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198 真告白  
   
198 真告白

此時已是凌晨時分,月影西斜,月光將這一處樹林照亮.

銀色的光輝下,沐凝只見幾丈開外,黑衣銀面的高大男子正與越盾纏斗在一起.

不過沒有了本命蛇蠱,越盾顯然不是簡牧塵的對手,才過幾招,就已落了下風.

尤其是當越盾看到他費盡千辛萬苦養出來的蠱蟲,竟然全被一只巴掌大的狐狸給咬死了.

頓時怒極攻心,動作一滯,猛然被簡牧塵一掌擊在胸口.

霎時間,一口老血狂噴而出.

這些蠱蟲都是越盾的命根子,他也正是靠著這個萬蠱陣才可以橫行南疆.

可是越盾怎麼也沒想到,僅僅是*之間.

不但他的本命蛇蠱被一只狐狸給吃了,現在連他的萬千蠱兒們也都喪命在此,一生辛勞化為烏有.

越盾那布滿了疤痕的臉都扭曲了,他揮舞著那只斷手,一臉猙獰地怒吼,"爾等鼠輩,毀我蠱陣,你們都受死吧!"

也就是在越盾話音落下的刹那,簡牧塵已然飛身而起,瞬間落在沐凝身旁.

"快走!"簡牧塵急聲道,露在面具外的唇線抿成了一條直線.

他一把打橫抱起沐凝,不過眨眼間,整個人已經掠至了數丈開外.

"吱吱吱!"土豪大人連忙也跟了上去.

"轟!"

當簡牧塵剛出那片樹林,身後驟然傳來一道刺耳的爆炸聲,那巨大的沖擊力霎時震得大地都在顫抖.

好在簡大教主輕功夠好,也夠警覺,剛一發現越盾身上有火藥,便緊急回撤.

是以此時當兩人一狐站在離那片樹林幾十丈之外的山坡上時,除了耷拉著耳朵的土豪大人濺了一身的塵土,變成了一只灰色的大老鼠之外.

簡牧塵與沐凝俱是清清爽爽,兩人甚至連衣角都乾淨的沒有一絲灰塵.

"這個越盾……有病吧!"沐凝對剛剛所發生的事簡直目瞪口呆.

那越盾打不過簡牧塵,竟然不惜自爆,想要同歸于盡?

沐凝看著那片已經燃起了大火的山林,耳邊猶自還能聽見那些從土豪大人嘴下逃得一命的蠱蟲們被火燒灼時的"唧唧"叫聲.

空氣中飄著刺鼻的焦臭味.

"好臭!快走!"沐凝連忙捂住鼻子,下意識想要轉身離開.

然而也正是到這時,沐凝才發現她竟然還被簡牧塵抱著.

倏然間,沐凝臉色大變,她呼的一巴掌就扇了過去,"放開我!"

簡牧塵也沒料到沐凝竟然翻臉就翻臉,而且他此時抱著她,雙手都騰不出來,所以這一巴掌那是挨得結結實實.

"啪!"

毫無防備的簡大教主臉都被打偏了.

沐凝趁機猛地一推,從簡牧塵懷里跳了下來,清麗大眼中含著怒氣,她後退幾步與他拉開距離.

"簡牧塵,你這個禽,獸!"沐凝指著簡牧塵,手都在哆嗦,剛剛那一巴掌打在他面具上,雖然用了巧勁,但手掌還是生疼生疼的.

然而沐凝只要一想起簡牧塵昨夜的所作所為,就氣得渾身發抖.

"我哪里禽,獸了?"簡牧塵舔了舔嘴角,一縷血絲落入口中,他皺眉看著沐凝,似乎對她的指控非常不滿.

"你,你哪里都禽,獸!從上到下,從里到外,你就是個徹徹底底的禽,獸!"沐凝臉都脹了,幾乎是歇斯底里地在尖叫.

土豪大人見況不好,生怕自己會被阿凝怒火波及.

于是聰明的大人連忙踮著爪子悄悄躲到了石頭後面,只探出一只眼睛偷偷看著這邊.

簡牧塵這回倒是沒再反駁,他只是皺著眉頭,垂眸凝視著月光下的少女,墨眸深邃,看不出緒.

"你給我滾,我不想再看見你!"沐凝一頓火發完,心里的郁結稍稍散開.

她此時冷靜了一點,也明白如今木已成舟,她就算殺了簡牧塵也無濟于事.

何況就算她有殺他的心,卻沒那個膽,更沒那個能力.

所以她只想著從今以後離簡牧塵遠點,這樣才能保護好自己.

"丫頭,昨夜的事是我不對,可是你打也打了,罵也罵了,難道還沒消氣?"簡牧塵卻是對沐凝叫他滾非常不滿.

"你……"沐凝氣得簡直要昏過去了.

