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94 心虛  
   
194 心虛

"姐,這是今年新制的梅子,你嘗嘗!"青雪扶沐凝坐在石桌旁,從白露手中接了一個食盒,打開拿出一碟酸梅和幾盤精致的糕點,放在沐凝面前.

"沒胃口,你們吃吧!"沐凝現在哪有心吃東西.

只要一想起昨夜的事,她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現在腦子里一片混亂,亂得她連思維似乎都停止了.

她是怎麼也沒想到,簡牧塵竟然會對她做出這樣的事!

怎麼辦?

她竟然同時和兩個男人有染!

這真的已經超出了她的心理承受底線.

沐凝手肘支在石桌上,雙手成拳,都撐在額前,她試圖理清腦中紛亂的思緒,可是,腦袋里卻像是要爆炸一般,嗡嗡作響.

"咦,這不是王妃嗎?"兩道女人的聲音響起.

沐凝移開擋在額頭前的手,抬眸看去,卻見兩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正站在面前.

"見過王妃!"那兩名女人見沐凝看向她們,立即屈膝行禮.

"我想一個人靜一靜!"沐凝淡淡應了一聲,隨即垂眸,並沒有多看兩女一眼,這話中的意思很明顯是在逐客.

"是,王妃!"雖然兩女很想和王妃套近乎,但兩人見王妃今天心似乎不好,所以也不敢忤逆,行了禮,轉身走了.

但這兩人剛走,沐凝便又聽見有人來了.

"見過王妃!"嬌嬌怯怯的聲音,透著一絲畏懼,也帶了幾分探查,"王妃,這是身體不舒服?"

沐凝抬眸,便見白蓮正站在面前,在她身後,還有幾名後院里的夫人.

"王妃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白蓮的眼神不停在沐凝面上,身上梭巡,當她看到沐凝脖子上還系著條紗巾,眼中不由掠過一道訝異.

即使白蓮之前就已經遠遠看見過沐凝,但她還是不相信一個丑八怪能變成美人.

她覺得一定是那些人以訛傳訛了.

所以這幾天白蓮一直都想盡辦法想要見識一下這被全帝都城的百姓都贊譽為天仙般的美人兒到底長什麼模樣.

她都想好了,如果被她發現這美人兒並不像傳聞里那般美貌,她一定要將這一消息大肆傳揚出去.

好讓這個扯著虎皮蒙大鼓的不要臉王妃被眾人唾棄!

今兒個白蓮也只是隨便出來逛逛,卻不曾想竟然會在這遇到王妃.

此時,白蓮從看到沐凝抬頭的那一刹那,她的眼睛就一直死死盯在沐凝臉上.

當白蓮看到沐凝那蠟黃的臉色以及青黑色的眼圈時,心里頓時感到無比的快慰.

哼,看來傳中的大美人也不怎麼樣嘛!

白蓮一眼瞥過,忍不住冷哼一聲,就在心里下了結論,外面的人果然都是瞎傳的,就這種姿色,都比不上她白蓮的十分之一!

不過,比起白蓮的自戀,跟在她後面的那幾個女人卻是在看到沐凝時,眼中無不露出驚豔與妒忌.

沐凝可沒心應付白蓮花,她只是一個眼神,白露已經攔在了白蓮面前.

"蓮姐,王妃不想被人打擾!"

白蓮忍不住撇了撇嘴角,露出一臉的刻薄,但表面上,她仍然是嬌嬌弱弱地道,"那蓮兒就不打攪王妃了!"

罷,白蓮行了一禮,與眾女轉身離開.

同時,白蓮也在心里琢磨著,是不是得讓人出去散播一下,其實恭王妃根本就不像傳中那般美貌的話來.

"蓮姐,你們發現沒有,這麼熱的天,王妃怎麼還系了個紗巾呀!?而且她嗓子怎麼啞成這樣?"幾名女子在看到王妃竟然真的和傳中一般的美貌後,無不感到妒忌.

而且女人總是比較細心了,于是就有人忍不住揪著一點細節不放.

"是呀,我剛剛看到王妃手臂上有些青紫,好像是——"另一個女人扯著帕子,神秘兮兮捂著嘴,"好像是男人留下的呢!"

"男人?可是王爺這幾天不都在宮里嗎?"又是一名女人皺眉,突然眼睛一亮,"難道王妃她——偷人了?她那嗓子也是叫啞的?"

"都給我住口,胡什麼!"

幾人話音剛落,旁邊一名年紀稍稍大一些的女人立即沉了臉色,怒斥道,"心禍從口出!到時候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女人似乎在眾女中有些威信,她這麼一,其他幾名剛剛還好像發現了什麼大秘密的女人們立即噤聲.

