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09 容楚的擔心  
   
209 容楚的擔心

秦傲天剛走了兩步,突然頓住腳,他掩唇,猛地咳嗽了起來.

"秦先生?"眼神正飄忽著的沐凝連忙起身.

秦傲天畢竟是容楚的義父,她雖然很畏懼他,但面上卻不能不關心.

然而,還不待沐凝抬腳走過去,驟然間,她只見秦傲天目光如炬,手指一彈,他手上無形勁氣猛然射出.

"吱吱吱……"一丈外的一棵大樹上立即有道炸了毛的白影尖叫著蹦了起來.

沐凝一看到那穿著T恤短褲的圓滾滾的白球,臉就是一黑.

土豪大人這貨還真是盡忠值守,專干那聽牆角之事!

但她隨即就是一驚,緊張地朝那邊跑去,只希望秦傲天可別傷著土豪大人.

"狐狸,今天看在你家主子的份上,我不與你計較,但下回若是再干這種苟且之事,那就休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秦傲天眯眼看著正蹲在地上,眼露驚慌,兩股戰戰的土豪大人,突然冷冷勾唇,"我瞧著你這身皮毛不錯,雖然了點,但做個圍脖還是很不錯的."

"吱吱!"土豪大人心虛地聲叫.

但當它聽到秦傲天竟然打它一身美膩皮毛的注意時,土豪大人當即大驚失色,驚恐得白眼一翻,差點就昏過去了.

"恭王妃,告辭!"秦傲天轉身,看了沐凝一眼,隨即離開.

沐凝瞧著這回秦傲天確實走遠了,心里一松,頓時長籲了口氣.

與她一起呼氣的還有土豪大人.

只不過向來都是神采飛揚的狐狸今兒個卻是懨懨的,大耳朵都耷拉了下來,綠眼睛里也盈滿了恐懼,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

"看你以後敢不敢再偷聽!"沐凝斜了土豪大人一眼,幸災樂禍道.

"吱!"土豪大人心有余悸,一步步挪到沐凝面前,抱著她腿求安慰.

沐凝知道以秦傲天的本事,他不可能發現不了土豪大人在偷聽.

他之所以到最後才發難,無非就是想讓土豪這貨將偷聽來的內容彙報給容楚.

這也是讓沐凝感到詫異的地方.

如果秦傲天真的懷疑容楚和簡牧塵是一個人,他不是應該暗中去查嗎?

他就不怕萬一土豪大人或者是她將今天的事告訴容楚,到時候就算容楚真的和簡牧塵有什麼關系,也會使手段給清除掉那線索??

還是,其實秦傲天一直都在查,但是卻毫無收獲?

而且容楚也知道秦傲天在查他,所以秦傲天也不怕被容楚知道他的懷疑?

沐凝覺得還是這最後一點的可能性比較大.

這也能充分明今天秦傲天來找她的目的了.

他分明就是想從她這里來套話!

不過讓他失望的是,她什麼有用的消息都沒透露給他.

"喂,你怎麼那麼怕他?"沐凝拎著土豪大人的後脖子,將它提到眼前,她問道.

"吱吱吱!"土豪大人頓時眼露驚恐,四只爪子同時舞動,唾沫星子飛得到處都是.

它是想告訴沐凝,這個人有多麼恐怖.

光是他身上的殺氣在大人它眼里就是血色的.

"他真是你家主子的義父?"沐凝還是想跟土豪大人確認一下.

"吱吱吱!"土豪大人神嚴肅,猛點大腦袋.

"那怎麼從來都沒聽你家主子提過?"沐凝疑惑問道.

"吱!"這回,土豪大人卻搖著腦袋,主子的想法它可不知道.

"那好吧!"沐凝顰眉思索了片刻,她抿了抿嘴,望定了土豪大人那純潔的大眼睛,下令道,"今天的事,先不要告訴你家主子!"

"吱吱?"土豪大人不解.

沐凝突然出其不意問道,"你容楚和簡牧塵到底是不是一個人呢?"

土豪大人聞頓時一愣.

沐凝卻是一直盯著土豪大人的眼睛,她知道這狐狸單純的很,有什麼事都藏不住,所以沐凝才想訛它一下.

它可是容楚的*物,和容楚立下血契,心意相通.

