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95 連夜逃跑  
   
195 連夜逃跑

"姐,等等我!"青雪見沐凝就這麼跑了,不由也急了.

她匆忙向容楚行了禮,招呼了白露一聲,連忙拔腳去追沐凝.

不過沐凝這麼一跑,剩下的人不由都是面面相覷大眼瞪眼.

王妃這是怎麼了?

她見了王爺怎麼會這麼驚恐?

"王爺,王妃這是……"溥公公也很是莫名其妙,王爺雖然平時氣勢很強,但對王妃則是一直都很遷就.

王妃對王爺卻從來都是不假辭色,不拔幾根虎須惹得王爺生氣,那是絕不罷休的!

怎麼今兒個王妃見了王爺,卻好像是老鼠見了貓,這般畏懼?

容楚沒有話,他也沒有去追沐凝,而是靜靜凝望那抹背影,鳳眸里含了深邃的光.

"哎呀,這麼多人站在這里干什麼?讓讓,讓讓!別擋了人家的路!"軒轅緋閉門幾日,今兒個聽容楚回來了,特地妝扮了一番.

此刻她就頂著那插滿了珠翠,華麗的快要逆天的發髻,一身色牡丹裙,風萬種地扭過來.

一看到容楚站在那,軒轅緋頓時高興得沖過去,一巴掌拍在容楚右肩上,"王爺啊,你可終于回來了,人家都等你好久了!"

容楚負在身後的雙手一緊,不動聲色地皺了皺眉.

隨即,他扭頭去看花枝招展的軒轅緋,一臉的不耐煩,"你等本王做什麼?"

軒轅緋卻是沒看出容楚神色的異樣,她一抬頭,剛想什麼,突然眼睛一亮,"咦,王爺,你今天氣色真好!是不是有什麼好事啊,快來聽聽!"

溥公公與葉冰一聽軒轅緋這話,也是深有同感.

他們兩個跟了王爺這麼多年,還從沒見過王爺的心像今天這麼好的嘞.

今兒個早上,王爺去上朝的時候,那叫一個神清氣爽,滿面光,和誰話都嘴角掛著笑!

看的他們這些做奴才的都跟著心大好!

因為王爺好,他們就好啊!

"你不,不滾!"容楚眉心一動,卻是沒有回答軒轅緋的話,而是冷喝一聲.

軒轅緋趕緊扭啊扭,扭啊扭,嬌羞無限,"王爺,你到底是美人好看,還是人家美膩!"

"王妃好看!"

此時沐凝身影早已消失不見,容楚也沒再繼續站在這里.

他轉身,准備去紫月軒.

"王爺,你好好看看人家,你再好好想想啊!"軒轅緋見容楚看都不看她一眼,就沐凝好看,頓時急了.

只見她一個箭步攔住容楚面前,指著自己的美臉,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難道你不覺得人家更加傾國傾城美豔不可方物嗎?"

"不覺得!"容楚袍一揮,像是趕蒼蠅一般將軒轅緋往旁邊推去,冷冷斜了軒轅緋一眼,"不過,你倒確實是不可方物!"

軒轅緋眼睛一亮,頓時笑得花枝亂顫,"是吧是吧!"

"惡心的不可方物!"容楚陰森森地補了一句.

軒轅緋的笑臉頓時僵住了.

容楚再不停留,邁開腳步就走.

"王爺,別走啊!"軒轅緋見容楚要走,下意識伸手就去抓容楚肩頭.

容楚感覺到風聲,眸光猛地一寒,他渾身驟然迸發出一股徹寒的冷意,那強大的威壓直逼得軒轅緋"咚咚"倒退數步.

在場的眾人頓時驚懼地全都跪倒在地.

軒轅緋亦是臉色發白,捂著心口,一臉的後怕,"王爺,你,你干什麼?"

容楚卻只是冷冷看了軒轅緋一眼,旋即大步離開.

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個冰冷眼神,卻讓軒轅緋的心猛地一跳,後背頓時被冷汗濕透.

軒轅緋怎麼也沒想到,就因為她試圖抓一下容楚的肩頭,容楚剛剛竟然對她動了殺機?!

待到容楚離開,軒轅緋也由于受驚過度回了她自己的院子.

此時,一道月白色的纖細身影從不遠處的大樹後走了出來.

是白蓮.

只見她嬌弱的臉蛋上,那雙眼睛眯縫著,眼底一抹若有所思的寒芒.

"蓮姐,王妃見了王爺怎麼好像很害怕啊?"白蓮身邊,一名丫鬟撇了撇嘴,疑惑道.

"她不是害怕,是心虛!"白蓮冷笑一聲,她的眼睛眯得更緊了.

"心虛?"這名丫鬟赫然就是當初沐凝剛進王府時,對沐凝出不敬,又處處維護白蓮,後來被沐凝賞給白蓮的芸香.

