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01 本王就喜歡你不溫柔  
   
201 本王就喜歡你不溫柔

"誰我要趕你走了?"吳氏話音一落,沐凝立即獰笑著朝她走去.

"你,你想干什麼?"吳氏一聽不會趕她走,頓時松了口氣,但隨即當她看到沐凝那冷得刺骨的眼睛與不懷好意的笑時,心里又打了個突.

"剛剛蓮姐可是如果王妃在府里,她要把頭砍下來的!"青雪與白露將吳氏團團圍住,居高臨下道.

"蓮兒她那是笑的!"吳氏陪著笑臉,僵硬道,"蓮兒她性子單純,口無遮攔,王妃您大人大量就繞過她吧!"

"王爺面前豈容你笑?!"沐凝忽而冷喝一聲,扭頭看向容楚,"王爺,您,到底該怎麼處置您這位單純的白蓮妹妹呢!?"

沐凝到妹妹兩個字,還特地咬牙加重了語氣.

容楚劍眉一挑,鳳眸掃沐凝一眼,笑吟吟道,"那自然是要割了舌頭,趕出王府,發配賤籍了!"

沐凝一聽容楚這話,頓時在心里暗叫,好狠!

她原想著,也就是將白蓮打一頓,讓她和吳氏一起滾蛋的.

卻不曾想到容楚竟然還要割舌……

果然最毒妖孽心!

"王爺哥哥,不要,不要啊!蓮兒知道錯了,王爺哥哥饒了蓮兒這一次吧!"白蓮早就醒過來了,只是看形勢不對,于是一直在裝昏.

此時聽聞容楚竟然要將她割舌,還要入賤籍,頓時驚得她一跳而起,撲倒在容楚腳下,期期艾艾哭了起來.

"王爺,王爺您不能這樣,老身可是對你有恩的,當年若不是老身,你早就餓死在萬花樓了!"吳氏也跪行過來,驚怒交加道,"你可不能翻臉不認人啊!"

"是啊,王爺哥哥,您不能過河拆橋啊!"白蓮像是抓住了希望,連忙附和,她的下巴脫臼,疼得眼淚都流了下來,話也不清楚.

嘖嘖嘖,沐凝忍不住在心里搖了搖頭,看向白蓮和吳氏的眼中都帶了憐憫.

這兩個蠢貨,難道不知道但凡上位者,最憎恨的就是曾經的丑聞或者落難時的淒慘被人翻來覆去拿出來嗎?

吳氏這麼多年在王府里作威作福,容楚對她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如果是識相的,得了錢財與尊敬,安安生生出府去買一處宅子,給白蓮找個好婆家,這日子肯定比普通人家過的好.

可是這吳氏與白蓮挾恩以報,竟然還妄想讓白蓮做側妃?

真是可笑!

而且都到了這種時候,吳氏與白蓮還認不清狀況,竟然指責起容楚翻臉不認人……

沐凝都忍不住為這兩個人的智商著急了.

果然,容楚聞聽吳氏與白蓮的話後,那周身氣息霎時冷了下去.

他廣一拂,也不看兩人,而是直接對溥公公,"溥子,本王從此不相再見到這兩人!"

"是!王爺!"溥公公躬身領命,只見他眯著眼睛,一揮手,立即有幾名穿著藍色衣服的太監出現.

"帶走!"溥公公看向吳氏與白蓮的眼神已經冷得不帶一絲溫度,仿佛是在看著兩個死人.

"不,不要,王爺,奴婢知道錯了,求王爺放過奴婢!王妃救命!"吳氏見司禮監的人來拉她,這才慌張起來,她拼命抱緊了一旁的門柱,死活也不走.

"……"沐凝在一旁撓下巴.

這吳氏和白蓮編排起她時,可是毫不含糊,現在容楚要殺她們,她們倒是還有臉來求她?

如果她沒有聽簡牧塵的話回來,今天這事可就真的鬧大了.

