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10 自作孽,不可活!  
   
210 自作孽,不可活!

沐凝不過是下意識地感覺到有人在看她,于是掀起眼簾朝那邊看去.

這一看,她果然便見一名身著白衣的男子正凝眸望著她.

只是那人站在了陽光的陰影中,除了那對戾氣極重,卻又亮的驚人的眼睛,沐凝卻是看不清他的臉.

沐凝無意識地朝前走了幾步.

這一霎,她的心突然狂跳起來.

這個人給她的感覺怎麼那麼熟悉,就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一般?

是夢里,他就是她夢里懸崖上的那個白衣男人!

是那個在衣女子將她一劍穿心後對著她吼的白衣男人!

不會錯!

她永遠都忘不了夢中男人那對瘋狂的眼睛!

"美人,你怎麼了?怎麼臉這麼白?"軒轅緋絮叨了半天,卻見沐凝根本就沒在聽,她正要發飆,就見沐凝臉色很不好看.

軒轅緋不由擔心問道.

"姐?"青雪亦是十分關切地扶住了沐凝.

沐凝恍然驚醒,她猛地回眸,只見軒轅緋與青雪都在看她,軒轅緋更是循著她的目光朝右前方看去.

"沒事,"沐凝扯了嘴角,一臉平靜地拉著軒轅緋就走.

"咦,這男人長的倒是挺俊,就是好像有病."軒轅緋一看之下,不由摸著下巴下了結論.

"有病?"沐凝心中咯噔一跳,好像有什麼一掠而過.

她扭頭,再次朝那個方向看去.

"走了!"軒轅緋道,她擰著眉心,似乎很是疑惑,"怎麼好像在哪見過這人?"

"看他的衣服,似乎也是南疆人,而且衣飾華麗,應該是百靈皇族的人."青雪在一旁道.

"想起來了!對!他是百靈太子,步清瀾!"軒轅緋猛地一拍腦門,"瞧我這記性,昨夜還在不夜城見過他的!"

"他是百靈太子?"沐凝忽然感覺腦袋里像是有針紮過,她臉色一瞬變白,腦中仿佛在瞬間閃過了無數的畫面.

"姐,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青雪見沐凝臉色不好,立即伸手扶住了她,擔憂道,"我們回去吧."

沐凝機械地點頭,此時她感覺頭疼欲裂,好像有什麼要破開腦殼鑽出來一般.

然而,她卻死死咬著牙,一聲不吭.

軒轅緋也看出沐凝的不對勁,她也沒再話,而是若有所思地看著沐凝蒼白的臉.

巧的是,他們此時所站的地方不遠處,正是中州王府的後門.

沒走幾步,秦五去敲了門,報上身份,那守門的仆役立即開門迎了眾人進去.

沐凝好不容易才忍下腦中那斧鑿般的疼痛.

她原想回去休息一會,可是剛走到紫園附近,她只見前方迎面走來一名青衫男子.

沐凝的眼睛死死盯著男人面上的那只青銅鬼臉面具.

"姐?"青雪見沐凝忽然頓住了,不由奇怪地回頭看她.

但是這一看,青雪卻猛然間大驚失色,因為她看到自家姐的臉白的沒有一絲血色,那對漆黑的瞳眸里布滿了驚恐.

"姐,怎麼了?"青雪急道.

然而沐凝像是根本聽不見她的聲音,她此時只是拼命盯著那戴著青銅鬼臉面具的男人.

手在身側捏得死緊,豐潤漂亮的粉唇都被咬破,沁出了絲絲血漬.

那戴著鬼臉面具的男人似是察覺到有人在看他,一對陰鷙寒眸也在此刻淡淡朝沐凝瞥來.

只是一眼,那人便複又移開了視線,轉瞬走遠.

可也正是這一眼,卻讓沐凝心中的寒意宛如那被冰封住的河流,冷得徹骨.

眼前似乎浮現出一幅畫面:

山間隱秘的竹屋里,被一劍穿心,又從懸崖*的少女身亡,從異世穿越而來的一縷魂魄占據了這具身體.

然而終究因為傷的太重命懸一線.

