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97 溫油的簡大教主  
   
197 溫油的簡大教主

越盾在南疆雖然臭名昭著,但向來沒人敢惹他.

因為他的萬蠱大陣太過凶惡暴戾,只要有人和他一不合,越盾就會召喚出蠱蟲,著實吞噬了不少人.

所以當白妃找到越盾,並許下重利,越盾幾乎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在他看來,除了他的師弟比索,這世上還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就算武功不敵,但是有他的萬千蠱兒們在,就算是排名天下前十的高手,他也要讓他們有來無回!

然而越盾卻怎麼也沒想到,他確實是好運氣地遇到了月女,可是僅僅是一個照面,他竟然就被那臭丫頭斬斷了右手!

如果這件事傳揚出去,他必然會成為整個南疆的笑話!

何況他手上有他一身的功夫,所以鬼爪功被破,當即令越盾惱羞成怒.

他竟不惜驚動大乾的統治者,召喚出他成千上萬只蠱兒們.

可越盾卻不曾想到,他差一點就能讓他的蠱兒們將那個賤丫頭吞的骨頭都不剩,最後關頭,卻又冒出一個戴面具的男人.

而這個男人竟然能讓他的蠱兒們感到畏懼.

這讓越盾驚懼之余更是大怒,他手中權杖在地上狠狠一頓,目中凶殘之意盡現,口中忽然發出一陣陣詭異的呼嘯聲.

隨著這陣陣直欲刺穿耳鼓的呼嘯聲響起,那些本來還畏懼簡牧塵,不敢上前的蠱蟲們,頓時又開始蠢蠢欲動.

"今天,你們都將成為我蠱兒的美味!"越盾獰笑著一揮權杖,那盤踞在他權杖上的碧綠蛇霎時箭一般朝沐凝直射而去.

簡牧塵目光一冷,他也打了聲呼哨.

"吱吱吱!"一個白球頓時兩只爪子提著三角褲,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滴溜溜滾了過來.

那只毒牙尖利的蛇本來滿眼凶光,直沖沐凝而去.

卻在射到近前的時候,突然看到一只肥碩滾圓的狐狸橫沖過來,正對著它惡狠狠齜牙.

"嘶!"那碧綠蛇竟然直接在空中豎立,隨即扭頭就跑.

但土豪大人哪會放過這般美味?

只見大人它以著和它肥胖體型不相襯的敏捷,一躍而起,一口就咬在了那碧綠蛇的七寸上.

然後三口兩口就將那蛇給吞了下去.

"喂,土豪,那東西有毒!不能吃!"沐凝話音還沒落,就見土豪大人竟然吃了那一看就是劇毒無比的碧綠蛇,頓時嚇得頭發絲都豎起來了.

"別擔心,幽狐本就是以天下毒物為食!土豪不會有事!"簡牧塵柔聲安慰沐凝.

沐凝卻目不斜視,刻意忽略了他的聲音.

"日元!"越盾見自己最厲害的蛇蠱竟然在見到那只狐狸後恐懼到逃跑,頓時大怒.

但還不待他發出必殺的指令,越盾便見自己費盡千辛萬苦,從來都是戰無不勝的蛇蠱,竟然這麼輕易就被一只肥狐狸給咬死了.

越盾心疼至極,他怒瞪簡牧塵和沐凝,眼中留下血淚,一臉猙獰地大吼,"你們,欺人太甚!"

沐凝忍不住一個白眼翻過去,"欺你媽個球啊,你甩條蛇來殺我,難道我還不能反抗,必須坐等你那蛇來咬死我不成!"

"你,你敢罵我,我阿媽!"越盾先前失了太多血,現在本命蛇蠱又被狐狸給吃了.

他本就不大好用的腦子幾乎接近崩潰,臉上的疤痕都猙獰地顫抖.

而且別看越盾殺人不眨眼,但他倒是個孝子.

只是早年他的阿媽卻是被他養的蠱蟲咬死,這讓越盾又悔又急,也成了他的心病.