不定全帝都城的人都會知道恭王妃偷人.

也怪白蓮和吳氏太蠢,就算知道她偷人,也應該偷偷告訴容楚,讓容楚來處理.

她們這麼大張旗鼓地傳揚出去,確實是能讓她名聲掃地,但也會讓容楚顏面大失.

再加上這兩人反複將高貴的王爺曾經差點餓死在花樓的事放在嘴上……

所以容楚想必是早就對這般不知輕重的兩人動了殺心了.

"姐,這還有個賤蹄子!這張嘴不干不淨,干脆撕了她!"青雪見司禮監的人拖走了吳氏和白蓮,她一腳將芸香給踢了出去.

"王妃饒命,王妃饒命啊,都是蓮姐吩咐奴婢干的,奴婢什麼都不知道!"芸香抖得像風中落葉,滿臉汗水,慘白如鬼.

"王爺,這丫頭原來是你王府的人,你怎麼辦吧!"沐凝剛剛發泄了一通,現在全身舒暢,心里的憋悶也散了不少,她倒是有點困頓了.

"勾結外人汙蔑王妃,拖下去亂棍打死!"容楚輕描淡寫的一句話,直接讓芸香白眼一翻,嚇得尿了褲子.

幾個太監上來,迅速將芸香拖走了.

遠遠的,陳管家跑了過來,"王爺,後院的夫人奉王妃命令,要領一百兩……"

"嗯!讓她們領了銀子,趕緊滾!"容楚打斷陳管家的話,他見沐凝進了屋子,于是也跟著進去了.

陳管家不由擦汗,路上已經有人告訴他剛剛發生的事了.

但他還是要請示一下王爺.

不過瞧王爺的樣子,應當是對那些女人們厭煩透頂了.

走了也好,走了這後院就清淨了.

沐凝進屋後,正准備睡一會,忽然感覺到身後壓力襲來.

她還沒來得及閃躲,就已經被人攬入懷中.

"笨鳥,下次少髒話,一點都不溫柔!"

容楚熾熱的氣息撲在沐凝耳畔,燙的她渾身一哆嗦,連忙扭腰想要掙脫,"王爺想要溫柔的,去找白蓮花啊!"

沐凝面對容楚時,還是有些心虛.

她也不知道他有沒有信白蓮的那些話.

而且沐凝覺得連白蓮都能看出來她昨天的異樣,心思敏銳如容楚,不可能看不出來的!

所以沐凝此時的心可真的是膽戰心驚.

掙了一下沒掙脫,她也不敢動了,就這麼低著頭不吭聲.

"唔,本王還是覺得更喜歡不溫柔的笨鳥你!"容楚笑吟吟道.

"……"沐凝無語.

"你昨夜是不是出去了?"容楚突然開口問道.

"你怎麼——"沐凝猝不及防之下,差一點就漏嘴了,她連忙咬牙,忍住那尚未脫口的話.

"本王瞧著你頭發上有露珠,鞋子上還有泥土,你這是在花園里過的夜嗎?"容楚好似沒發現沐凝那倏然僵硬的身體,他擁著她坐下.

伸手撚去她頭發上的一片草葉,眉目溫柔地道.

沐凝頓時松了口氣,原來他是她去花園的事,她還以為被他知道她連夜跑路的事呢.

這麼看來,容楚應該是不知道她和簡牧塵通,殲的事了,否則他怎麼可能這麼平靜?

"嗯,這幾天心不好,夜里睡不著,就去花園里走走!"沐凝想了想,決定順著容楚的話.

她這樣也不算撒謊,她確實是睡不著才去了花園的.

"心不好麼……"容楚眯了眯眼睛.

"王爺,我想睡覺了!"沐凝覺得在她和簡牧塵發生那樣的事後.

她再和容楚這麼親密地坐一起,讓她的心里會產生一種怪異的感覺.

