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04 義父  
   
204 義父

"阿凝,叫師祖!"簡牧塵道.

"你,你真的是簡牧塵的師公?"

沐凝卻無視簡牧塵的話,她眼睛越瞪越圓,盯著東方焱,眼神熱烈,好半晌憋出幾個字來,"你好年輕,好好看!"

原本還一臉莫測高深打量著沐凝的東方焱聞頓時心花怒放,一時也忘了剛剛要什麼.

只見他眉開眼笑,一臉謙虛地擺手,"哪里哪里,也就一般般年輕,一般般好看啦!"

"師父,我記得你下個月就四十一歲了吧!"被揍得鼻青臉腫的大熊在一旁揉著腦袋,四十五度角眼睛向天,一臉深沉道.

沐凝眼尖地發現東方焱額角跳了跳,她回眸去看簡牧塵,簡牧塵睇了她一眼,伸手拉住她,然後悄悄退後.

與他們一同後退的還有簡牧塵那位溫柔師兄.

也只有大熊還在那掰著手指頭,"不對,師父你去年就已經四十一歲,今年應該四十二了!"

沐凝只見東方焱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劍,他陰森森盯著大熊,殺氣彌漫,那張俊美到可令天地失色的臉已經黑得能滴出水來.

偏偏大熊還在那興奮道,"師父,那你再過幾年就要五十了,阿嘎嘎嘎……"

"你怎麼不老子再過六十年就一百歲了!"東方谷主當即一記老拳揮出.

大熊還沒嘎出兩聲,臉上就挨了一拳,他怪叫一聲,頓時抱頭鼠竄,"師父,嗷嗷,打人不打臉!"

"老子打死你這個不要臉的!"東方焱提著劍又開始滿屋子追殺大熊,"他麼的,老子當初怎麼會收了你這樣的徒弟!洛清流,你今晚再不剃了胡子,老子明天砍了你!"

"嗷嗷,師父,別打別打了,我昨天已經按照你的吩咐洗澡了呀!哎喲!"

大熊逃竄中還抽空一擼子,露出一截與他粗獷臉蛋很不相襯的白淨胳膊,"你看,你看,多乾淨啊,師父你來聞聞,噴噴香!"

"聞你老母!"東方焱額角青筋狂跳,"唰"的一劍抽過去,直抽得大熊"嗷嗚"一聲捂著屁,股一蹦三尺高.

沐凝再次看得目瞪口呆,她扯了扯簡牧塵的子,"那真的是你們師父?"

簡牧塵嘴角抽了抽,沒有話.

"習慣就好,習慣就好!"溫柔師兄顧長卿摸了摸鼻子,對那一幕仿佛視若無睹,一臉的溫柔笑意,"來,師弟,很久不見,咱們去喝一杯!"

"走!"簡牧塵牽了沐凝,完全無視他那被追殺的淒慘無比的師父,跟著溫柔師兄一起上了樓.

沐凝坐在那又豎著耳朵聽了好半晌,樓下鬼哭狼嚎的聲音方才了下去.

隨即,白衣翩然的男子一身優雅地上樓來了.

"師公!"簡牧塵與溫柔師兄一起起身,沐凝也連忙站起.

東方焱微微頷首,以著與剛剛追殺大熊時那完全迥異的態度看著簡牧塵,一臉關切地問道,"塵塵啊,師公看你血氣旺盛,那毒,解了?"

"噗!"沐凝正含了口水,乍一聽到東方焱喚簡牧塵"塵塵",她頓時噴了.

"嗯!"簡牧塵迅速瞥了一眼沐凝,只是應了一聲,立即將話岔開,"師公,什麼時候到的中州?"

"我們半個月前就到了!"東方焱動作優美地拿起茶盞飲茶,顧長卿在一旁道.

沐凝見這出自同門的三人聊起來,不由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

半晌,她還是憋不住,指著東方焱,問簡牧塵,"這位公子真的是你師公?"

"也是你師祖!"簡牧塵道.

"可是,年齡上不像啊!有那麼年輕的師祖嗎?"沐凝怎麼瞧東方焱也就三十左右的樣子.

即使他真如大熊所是四十二歲,作為簡牧塵的師公,還是太年輕了點.

東方焱聞不由又開始得意地捋捋鬢角,順順邊發,漂亮的眼睛里都在放著光.

偏偏他面上還做出了一副謙虛模樣,"也就般般年輕啦!"

"丫頭,你知道什麼!"話間,剛剛被打得抱頭鼠竄的大熊也上樓來了,他換了身衣服,好像還順便洗了頭和胡子.

現在的他看上去頭發和胡子都濕噠噠的搭在臉上,不像大熊,倒像是一頭海獅.

只見海獅先生一臉倨傲表,鼻孔朝天走過來.

"師父十三歲收我為徒,我十二歲收了長卿和牧塵為徒,我們神農谷向來是以年輕俊美而聞名!不是美人,不能入谷!"