一名戴著青銅鬼臉面具的男人救了她,並命令醫術高超的老婦救人.

當少女逐漸康複,她在適應著這具身體的同時,也將那戴著鬼臉面具的男人看作自己的恩人.

然而某一日,她忽然看到那鬼臉男人拿出一張死人的臉皮,逼她戴上.

並告訴她,救她,是為了一個人.

戴上這張人皮面具,她的任務就是,得到那人的心.

他在她腦後種下三根鎖魂針,封住了這具身體所有的記憶,又告訴她,如果半年內不能得到那人的心.

那麼,這三根鎖魂針便會滲透進她的大腦里.

到時,她便只能生生痛死.

……

當腦中的閘門猛然打開,記憶如洶湧的潮水瞬間湧來,沐凝終是受不住那刺骨的疼痛.

眼前一黑,她軟軟倒地.

最後的記憶里,她只見青雪與軒轅緋驚慌失措地對著她叫了什麼.

……

沐凝不知道自己昏了多久,她再醒來時,只覺得累,好像是經曆了一生那麼漫長.

然而青雪卻告訴她,她只昏了一刻鍾的時間,這讓沐凝恍然.

"姐,你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突然昏倒?"青雪擰了一把濕巾,遞給沐凝,難掩面上擔憂.

"大概是這幾天一直趕路,太累了."沐凝擦了把臉,淡聲道.

"緋夫人去叫大夫了,姐,你先躺著."青雪接過汗巾,去扶沐凝躺下.

"不用找大夫,我沒事."沐凝卻擺了擺手,推開青雪就要下*.

青雪急了,沖上去就壓著沐凝躺下,"姐,你都昏倒了,還沒事!"

"是真沒事,我昏倒也是因為之前太累了."沐凝無奈地又躺回*上.

"咦,姐你等等,枕頭上好像有東西."青雪突然兩眼都在瞅那玉色的枕頭,好像發現了什麼.

沐凝回頭,散開的長發如水般拂過枕頭.

她也看枕頭,但枕上除了幾根長發,什麼也沒有.

"剛剛還看到有亮亮的東西,怎麼突然不見了,奇怪!"青雪找了又找,還是什麼都沒發現,她不由皺了眉頭.

此時軒轅緋正好帶了大夫進來,青雪連忙回身去迎.

雖然沐凝一再強調自己沒事,但在軒轅緋和青雪的堅持下,那大夫還是給沐凝把了脈.

結果自然什麼毛病也沒看出來.

沐凝身體可是由簡大教主親自開藥方調養的,現在她感覺身體好的很.

至于她昏迷的原因,這麼個尋常大夫肯定是看不出來的.

最後,那大夫開了個養身的藥方,叮囑不可太過勞累,便離開了.

軒轅緋見沐凝確實不像是有事的樣子,又聽大夫也是累著了,于是也便放了心.

只是不論是她還是青雪,都覺得沐凝自昏迷再醒來後,似乎就有哪里不太一樣了.

但是要她們具體哪里不一樣,這兩人又都不上來.

"美人,你先休息一會,今晚帶你去不夜城玩.我有點事,先走了."軒轅緋沖沐凝眨眨眼,隨即扭著腰出去了.

"姐,真的沒事嗎?"青雪還是不大放心.

"有你家主人在,我能有什麼事?"沐凝失笑.

"嗯,等主子過來,讓主人給姐你再瞧瞧."青雪很自然地道.

但她隨即就看到沐凝臉黑了,青雪立即認識到自己錯話了.

自家姐現在可是將簡牧塵看作豺狼虎豹,避之不及的,她現在提到要主人晚上來,不是在戳姐的痛腳嗎?

"姐,我先出去了,你休息,有事叫我!"青雪吐了吐舌頭,趕緊溜之大吉.

青雪剛出去,一只白球就焦急地滾進來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躥到沐凝跟前,擔憂地看著她.

直到發現沐凝除了精神差一點,並沒什麼不妥,白團子這才松了口氣.

剛剛大人它正在玩耍,突然聽到有人恭王妃暈了,連忙火急火燎地趕過來.

真是擔心死大人它了.

還好還好,阿凝沒事!