而且她還覺得非常的愧疚,以至于話的聲音都不自覺地變得溫柔了.

"好,等你睡醒了再!"容楚倒也沒什麼.

他輕輕撫了撫沐凝的臉頰,感覺到少女被他碰觸後嬌軀的顫抖,他的眼睛里有莫名的光掠過.

待到看到少女躺在*上,呼吸清淺,容楚方才走了出去.

屋子里,沐凝的眼睛卻一霎睜開,點漆似的黑眸里漾著點點微光.

良久,她歎息一聲,兩個男人,這叫她怎麼辦呢?

"王爺!"容楚出來後,溥公公已經在外候著了.

"招了?"容楚負手前行,寬袍廣在清晨的風中翻飛.

"是,王爺所料不錯,先前那五個王妃的死都與吳氏有關,據吳氏,她也是受人之命行事,趁人不備,在那五個王妃的飯食里下了毒."溥公公一五一十地稟報.

"什麼人?"容楚擰眉.

"吳氏那人每次出現都戴著面具,聲音聽不出男女,只看出來很瘦,不是太高."溥公公道.

容楚聞聲沉默.

"王爺,吳氏那顆春風度就是那人給她的!"溥公公又補充了一句.

"去,跟著今天出府的那些女人,你知道該怎麼做!"容楚淡淡頷首.

"是,王爺!"溥公公心中一凜.

他自然知道後院里這些女人不簡單,就算王爺不下令,他也早讓人跟上去了.

"王爺,除掉今天出府的,後院還有十八位夫人."溥公公罷,將一份名單交給了容楚.

容楚掃了一眼,目中一瞬沉了冷意.

他這王府從建成那一日起,老皇帝就不停賞賜他美人,他也一直來者不拒,全都收著.

不過後來老皇帝給他封的王妃卻是來一個死一個.

他一直以為這些女人是老皇帝弄死的,故意來膈應他的,不過顯然他想錯了.

也是那一天沐凝給他的那顆土豪大人從吳氏那里偷來的春風度,讓容楚驚覺,或許這暗下黑手的人,一直都是王府里的人.

所以他才懷疑上了吳氏與白蓮.

只是容楚卻也不明白,吳氏一個一個下毒害死那些王妃,究竟是何用意.

那個指使吳氏這麼做的人,又究竟是誰?

害死這些女人,于他們又有什麼好處?

……

沐凝這一覺一直睡到晌午,她是被噩夢驚醒的.

而且一醒來,沐凝就突然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她忘記囑咐土豪大人別去告訴它家主子昨夜發生的事了!

這麼一想,沐凝頓時慌了.

"青雪,白露!"她套上鞋子就沖了出去,"土豪在哪?"

"吱吱吱!"土豪大人正後腿直立站在桌子上,讓青雪給它量尺寸.

大人它最近不心又長肥了點,衣服又得重新做.

所以一聽到沐凝在找它,土豪大人立即扭頭示意.

"青雪,你先出去!"沐凝沖上去,逮著土豪大人就問,"你有沒有告訴你家主子昨夜的事?你家主子不知道我昨夜逃跑了吧?"

土豪大人歪著大腦袋,綠眼睛滴溜溜一轉,想了想,一時也不知道搖頭好還是點頭好.

起來,大人它確實沒跟主子什麼,所以土豪大人也就搖搖大腦袋,示意沐凝,它沒有更主子什麼.

"那就好!"沐凝高懸的心頓時放下了.

她可真怕土豪大人會去告密.

"什麼好?"沐凝話音剛落,容楚進來了,沐凝趕緊閉嘴.

容楚看了看土豪大人.

狐狸眼神閃爍,沖他"吱吱"兩聲.

容楚看向沐凝的眼睛里立即帶了笑,"走吧!"

"去哪?"沐凝疑惑.

"中州!"容楚微笑,"你不是最近心不好嗎?帶你出去散散心."

上篇:200 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     下篇:202 畫面太美我不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