"美人?"沐凝瞧瞧東方焱和溫柔師兄,點頭,嗯,這兩位確實都是美人.

可是再看簡牧塵和海獅先生,一個常年面具遮臉,一個胡子拉碴,除了眼睛,什麼都看不見.

這兩位又怎能稱得上是美人?

"哼,丫頭,老夫就知道你會懷疑,不是老夫嚇唬你,這子如果拿掉面具,這世上,也就只有我師父能和他比上一比."

洛清流不失時機地拍了東方焱一個馬屁,他心偷看東方焱,見他果然眉目舒展了,心里一松,忍不住又開始自吹自擂,"至于老夫麼,隱藏在這胡須之下的,那自然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之天下第一俊男的臉!"

沐凝立即轉眸去看東方焱,果然見到英俊的谷主大人眉頭正在狂跳,她不由抿了嘴唇,忍笑.

好在洛清流這回頗有眼力,一見他師父臉色不對,立馬機智地打住話頭,及時轉移了話題,"哎呀,咱們師門好久沒有在一起聚過了!今晚不醉不歸啊!"

幾人坐的是一張八仙桌,原本沐凝簡牧塵與東方焱以及顧長卿都是各坐一方.

洛清流肯定是不敢和東方焱擠一條長凳的,他怕被踹!

他的兩個徒弟又毫不掩飾對他赤,裸裸的鄙視.

所以洛清流只好舔著臉誘哄沐凝,"丫頭,你去塵塵那邊坐好不好?"

沐凝抬眼瞧瞧簡牧塵,又看看大熊,本來想拒絕的,但隨即轉念一想,還是起身讓出位子,坐到了簡牧塵身邊.

簡牧塵側眸看向沐凝,黑眸里似乎有溫柔的光芒掠過.

接下來,沐凝也從這神農谷幾師徒的談話中理清了頭緒.

這位白衣公子就是當代神農谷谷主東方焱,據他的醫術已經達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是能活死人肉白骨都不為過.

但他通常都隱居在神農谷,並不是誰都會救.

那位大熊先生則是名喚洛清流,東方焱的徒弟,今年三十六歲.

洛清流醫術雖不及他師父那麼好,但也不賴,就是實在不講衛生,邋遢的要命.

經常因為不洗澡不換衣服而被東方焱追打.

溫柔師兄叫顧長卿,今年二十九歲,溫柔可親,洗衣做飯收拾家務種植藥草十項全能.

不過據簡牧塵,因為他這師父太懶,平時連他自己都顧不上,所以簡牧塵的醫術武功都是師兄教的,沒他師父什麼事.

沐凝也才知道,簡牧塵特地帶她來,就是要將她介紹給神農谷這幾枚奇葩的.

不過,雖然東方焱那幾人都知道她拜簡牧塵為師的事,但卻都沒有讓她行師門大禮.

沐凝正自奇怪著,就見洛清流抖著肩膀,不懷好意地看著簡牧塵在笑,"臭子,我看丫頭不是你徒弟,更像是你媳婦!"

"喂,你再胡,我一把火燒了你胡子!"沐凝臉一黑,拍著桌子恐嚇洛清流.

"丫頭,你敢燒我的胡子,我就,我就——"洛清流眼睛一瞪,左右看看,發現他誰都惹不起,于是只能一撇嘴,"好吧,那我不了!子,看好你這媳婦!"

"你還!"沐凝怒了,她伸手指向洛清流,本是想讓他嘗嘗她斷腸粉的厲害.

但她左右一看,又覺得現在身在人家地盤,做的太過囂張不好.

于是沐凝也只是狠狠瞪一眼大胡子.

"丫頭,你這毒不錯!"倒是東方谷主一下子就發現沐凝手指甲里的玄機,他輕捋著鬢角的垂發,一臉深沉地點頭.

然後朝大熊勾手指,"來,嘗嘗!"

沐凝聞一怔,她這斷腸毒雖然毒不死人,但也會讓人腹痛如絞,痛不欲生,沒個一天*好不了.

怎麼這位谷主大人竟然還要大熊來品嘗?

"嗷嗚,你還是不是我師父?有讓自己徒弟去吃毒藥的嗎?"洛清流顯然也看出沐凝指甲里藏著毒粉.

此時,他一臉悲憤地怒視東方焱,胡子都抖了起來.

"你要是不想做老子的徒弟,那就趕緊滾蛋,老子就當從沒收過你這樣的徒弟!"東方焱美眸一瞪,氣勢凜然道.

"師父您別生氣……我吃還不行嗎?"

洛清流一縮脖子,乖乖走過來,但他猶不死心,那清明的眼睛左右一瞟,隨即大咧咧指著簡牧塵和顧長卿,"喂,你們兩個,還不來幫師傅試毒!"

