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02 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202 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仲秋時節,秋高氣爽.

傍晚,通往中州的官道上,遠遠駛來幾輛馬車.

數十名著華麗黑色斗篷,領口繡妖色曼珠沙華,戴半面鐵面面具的高大男子騎著馬護衛左右,馬蹄得得,整齊劃一.

除了這些黑衣男子,後面幾輛馬車上趕車的都是身著藍色太監服制的清秀少年.

馬車華麗,侍衛森嚴,無不彰顯著主人的尊貴身份.

一路上,只聽得轆轆的車輪聲和馬蹄聲混雜在一起,卻不聞半點人聲.

馬車每停靠一處,雖然百姓們並不知道馬車里坐的是誰,但他們光看這份冰冷強大的氣勢,就已經避之不及.

生怕自己驚擾了那馬車的主人,從而引來禍端.

就在馬車即將抵達中州城之際,沿路的百姓們突然聽到從最中央那輛看上去最為華麗的馬車上傳來一道女子的暴喝聲.

"容楚你大爺的,你再敢對老娘動手動腳,老娘對你不客氣了!"

隨即有石上清泉般好聽的男聲響起,"好呀!好呀!笨鳥你快來對本王不客氣!"

其間還摻雜著貌似老鼠的不知名生物的"吱吱"叫聲,像是在搖旗呐喊一般的歡欣鼓舞.

原本過路的百姓們也並沒多想,只覺得這馬車上的人定然非富即貴,然而當馬車遠離,卻有人猛地反應過來.

容楚,這不是當今攝政王,也就是恭王殿下的名諱嗎?

難道剛剛馬車上的是——

百姓們滿心匆忙地抬頭去看,想要驗證自己心中所想是不是真的.

可是哪還有那華麗車隊的影子.

彼時,馬車上.

"容楚,你夠了!"沐凝"啪"一下打掉容楚伸向她胸口的爪子,一臉的怨氣,臉色陰郁得幾乎能滴出水來.

容楚半靠在軟榻上,一只手里還拿著書.

對于自己剛剛出其不意的偷襲又被沐凝拍開,他也不生氣,順手掐了一把少女那軟軟嫩嫩的胳膊.

然後斜著眼笑米米地看著沐凝,"笨鳥,叫哥哥!"

"老妖怪!"沐凝一個白眼射過去.

"真不乖!"容楚撇撇嘴.

"老妖怪!"沐凝瞪他.

"丑死了!"容楚伸手又去掐沐凝粉嘟嘟的臉頰.

"老妖怪,你再敢捏我臉,我對你不客氣了!"沐凝氣得火冒三丈,她再次"啪"一下拍掉了容楚那可惡的爪子,一臉殺氣騰騰地盯著他.

聞,容楚立即往榻上一躺,單手支臉,一邊還朝沐凝拋了個媚眼,風騒地拍了拍自己胸膛,道,"快來呀!笨鳥你都這句話都了幾百次了,光不練假把式!笨鳥,快來對我不客氣呀!"

沐凝一張臉頓時"唰"的一下就變青了.

只見她眼神凶殘地瞪著容楚那張欠扁的臉,額頭青筋正在瘋狂跳動,兩只手不停地緊握,又松開,再握緊.

那紛嫩的嘴唇也因為氣怒泛著鐵青色.

這次,她是真的被氣得狠了!

五天了,從那一日晌午容楚突然提出要帶她出來散心到今天,他們已經在馬車里整整走了五天的路程.

沐凝原以為容大爺是良心發現,真的帶她出來游山玩水.

以至于剛開始時,一直認為做了對不起他的事,還給他戴了綠油油一頂帽子的沐凝對他感到更加的愧疚.

所以自從上路以來,不管容楚使喚沐凝什麼,她跑得比兔子還快.

就連他夜里要摟著她睡覺,她都忍了.

但接下來,容大爺的要求是越來越多,每天都在翻著花樣折騰她.

而且這一路上除了夜里會住客棧,白天都在不停趕路.

這讓還是第一次出帝都,以為一出來至少要一路吃遍美食,觀遍美景的沐凝頓時失望透頂.

再加上容大爺又開始故態萌發,不停*她,對她動手動腳.

他的所作所為當即消耗了沐凝對他所有的愧疚.

尤其是這貨出行,竟然還帶了足足十車的衣服帽子冠帶佩飾.

這每天都在馬車上坐著,他竟然一天一套衣服,從來都不帶重樣的,各種華麗名貴的帽子冠帶也是換著戴,就連身上的佩飾都一天一換.

這些沐凝也都忍了.