簡牧塵干出那麼喪心病狂的事,陷她于不義,害的她惶恐不安,連夜逃跑,差點被蟲子吃的骨頭都不剩.

現在他竟然只是如此輕描淡寫地一句話就想讓她消氣?

"我怎麼?"簡牧塵朝沐凝走近兩步,遂深墨眸凝在她面上,語氣也有些陰沉,"那你你要怎麼才能消氣?"

沐凝怒視簡牧塵,月光在她眼底投射出清冷光華,她忽然冷笑,"簡牧塵,我真後悔曾經認識你,如果早知道你竟然是這樣的人,我當初就是死,也不會去求你!"

"胡什麼?"簡牧塵黑眸里露出不悅,他伸手去抓沐凝胳膊.

"放開你的髒手,別碰我!"沐凝怒瞪著眼前男子,一甩手手,掙脫了簡牧塵大掌.

秋夜的風寒涼,但沐凝此刻卻因為氣怒,整個人都像是快要燒灼了.

"嫌我髒?"簡牧塵語氣一瞬冷沉,顯然也生氣了.

"簡牧塵,我真是看錯你了!"

沐凝正在氣頭上,她才不管自己的話會引來什麼後果,只是憤然道,"當初我不願嫁容楚,是你!是你容楚適合我,要我嫁他!可是你,你現在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沐凝到這里,不由悲從中來,清冷眼眸里蘊了水汽.

本就嘶啞的嗓音里更是透著一絲連她自己都沒覺察到的委屈.

簡牧塵一看到沐凝眼中的水光,他方才因為被罵而積了火氣的心霎時一軟.

"你想知道原因嗎?"他的聲音也不再冷凝.

"不想!"沐凝狠狠地擦了一把臉上的淚水,扭頭就走.

出了那樣的事,沐凝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簡牧塵,現在只要一看到他,她就渾身發冷.

"我喜歡你!"

也就是在沐凝轉身欲走的刹那,簡牧塵那雖然冰冷,卻非常特別的聲線響在了耳畔.

沐凝的腳步猛地一頓.

土豪大人的大耳朵亦是"唰"一下豎了起來.

"我喜歡你!"簡牧塵定定凝視著沐凝,他再次重複.

月光下,他的眼睛隱在銀色的面具後,墨黑深邃.

遠處樹林燃燒的火光跳躍在他眸底,那般熾烈的眼神,仿佛破開九萬里長空的那一道閃電.

靜謐,死一般的靜謐.

空闊的山坡上,月光灑落,此刻,這一處所在靜的只能聽到風聲.

這顯然是簡牧塵第一次向人表白,那一句喜歡你出來後,他的心也跟著怦怦猛跳起來.

而沐凝的半天都沒反應,也讓從來都是生殺予奪冷面無敵無所不能的簡大教主第一次感覺到緊張和忐忑.

"阿凝——"簡牧塵剛想開口詢問沐凝是不是聽見他的話了,但他剛喚出沐凝的名字,就見沐凝忽然轉身.

簡牧塵心中一喜,他覺得沐凝一定是被他的話打動了!

然而,還不等簡牧塵上一句什麼,他便發現沐凝的臉色不對.

月色下,少女絕美的玉顏黑沉沉的,仿佛風暴來臨之前的天空.

簡牧塵心中頓時突地一跳,隨即只見眼前一道黑影挾著破空風聲襲來.

簡牧塵瞳孔猛地一縮,下意識伸手一抓.

那黑色光滑圓潤的東西立即就被簡牧塵抓在了手心里.

沐凝那邊見東西竟然沒砸中簡牧塵,頓時在那邊跳著腳罵開了,"喜歡你個球!簡牧塵你給我滾犢子!你給我有多遠滾多遠!"

這回輪到簡大教主傻眼了.

這什麼況?

怎麼這丫頭對他的真告白反應這麼奇怪?

她是不是高興傻了?

"喂,我我喜歡你!"簡牧塵旋即又加重語調重複了一遍.

"你愛喜歡誰就喜歡誰!本姑娘不稀罕你的喜歡!"沐凝臉彤彤的,一對漆黑大眼里更是閃耀著熊熊怒火.

將先前在樹上簡牧塵給她的那個黑色的珠子憤然砸了回去,雖然沒砸中簡大教主那張可惡的臉,讓沐凝感到有點失望.

但沐凝也不願再理他,怒氣沖沖就要往山下走.

一邊走一邊還在心里腹誹.

這厮以為他是誰啊,她喜歡他時,他不要她!

她嫁人了,他又來強了她!

她真不知道,這世上怎麼會有這樣反複無常的男人!

現在撕破臉皮了,竟然還好意思又來喜歡她?

哼,遲了!

本姑娘還不稀罕了呢!

簡牧塵見沐凝兩句話不合,竟然轉身走了,他那眼角嘴角頓時一陣猛抽.

眼下這形實在是脫離他的掌控之外,讓簡大教主第一次感到有些無所適從.