但凡有了解越盾的人,都知道,在他面前千萬不能提到他阿媽,否則越盾絕對會暴跳如雷,殺人見血.

"我就罵你,怎麼著?你阿媽不是被你的蠱蟲咬死的嗎,聽死的時候,七竅流血,慘不忍睹,我現在幫你消滅蛇蠱,其實是在幫你阿媽報仇!"

沐凝也是見剛剛那些蠱蟲又圍了上來,她和簡牧塵所站的地方只剩兩米左右的方圓,她實在是對那些蠱蟲惡心得慌.

所以當她看到那些蠱蟲都有些不安,似乎是受越盾緒支配,她才會出激怒越盾.

她知道這家伙腦子一根筋,如果能忽悠地他自己了斷,那可省事了.

不過,沐凝顯然想的太天真.

越盾縱橫南疆這麼多年,雖然腦子不好使,但此時處于發狂狀態的他,只想著能殺死面前的兩人一狐,他竟直接發布了進攻的信號.

"心!"當那些蠱蟲突然像是打了雞血一般振奮起來,簡牧塵猛地一拉沐凝.

沐凝在看到那些惡心的蟲子竟不再害怕簡牧塵,直接沖了過來,幾乎眨眼間就到了她腳下.

"啊——"她頓時渾身一哆嗦,驚恐地尖叫一聲.

然後下意識往簡牧塵懷里一跳,伸手就環住了他脖子,將臉埋在了他胸口.

她可是有密集恐懼症的,這些蟲子實在太惡心了!

看的人——肉都麻了!

簡牧塵自然不會拒絕沐凝這樣投懷送抱的好事,伸手就來了個公主抱.

此刻他目中蘊滿了笑意,好看的唇角亦是揚起.

好像對已經湧到他腳下的那些蠱蟲們根本就視而不見.

那些蠱蟲們湧到簡牧塵身周一尺多的地方時,也再也不敢上前了,一個個都瞪著眼睛,盯著簡牧塵,似乎非常畏懼他.

然而已處于喪心病狂狀態下的越盾卻接連發出必殺的訊號.

那些蠱蟲不安地躁動起來,隨即一哄而上.

沐凝剛眯開一只眼睛想要看看況,就發現一群蠱蟲迎面撲來,她連嚇帶惡心,霎時臉都綠了.

她一狠心,突然凶殘地咬破手指,直接將那一串血珠灑了出去.

之前她太驚恐,竟然都忘記了,她的血有解毒功效,亦是世間所有毒物最畏懼的東西.

奇異的香味霎時四散,那些蠱蟲果然迅速後退,有被血珠灑到的,立即冒起了黑煙,在地上翻滾,頃刻間就不動了.

沐凝大喜,她"唰"的一下亮出匕首,瞅准了自己左手手腕,就打算一刀抹下去.

雖然放血很痛,但總好過被蟲子吃的只剩骨頭吧!

但沐凝手上的刀還沒來得及劃傷手腕,她眼前就是一花,不但手中匕首被收,額頭也被人重重敲了一下.

"笨——笨蛋,你這是要放干自己的血,和那些臭蟲同歸于盡嗎?"簡牧塵簡直是氣急敗壞,他就沒見過這麼笨的.

"不給我放血,那你怎麼辦?"沐凝也氣得瞪眼.

簡牧塵斜了沐凝一眼,似乎對她的智商很是無語.

隨即沐凝便發現簡牧塵似乎只是輕輕踢了兩腳.

只見一股氣勁踢出,直接將那一股蠱蟲震飛,掉落到蠱蟲堆里,迅疾便被其他蠱蟲吞吃掉了.

這些蠱蟲雖然靈智未開,但顯然也知道面前這人非常厲害,所以一時間,攻擊停滯.

沐凝見那些蟲子退了回去,剛剛松了一口氣,但她立即便發現土豪大人不見了.