如果,簡牧塵真的就是容楚,那麼土豪大人肯定知道.

沐凝之所以會這麼問,是因為她覺得秦傲天不可能會無端懷疑起容楚.

他一定是發現了什麼端倪.

雖然沐凝對秦傲天的話不置可否,她也並沒完全相信他.

但她心里卻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在飄來飄去,讓她想抓卻抓不著.

然而,讓沐凝失望的是,土豪大人在聽到沐凝竟然和秦傲天一樣,都懷疑簡牧塵是容楚假扮的後,初始時先是一愣,然後就在沐凝充滿了期待的眼神里,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

"吱?"土豪大人擰著眉頭,攤著爪子,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

沐凝不錯眼地盯著土豪大人半晌,見它並不似作假的模樣,她突然也不清自己到底是失望還是松了口氣.

她都不敢想像,如果簡牧塵真的就是容楚……

沐凝眼底驟然劃過一抹戾色.

"吱吱吱."土豪大人縮著脖子,心的看著沐凝,它自然沒錯過沐凝眼神的變化.

土豪大人突然有點為自家主子擔心起來.

"嗯,剛剛這句話也不准告訴你家主子!"沐凝敲了土豪大人腦門一下.

她不想讓容楚知道她也在懷疑他,那厮太惡劣,如果被他知道,肯定要跑來嘲笑她腦袋被門夾了,被驢踢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趕緊點頭應下,只是它眼睛卻嗖地一下瞥了三丈外那棵大樹一眼.

然後在沐凝沒有注意它的時候,土豪大人抽搐著嘴角,悄悄伸爪子擦了把鼻子上的冷汗.

幸虧主子早就料到秦傲天會來套阿凝的話,又猜到阿凝有可能會詐大人它.

所以主子事先就給大人它培訓了一下演技.

單單是剛剛那種疑惑的眼神變化,大人它就對著鏡子練了大半夜.

好在大人它天賦高,一下子就領悟了關鍵之處,表演出那種疑惑的精髓,這才在阿凝眼前蒙混過關.

只是,艾瑪,剛才真是好緊張呀!

"姐!"這時,青雪也找了過來,看到沐凝安然無恙,她似乎是松了口氣.

先前秦傲天來找沐凝,又讓沐凝將他們全都摒退,青雪真是擔心死了.

之前秦傲天幫沐凝破了迷尚幻境時用的時秦甫籌這個假名,所以盡管青雪當時就覺得他很熟悉,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一樣,卻並沒有將他和赫赫有名的承天門主聯系在一起.

直到方才看到中州王和他打招呼的時候,青雪才驚覺原來他竟然是秦傲天.

青雪不知道秦傲天為什麼會找上自家姐,她原本想問一問,卻見沐凝眉頭深鎖,一副有重重心事的模樣,那到了口邊的問題又被她給吞了回去.

算了,她還是不要給姐添堵了,姐如果想,自然會告訴她的.

"姐,不是去街上逛逛嗎,還去嗎?"青雪問道.

"走吧!"沐凝第一次出遠門,她瞧著這中州的風土人確實與大乾不太一樣,所以想出去轉轉.

"吱吱."土豪大人原是被沐凝捉在手里,此時聽沐凝要出去逛街.

原本最喜歡湊熱鬧的土豪大人竟然搖著大腦袋,強烈表示自己不想去.

又比前爪子劃後爪子告訴沐凝要給大人它帶點好吃的回來壓驚.

沐凝雖然覺得土豪大人拒絕出門很奇怪,但她也看出這貨還是那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想必這貨剛剛確實是被秦傲天嚇得不輕.

沐凝也便沒有多想,將土豪大人往地上一放,又囑咐了它幾句,這才轉身和青雪一起走了.

沐凝剛走,剛剛還耷拉著大腦袋,一副沒精打采模樣的土豪大人大人突然就"唰"一下,豎起了大耳朵,朝著某個方向看去.

此時也不過剛過辰時,太陽還未升高,金光灑落,飄香的桂子中,一人從婆娑樹影後走出.

只見他身量頎長,著一身墨藍色錦袍,發束金冠,劍眉入鬢,鳳眸流光,美玉般的面上,有著一種驚心動魄的俊美.

此人不是容楚還會是誰?

"吱吱吱吱吱吱."土豪大人一看到容楚,立即像是看到了親人.

