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11 王爺與未婚夫  
   
211 王爺與未婚夫

在屋里用完午膳,沐凝本想午睡一會,但或許是心事太重,她竟是了無睡意.

于是沐凝便起身,攜了土豪大人去園子里走走.

雖然午後陽光熾烈,但中州王府里草木扶疏,桂園里種植了足有幾百棵桂樹,此時正值花季,滿園桂子飄香,甜得膩人.

有丫鬟仆役正鋪了紙在樹下,搖晃樹枝,那金黃色的花朵便紛紛揚揚如雨灑落.

頃刻間,地上已經鋪了厚厚一層桂花.

"吱吱吱!"土豪大人頓時兩眼放光,立即像是一道箭光般掠過.

只見肥的像只肉球的土豪大人躥到那花毯上,先是撒著歡兒打了個滾,待到滿身都沾了那金黃花朵,白球又呲著大門板牙,出動兩只爪子,一爪抓了一把花,往自己頭上撒.

"混蛋,人家打花不是給你洗花瓣澡的!"沐凝一見這狐狸的臭美樣,頓時一腦門黑線.

她咚咚走過去,就要去拎土豪大人.

那些丫鬟仆役們還從沒看過穿衣服的狐狸,而且土豪大人也確實萌呆了,眾人一時都好奇盯著看,並沒有阻止土豪大人的花癡行為.

此時聽到聲音,眾人這才朝身後看去,一看到話的是那樣一名清麗無雙的少女,幾乎所有人都立刻看直了眼.

"見過恭王妃."有昨夜在宴會上服侍的丫鬟認出眼前少女是恭王妃,立即福身行禮.

其余丫鬟仆役也連忙收回視線,紛紛行禮,"恭王妃殿下!"

"不必多禮!"沐凝微笑,她隨即問道,"你們收這桂花是要做什麼?"

"回恭王妃的話,這些桂花是用來醃制桂花糖,做桂花釀,還可以做桂花糕,用處很多的."先前認出沐凝的那名丫鬟伶俐回道.

"是做吃的呀!"沐凝挑眉,頓時加快了步子走過去,直接就拎起了土豪大人的後脖子,教訓道,"聽到沒有,這是用來做吃的,別給弄髒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一聽這些桂花竟然能做桂花糖桂花糕,那兩只眼睛立馬就放出了綠光,口水都流下來了.

"不妨事的,恭王妃,園子里桂花多的很,它喜歡玩就讓它玩吧."那幾個丫鬟仆役都是一看到土豪大人就喜歡上了.

此刻聽沐凝責備狐狸,這些個丫鬟竟然都急著幫土豪大人起好話來.

尤其是當他們見這只肥嘟嘟好可愛的狐狸似乎還能聽懂人,頓時一個個更是喜歡的不得了.

若不是狐狸是在恭王妃手中,她們都想上來摸摸那毛絨絨的大腦袋了.

"吱吱!"土豪大人眨著大眼睛,仰頭看沐凝.

"那你去玩吧."沐凝松開手,放了土豪大人.

但還沒待土豪大人跑遠,沐凝便聞身後有人叫她.

"是阿凝嗎?"

乍一聽到這聲音,沐凝身體猛地一震,她腦中一霎如流水潺潺,無數的畫面瞬間掠過,遽然間彙聚成洶湧瀑布.

巨浪滔天,猛烈沖擊著她脆弱的神經.

她清澈靈透的黑眸里也染了極重的暗色.

仿佛不見底的深淵.

"是阿凝嗎?"那人見沐凝沒有回應,于是又向她走近幾步,再次問了一聲.

沐凝閉緊雙目,再睜開時,目中已然恢複了清明.

她好似才聽見有人喚她,立即轉眸看來.

只是當她目光一掃,最終落在眼前那名身著南疆皇族服飾,相貌英挺俊美的男子身上時,目光先是一凝,隨即又朝左右看看.

直到確定方圓數丈之內只有他一人,沐凝方才疑惑地看向他,"剛剛是公子叫我麼?"

步清瀾一見少女轉身看來,眉頭便是一挑.

待到她狀似迷惑地叫他公子,又問是不是他在叫她.

步清瀾眸子便眯了眯,他勾唇,染了血色的眼底也浮上了一抹趣味.

"阿凝,你不認識我了?"步清瀾又朝沐凝走近一步.

他嗓音低啞,帶著急切,目光卻是一如既往貪婪地盯著少女清麗的臉蛋.

這張臉讓他朝思暮想了那麼久.

今日,他終于再次見到,卻令他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明明還是一樣的眼一樣的臉一樣的容顏,都是那般美麗脫俗.

然而比起從前那位居于聖湖上的大殿內,總是高高在上冷若冰霜,似乎這凡世間不會有任何事能夠打動她的月女.

