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03 一門奇葩  
   
203 一門奇葩

"簡,簡牧塵……"沐凝呆呆看著眼前銀色面具遮臉的高大男子,一時沒反應過來.

"叫師父!"簡牧塵敲了敲沐凝腦門.

"你算哪門子師父?有師父強,殲徒弟的嗎?"沐凝頓時怒了.

"我沒有強,殲你!"簡牧塵皺眉,似乎很是不悅沐凝一個大姑娘家整天將強,殲兩個字掛嘴上!

"無恥!"沐凝也懶得和簡牧塵爭辯.

她狠狠瞪了他一眼,隨即轉身走到桌旁坐下,氣哼哼的一句話也不想和他.

"丫頭,了再給我一點時間,到時候什麼都告訴你!"簡牧塵無奈道.

"不稀罕!"

沐凝沒好氣道,但她立即又驚恐地捂著胸口,眼神戒備盯著簡牧塵,"你,你大半夜的跑來干什麼?我,我告訴你,容楚在前面喝酒,一會就回來了!你最好趕緊走!"

"你很怕容楚會知道?"簡牧塵卻是不答反問,他隱在面具後的黑眸里一瞬有精芒閃過.

"廢話,你辦完事倒是拍怕屁,股就走人了,可我現在名義上還是容楚王妃,萬一被他知道我給他戴了綠帽,一定會將我沉江的!"沐凝氣急敗壞道.

"他不會!"簡牧塵沉聲道,他的聲音依舊冰冷,然而卻透著十足的篤定.

"你又不是他,你怎麼知道他不會?男人不都非常忌諱被戴綠帽的嗎?"沐凝白了簡牧塵一眼,氣呼呼道,"萬一我懷孕了呢,你讓我怎麼對容楚解釋這個孩子從哪來的?"

"你不會懷孕,我給你吃了避子丸!"簡牧塵挑眉道.

"……"沐凝無語了,但她隨即就惱羞成怒,"簡牧塵,你到底是來干什麼的?廢話完麻煩你快點滾蛋!"

"怎麼這麼粗魯!"簡牧塵顰眉,他環抱雙臂朝沐凝走去.

"不准過來,再過來我叫人了!"沐凝一看身後是*,頓時緊張得臉都白了.

但簡牧塵哪會這樣就被威脅到,他對沐凝的話恍若未聞,照舊一步一步朝她逼近,只是那對深淵似的眸子里仿佛含了意味深長的戲謔笑意.

"師父,師父,阿凝知道你最疼阿凝了,嗚嗚,我坐車坐了好幾天,真的好累了,"沐凝見威脅不起作用,臉頓時垮了,眼淚汪汪一臉柔弱地祈求,"那個真的好疼的……"

對于油鹽不進的簡大教主,沐凝是完全沒有辦法,所以只能認慫.

這回簡牧塵倒是頓住了腳步,他站在沐凝面前,"很疼?"

沐凝期期艾艾地看著簡牧塵,忙不迭地點頭,漆黑大眼中也染了驚恐.

只要一想起那讓人痛不欲生的一晚,她至今還心有余悸.

起來她也夠倒黴的,第一次被容楚那個三分鍾奪去了,本來就夠悲劇了.

誰想第二次竟然是和簡牧塵這樣一個體力非人類的禽,獸……

簡直就是痛不欲生!

"抱歉,那晚一個老朋友來了,我喝多了!"簡牧塵聲音也柔了點.

"……"沐凝表面上不動聲色,其實心里已經超級憤怒了,簡牧塵你就扯吧,以為她不知道呢.

什麼酒醉亂,性,其實都是瞎扯的,真正喝醉了的人根本就不會有行動能力!

無恥的簡大教主,為了掩蓋他禽,獸的事實,竟然連這樣的理由都謅出來了.

"我喝的是虎,鞭酒!"簡牧塵似乎看出沐凝心中所想,頓了頓,他突然加了一句.

沐凝白眼一翻,差點被氣得直接暈過去.

看來她還真沒錯,簡大教主不但無恥,還下,流!

啊啊啊,難怪那麼勇猛!

"你,你今晚來到底想干嘛?"沐凝腹誹完,心里頓時湧上一陣無力感.

她到底倒的什麼黴,竟然能先後惹上容楚和簡牧塵這樣兩枚奇葩!

"來,我帶你去見幾個人!"簡牧塵也知道自己那晚做的不對,所以對于沐凝的指控,他也虛心受了.

"見什麼人?"簡大教主現在在沐凝心中的信用已經降到了零以下,她才不信他大半夜的跑來,就只為讓她見幾個人那麼簡單.

一定有陰謀!

沐凝不由擔心這無恥的家伙會不會將她帶出去,然後又找個地方辦那事……

"去了就知道了!"簡牧塵看出沐凝眼中的戒備,他不由好笑地捏了捏她俏麗的鼻子.