只見狐狸嘴巴一癟,飆著兩行瀑布淚就撲到容楚懷里,哭成了個淚狐狸.

容楚卻是緊張地一把抓住土豪大人,拎著它放在一旁樹杈上.

然後撫了撫胸前的褶皺,理了理子,直到這一身衣服又恢複了平整.

容楚這才看向還掛著眼淚鼻涕哽咽著看他的狐狸,見它還是癟著嘴一臉委屈.

容楚有些無奈地摸了摸土豪大人毛茸茸的大腦袋,十分沒誠意地安慰道,"哭什麼?這不是沒事嗎?"

"吱吱!"土豪大人鼓著眼睛抗議.

剛剛它都快嚇死了!

"好好好,知道你受了驚嚇,等這次成碧果成熟,多賞你十顆."容楚笑道.

"吱!"土豪大人一聽有成碧果吃,頓時也不嚎了,還含著兩泡淚的綠眼睛驀地亮了起來.

這成碧果可是和看朱果一樣都是主子從中洲的靈山上移栽回來的.

看朱果已經是補氣益身的好東西了,那成碧果比起看朱果更是珍貴.

不僅能恢複元氣,學武之人服下能抵十年丹元,一般人更是可以益壽延年.

對于大人它,那好處自然就更多了.

土豪大人兩眼發亮,一時熏熏然樂淘淘,呲著大門板牙喜滋滋看著容楚.

完全忘記就在剛才那一刻,它差點就被做成一條圍脖了.

"今天表現不錯!記住了,如果笨鳥再試探你,可要裝像一點,可不能露餡了."容楚眯眼笑道.

"吱吱!"土豪大人點著大腦袋,但它隨即又露出憂色,"吱吱"了兩聲.

容楚的笑臉也在這一瞬緩緩淡去,他目光悠遠,追隨著那一抹纖細身影,嘴角的笑容漸漸現出一抹苦澀.

他本就是跟著沐凝後面出來的,從秦傲天出現時他就已屏了氣息隱在了暗處.

是以秦傲天與沐凝的談話他都聽見了,他自然也沒錯過最後沐凝眼中那一抹戾色.

容楚喟然長歎一聲,他已經開始擔心,一旦那丫頭知道他騙了她,會是怎樣一種反應了.

以她的性子,不定真的會一輩子都不理他了.

可是,有些事,他是真的不能!

就如同他瞞天過海替了身份,做了這大乾的王爺後,卻並沒有完全遵照義父的吩咐,掏空大乾,殺忠臣,砍良將,使大乾滅亡,這已經令義父對他起了猜忌之心.

如今義父又開始懷疑起簡牧塵,他不得不防.

這大乾的王爺身份,是義父幫他得到的,若他一直不聽義父的話,終有一日,義父必將會收回這一切.

轉而去扶植更聽他話的傀儡.

到那時,他所能憑借的,就是雪龍教的力量.

所以,他絕對不能讓義父插手雪龍教!

土豪大人見容楚面容沉肅,似乎是在想問題,它也不敢打攪.

只是大人它瞧著主子今天似乎有點不太一樣.

這麼一想,土豪大人便捏著自己一根胡子,一臉深沉地圍著它家主子轉起圈來.

這一看,土豪大人算是發現了,主子今天沒穿那些他最愛的花衣裳!

而是穿著這麼件顏色老氣橫秋的藍袍子.

不過倒確實是比穿花衣服時帥得多.

嗯,差不多和大人它一樣帥了.

"你這件衣服雖然樣子怪了點,但倒是確實挺好看."

容楚見土豪大人一直圍著他轉,于是一把抓起肥嘟嘟的大人,蹙著眉頭瞧著土豪大人這子短短的衣裳.

"吱吱吱!"土豪大人得意地扭肥腰,擺肥,臀,做出各種姿勢來展現阿凝給它特別設計的這T恤.

就是這上面的畫也是阿凝以大人它為原型畫的咧.

"衣服是不錯,就是穿在狐狸身上太丑了."誰想,土豪大人正扭得起勁,容楚突然補了一句.

土豪大人頓時就震驚了,主子這是在大人它丑?

大人它可是玉樹臨風英俊瀟灑得美男狐狸好咩.