她猛地抬眸,眼中露出驚恐,"完了,土豪大人不會是被這些蠱蟲吃掉了吧!"

沐凝也顧不得身邊人是她最憎恨,還發誓一輩子都不要和他來往的簡大教主了.

她扭頭盯著他,緊張問道.

簡牧塵又踢飛了幾群不怕死攻擊他的蠱蟲,旋即衣袂一擺,直接飄身上了樹.

"在那邊!"他垂眸看著沐凝,用下巴指了個方向,示意沐凝去看.

今夜的他看向沐凝的眼神,無比的溫柔.

沐凝連忙看去,果然便見土豪大人捧著肚子踩著那些蠱蟲回來了.

而且最奇怪的是,那些蠱蟲看到土豪大人過來,竟然全都分開了一條道路.

只是狐狸兩耳耷拉,舌頭也伸著,本來就圓滾滾的肚皮更加脹鼓鼓的,像個西瓜一樣.

然後沐凝就見土豪大人剛挪到樹下,就一頭栽倒在地,不停搖著大腦袋.

完全就是一副吃撐了的模樣.

"喂,你剛剛跑哪去了!"沐凝也想起她從馬上墜下來的時候,土豪大人就不見了蹤跡,她都以為狐狸是被摔暈了呢.

"它拉肚子!"土豪大人沒好意思開口,倒是簡牧塵幫它解釋.

他一指一丈開外的那棵樹,一臉的氣定神閑,"我來的時候,它正拽著褲子在那里拉稀!"

沐凝的眼角不由狠狠抽搐了兩下.

"吱吱!"土豪大人兩眼朝上翻著,有氣無力地叫了兩聲,像是在抗議簡大教主的不給它面子.

不過,剛叫了這兩聲,土豪大人突然鼓起了嘴巴,一副惡心要吐的模樣.

同時兩爪拽著三角褲,一溜煙地沖到一邊,一邊吐,一邊拉.

沐凝忍不住一臉黑線.

但還不待沐凝喘口氣,她便再次聽到那種詭異的沙沙聲.

是那些蠱蟲又接到了指令,開始爬樹了.

饒是沐凝神經粗大,此時居高臨下,看到那漫無邊際的黑色蟲海時,也忍不住惡心肉麻地直打擺子.

可是奇異的是,有簡牧塵在身邊,她竟然不像一開始一人面對時那麼害怕了.

"待在這里!這個拿好!"簡牧塵將沐凝放在樹的枝椏處,遞給她一個東西,又囑咐她不要動.

旋即只見他身影一閃,人已然飄至了幾丈開外.

"哎——"沐凝本來想問他干嘛去,但她只來得及發出一聲,眼前就不見了男子高大的身影.

此時土豪大人拉完吐完,似乎又恢複了點精神.

當它看到那些朝沐凝爬去的蠱蟲時,頓時又怒氣沖沖沖過去,一口一個開吃.

"笨蛋,咬死它們就行!你別一會又吃撐了!"沐凝氣得直捶樹干.

這蠢狐狸,難道就只知道吃嗎?

土豪大人嘴里剛叼著一只蠱蟲,聞頓時傻登登地看向沐凝,但隨即它就明白過來.

只見土豪大人兩只又闊又長的大耳朵"唰"的一下就豎了起來,兩只綠眼睛都在放著光,大門板牙都齜出來了.

一副這真是個好主意的模樣.

"吱吱吱!"土豪大人倏地"呸"一聲吐出那只蠱蟲,然後開始兩只爪子輪換著抓那些蠱蟲.

左右開弓,一口咬死一個,隨即扔掉.

這麼一來,果然效率大大提高,不多時,沐凝所在的樹下就堆了一摞子漆黑腥臭的蠱蟲.

土豪大人一身白毛都沾滿了汙血,就這麼站在蠱蟲堆積成的山上,威風凜凜.

但沐凝此時的心神卻全都在幾丈開外,正與那越盾過招的簡牧塵身上.

上篇:196 萬蠱大陣     下篇:198 真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