這芸香顯然非常記恨沐凝將她賞給白蓮,尤其是當她看到白露跟著王妃,現在人人都敬,不時就有賞賜,穿的衣服料子都是極好的.

而她跟著白蓮,根本就無人搭理,白蓮自己都沒什麼好衣服料子,更別賞賜她了.

而且她還聽王爺要將蓮姐嫁出去,這麼一來,她肯定也要離開王府.

這讓芸香心里十分的不平衡.

也令她對沐凝愈發痛恨.

因為芸香覺得她現在所遭受的一切,都是王妃造成的!

此刻,當芸香聽聞白蓮王妃看到王爺會害怕是由于心虛,她立即就想起來,方才那些夫人們可不是在,王妃身上那些青紫的痕跡其實是男人留下的.

那麼再看王妃的反應,豈不是代表著,王妃果真偷人了?

背著王爺偷人,與別的男人通,殲,這要是傳出去,那就算她是王妃,也是要難逃一死的!

芸香的心頓時激動地怦怦直跳,兩只眼睛都在放光,"蓮姐,我們要不要將消息散出去?"

"當然要!"白蓮唇角勾起冷笑,她狠狠地揪著手中的帕子.

哼,鳳驚鸞這個踐人,不但霸占了她的王爺哥哥,還在王爺哥哥面前挑唆.

否則王爺哥哥怎麼可能會要將她嫁出去的話?

就是因為這個踐人,才讓她們母女在王府里受盡了羞辱,現今這踐人終于又把柄落在她手上.

她絕對不會放過這個可以讓踐人身敗名裂的機會!

當下,白蓮和芸香一番密謀,這兩人俱是興奮不已,仿佛已然看到鳳驚鸞騎著木驢游街,

被千夫所指的場面了.

只是白蓮和芸香都沒有發現,就在她們二人竊竊私語之際,在她們身後不遠處,正有一雙冰冷的眼睛幽魂似地冷冷看著她們.

……

彼時,沐凝乍見容楚,難掩心虛以及慌亂,所以落荒而逃之後,一頭紮進辰景閣她自己的房間里,臉色慘白,坐在桌旁,雙手都忍不住地顫抖起來.

不行,她不能再在王府里待下去了,做出這樣的事,她實在沒臉再見容楚.

而且沐凝也在擔心她今天的反常會讓容楚懷疑.

他那麼聰明,不定已經從她的神里看出了什麼.

否則以他喜歡戲弄她的性子,看到她今天的表現,他肯定會追過來嘲諷她一頓的!

沐凝越想越覺得容楚肯定是知道什麼了,如果這件事敗露了,那她豈不是要被沉江?

或者被八光了,綁上木驢去游街?

想到這些古代針對女人通,殲而設置的酷刑,沐凝眼底不由浮上驚恐.

她咬著唇,額頭冷汗涔涔落下,臉色也是一陣一陣白.

"姐,你怎麼了?"青雪一進門,就看到沐凝這副模樣,霎時嚇了她一大跳,"是不是生病了,我去叫林大夫來!"

"不用!"沐凝勉強抬眸,"青雪,你出去,我想休息了!"

"可是,姐你從早上到現在一點東西都沒吃啊!"青雪擔心道.

"我不餓!"沐凝抿了抿唇角,她搖搖頭,已然起身朝*邊走去.

"好,那姐,我讓廚房熬些粥,你要是餓了,就叫我啊!"青雪見沐凝臉色確實不好,她也不敢打攪,帶上門出去了.

只是青雪現在卻對簡牧塵更加怨怪了.

主人如果真的喜歡姐,他怎麼可以對姐用強的!

待到青雪出去,沐凝躺在*上,卻是怎麼也無法闔眼.

因為只要一閉上眼,她就會想起昨夜簡牧塵在她身上為所欲為的無恥行徑.

這讓沐凝從心底里感到憎惡.

不,不行!

她真的不能在這里再待下去了,不這張*讓她感到無比的恐懼以及疼痛.

就是容楚那里,她就覺得自己真的已經無法再面對他.

走吧!

正好就此離開!

既然一直都想離開,尋找她被害的真相,那就不能再貪戀這里的平靜生活.

只是一瞬間,沐凝便已然做了決定.

……

與此同時,紫月軒.

容楚坐在寬大的書桌後,抬手准備去拿筆,但他隨即便蹙了劍眉,眼角有些抽搐,像是牽扯到什麼傷口.

"王爺?"溥公公見容楚臉色有些不對,連忙出聲詢問.

"無妨!"容楚卻只是淡淡道,他頓了頓,便照常拿起筆,飽蘸了墨汁,開始寫字.