土豪大人一臉憤怒要找容楚理論,但容楚在完那句後就已經轉身走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眼珠子一轉,沖容楚背影揮爪子.

容楚立即轉身,臉上露出不可思議,"本王會嫉妒你一只肥狐狸?"

"吱吱吱!"土豪大人得意地扯了扯自己酷帥的短T,亮出屁,股上一只甲殼蟲.

隨即大腦袋一抬,鄙夷地瞧了一眼嘴角抽筋的容楚,嘴角傲嬌地朝下撇成︿形狀,然後雄赳赳氣昂昂走了.

容楚見自己竟然被一只狐狸給鄙視了,那張俊到天,怒人怨的臉頓時就黑了.

軒轅緋恰在此時扭了過來,"哎呀,王爺你在這呢,讓人家好找!"

然而軒轅緋話音剛落,立馬便見容楚臉色不對,她向來沒有眼力介,頓時就八卦兮兮地用肩膀一碰容楚,還*地眨眼,"瞧王爺您這樣子,眼底泛青,一看就是欲,求不滿,是不是昨晚被美人一腳踹下*了呀,哦呵呵呵……"

罷,軒轅緋一個人就在那捂著嘴笑得花枝亂顫風中凌亂.

但隨即,軒轅緋就感覺周圍溫度陡地降了下來.

"阿嚏!"還在狂笑的軒轅大美人毫無形象地猛然打了個噴嚏.

然後就看到容楚望過來時那涼颼颼的一眼.

軒轅緋那笑聲立即就卡在了喉嚨里.

"看來你很閑,本王會去告訴軒轅斐應該讓你接手不夜城的生意了!"容楚一拂衣,冷冷地轉身.

此時,軒轅緋臉上的表變來變去,堪稱驚悚.

只見她原地石化片刻,隨即便像那花樓里的鴇母一般笑吟吟一揚帕子,跟在容楚身後就拍起馬屁來,"哎喲,王爺啊,您今兒個可真是英俊啊!瞧這身衣裳,簡直就將您的氣質襯托的跟那天上的謫仙一般……"

"現在正有一趟要出西域的生意,就由你來領頭去吧!"容楚負手前行,步伐穩健瀟灑,但他出的話卻讓軒轅緋當場石化.

"嚶嚶嚶,王爺你不能這麼狠心!"

然而容楚早已走遠,哪還會搭理哭得梨花帶雨的軒轅緋.

另一邊,沐凝出了中州王府,她也沒坐馬車,就這麼邊走邊看.

因為中州王府就是臨近一條繁華大街.

沐凝抬頭瞧了瞧,好像昨夜簡牧塵帶她去的望海潮就在這條街上.

雖然簡牧塵告訴她,那大熊吃毒藥跟補藥一樣,不會有事嗎,但沐凝還是有點擔心.

畢竟她腰帶上最後那幾種毒可都是見血封喉,霸道無比的.

尋常沾上一點就會立即暴斃,但大熊卻當零食給吃了,怎不讓人擔心?

這麼一想,沐凝就打算還是先去望海潮瞧瞧大熊怎麼樣了.

要不然她也實在是不放心.

然而她與青雪剛走了沒兩步,面前突然出現了十多個身著南疆服飾的人.

見了沐凝,這些人無不死死盯著她的臉,眼中露出極度的驚豔和震驚.

但隨即便有一名中年男子上前一步,沖著沐凝拱了拱手,語氣硬邦邦的,"這位姑娘,請跟我們走一趟!"

從這些人出現,到那人開口,也就發生在眨眼之間.

"你們是什麼人,敢對恭王妃不敬!?"青雪立即站到沐凝面前,將她護在身後,目光冷銳地盯著眼前這些南疆人.

青雪話音一落,不但洛四與秦五同時現身.

那些被容楚派來保護沐凝的青龍衛也都從人群中現出身影.迅速將這些南疆人給包圍了起來.

殺氣霎時彌漫.

沐凝一見這些人穿著南疆服飾,眉心不由微蹙.

而那些南疆人在看到沐凝身後突然出現的數十人後,頓時緊張地同時後退幾步.

他們盯了沐凝很久,也是看她身邊只有一個侍女,他們才敢出現的.

可是他們卻沒想到,沐凝身邊竟然還隱藏著如此多的高手.

