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08 維護容楚  
   
208 維護容楚

"什麼?你,你你是容楚的義父?"沐凝猛地站起身來,震驚地盯著秦傲天,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凶名遠播的承天門主竟然是容楚的義父……

不!她肯定是聽錯了!

沐凝皺緊眉頭,下意識地搖頭.

"你沒聽錯!"秦傲天似是看出沐凝心中所想,陰鷙的眸子眯了眯,他不動聲色地一笑,"我確實乃容楚義父,這種關系也並非是我一個人信口雌黃就能作數!"

聞,沐凝楞楞盯著秦傲天.

因為正如他所,這樣的關系不是他一個人了就算數的.

如果他了假話,只要她去問了容楚就能戳穿他.

而且容楚何許人也,那可是掌控一國大權的攝政王.

以那厮睚眦必報的氣性子,肯定不會放過敢冒充他義父的人!

屆時,就算承天門主威震天下,承天門眾暗殺本領再高,一旦對上朝廷的百萬雄獅,那也只有死路一條.

所以秦傲天不可能會置他自己創下的基業于不顧,跑來套近乎拉關系!

想到這,沐凝對秦傲天的話已經信了八分.

而且她也覺得以秦傲天這樣的身份,他完全沒必要在這胡謅糊弄她.

所以,秦傲天是容楚義父一事定然為真.

在沐凝沉眸思考時,秦傲天也一直在看著她.

此時,他見少女緊凝的眉頭舒展了,眼底也現出了然,他不由挑了挑眉,"相信我了?"

沐凝抬眸看他,她眼神清澈乾淨,黑色的眼珠子很大,看上去有如嬰兒一般的純真.

只是此刻,這對墨玉般的眼眸內卻染著錯愕與驚訝.

"容楚是大乾的攝政王,秦先生是油走在律法之外的承天門主,既然你們的關系至今無人知曉,想必秦先生也是擔心您的身份會影響到容楚.既然如此,那秦先生今天又為什麼要告訴我?"沐凝沉聲問道.

她總覺得秦傲天不會無緣無故跑來告訴她這麼大個秘密.

而且沐凝也想起簡牧塵昨晚的話,他要她以後不能和秦傲天太接近,這個人非常危險.

雖然沐凝到今天與秦傲天也就總共見了三次.

但她的直覺告訴她,這個人已經不僅僅只是簡牧塵所的危險那麼簡單了.

從第一次看到他,她就覺得他太過深不可測.

那對鷹隼般的厲眸里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緒.

如果他不動不話,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座雕像.

沐凝很清楚,越是表面看起來風輕云淡的人不定才是那心機城府最深的.

"你真的一點都不記得了嗎?"秦傲天不錯眼珠子地盯著沐凝,嗓音一瞬嘶啞.

他的眼下泛著青色,眼底亦是昏黃,看上去似乎身體並不好.

"我要記得什麼?"沐凝更加驚訝.

秦傲天微勾了唇角,卻是一霎移開了目光,他掩手在唇,輕咳了幾聲.

隨即轉移了話題,"你覺得容楚怎麼樣?"

沐凝正在思索秦傲天那一句話的意思,卻沒想到他突然就將話題轉到了容楚身上,不由更加錯愕.

一時竟愣住了.

"昨晚的事,我不會告訴容楚!"秦傲天淡聲道,他看著沐凝,眸中卻也在此刻驟然浮現出一抹冷厲,"但是,如果你做了對不起容楚之事——"

秦傲天的聲音倏地一沉.

他嗓音本就沙啞,帶著極冷的寒意.

這一瞬,當沐凝聽到他語氣里不加掩飾的殺意時,她竟陡然打了個冷顫,後背都冒出了冷汗.

"我,我怎麼會做對不起容楚的事呢?"沐凝僵硬地扯了扯唇角,笑得無比尷尬不自在.

她努力穩住心神,告訴自己不要心虛,不要緊張.

可是,她怎能不心虛,怎能不緊張!

她現在面對的可是容楚的義父,而且還被他看到她和另外一個男人手牽手親密的模樣.

這這這,是否就是捉殲成雙?

如今就算她再怎麼解釋澄清,恐怕都會讓人覺得她是在狡辯.

"那你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會在大街上和簡教主手挽手那般親密?"果然,秦傲天語氣又冷了幾分,他注視著沐凝的眼睛,似乎是要看進她的心里.

"我們……"沐凝吞了口口水,臉色一時泛白.

她心里也在撲通撲通狂跳著.

他果然是為了昨夜的事來質問她了.