簡牧塵與顧長卿眼皮都沒掀一下.

洛清流眼看東方焱又要發怒,趕緊哧溜一下躥過來,"丫頭,你有些什麼毒,全都拿出來吧!"

沐凝瞧瞧簡牧塵,見他沖自己點頭,她知道神農谷醫術絕妙,那解毒自然也有一手.

看樣子,東方谷主似乎是想瞧瞧她的毒怎樣.

想通了這點,沐凝也就不再遲疑,她將自己那特制的腰帶解了下來,遞給洛清流,"喏,這里有三十六種毒!從左到右毒性依次遞增."

沐凝也想看看,在神農谷眼里,自己煉制出的這些毒藥到底如何.

這邊洛清流開始試毒,顧長卿觀戰.

另一邊,東方焱與簡牧塵嘴唇翕動,開始用千里傳音交談.

"她是不是不知道你的身份?"東方焱問.

"嗯,"簡牧塵淡淡應了一聲.

"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她?"東方焱眉頭蹙了起來,"這丫頭看起來是個倔的,你可要當心."

"過陣子,等這里的事了了."簡牧塵沉聲道,頓了頓,他眼睛瞟向沐凝,"我擔心義父會去試探她!"

"你那義父懷疑你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早該和他斷絕來往,如果他真是為你好的,當初又怎會將你一個娃娃扔在花樓里?"東方焱似乎很生氣.

"師公,他是我義父,沒有他,我早就死了."簡牧塵不願意義父被人苛責,話的語氣也微微加重了,而且還含了一絲不耐.

"好好!我不,我塵塵你平時那腦子也挺好使,怎麼一提到你那義父的事就變成榆木疙瘩了呢!"

東方焱搖頭歎氣,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

簡牧塵垂了眸,沒有話,唇一瞬抿緊.

"你總歸是要吃了虧,才知道他沒安好心!"東方焱也是為數不多知道簡牧塵身世的人.

當初他一眼就看中簡牧塵,這娃娃根骨奇佳,那麼就有那般銳利的眼神.

不論學醫還是學武都是個好苗子.

但東方焱會看上簡牧塵的最重要一點,那就是他長得實在太漂亮了.

原本也是東方谷主想收他為徒的.

不過英俊瀟灑的東方谷主也就是出去上了個茅廁,補了下妝容,回來後就發現簡牧塵那根好苗子被豬拱了.

這頭豬自然就是東方谷主的親授徒弟洛清流了.

而且最讓東方谷主氣憤的是,洛清流這死不要臉的竟然是報著他的名號才誘騙了漂亮娃娃.

這也是為什麼東方谷主這麼多年來一直看洛清流不爽,還孜孜不倦地追殺他的原因之一.

因為這樣一來,洛清流這個死不要臉的就有兩個好徒弟,而他身為谷主,親傳弟子卻是這麼挫,簡直丟臉丟到外婆家了.

起來都是淚啊.

東方谷主在這邊哀怨過往,簡牧塵凝眉不語,沐凝這邊已經瞠目結舌.

她眼睜睜看著大熊當著她的面像吃零食一般挨個品嘗她的毒粉.

可是大熊除了沒有被胡子遮住的眼下那一部分"唰"一下變成綠色,又"唰"一下變紫,他始終眉頭都不皺一下.

一邊吃還一邊品頭論足,"嗯,這毒藥不錯,眼睛有點模糊,腦袋還算清醒,不行,肚子痛."

"嗯!這個好,厲害!過癮!"

沐凝眼瞧著大熊原本白生生的胳膊都變成了紫黑色,她不由雙手扶額,一臉挫敗.

虧她還自認為自己藥毒雙全呢,沒想到她費心煉制出來的毒藥在神農谷這幫奇葩的眼里竟然跟糖豆子似得……

這時大熊也試完了所有的毒,他整個人都變成紫黑色,唯獨胡子綠了.

"真沒想到,丫頭你年紀輕輕,會的倒不少,這些毒不錯——"大熊打著嗝,顫顫巍巍想站起來,結果腳下一軟,頓時"砰"一聲栽倒在桌子上.

"他,他沒事吧……"沐凝緊張了,雖然她得了簡牧塵授意,知道大熊敢嘗,那肯定不會有問題.

可是她的毒她自己知道,最後這幾種毒性可是很強,會見血封喉的.

所以沐凝還是忍不住會擔心.

"沒事!師父睡一覺就好了!"顧長卿溫柔笑著安慰沐凝.

"丫頭,你別擔心他!"東方焱也在一旁微笑道.

沐凝看到東方谷主和溫柔師兄對她笑,不由也咧嘴笑了笑.

"走了!明天有時間再過來!"簡牧塵瞧著沐凝看東方焱與顧長卿的眼神,心里莫名一陣憋屈,他起身,拉上沐凝就走.

上篇:203 一門奇葩     下篇:205 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