這些南疆人,包括為首的那人在內無不掂量了一下自己的份量,他們也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那些侍衛的對手.

可是,如果今天他們帶不回月女,太子殿下肯定不會放過他們.

"恭王妃,我家主人想請恭王妃一聚."那中年男子聲音突然變得恭敬.

但沐凝眼神卻是冷了下來,這些人剛剛的語氣分明強硬的很,一副你必須跟我們走的模樣.

待到看見洛四秦五以及青龍衛現身,這些人立刻就變了.

如此前倨後恭,沐凝不用想也知道,這些南疆人來找她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姐,要不要趕走他們?"秦五在一旁摩拳擦掌.

那中年男子一聽要趕他們走,頓時急了,竟是撲通一下跪在了沐凝面前,"恭王妃,求您跟我們走一趟吧!"

"我又不認得你家主人,我為什麼要跟你走?"沐凝覺得這人真是奇怪,不由冷聲道.

"恭王妃,我家主人是百靈太子啊!"那中年人心觀察沐凝臉色.

"百靈太子?清城哥哥的弟弟?"沐凝皺眉,她感覺心里好像有點印象,但又一閃即過,讓她抓不住,于是疑惑問道.

"是!就是太子殿下!"中年男人以為沐凝想起來了,立即高興道.

但隨即他就見沐凝又沉了眼神,冷若冰霜道,"我又不認得他!我不會去的!"

"沐姑娘,你什麼?你怎麼可能不認得太子殿下?"那中年男子聞,頓時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聲音都拔高了.

沐凝懶得搭理這個男人,她正打算走,此時聽到這話,頓時奇怪道,"我為什麼必須認識他?"

那中年男人一愕,突然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想了想,他還是咬牙道,"沐姑娘,你和太子殿下可是有著婚——"

然而,他話還沒完,就聽人群那頭陡然傳來一陣嘈雜聲.

似乎是有什麼人沖過來了.

沐凝一抬眼,便瞧見一名穿著綠袍子,頭發亂糟糟堆在頭頂,滿臉大胡子,都看不出本來面目的高大男人正拼命撞開人群朝她這邊跑來.

一看到沐凝,大熊雙眼立即一亮,嚎叫道,"塵塵他媳婦,快來救命!"

沐凝原本還想看看大熊是被什麼人追得這麼慘,也不管這些南疆人,伸長了脖子去看.

但當她聽到大熊那一聲深無比的呼喚,頓時大驚失色.

沐凝連忙左右看看,趁著還沒有人注意到大熊是在叫她,立馬拉著青雪拔腿就跑.

臥槽啊,大熊這是想害死她呀!

當著容楚這麼多侍衛,他竟然叫她塵塵媳婦,這要傳到容楚耳中,她豈不是吃不了兜著走?

其實沐凝完全就是心虛,先不大熊嚎這一嗓子沒幾個人聽明白了.

就是有人聽到,也完全聽不清楚,他叫的是什麼媳婦.

"沐姑娘,你不能走!你不能走啊!"

那中年男人見沐凝跑了,霎時

嚇得從地上蹦了起來,伸手就想去拉沐凝.

然而,那中年男人的手也就剛夠到沐凝一片衣角,洛清流已經到了.

他一見這猥瑣的南疆人竟然去扯沐凝,頓時暴躁地一腳將那中年男人踹翻.

不管三七二十一,沖上去就是一頓胖揍.

其余的南疆人先是愣住了,任他們誰也沒想到,這人竟然沖上來就打.

待到聽到那中年男人的慘嚎,剩下的南疆人這才反應過來,頓時一個個憤怒地沖過去.

"放開姬大人!"他們一哄而上,打算圍毆洛清流.

洛清流一大清早就被追殺,脾氣正不好呢,有人送上來給他揍,不揍白不揍!

霎時間,只見這一處先是十幾人圍住一人的群毆事件,突然急轉直下,變成一個人痛毆十幾個人.

哀嚎聲不絕于耳,周遭眾人卻是看的目瞪口呆.

有認得洛清流的江湖人士更是眼露驚恐,紛紛掉頭就走,生怕惹到了那個煞星.

有個明顯和這些南疆人是一起的,只是因為便溺來遲一步就躲過一場災噩的瘦男子見自己這幫人就快要被揍死了.