"你的驚壓好了?"沐凝瞧著腰都看不見的肥狐狸在那像個人一樣直拍胸脯,不由好笑地戳了戳土豪大人毛絨絨的肚子.

"吱吱吱."土豪大人很是不滿,先前的驚剛壓下去,阿凝這就又來給了大人它一個更大的驚嚇.

一人一狐正嘰嘰喳喳間,門又被推開了,濃郁的龍涎香味瞬間湧來.

沐凝抬眸看去,便見一道墨藍色身影匆匆朝她走來.

"怎麼會暈倒?"容楚看到沐凝醒來,似乎是松了口氣,他隨即握住了沐凝的手.

沐凝抽了抽,沒抽動,也便任他握著,"大夫是累著了."

"那這幾天多休息."容楚不動聲色地撫上沐凝手腕,隨即他眉頭便是一皺.

"真的沒事?"容楚目光悠遠地望著沐凝.

"沒啊!我就是頭暈了一下,能有什麼事啊?"沐凝一臉的莫名其妙.

容楚鳳眸凝在沐凝面上,似是若有所思.

但沐凝的神色自然的不能再自然了,容楚盯著她看了半晌,也沒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容楚眉心幾不可見地挑了挑.

他突然伸手去攬沐凝,將她一把帶進了懷里,揉著她腦袋,沒好氣道,"笨鳥,你走個路也能暈倒,有你那麼笨的嗎?"

"吱吱吱!"土豪大人連忙伸出爪子捂住眼睛.

"喂,了不准叫我笨鳥!"沐凝郁悶,一把拽開容楚正在蹂,躪她腦袋的大手,嘟著嘴,氣憤地瞪著他.

"頭發都弄亂了!"沐凝伸手去耙弄被容楚揉成一團糟的長發,然後怒目威脅他,"再敢動手動腳,我就——"

"你就怎樣?"容楚笑嘻嘻挑眉,捏了捏沐凝鼻子.

只是他笑意並未達眼底,他眼中有一抹深沉的流光掠過.

剛剛他差一點就摸到她後腦鎖魂針所在的地方,卻被笨鳥一巴掌給扇開了.

她到底是有意還是無意?

"……"沐凝氣鼓鼓的無語,她怎麼又忘了,容大妖孽可是油鹽不進的.

沐凝隨即眼光一掠,落在了容楚身上那件墨藍色的錦袍上.

只聽她"咦"了一聲,一臉詭異地斜眼看容楚,"不是這衣服顏色老氣,配不上英俊的王爺大人嗎?"

"本王那件衣服被水淋了,所以本王就勉為其難地換了這件."容楚臉不氣不喘地道.

完還不忘目光睥睨地瞄一眼沐凝.

"那還真是為難王爺您了!"沐凝嘴角直抽筋.

"你知道本王為難就好!"容楚罷,沖一直在邊上捂著眼睛,其實是從爪子縫里偷看的土豪大人使了個眼色.

"吱吱吱!"土豪大人得令,立即躥了出去.

沐凝不知道容楚讓土豪大人去干什麼,她見容楚一直似笑非笑盯著她看,不由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臉.

"笨鳥,你有沒有事瞞著我?"容楚突然眯了眼睛問道.

沐凝聞,心中頓時咯噔一沉,難道被他發現她和簡牧塵的殲,了?

可沐凝看著容楚的臉色,又覺得不大像.

如果是發現自己老婆和好友通,殲,他至少得是很憤怒吧.

但沐凝瞧容楚平靜的很,實在不像是要發怒的樣子.

不定他就是在訛她!

這麼一想,沐凝也冷靜下來,她斜睨容楚,聳了聳鼻子,反問道,"那你有沒有什麼事是瞞著我的呢?"

容楚挑眉,目光一閃,他沉吟片刻,突然問道,"如果有呢,你會怎樣?"

"還真有啊?"沐凝只是隨便問問,沒想到真被她問出容楚的秘密來.

"如果有朝一日,你發現我騙了你,你會怎樣?"容楚似乎很關心這個問題,他盯著沐凝的眼睛,聲音里也有了絲不宜覺察的急切.