不過溥公公卻也發現,尋常都是下筆有力,仿佛能透蒼穹的自家王爺,今天寫字的時候,那手卻好像有點拿不穩.

但溥公公也沒多想,王爺沒事,那肯定就沒事.

剛寫了幾個字,容楚突然放下筆.

只見他左手輕輕撫了撫右肩,臉部肌肉似是痙,攣了下,一邊嘴里還在囁嚅,"咬得……真狠!"

溥公公這時剛磨好墨,聽到容楚話,他下意識問道,"王爺,什麼真狠?誰被咬了?"

容楚抬眸,俊臉一瞬黑了黑,那流光的鳳眸亦是沉了下去.

溥公公一看容楚這臉色,就知道自己問了不該問的事.

"奴才多嘴!奴才多嘴!"溥公公心里一哆嗦,趕緊扇了自己幾個耳光,

容楚面色這才稍稍好看些.

"奴才告退!"溥公公哪還敢留下來,連忙一甩拂塵,滴溜溜出去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從門外躥了進來,跳上桌子,一對碧綠的大眼睛看定了容楚.

"去,守著她!"容楚摸了摸土豪大人毛茸茸的大腦袋,目光一霎溫柔.

"吱吱!"土豪大人得令,親昵地用鼻子蹭了蹭容楚,隨即跳下書桌,閃電般走了.

當書房里只剩容楚,他唇角忽而勾起笑痕,滿目柔光.

"笑得這麼燦爛,得手了?"

也恰是在此刻,一道低沉中透著磁性的好聽聲音響起,隨即有高大的男子從窗外掠進.

只見他一襲黑衣,面上覆著銀色面具,飛身掠進的刹那,翩若驚鴻……

這一下午,沐凝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下來的.

天剛黑,她便起來,一天沒吃東西的她,將青雪送進來的食物全都吃完.

既然決定逃跑,那她必須補充體力.

青雪見沐凝恢複了過來,心里也很高興,從她心底里來,姐和主人是同等重要的.

她不希望姐因為一直生主人的氣,從而弄壞了她自己的身子.

夜深了,所有人都已睡去的時候,辰景閣內,一道纖細的身影悄悄沒入了夜色里.

沐凝先去了馬廄,牽了一匹駿馬出來,她抄路往後門走去.

這次沐凝決定一個人離開,她甚至連青雪也沒帶.

因為沐凝知道青雪是簡牧塵的人,即使青雪如今對她忠心耿耿,但一旦遇到簡牧塵,她擔心青雪還是會出賣她.

沐凝之前就計劃要離開王府,所以如今走的這條路,是她早就探過的.

此時,夜深露重,四下無人,正好逃跑.

然而,也就在沐凝到了後門口的時候,一個白球滾到了她面前.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沐凝一身黑色夜行衣,還牽著一匹馬,它心里覺得奇怪,于是一直偷偷跟在後面.

卻不想沐凝竟然是要出去.

土豪大人立即躥了過來,並且強烈要求,要出門一定要帶上大人它.

沐凝一見土豪大人,頓時緊張了,她伸手一把捂住土豪大人嘴巴,生怕驚動夜里巡視的侍衛,"噓!"

土豪大人也學沐凝,緊張兮兮地朝四周看看,並用氣音發出一聲,"吱!"

周圍一片靜寂,顯然並沒有人注意到這里有著一人一狐.

然而沐凝此刻看著土豪大人,卻是犯了愁.

這貨是容楚的*物,如果就這麼放它回去,它肯定會向容楚告密,到時候她就跑不了了.

"你還是跟我走吧!"沐凝想了想,為了避免被追擊到,她也只能帶上土豪大人了.

"吱吱!"土豪大人倒是非常高興,連點大腦袋.

跟著阿凝,吃喝不愁!

"不過我這次是做了對不起你主子的事,我不得不走!"沐凝一想到自己竟然是因為與別的男人通,殲,擔心會被沉江,從而只能逃跑,心里就是一陣苦澀,臉上也現出黯然神.

"吱吱吱?"土豪大人眼中露出疑惑,阿凝會做出什麼對不起主子的事?

但不待土豪大人再多叫幾聲,它就發現沐凝抽出了一塊帕子,直接從它嘴巴里勒過去了,繞到腦袋後面打了個結.

"我知道你和你主子聯系方式特別,所以我必須以防萬一!"沐凝嚴肅道.

土豪大人眼珠子一轉,倒是也沒有反對,而是就這麼頂著嘴巴被勒住,腦後還有一個蝴蝶結的造型,跳上沐凝肩頭.

一人一狐隨即出了後門,隱入了無邊的夜色里.

只是沐凝沒有發現,土豪大人雖然嘴巴被勒住,不能發出聲音,但它圓滾滾的肚子卻在詭異地一漲一縮……

上篇:194 心虛     下篇:196 萬蠱大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