"不要什麼你們是師徒那樣的話!"秦傲天冷道.

"……"沐凝噎住,她剛剛就想這個的.

"難道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嗎?即使是師徒也要避嫌!這天下間,男師女徒的多不勝數,但我還從沒見過有誰像你們那樣,手挽手出現,毫不避諱!"

秦傲天目光如有冰封,刺地沐凝無地自容.

她臉色變得更白,低著頭不敢吭聲.

畢竟這件事確實是她做的不對,如果面對的是旁人,她大可臭罵一頓,那人多管閑事,然後扭頭就走.

可是偏偏是被容楚的義父親眼看到,他又是長輩,沐凝什麼也不敢對他吆五喝六的.

沐凝忽然想,如果被他知道其實她和簡牧塵的關系可不僅僅只是拉個手這麼單純.

他們早就顛鸞倒鳳過了,他會不會立馬一掌打死她這個給他義子戴綠帽的?

想到這,沐凝似乎已經看到自己倒在血泊里的畫面,她頓時哆嗦了一下,趕緊死死咬緊嘴唇,作出一副畢恭畢敬的模樣.

那是洗耳恭聽秦老門主的教誨,半個字也不敢多.

秦傲天也一直在觀察著沐凝神色.

但見她垂眸不語,臉色羞窘,除此之外,就是一副虛心接受指教的模樣,卻是並沒有什麼異樣.

秦傲天的目光不由沉了沉,難道真是他多心了?

或者她其實並不知道容楚與簡牧塵……

沐凝見秦傲天半晌沒話,她心頭驀地一跳,猶疑地抬眸看去.

但見秦傲天那對鷹隼般冷鷙的眼睛正凝在她臉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秦先生?"

沐凝以為他是對她的表現不滿,于是立即露出虛心的笑臉,無比真誠道,"您的話我都記住了,下次再也不會了.我會對容楚一心一意,伉儷深,此生不渝!"

沐凝先被自己的話給惡心了一下,但她面上確卻是不露分毫.

大話誰不會?

既然秦義父明顯是來質問她的,她不妨先些好話討了老人家開心!

"不過,難道你就沒發現容楚與簡牧塵之間……"秦傲天突然看著沐凝,目光閃爍.

沐凝聞聽此,卻是誤會了秦傲天的意思.

只見她雙目陡的一亮,身子都不自覺地前傾,兩手絞緊,眼神灼灼道,"秦先生,你也覺得……是不是?"

秦傲天一見沐凝這模樣,心中頓時一跳,他眼中也倏然放出精光,瘦削的上身朝沐凝靠近,嗓音刻意壓低,"覺得什麼?"

他在套沐凝的話.

"我跟你,我早就發現了……"

沐凝神秘兮兮地左右看看,又朝秦傲天勾勾手,兩眼冒著八卦的光,她道,"他們兩個肯定有著不可告人的關系!"

秦傲天冷靜地挑眉,眼底掠過精芒,"什麼關系?"

"好基友啊!"沐凝見秦傲天不明白,于是解釋道,"就是龍陽之癖,他們兩個就是斷啦!"

到這,沐凝不由露出一臉的沉痛表.

她可是被兩個斷給睡了的,誰能比她更悲劇?

秦傲天聞一愣,顯然沐凝所的話不是他所希望聽到的.

其實今天秦傲天會找上沐凝,一來,確實是想警告她不准做對不起容楚的事.

二來,他則是想向沐凝驗證他心里一直以來的懷疑.

那就是,簡牧塵究竟是不是容楚的另一個身份.

秦傲天倒是沒想到,這丫頭造了半天勢,出來的卻是這麼個不沾邊的話.

容楚是斷?還是和簡牧塵?!

秦傲天的眼皮一陣狂跳,臉立刻就黑了.

"怎麼?你不信嗎?"沐凝嘟嘴,一臉憤慨,"不信你去問容楚啊,他自己都承認了的!"

沐凝覺得容楚之所以只能三分鍾,有可能就是因為他和簡牧塵睡多了.

"容楚承認?"秦傲天的臉色不由更黑了.

他眯縫著眼睛,注視著眼前一臉憤憤不平表的少女,心里卻是在猜度著她所的話到底是真還是假.

還是,這丫頭已經猜到他的來意,所以在故意混淆視聽?

秦傲天的眸光一瞬沉冷,但隨即他便又展了眉心,搖頭,"容楚不可能是斷!"

他的非常肯定,一副不容反駁的模樣.

沐凝縮了縮腦袋,她感覺秦傲天似乎對她容楚是斷的話很不高興.

