干的臉,眼中神色複雜難辨.

一整夜的瘋狂,讓沐凝有生不如死的感覺.

第二日,她幾乎是睡到午時才醒.

一醒來,沐凝便發現自己全身骨頭酸痛,稍稍一動,就像是快要散架似的,痛得她差點叫起來.

"姐,你醒了嗎?"青雪一直在外候著,聽到聲音,于是敲敲門,聲問道.

"嗯!"沐凝強忍酸痛,還是坐了起來.

這時她才發現自己衣服都是完好穿在身上的,她不由就是一怔.

她明明記得簡牧塵撕了她衣裙的,難道昨夜是做夢?

可是,有那麼真實的夢嗎?

沐凝蹙著眉頭,但不待她多想,青雪已經推門走了進來.

"姐!"青雪放下水盆,似乎是猶豫了下,方才走到紗簾邊,隔著一段距離,她心問道,"你還好吧?"

沐凝聞,猛地伸手揭開面前紗帳,她想問青雪為什麼會問出這樣的話.

難道青雪知道她與簡牧塵昨夜……

可是,沐凝這一伸手,頓時就牽動了身上酸痛的骨頭,她不由皺緊了眉頭,一時難受地臉都糾結在了一起.

不過,沐凝也發現了,她伸出的手臂,衣滑落處,到處都是青紫色.

彼時,沐凝的心倏然一跳.

她咬了咬唇,幾乎是下意識朝自己身上看去,同樣的一身青紫!

沐凝的臉色倏然變白.

不,不是做夢!

昨夜的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姐,你要不舒服,就再多躺一會吧!"青雪見沐凝久不出聲,以為她是哪里不舒服,于是出勸道.

她一邊著話,也一邊朝沐凝走去.

所以青雪也恰好看到沐凝露出的肩頭那青紫色的印記.

"啊!"青雪頓時震驚地捂住了嘴.

"青雪,你是不是知道簡牧塵昨晚要來?"沐凝一霎抬眸,她看著青雪,眼神冷如寒霜.

如果是青雪幫助簡牧塵進的辰景閣,又給他掩護,那麼,沐凝絕對不會容忍.

"不,姐,我不知道!"

青雪也看出沐凝眼中的寒意,她"噗通"跪倒在地,拼命搖頭,"我真的不知道,我昨晚和她們一樣,莫名其妙睡著了,早上醒得早,我是覺得昨晚有些不對勁,擔心姐,所以就過來看看,我也沒想到主人會突然從姐屋子里走出來!"

沐凝抿著嘴角,清眸里閃著冷光,她知道青雪不會撒謊.

但這件事,她卻不能再讓第三個人知道.

"青雪,你就當今天什麼也沒看到!"沐凝冷聲道.

"是,青雪知道!"青雪見沐凝信了她,心里頓時松了口氣.

她也明白自家姐現在對恭王爺的心思有些不一樣,主人這麼做,確實是過分了.

可是,從內心深處來,青雪還是希望沐凝能嫁給簡牧塵.

因為在青雪看來,恭王那個人,實在太陰晴不定了.

沐凝忍著身體的疼痛,洗漱完,她照鏡子時發現脖子上也有青紫,只能拿了塊絲巾系上了.

沐凝不願待在屋子里,因為那會讓她想起昨夜不堪的一幕.

于是沐凝便讓青雪扶著她,去了花園里.

今天天氣不錯,秋高氣爽,園子里一棵丹桂提前開花,滿園飄香.

沐凝自從那一日從宮中回來後,就鮮少出辰景閣.

原因自然是她嫌煩,不想自己成為被圍觀的對象.

不過今日,她實在是憋屈的慌,身子又不舒服,所以才想出來散散心.

上篇:192 大事不好     下篇:194 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