可是這妖孽不但將挑衣服的任務交給她,還逼著她每天都看他描眉畫唇的,簡直讓沐凝忍無可忍.

自從前天沐凝憋屈的怒火終于爆發,她已經好幾天沒正眼瞧過容大爺了.

太陽沉落,天色漸漸轉黑,馬車里的光線也隨即變暗.

在天邊最後一抹晚霞的輝映下,沐凝的眼神急劇變化了幾下,好半晌,方才緩緩恢複了正常的顏色.

沐凝強行按捺下怒氣,一反常態地沒有搭理容大爺的挑釁,而是一臉高貴冷豔地扭過頭去.

哼,她才不上容大爺的當,因為她可是非常了解眼前這腹黑妖孽的惡劣品行.

怕不是只要她現在敢靠近他,就立馬會被妖孽吞得骨頭都不剩.

不過,沐凝不想理容楚,不代表容大爺不會去招惹她.

"笨鳥,本王渴了!"容楚見沐凝半天不吭聲,似乎也頗覺無趣,一撇嘴,他指揮沐凝,"記得加三片茶葉,第一遍水不要!"

沐凝坐著沒動,半晌,咬了咬牙,她起身過去照著怪癖眾多的容大爺的吩咐,撚了三片茶葉放進杯中……

"嗯,不錯,比先前泡的好!"容楚接過沐凝遞過來的茶盞,啜了一口.

"最好一口喝下去嗆得妖孽臥*不起!"沐凝眼角抽筋,恨恨地在心里腹誹.

不過妖孽的生命力何其強大?

容楚動作優雅地飲完茶水,又開始折騰沐凝了,"笨鳥,本王餓了!"

沐凝捏了捏拳頭,起身去一旁架子上取了食盒.

"你來喂本王吃!"容楚嘴一張,流光的鳳眸含著笑意看著沐凝.

"愛吃不吃!"沐凝終于忍不了了,一把將食盒往容大爺腦袋上砸去,臉色鐵青地怒吼.

這妖孽實在欺人太甚!

容楚袍一揮,那食盒沒砸到他,反倒是落在了他手中.

"嘖嘖嘖.笨鳥,你這脾氣真是越來越大啊,這一下要是砸中了,為夫這腦袋可就要開花了!"容楚隨手將食盒放在了一旁.

廣垂下,他翹著蘭花指,遮在唇邊,一臉幽怨地睇向沐凝.

這下沐凝不但眼角抽筋,連嘴角都開始崩潰地狂抽起來.

"笨鳥,你生氣的樣子真丑!"容楚見沐凝眼睛瞪得圓溜溜地,紛嫩臉頰也是鼓鼓的,這模樣著實讓人喜歡的緊.

于是,一天不*笨鳥就渾身不自在的容大王爺又手癢了.

他兩只手一齊伸出,同時掐住沐凝兩邊腮幫子,揉啊揉,捏啊捏.

"容老妖怪——"沐凝簡直要氣瘋了,她騰地一下站了起來,兩眼都在噴火.

"怎麼,你又要對本王不客氣了?"容楚笑吟吟回了句.

在沐凝起身的那一刹那,容楚順手就將她纖腰攬住,以至于沐凝起身剛起了一半,就被他帶入了懷里.

沐凝使勁一推,將可惡的容大爺推開,她指著他,氣得手指都在哆嗦,"你他麼當老娘的臉是包子啊!"

"笨鳥你這麼一,本王覺得你的描述非常形象,要不要本王再給你捏十八個褶?"容楚摸著下巴深有同感地點頭.

一邊還作勢要伸手去沐凝臉頰上捏褶.

"你再敢捏,老娘就,就——"沐凝努力無視容大爺那可惡至極的行為,她氣得頭發絲都在冒火.

"就怎麼?"容楚一挑劍眉,笑米米問道.

"……"沐凝腦子里如電光石火般轉了轉,卻陡然發現她竟然對容大爺沒有任何辦法.

這貨位高權重,論武力,她根本不是他對手.

論智謀,她也只有被他耍得團團轉的份,論不要臉的程度,這貨認第二,天下沒人敢認第一!

對于這麼一個要武力有武力,要權勢有權勢,要智謀有智謀,還他麼是全天下臉皮最厚的主,沐凝突然悲哀地發現,她完全沒辦法將他給怎麼著!

"笨鳥,你要將本王怎麼著?"容楚等了半天,見沐凝只是在那臉色變幻,眼神閃爍,不由也很是好奇這只笨鳥心里在想些什麼.

于是他好死不死地追問了一句.

也不知怎麼的,沐凝腦子忽然一抽,她幾乎是不假思索地立即答道,"我就給你戴綠帽子!"