她想了想,也覺得自己在他面前容楚的壞話不對.

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有人跑來跟她她兒子是斷,她肯定要將那人臭罵一頓的.

秦傲天若有所思地睇著沐凝.

如果她在撒謊,絕對瞞不過他的眼睛.

他不知道沐凝是不是故意在轉移話題,擰了擰眉,秦傲天決定不再和她兜圈子,竟是直接問道,"難道你就從沒懷疑過,容楚和簡牧塵其實是同一個嗎?"

沐凝聞聽此,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

她拍著胸脯,咳嗽了兩聲,臉色脹,"秦先生,你在開什麼國際玩笑?容楚和簡牧塵怎麼可能會是一個人?他們兩個沒有一個地方是相同的好嗎?"

"是嗎?"秦傲天眼神凝起,他見沐凝神色自然,沒有半點作假痕跡,心中不由也對自己的懷疑有了絲不確定.

"當然啊,我認識他們這麼久,我還不知道嗎?"沐凝一撇嘴,氣呼呼道.

隨即她便列舉了數條容楚與簡牧塵迥異的個性特點.

"可是我卻覺得他們的氣勢很像!"秦傲天聽著沐凝到容楚與簡牧塵氣質不一樣,他一挑眉,淡聲道.

都是上位者的氣勢,別人可能看不出,但秦傲天早年縱橫沙場,是九州赫赫有名的大將軍.

亡國後,他又組建了承天門.

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那種只有在沙場上,只有經曆過尸山血海才能煉就出來的殺氣.

秦傲天之所以會懷疑簡牧塵,就是因為他在容楚和簡牧塵身上都看到了那種冰冷肅殺的氣息.

容楚身上有這種氣息,他不奇怪.

因為容楚從十三歲開始就上了戰場,多年磨練,他早就是獨擋一方的大將.

可是簡牧塵身上也有,這就讓秦傲天十分奇怪了,他一介江湖人士,就算他殺再多的人,也不可能會有那種大將之氣概的.

"嗯,有幾次我也覺得他們有些地方似乎有些相像."沐凝點點頭,秦傲天心里又萌生了希望.

但沐凝話鋒隨即就是一轉,"但是,我還是認為他們是兩個人!"

她凝眸看著秦傲天,眼神清澈如水,不藏一絲汙垢.

"你如果要問我為什麼,原因我不能!我就是相信他們不可能是一個人."

沐凝斬釘截鐵地道,她心里此時卻是在腹誹,這秦傲天究竟什麼眼神,竟然簡牧塵和容楚是一個人.

誰能比她更清楚,容楚那方面可是不行的,但簡牧塵卻是一晚七次狼.

這能力擺在那,能一樣嗎?

沐凝不屑地撇嘴.

秦傲天點點頭,他能看出沐凝並沒撒謊,那麼,原因自然是她並不知,或者,有可能真的是他多心了.

但對于秦傲天這樣的人來,他並不認為自己錯了.

他相信自己的直覺.

所以,結果就只能是沐凝並不知道實.

而且這麼一來,也更加深了秦傲天對容楚的懷疑.

以容楚的手段,他不可能不知道簡牧塵與他的王妃暗通款曲.

他能隱忍不發,這其中就有問題.

"秦先生,我不知道你怎麼突然會懷疑他們是一個人,我知道你現在肯定會想,我和簡牧塵的事容楚不可能不知道,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容楚知道!"

沐凝見秦傲天目光陰寒,她想起腦海里以前聽過的見過的旁人對他的評價,心里不由就打了個突.

而且沐凝雖然在感上遲鈍,但她並不傻,她也知道秦傲天這樣身份的人不可能無緣無故問她這樣的話.

所以她在猜,秦傲天必定是發現了什麼關于容楚與簡牧塵的秘密,所以才會來試探她.

沐凝想了想,她覺得即使秦傲天是容楚義父,但容楚從未提過他,明容楚對他的感肯定十分複雜.

那麼這樣一來,有些事就不能被他知道.

也正因為此,沐凝雖然一點也不信秦傲天關于容楚和簡牧塵是一個人的話,但她還是下意識地想要維護容楚.

"他不管,因為他知道我和簡牧塵是清白的,我們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他的事!"

沐凝臉不氣不喘地完,便靜靜看著眼神變幻莫測的秦傲天.

秦傲天也在看著沐凝,靜默中,只有頭上桂子灑落的聲音.

良久,秦傲天起身,微微頷首,"如此甚好!"

罷,他意味深長地看了沐凝一眼,方才轉身走了.

上篇:207 容楚身世     下篇:209 容楚的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