"可以不去嗎?"

"不可以!"

"容楚一會要回來了,我不能走!"

"他喝多了,已經在廂房睡著了!"

"外面太冷了,我不想出門!"

"我的胸膛借你取暖!"

沐凝想盡辦法想要拒絕與簡大教主同往,但簡牧塵哪會入她所願,直接抱了人就已經飛身出了屋子.

片刻後,兩人站在中州城最繁華的長安大街上.

沐凝舉目一看,這才發現,都過了戌時了,這中州城的大街上竟然還人來人往,到處燈火明亮,好不熱鬧.

比之帝都都不遑多讓,半點沒有入夜後的冷清.

只是沐凝跟著簡牧塵走了好長一段路,見他還在朝四周看,她忍不住問道,"喂,你要我見的人到底在哪?"

"這不是在找嗎?"簡牧塵道.

"你都不知道人在哪,那你還拉我出來做什麼?"沐凝鄙夷道.

"應該就是這里了!"沐凝話音剛落,就聽簡牧塵帶了淡淡興奮的聲音響起.

沐凝抬頭看去,便見眼前出現一座華麗非常的樓閣,上書三個大字"望海潮".

"你到底確不確定啊?"沐凝看這里雖然也像是客棧,但似乎過分華麗了.

"不會錯,放眼這中州城,沒有哪里能比這更華麗了!"簡牧塵也不多,徑直牽著沐凝進了樓,"不信?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然而沐凝前腳剛踏進樓里,她突然就感覺到極度危險的訊號.

"心!"不待沐凝話音落下,她便見一柄寒光湛然的劍當空刺來.

不過簡牧塵反應顯然更快,還不等那劍刺到,他已經一指彈去,他十指上的戒指中仿佛彈出了無形的透明絲線,那強大的勁氣立即將劍鋒格開.

"叮!"清脆的聲音響起,仿佛龍吟.

那人一劍不中,迅疾又是一劍刺至.

"站到那邊去!"簡牧塵一聲厲斥,隨即將沐凝一推.

他用的是柔勁,這一掌將沐凝推出很遠,直至樓梯口處,卻並沒有傷到她分毫.

而簡牧塵則是與那突然襲擊他的人頓時斗在了一起.

沐凝傻愣愣站在樓梯旁,眼看著簡牧塵和那個大胡子怪人人已經過了上百招了,一個用手中絲線,一個用劍,斗的是難分難解.

這一處華麗的樓閣里霎時間彌漫起劍影重重.

不過沐凝也看出來了,兩人雖然打得激烈,但都沒有殺氣,她高懸的心這才稍稍放下.

"丫頭,你和那子什麼關系?"沐凝正看得緊張,冷不丁耳邊突然響起一道老氣橫秋的聲音.

她一回頭,就被眼前的熊頭嚇了一跳.

然而待沐凝定睛一看,也立即發現這哪是熊頭,分明就是個人,還是一個長著滿臉大胡子,頭發亂蓬蓬,眼神卻是無比銳利的男人.

只是這男人也太不修邊幅了,那胡子都打結糾纏在一起了,一身黑色衣服更是邋里邋遢搭在身上.

再加上身材高大,即使坐在樓梯台階上,也和她差不多高,乍一看,還真像是一頭黑熊.

"沒什麼關系!"沐凝不認識這男人,她哪知道這人和簡牧塵有沒有仇,所以她才不會實話.

"老夫瞧著這子好像對你有意思!"大熊捏著一縷胡子,一臉深沉地道.

"你眼神有問題!"沐凝最聽不得的就是簡牧塵對她有意思.

如果他真的對她有意,又怎麼可能會強迫她嫁給容楚?

如果他真的對她有意,又怎麼可能不顧她意願強上她?

"老夫瞧著丫頭你對那子也有意思!"大熊笑嘻嘻露出一口大白牙.

"你眼睛瞎了!"沐凝白了大熊一眼,她都不知道這頭熊是從哪冒出來的,更是懶得理他.

"嘿,快看,那子受傷了!"大熊突然一聲暴喝.

沐凝聞,只覺心猛地一沉,她連忙扭頭看去,眼中是難掩的驚惶與擔憂.

可是這一看,沐凝才發現簡牧塵明明還在和那人過招,而且簡牧塵似乎還占著上風,哪里有受傷?

"阿嘎嘎嘎嘎嘎嘎,丫頭,還你對那子沒意思,瞧你這擔心的樣子,跟個媳婦似的!"大熊頓時拍著胸脯狂笑起來.

"笑你妹!"沐凝對這頭大熊簡直無語了,不帶這麼耍人的.