如今的少女雖然容顏依舊清冷,但那對清透的眼眸卻變得靈動慧黠.

只見她眼波顧盼間,直讓人以為九天上的銀河都落入了其間.

明亮,乾淨,清澈.

僅僅只是眼神的變化,卻讓她整個人都變得生動了起來.

如果,原來的她是畫上的美人,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那麼如今的她就是那從畫上走下,步入凡塵的仙子精靈.

如那清晨染了朝露的薔薇,清新脫俗,卻又嬌美無雙.

令人一看,就再也移不開目光.

"我必須得認識你嗎?"沐凝很不喜歡眼前男人看她時那毫不掩飾的赤,裸眼神.

她見他不斷逼近,漂亮的黛眉不由就蹙了起來,卻是沒有後退,而是目光冰冷地看著他.

"當然,本太子可是你名正順的未婚夫!"步清瀾停下腳步,他戾氣極重的眼底浮上血色,唇角勾起一抹陰冷玩味的笑.

他完這話,眼睛就一直緊盯著眼前少女,似乎想要看進她靈魂的深處去.

步清瀾之所以會找到中州王府,也是因為他見到了那些被他派去請沐凝,卻被打的幾乎全都沒了半條命的手下.

當他聽那中年男人月女稱不認識他時,當即心火直冒,是以他立即來了這里.

他到要看看,沐凝在看到他後是否還能假裝不認識他.

沐凝聞,先是不可思議地圓睜了清麗雙眸,上下打量著步清瀾,隨即便"撲哧"一下掩嘴笑出聲來.

"公子,你真是笑了,本妃是名正順的恭王妃,什麼時候變成你的未婚妻了?"

沐凝笑過那一聲後,立即沉了眼眸,冷聲喝道.

她身上自有一種不怒而威的清冷威壓,讓人不寒而栗.

可是這一句話卻顯然激怒了步清瀾,他在聽聞沐凝自稱恭王妃時,目中霎時迸出了煞氣.

他暴怒,一伸手,就要去抓沐凝素手,"什麼恭王妃,你是本太子的未婚妻,我們可是拜過鳳神的!"

因著這里是中州王府,還從沒有人膽敢在這里鬧事.

所以,原本桂園里的那些下人們見有人找恭王妃,以為那是恭王妃的朋友,也就都沒在意.

誰想他們竟突然看到那南疆太子伸手去抓恭王妃,頓時一個個都被驚到了.

如果恭王妃在這里受傷,那麼恭王殿下定然會雷霆震怒,這樣他們豈不是給中州王爺引來了麻煩?

"放尊重點!"沐凝見步清瀾伸手抓她,她目中光芒霎時一冷,濃濃的厭惡感令她根本就不願意讓步清瀾碰她分毫.

一聲清斥後,沐凝身形便是一閃,躲開了步清瀾,同時一巴掌扇了過去,狠狠打在了步清瀾右臉上.

步清瀾似乎根本就沒想到沐凝竟然會打他,猝不及防之下,狠狠挨了一巴掌,他的頭都被打偏了.

但此刻的步清瀾卻是不怒反笑,他眯眼,伸舌舔去了嘴角一抹血漬,那眼神卻是變得愈發興奮起來.

"真辣!"他笑著,再次一步步逼近沐凝,高大的陰影將她完全罩住.

他居高臨下看著正冷冷看著他的少女,邪邪一笑,"本太子真是非常喜歡現在的你,比你以前的木頭樣子實在是好太多了."

"可是本妃不喜歡你!"

沐凝毫不畏懼地盯著眼前一臉邪氣的男人,冷笑,"我再一次,我不認識你!如果你再敢糾纏,就休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不客氣,你能將我怎樣?"步清瀾見沐凝始終對他不假辭色,不由也沉了臉色.

只見他額頭青筋隱隱跳動,似乎有暴怒的前兆.

沐凝一直凝目望著眼前明顯不太正常的男人,目光閃了閃,她突然抿嘴,眯眸莞爾一笑,"我不會將你怎樣!剛剛我是跟你開玩笑的!"

她這一笑,霎時猶如春曉之花綻放,明媚如那朝陽下臨水的嬌花,一瞬迷了步清瀾的眼.

趁著步清瀾怔愣的瞬間,沐凝輕盈走過,在經過他身邊時,她仿若不注意般伸手輕輕一彈.

空氣中,似乎有淡香飄過.

只是這園中桂子甜香太甚,那樣的一縷淡香瞬間就湮沒在了這滿園的桂香中.

"阿凝!"步清瀾見沐凝要走,終于反應過來,他下意識伸手就要去抓沐凝肩膀.

沐凝感覺到那陰冷的氣息瞬間逼近,眼前仿佛再次掠過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她眼一沉,幾乎是毫不猶豫就蘊氣在手,右掌中綠芒一閃,已然是對步清瀾動了殺機.