而且臉上還露出害怕的神色.

也難怪她們會害怕,她們幾個人中進府時間最短的也有三四年了.

對于王府中的一些忌諱,她們可謂都是心知肚明.

王爺表面上雖然不管後院的事,但他從來都是對所有的事都了如指掌.

先不王爺一看就很在乎這個王妃,如果被他知道她們在背後亂編排王妃偷人,一旦被王爺知道,那肯定是要割舌剜眼珠子的.

這還算是輕的,不定直接連命都沒了.

退一步,就算王爺不喜歡王妃,但她們這些連名分都沒有的妾室亂話,王妃也是有權利將她們亂棍打死的!

此刻,這幾個剛剛還一臉興致討論王妃究竟是不是偷人的女人們,一個個俱是臉色發白,眼中露出驚恐.

然而者無心,聽者卻是有意.

白蓮心里卻是有了打算,不管鳳驚鸞究竟是不是偷人,或許,她可以利用這個機會給鳳驚鸞那個踐人下個套……

那幾個女人都是驚慌失措地到處看,生怕會被別人聽到自己剛剛編排王妃的話.

只是這幾個女人卻是不知道,她們其實都猜對了.

這恭王妃可不就是真的偷了人嗎?

白蓮幾人走後,沐凝感覺自己腦袋里亂的都快要炸了.

她如今是真的有些無所適從了.

容楚與簡牧塵,這兩個男人都是同樣優秀,亦是同樣的權傾天下.

一個是帝國的攝政王,另一個是江湖中的無冕之王.

任憑他們其中哪個,恐怕都是萬千女子爭搶著想嫁的對象.

放眼天下,有多少女子想要和這兩人攀上關系.

看看這恭王府的後院就知道,即使容楚這般陰陽怪氣難伺候,但那些女子卻仍然對他死心塌地,沒有一個願意離開.

沐凝與簡牧塵雖然認識得早,但他們接觸卻不多.

然而心冷如她,都曾經對簡牧塵動了心.

可想而知,簡大教主在江湖上的粉知己肯定不少.

她能得到這樣兩個驚才絕豔的男子的青睞,如果傳揚出去,該是多麼得令人豔羨.

可是,也只有沐凝才知道,現在的她有多糾結.

嫁給容楚前,她也曾想過做簡牧塵的女人,但他的所作所為卻讓她對他徹底失望,也將她心里對他那點初初萌芽的心也扼殺了.

但若她一點也不喜歡簡牧塵,那肯定是假的.

可是如今發生了這樣的事,她對簡牧塵的心思就有點複雜了.

憎惡,那是絕對的.

但冥冥之中,沐凝又總覺得好像有哪里不大對勁.

沐凝能感覺得到,不管是簡牧塵還是容楚,都對她很好.

簡牧塵雖冷,但對她卻是從來有求必應.

容楚亦然.

雖然她是一路被他坑過來的,但仔細想想,他也並不是無緣無故地坑她.

就拿那十萬兩黃金來,如果不是容楚讓她捐出去,恐怕她早就被各種家賊外賊給惦記上了.

就算她機警過人,但也扛不住那麼多人的算計.

還有那起和親事件,表面看來,容楚似乎一句話都沒為她,好似還很贊同她去和親.

但若非如此,又怎麼會有後來的事,她又怎能全身而退,還讓曹太後和雪心公主名聲掃地?

……

沐凝越是想著容楚對她的好,就越覺得對不起他.

前幾天她還在嘲笑他被戴了綠帽,沒想到這才幾日,她竟然也送了頂綠油油的帽子給他!

而且比起那個和馬夫*的女人,她則更加無恥.

因為她是與容楚的好友通,殲!

沐凝捂著腦袋,現在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麼樣一種心了.

她只覺得頭疼欲裂.

"姐,喝點水吧,你嗓子都啞了."青雪見沐凝臉色一瞬變得刷白,一點血色都沒有,不由擔心起來.

她也知道姐現在肯定很難受,所以一直沒有出聲打攪.

但當青雪看到沐凝滑落的衣下,那藕樣的手臂上那些青紫的印痕時,她還是覺得眼皮狠狠一跳.

青雪有些心虛地左右看看,見沒人注意到沐凝子下的形.

她臉發燙,悄悄將沐凝的子給拉了上來.

青雪如今見沐凝臉色這麼難看,她不由也有些怨怪自家的主人了.

她一直都不明白,既然主人那麼喜歡姐,當時為什麼又要將姐嫁給恭王呢?