"我最討厭別人騙我了!"沐凝清眸驀地一沉,仿佛想起了什麼,她咬唇,眼中倏然有戾氣一閃而過.

她隨即抬眸,看著容楚的眼睛,一字一頓道,"如果我發現你騙了我,我會離開你,從此都不會再見你!"

容楚沉默.

沐凝像是發現自己剛剛臉色太不善了,于是她又彎了眼睫,"嘿嘿,我著玩的!"

容楚微微扯了唇角,卻只是溫柔看著沐凝,並沒多.

"吱吱吱."土豪大人此時又躥回來了,而且狐狸嘴角還叼著一朵花.

"這是什麼花?"沐凝一看那花兒竟然是七彩的顏色,頓時就奇了.

"這薔薇也是那靈山上生長的,中州王府里有一株,剛開了一朵."

容楚從土豪大人嘴里拿下那朵七彩薔薇,牽了沐凝的手坐到妝鏡前.

"只開了一朵,就被你摘了?"沐凝眨了眨眼,看著鏡子里站在她身後的男人.

"狐狸摘的!"容楚挑眉,隨即拿過梳子,竟是要給沐凝綰發.

沐凝驚了一下,想要站起,卻被容楚摁了回去.

"坐好!"容楚面上笑容依舊,他修長手指在沐凝長發中翻轉.

不過片刻,她原本散在身上的長發已被他綰成發髻.

樣式簡單,卻又不失精巧.

土豪大人抓著那支薔薇遞過來,容楚替沐凝插在了發間.

他俯身,將下巴擱在沐凝肩上,與她一同看著鏡中清麗無雙的少女.

這一霎,鏡外兩人相依偎,鏡中儷影成雙.

沐凝的心忽然狠狠顫動起來.

有一股不知名的愫緩緩流過她心房,她目中光華也一瞬溫柔如水.

綰青絲,挽思!

"喜歡嗎?"容楚長指輕撫沐凝臉頰,鳳眸里流光粲然.

"嗯."沐凝老實地點頭,確實很美.

花美,人更美!

這個美人嘛,自然是指沐凝身邊站的這一位.

"今晚帶你去不夜城,介紹個朋友給你認識."容楚微笑.

"男的女的?"沐凝下意識就脫口問道.

"男的."容楚目中笑意更甚.

"你別誤會,我就是隨口問問."沐凝嘟了嘴,眼中閃過羞囧.

"好!"容楚竟然少見地沒有打趣沐凝,他笑吟吟道.

容楚突然變得這麼溫柔,沐凝突然感覺別扭地要命.

"王爺,中州王有請!"恰好溥公公此時在外邊稟報.

"開席了,你要一起去吃嗎?"容楚問道.

沐凝想了想,搖頭道,"人太多,好吵,不去了."

"嗯,我也覺得,一會讓人將午膳給你送過來,土豪在這陪你."容楚道.

看到沐凝點頭,他方才轉身走了出去.

容楚一出去,沐凝立即盯著土豪大人問道,"你家主子今天是不是又犯神經病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純潔地眨眼.

它至今沒弄明白阿凝的神經病是個什麼病.

"就是,嗯,他是不是吃錯藥了?"沐凝擰著眉頭,很是糾結,"要不怎麼今天變這麼溫柔,還給我送花綰髻的,好不正常!他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吱吱!"土豪大人深有同感地點頭,主子今天確實不正常,竟然教唆大人它去偷花,還對阿凝這般和顏悅色.

不正常,絕對不正常!

彼時,容楚也就剛走出房門幾步.

對于他的耳力來,即使屋子里那一人一狐刻意壓低了嗓音,但他還是都聽到了.

當尊貴的攝政王殿下聽到沐凝竟然他神經病犯了,又他吃錯了藥,頓時腳下一個踉蹌.

葉冰與溥公公一左一右,自然也聽到沐凝那句話,但二人卻是目不斜視,面上表鎮定地不能再鎮定了.

因為他們都已看到,自家王爺的臉都黑了.

哎哎,也怪王爺以前欺壓王妃太過分,現在想對人家好,也被懷疑目的不單純了.

這就叫自作孽啊……

上篇:209 容楚的擔心     下篇:211 王爺與未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