這一掌,沐凝幾乎用盡了全力,因為沒有人比她更清楚步清瀾的殘忍與凶悍.

然而,沐凝剛剛舉掌劈去,她便覺一股柔韌的勁氣襲來,宛如春風化雨一般霎時拂去了她掌中勁力.

隨即,有強壯的臂膀挽住她纖腰,將她帶入了溫暖寬厚的懷抱里.

"笨鳥,不要命了?心脈受損過,還敢逞強?"容楚低沉中帶了怒意的嗓音響在耳畔.

沐凝仰首,眼前男人那從來都是處變不驚淡定從容的鳳眸里,此刻竟是染了驚懼.

他怒瞪著她,同時揮,無形的勁氣瞬間化去了步清瀾拂來的一掌.

她抿嘴笑,眼睛里也閃著精靈的笑意,看到他,剛剛還惶亂的心突然就安定了下來.

"吱吱吱!"土豪大人從容楚衣襟里探出大腦袋,見主子終于及時趕到,阿凝無恙.

土豪大人頓時長長松了口氣.

有差點被秦傲天做成圍脖的先例在,土豪大人已經深刻的意識到,在面對比它強大的多的對手時,一味蠻干是不行的.

所以當大人它一看到步清瀾看阿凝的眼神不對,又感覺到這個人非常危險.

于是它立馬給主子發出了信號,並且還去桂園入口處給主子領路.

"干的不錯!"容楚也是摸了摸土豪大人的腦袋,表揚了大人一頓.

"吱吱!"土豪大人呲牙.

但他隨即就瞪著沐凝,一個暴栗敲在她腦門上,"笑?你還有臉笑!"

容楚似乎很生氣,他氣沖沖瞪了沐凝一眼,隨即轉眸看向步清瀾,聲音瞬間沉冷.

"本王王妃好好在這里賞花,不知百靈太子為何要對本王王妃動手!"

容楚見步清瀾直勾勾盯著沐凝,心里就很是不悅,是以他此刻的語氣已經非常不善.

若不是此處是在中州王府,容楚又與中州王素來交好,他不想讓中州王難辦.

以他的性子,見到有人膽敢覬覦他的女人,他就算不殺那人,也是要將其暴打一頓的.

步清瀾見沐凝怎麼也不讓他近身,卻又任另一個男人將她摟在懷里也不反抗.

反而還笑吟吟的似乎很高興,他的臉色頓時就沉了下去.

但步清瀾此刻也認出容楚身份,是以他並不敢輕易發難去惹容楚.

而是眼神複雜,冷冷問了一句,"她是你的王妃?"

"當然!"容楚一挑劍眉,鳳眸里已然染了刀霜般的凜冽寒意.

步清瀾本來看著沐凝與容楚親密的樣子,他就覺心火難消.

此刻又聽容楚他竟已與沐凝成婚,他只覺心頭仿佛有毒蛇在咬,血眸中瞬間浮上了殘暴的冷意,頓時就是一聲厲叱.

"阿凝,你竟然敢違背鳳神意願與外族通婚!?你可知你這種行為是要受火刑的!"

"都不知道你在什麼!"

聞,沐凝卻是一個白眼就翻了過去,她一撇嘴,不屑道,"還有,我不是什麼阿凝,我叫鳳驚鸞!"

罷,她一扯容楚,"走啦!"

容楚卻是在聽聞步清瀾那句話後猛地擰起劍眉,他任沐凝拉著他走.

然而垂下的鳳眸里卻浮上了猶疑與震驚.

沐凝並沒有看容楚,所以她也沒注意到容楚此刻的眼神變化.

她現在只想離步清瀾遠一點.

她不喜歡他身上的味道.

陳腐,壓抑,死亡,還帶著脂粉的香氣,這讓她感覺十分厭惡.

可是兩人還沒走出幾步,就見一群人簇擁著中州王步履匆匆趕來了.

"恭王可讓本王好找!"

剛剛宴席進行了一半,中州王突然見容楚臉色大變,一陣風似的掠出,他就知道定然是發生了什麼事.

于是中州王也便跟著出來,一路跟來了桂園,只是他並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此刻只見容楚攬著他的王妃,神色冷凝,不遠處還站著神同樣不善的百靈太子,中州王不由挑了挑眉.

剛剛在桂園入口,已經有丫鬟向他稟報了方才的事.

于是,中州王走到沐凝與容楚面前,關切地詢問起沐凝是否受到了驚嚇.

但是,當中州王走近,眼神卻是一下就被少女烏發間那一朵七彩的薔薇吸引.

沐凝一抬頭,就見中州王不錯眼地盯著她頭上看,她心中頓叫不好.

上篇:210 自作孽,不可活!     下篇:212 最後一根鎖魂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