于是壯著膽子對洛清流,"大俠,手手下留!"

洛清流正揍得興起,當即環眼一瞪,嚇得那人立刻滑倒在地.

那些南疆人原以為今天死定了,誰想也就是在此時,人群外又響起一道暴喝聲.

"洛清流你個兔崽子,你給我站住!"

洛清流一聽到這聲音,霎時臉色大變,竟好像老鼠遇到貓,也顧不上揍人了,滿臉驚慌失措,蹦起來就跑.

一邊朝東跑還一邊吹胡子瞪眼地威脅眾人,"如果有人找我,就我向西跑了!"

然後轉眼就沒影了.

眾人則是驚愕朝聲音來源方向看去.

卻見一名白衣翩然的美男子正提著把長劍,殺氣騰騰過來了.

這男子實在是美,劍眉星目,美玉灼灼.

即使殺氣凜冽,行走間也是那般優雅從容,讓人看了就錯不開眼睛.

東方焱見這條街上堵著這麼多人,漂亮的眉心不由顰了顰.

但當他看到這些人看著他的眼神里無不露著驚豔,更有甚者,都快要流口水了,不由又很是自得.

他隨即優雅有禮地抱拳問道,"敢問各位,有無看到一個滿臉大胡子的人經過?"

所有人幾乎同時"唰"一下舉手指向東方.

東方焱眉心頓時暴怒挑起,他勉強壓制下去了,繼續溫和笑著朝眾人們道了聲謝.

隨即他便抓緊了手中的劍,優雅地踩著那些橫七豎八倒在地上的南疆人就過去了.

可憐那些南疆人本就被暴揍到渾身是傷.

剛有點力氣要爬起來,又被人莫名其妙踩了一腳,頓時就癱軟在地,直接昏死過去.

直到那謫仙一般的男子優雅走遠,唯一幸存的那名南疆人才敢上前,只是他手抖腿抖,挪了半天都沒挪上幾尺遠.

再沐凝一陣猛跑,直到聽不到人聲,她才捂著心口停了下來.

只是她剛一停下腳步,肩膀就被拍了一下,一股子沁香撲鼻而來.

沐凝也沒驚慌,自從她上次遇到迷尚幻境後,容楚就在她身邊加強了守衛力量.

一般人根本就近不了她身.

方才在大街上,之所以會被那些南疆人接近,也是因為當時街上人多,青龍衛們不好趕走那些尋常百姓而已.

此時一聞到來人身上那噴噴香的味道,沐凝就知道,這不是軒轅緋還會是誰?

"嚶嚶嚶,美人,人家可算是找到你了."果然,沐凝一回頭,就見軒轅緋那張大美臉立即在她眼前放大.

"找我干什麼?你什麼時候到的?"沐凝一邊喘氣一邊問道.

"還呢,你和王爺真不夠意思,自己走了都不叫人家一聲!"軒轅緋一臉怨懟.

"……"沐凝忍不住在心里腹誹,就連她也是被容楚臨時打包帶走的,她哪有時間去叫軒轅緋啊.

"美人,這回你可得替我在王爺面前些好話,嚶嚶嚶,王爺讓人家去不夜城做管事,還要人家去押商隊去西域.嚶嚶嚶,人家不要,去不夜城,夜里不能睡覺,人家皮膚會變差的,西域那邊太陽大風沙大,人家美美嫩嫩的皮膚會被吹皺烤干曬黑的……"

軒轅緋將頭靠在沐凝肩上,一邊哭一邊訴苦.

沐凝忍不住嘴角直抽筋,她伸手就將軒轅緋那梳著華麗高髻的腦袋推到了一邊.

"王爺讓你去那是看得起你!"沐凝斜了軒轅緋一眼.

軒轅緋聞頓時震驚了,她跺腳,一臉憤慨,"你們,你和王爺都欺負人家!"

沐凝卻是不理軒轅緋的憤怒,卻是對軒轅緋剛剛提到的不夜城很感興趣.

"你剛剛的不夜城是個什麼地方?"沐凝問道.

"不夜城啊,那可是……"軒轅緋洋洋得意,剛要給沐凝解釋解釋不夜城有多牛叉.

此時,沐凝忽然感覺眼皮一跳,她下意識朝右前方看去.

上篇:208 維護容楚     下篇:210 自作孽,不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