"哎,丫頭,你就這麼走了?"簡牧塵一臉挫敗.

土豪大人也在石頭後面抖著大耳朵,兩只綠幽幽的眼睛滴溜溜直轉,它在琢磨著要不要現在出去跟著阿凝走.

沐凝對簡大教主的話根本就是充耳不聞.

"這辟邪珠你也不要了?"簡牧塵又道.

這回沐凝終于有反應了,只見她停下腳步,似乎是在考慮著什麼,旋即一轉身.

"這辟邪珠可是能辟天下毒物,有這個在手,蛇蟲鼠蟻都不敢近身哦!"簡牧塵揚了揚手中那顆光澤的黑色珠子,語氣里是極力在誘哄.

沐凝盯著那顆珠子,清麗明澈的雙眸里現出一抹掙紮.

"要不要?不要我可要收起來了!"簡牧塵攤開手掌,月光照耀在那顆珠子上,反射出奪目的光華.

"拿來!"沐凝忍著不去看簡牧塵那張可惡的臉,她"蹬蹬"幾步走過去,劈手奪過簡牧塵手中那顆珠子.

簡牧塵知道沐凝還沒原諒他,倒也沒敢再像以前那般摸一把手,或者親個嘴.

他是在擔心萬一他還像從前那樣,這丫頭不定真的一輩子都不理他了.

彼時,簡牧塵任沐凝搶走那顆辟邪珠,他注視著表靈動的少女,遂深黑眸中含著清淺的笑意.

沐凝拿到那顆珠子,也不查看,就往自己的口袋里塞.

塞完了,接著轉身就走.

"你要去哪?"簡牧塵見沐凝一眼都不看他,雖然有些失望,但現在他可不敢計較這些.

此刻見沐凝要走,他立即跟過去,出詢問.

"你管不著!"沐凝冷哼一聲.

走了幾步,沐凝突然停住,扭頭喚道,"胖狐狸,你走不走?"

"吱吱吱!"土豪大人連蹦帶跳,趕緊躥了過來.

"臭死人了!"沐凝被土豪大人身上的腥臭味熏的差點吐了,她捏著鼻子示意土豪大人離她遠一點.

但隨即,沐凝倏地再次瞪圓了眼睛,扭頭怒視簡牧塵,"你怎麼會在這?你是不是在跟蹤我?"

"沒有!我路過!"簡大教主一臉的無辜.

"是嗎?"沐凝眼神猶疑地往簡牧塵臉上瞄去,她對簡大教主的話那是半個字也不信.

路過?

路過個球啊,她剛好有麻煩,他就路過!

怎麼沒見他路過別的地方!

"當然!"簡牧塵回答地斬釘截鐵,他偷空瞥了一眼土豪大人,土豪大人眼神躲閃,縮了縮脖子.

"哼!"沐凝冷哼一聲,一個白眼翻過去,繼續趕路.

她決定從今往後,都不給簡大教主好臉色看!

不過,當沐凝下了山坡,看著不遠處還在噼里啪啦燒著的樹林,她卻是又犯愁了.

她是要跑路回南疆的,可是那交通工具卻被蟲子吃了.

現在又是大半夜的,前不著村後不著店,難道要她甩腿走到下一個城鎮?

"你這麼晚一個人出來,是打算去哪?"簡牧塵跟在沐凝後面沿著官道往前走了一段,忽然出其不意地問道.

沐凝正在考慮這一路去往南疆路途遙遠,一直騎馬她也受不了,而且目標還大,要不要去買輛馬車,冷不丁聽到簡牧塵問她去哪.

她幾乎是順口答道,"南疆!"

但沐凝旋即就感覺到周圍的溫度驟降.

臥槽,好冷!

沐凝狠狠打了個哆嗦,不過就是眨眼之間,沐凝剛剛意識到大事不好,就發覺自己被人頭下屁屁朝上地扛了起來.

"簡牧塵,你干什麼?!放我下來!"沐凝忍不住踢騰雙腳,尖叫道.

"膽子不,竟敢背著我回南疆!"簡牧塵聲音很冷,而且還帶著明顯的怒意.

"你,你算個鳥!我去哪為什麼要告訴你!"沐凝簡直氣壞了,可是這頭朝下的姿勢讓她非常不舒服,剛叫出兩聲,就感覺到一陣陣暈眩.

"沒我的允許,你哪都不准去!"簡牧塵沉聲道.

可是他卻發現肩上的人兒半天沒反應,簡牧塵心中一緊,連忙將少女放下.

當簡牧塵看到沐凝雙目緊閉,臉色脹之時,他也有點緊張了.

"丫頭!"但簡牧塵立即就聞到一絲撲鼻的香味,他只見少女正睜開明麗雙眸,嘬著唇,朝他吐出了一絲白霧.

上篇:197 溫油的簡大教主     下篇:199 謠滿天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