簡牧塵似乎也發現這邊的不對勁,只見他虛晃一招,擋開那劍客的一招,隨即身影一晃.

眨眼間已經到了沐凝身邊.

"阿凝,是不是這老頭欺負你!?"簡牧塵一瞬沉了眼神,冷若冰峰,他也不待沐凝回話,一把將她拉到身後,陰森森的眼睛落在還在狂笑不止的大熊身上.

"喂,臭子,老子像是那種欺負姑娘的人嗎?"本來還在狂笑的大熊先生一聽簡牧塵這話,頓時怒了.

只見他騰地一下站起身,眼睛一瞪,滿臉的胡須都炸開,那氣勢駭人的很.

"不是像不像,你就是!"簡牧塵也不甘示弱,他身高和大熊先生接近,兩人就這麼互瞪起來.

沐凝卻在一旁愣愣看著簡牧塵,她似乎還是第一次看到簡大教主發怒的樣子.

可是,怎麼突然有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臭子,有你這麼和師父話的嗎?"大熊先生見簡牧塵沒有被他的氣勢壓倒,反倒是他好像在簡牧塵那冰冷的眼神威壓下,頭上冒起了冷汗.

"不服來打!"簡牧塵亮出手中戒指,冷哼道.

"打就打,sei怕sei啊!"大熊當即暴怒,凶殘地一擼子,露出兩截白生生的胳膊,沖著簡牧塵就揮起了拳頭.

眼看這兩人又要打起來,沐凝不由在一旁張口結舌,這凶殘的大熊先生是簡牧塵的師父?

"你們倆先打著,我去換身衣服!"先前那名執劍攻擊簡牧塵的男子優雅地朝簡牧塵和大熊揮揮手,又扭頭對沐凝溫柔一笑,"你是阿凝吧."

"你,你認識我?"沐凝感覺自己從踏進這望海潮之後,腦子就不大好用.

此時她愣愣看著眼前如那明珠生輝一般俊美優雅的男子,腦袋里像漿糊一般轉不過來.

"當然!"俊美男子微微一笑,黑瞳流光,唇角一抹溫和的笑,霎時如那清風徐來,讓人有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洛清流,你又在干什麼?"還不待沐凝詢問這俊美男子是誰,耳畔猛然傳來一道堪比海嘯一般的暴怒狂吼.

沐凝眼角倏然有光影掠過,她下意識抬眸去看,卻只見一道白影已經加入到簡牧塵與那大熊先生的戰局里.

沐凝頓時緊張了,她不知道這突然出現的是誰.

所以擔心萬一他和那大熊聯手攻擊簡牧塵,那簡牧塵豈不是要吃虧?

但沐凝隨即便覺得她的擔心實在是多余了,因為那道白影直接就抄起了一旁的掃把,完全不顧形象地朝大熊腦袋上敲去.

一邊打,那白影還一邊狂罵,"洛清流你這個死不要臉的,連你自己徒弟都打不過,還在這給老子丟人現眼!"

"嗷嗷,師父,師父求別打臉!"大熊這麼一被揍,哪還顧得上再和簡牧塵打架,只管抱著腦袋嗷嗷叫著跳來跳去.

那模樣著實滑稽.

但他越叫,那白衣人就越是生氣,"還好意思要老子不打臉,你還有臉嗎?"

"臭子,還不快來幫忙!"大熊抽空朝簡牧塵和俊雅男子叫喚.

"師公打徒弟,徒孫哪敢插手!"簡牧塵與那俊美男子同時搖頭.

"丫頭,丫頭快來救我,我是你師公!"洛清流見指望不上自己兩個徒弟,立即轉移目標,沖著沐凝叫起來.

沐凝見大熊被白衣人拿著掃帚滿屋子追打,一邊還淒慘哀嚎,心里不由有些突突直跳.

她實在是搞不清現在是什麼狀況.

聽那大熊的口氣,簡牧塵和這個溫柔公子似乎是他的徒弟,而他又是這個白衣人的徒弟.

所以現在是白衣人在教訓徒弟?

"師公?你是誰師公?丫頭?哪來的丫頭!?"倒是那白衣人一聽到大熊的話,立即扭頭看來,像是才發現沐凝.

只見他將掃帚一扔,轉眼就到了沐凝面前,仔細打量起她來.

白衣男子在看沐凝,沐凝當然也在看著他.

不過這一看,沐凝卻是有些發怔.

她先前聽簡牧塵叫師公,還以為這男人至少也得五六十歲了,所以她怎麼也不相信眼前這個白衣翩然,氣質高華,美得不像話的俊美公子竟然是簡牧塵的師公.

"你就是牧塵收的那個徒弟?"白衣男子,也就是當代神農谷谷主東方焱問道.

"是,師公!她是阿凝!"簡牧塵道.

上篇:202 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下篇:204 義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