而且主人自制力那麼好,他又是為什麼會突然做出這樣的事來?

如果被人知道姐與夫君以外的男人通,殲,那麼姐不但名聲盡毀,恐怕還會難逃一死啊!

所以主人這麼做,豈不是害了姐?

青雪心里十分糾結,她只能盡力站在沐凝身邊,擋著不讓別的人看到沐凝.

沐凝此時,亦是難受地想要尖叫.

她身體難受,渾身都疼.

只要一想起簡牧塵那個禽,獸,昨晚不顧她反抗,竟然一直弄到快天亮,沐凝就恨不得自己咬下他一塊肉來.

可是身體的疼卻怎麼也比不上心里的痛苦.

沐凝現在已經認定了自己是出,軌,對不起容楚.

她真的不知道以後自己究竟要用什麼樣的臉面去見容楚.

或許,她真的得離開這里了.

她既然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總這麼一直躲著不回南疆,也不是辦法.

況且她也感覺到似乎有鳳神族的人來了大乾帝都城.

這幾天她一直都在考慮要不要出去見他們.

"姐,王,王爺回來了!"沐凝正沉思間,忽然聽到青雪驚慌失措的聲音.

有那麼一瞬間,沐凝只覺心慌的都快蹦出嗓眼,她猛地從石桌後站起,也不顧牽扯到那里的疼痛.

她只是驚惶地朝後看去.

沐凝只是一眼便看到容楚從遠處一路穿花拂柳而來,今日他穿了一身華貴的紫色蟒袍,玉帶金冠,彰顯著尊貴無匹的身份.

晌午的陽光自樹的縫隙間灑落,跳躍在他眉間眼底.

淺金色的桂花花,蕊紛落如雨.

然而,還不待容楚走近,沐凝已然慌亂地移開了眼眸,她心虛地連看他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王爺!"青雪白露等人見了容楚連忙行禮.

"王妃!"跟在容楚身後的人也向沐凝行禮.

可是沐凝現在坐臥難甯,她耳朵里嗡嗡一片,根本就沒在聽那些人話.

土豪大人從容楚胸前拱出大腦袋,一看到沐凝在,狐狸那對綠眼睛頓時就亮起來了.

"吱吱吱吱!"土豪大人立即拋棄容楚,直接就朝沐凝躥了過去.

沐凝下意識抱住了土豪大人,狐狸一臉幸福地在沐凝懷里蹭蹭蹭.

可是土豪大人卻沒發現就在此時,它家那個氣主子的眼睛已經冷了下來.

隨即土豪大人後脖子就被抓住了,土豪大人四爪撲騰,卻還是被帶離了那香香軟軟的所在.

"王妃的臉色怎麼那麼差,是生病了麼?"溥公公見沐凝始終沒有抬頭,連動作都是機械的,不由出關心道.

溥公公這麼一,其他所有人的眼神就都落在了沐凝面上.

沐凝紛亂的心也在這一刻"咚"的一沉,眼神也劇烈震動起來.

不!不行,她不能讓人看出異樣!

她被簡牧塵侵犯的事,也不能被任何人知道!

否則的話,以著古代對女人不貞的苛刻,不但容楚名聲會受影響,她恐怕也活不成了.

想到這,沐凝抬眸,她暗中狠狠掐了自己一把,努力穩住儀容,笑若春花,"溥公公有心了,我沒生病!"

可是沐凝卻不知道,她這一抬眼,卻讓所有人都看到了她慘白毫無血色的臉,以及那眼中故作的鎮定.

還有她啞得不成樣子的嗓子.

"王妃,還是讓大夫來瞧瞧吧!"溥公公不大放心,他可是知道王爺對王妃的心意的,王妃如果生病,王爺可不要心疼了嗎.

"不用!"沐凝嘴角的笑已經在顫抖了.

因為她發現容楚正站在她面前.

此時沐凝正站在桂子樹下,即使臉色蒼白,卻仍然掩不住那奪目的美麗.

"身體很難受嗎?"容楚垂眸凝望著少女,鳳眸深邃,眼底有柔軟的光芒.

他很自然地伸手去撫少女滑若凝脂的臉頰.

然而,當那股濃郁的龍涎香味湧入鼻尖,沐凝眼中卻掠過驚懼,她幾乎是下意識地後退幾步,避開了容楚的觸碰.

"我,我沒事!"沐凝再也維持不住臉上僵硬的笑,她看都不敢看容楚一眼,只匆匆道,"我,我先走了!"

罷,也不待容楚回應,沐凝已然提了裙擺,幾乎是落荒而逃.

上篇:193 簡牧塵,我恨你!     下篇:195 連夜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