可是這話一出口,沐凝頓時臉就黑了.

她捂著嘴,看著容楚一瞬變得複雜的臉色,真是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

"我,我還有事,先走了!"沐凝一見容大爺臉色不好,下意識就想開溜,她趕緊打開車門,哧溜一下鑽了出去.

"停!停車!"

"……"駕車的是葉冰,剛剛車廂里王爺王妃的對話他都聽到了.

此時他眼神複雜地看一眼沐凝,卻是絲毫沒有停下馬車的意思.

"喂——唔!"沐凝剛想威脅葉冰趕緊停車,冷不防身後突然伸來一只魔爪,一把攬住她腰身,大力襲來,她探出一半的身體猛地又被帶了回去.

"吱吱吱!"土豪大人因為愛上了在急速奔馳的馬車上,任風吹過它一身潔白美麗長毛的感覺,所以今兒個一直蹲在葉冰肩頭吹風.

剛剛它聽到阿凝要停車,正想跟著下去轉悠轉悠.

但還不待大人它做好准備,阿凝就被它家主子又給捉回去了.

土豪大人風也吹夠了,它覺得自己現在的模樣一定很帥,所以打算跟進車廂,找塊鏡子照一照.

然而土豪大人剛剛將大腦袋探進車門,就看到阿凝已經被它家主子給壓住了.

隨即阿凝開始手腳齊踹,但阿凝所有的大招全都被主子給接下來了,阿凝又開始咬,啃.

這之後……

土豪大人忽然伸出爪子捂住眼睛,哧溜一下又縮回了腦袋.

艾瑪,這畫面太美它不敢看!

入夜.

中州王府.

時間已過戌時,但中州王府里仍然燈火通明.

舞姬在樂聲里翩翩起舞,美酒佳肴,美人如畫.

容楚正坐于上首位,在他右手側,是一名峨冠博帶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

這中年男子自然便是這中州王府的主人,也是這中州的主人,中州王上官梅遠.

如今的九州大地,大乾,北金,胡魯,南疆,西涼瓜分天下.

其中尤以大乾領土最為廣闊,國力亦是最強.

北金居于長關崖以北,晁氏一族為皇.

胡魯在西北,臨西域,為北疆,由烏丹王庭統治.

南疆則是由眾多國以及部族組成,尊鳳神族,皇族則是百靈一脈.

而那西涼其實只是個毗鄰南疆的國.

因為領土之爭,大乾與北金胡魯常年征戰,南疆與西涼國力不強,在挑釁了幾次最後一敗塗地之後,倒是安穩了幾年.

如果在這片九州大地上還有什麼特別的所在,那自然要屬中州.

這里位于五國交界,卻不屬于五國任何一國,而是獨立成國.

一城之主便為王.

中洲城以前並不是城,而是一片山脈,名為中州.

由于有大能之士在此山修行,並開宗立派,是以教眾以及信徒越來越多.

漸漸的,這里便有了城池,日益繁華.

而且城名也以中州為名.

後來,那位大能之士離開,為了保護中州的子民,以及不讓中州被他國惦記,成為別國領土,那位大能之士發起了一項活動.

那就是廣邀天下豪傑,前來中州參加比武大會,獲勝者可以獲得進入中州齊云山的機會.

世人大多聽過齊云山,知道這一處山脈十分奇特.

不但是古來聖賢的修行之地,而且土質特異,生長有各種名貴的藥草,能夠續命或者延年益壽的果子,還有數不盡的珍寶.

而且那山中礦藏豐富,古來大賢不無精通各行各業者,在這山中埋藏了數不清的寶貝.

所以這齊云山的價值真正是難以估量.

第一屆比武大會的圓滿舉行,那位大能之士便以此告誡所有參賽者.

稱,他已經在這里設下陣法,若有一日,戰火波及中州,那麼這中州的山脈將永久封存,不會再允許任何人進入.

曾經也有人不信那位大能之士的話,不經允許擅自想要闖入,從此便從這世上消失了.

到如今百余年過去,即使九州風云變幻,原來的國度早已易主,但中州卻屹立百年不倒.

從沒有國家甚至是個人,敢將那戰火與爭斗帶到中州.

因為所有的當權者和天下武力的掌控者,都從那齊云山上獲得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

中州王府,燈火下,早早退席的沐凝正拖著腮,想著今天從容楚口中聽來的有關中州的事.

仲秋的夜已經很涼了,那風吹在身上,有一種入骨的寒氣.

沐凝起身,准備去關窗.

然而,窗外的人早已等候良久,一見她過來,身影一閃,已然到了少女面前.

上篇:201 本王就喜歡你不溫柔     下篇:203 一門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