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12 最後一根鎖魂針  
   
212 最後一根鎖魂針

沐凝見中州王不錯眼盯著她頭上看,她眨眨眼,又眨眨眼,隨即便反應過來,中州王這是看到她頭上的七彩薔薇了!

沐凝心中頓叫不好.

我了個擦,這花可是土豪大人偷來的.

容楚還僅僅只開了這一朵!

這下完了,這目標也忒張揚了,中州王肯定發現這花是他的,這下是人贓並獲了!?

沐凝心虛之下,連忙往容楚身後躲.

偏偏容楚這厮毫無眼力,拽了她又給拖回來了,還挾在臂彎里不讓她動.

"喂!"沐凝著急,暗暗給容楚使眼色,又抓起容楚寬廣的子就往頭上遮.

偷了別人這一看就很珍貴的東西,沐凝本就心虛.

一心虛,她就覺得包括中州王在內的所有中州王府的人看她的眼神都帶了鄙夷.

沐凝現在真是好郁悶,容楚當時都已經告訴她這花是偷來的,她怎麼就腦子一抽還讓他給她戴上了呐!

這下好了,捉賊捉髒,就算她想抵賴也不行了.

"上官兄,本王這王妃原就是只笨鳥,讓你見笑!"容楚見沐凝這著急忙慌做賊心虛的模樣,眼里就帶了笑.

但他面上卻不露分毫,一邊著,他一邊扯下被她死死揪著的廣.

又用肘彎橫過她脖子,狀似勒著她,實際卻並沒弄疼她,只是不讓她動彈了.

"誰呢?"沐凝聽了就嘟了嘴,又用眼斜容楚.

這妖孽真是時時刻刻都不忘貶低她幾句.

不定這七彩薔薇也是他故意摘來陷害她的!

"王妃性子純真可愛,容兄真是好福氣!"中州王上官梅遠聞卻是哈哈大笑起來.

他看向沐凝的眼神里也帶了欣賞的笑意.

"王爺過獎了."但沐凝這一聽卻是立即羞了臉,她聲如蚊吟,呐呐道,伸手悄悄抓起容楚的子又要遮臉.

偷了人家主人的東西,還被主人誇純真可愛,即使她臉皮再厚,也是忍不住老臉一.

"笨鳥,你今天為何對本王的子如此有獨鍾?"

可是容楚這個專業拆台一百年的不要臉家伙,竟像是完全感覺不到沐凝的羞囧,又是一臉嫌棄地抽回了他那寶貝子.

接著還獻寶似地扳正沐凝都快垂到胸口的臉,指著她發上的那朵七彩薔薇,笑嘻嘻對上官梅遠,"上官兄,你看本王王妃戴著這這朵七彩薔薇是不是很漂亮!"

容楚此話一出,沐凝就感覺到中州王以及他身後隨從看向她頭上那朵花的表都很微妙,頓時囧得她恨不得一頭趴地上碰死.

"敢問容兄,這花是從何處摘得?"上官梅遠眼神閃了閃,還是忍不住問道.

"唔,這個我倒真是不知,這花是我這狐狸摘的."容楚顰眉道.

土豪大人心里狠狠地鄙視了自家主子一把.

但表面上狐狸卻還是做出一派天真模樣.

呲牙,眨眼,然後伸爪子指了指自己鼻子,示意確實是它摘的花.

上官梅遠一聽,頓時倒抽一口冷氣,他自看到沐凝頭上戴花時心里就感覺不對.

七彩薔薇何其珍貴,十年了,也才開這一朵……

他的澈兒還等著七彩薔薇來救命呢!

可是今天卻被一只狐狸給——上官梅遠望向土豪大人的眼神一時有些複雜.

但他又不能和一只狐狸置氣!

恭王容楚也是不能得罪的……

此刻,就連向來好脾氣的上官梅遠一時都凝了眼,沒有出聲,場面突然就有些尷尬.

偏偏容楚就像是看不到中州王身邊那幾人眼中的憤怒一般,仍然笑得老神在在,十分欠扁,"上官兄?"

不過好在容楚還有一個最忠實的擁護者.

"吱吱吱吱吱吱!"只見土豪大人這貨蹲在容楚肩頭,兩只爪子捧在心口,呲著牙,刻意做出一臉的崇拜模樣.

真是——

要多虛偽就多虛偽!

沐凝都忍不住要翻白眼了.

她突然有些不明白,她都能感覺到這朵七彩薔薇對上官梅遠很重要,容楚怎麼還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若不是容楚還挾持著她,她真想現在就拿下那朵七彩薔薇交還給中州王,然後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

然而上官梅遠也只是默了一默,隨即便已展顏笑道,"鮮花配美人,這七彩薔薇也只有恭王妃這般鮮豔的美人戴上,才能更顯出其價值."

"王爺,可是那是王爺的藥——"上官梅遠身側一名眼神銳利的年輕男人不忿.

"莫了!"上官梅遠卻是淡淡擺手,打斷了那男子的話.

沐凝此時心中卻是一動,她不由多看了上官梅遠幾眼.

容楚頓時收緊臂彎,在沐凝耳邊陰沉沉道,"不准看別的男人!"

沐凝氣鼓了嘴,忍不住再次朝天翻了個白眼.

這妖孽還真是氣,中州王都多大年紀了,她看看怎麼了?

彼時,上官梅遠再轉首,望向容楚時,已然恢複了平靜,"容兄,可與我一同回聚義廳?"

容楚劍眉一挑,鳳眸卻是冷冷斜睨一直站在一旁,陰森著臉死死盯著他與沐凝的步清瀾,嗓音也冷了下來,帶著濃濃的不悅,"不去了,本王王妃無端被人騷擾,受了驚嚇,本王要回去給她壓驚!"

罷,容楚朝上官梅遠拱了拱手,看也沒看步清瀾一眼,挾著沐凝就走.

步清瀾從容楚出現從他手中搶走沐凝,到看見他與沐凝那般親密,他心里就像是盤進了一條毒蛇,那毒液生生滲透進他的每一寸血液里.

他本就戾氣極重的眼底此刻更是盤旋起刻骨的怨毒與憤怒.

尤其是當他看到沐凝與容楚相處時所表現出的那種與從前截然相反的靈動可愛,他眼睛亮起的同時,心里也像是有只貓爪在撓,抓心撓肺的癢.

"站——"此刻,步清瀾見沐凝要走,他一急,眼中頓時泛上寒意,抬腳就要上前阻止.

"太子殿下!"上官梅遠適時地攔住了步清瀾.

雖然他也不喜歡百靈這個陰沉的太子,但身為中州王,面子上他不想做的太難看.

而且上官梅遠也很清楚,容楚今天已經是看在他的面子上對步清瀾諸多忍讓了.

他擔心萬一步清瀾再不識好歹繼續糾纏恭王妃,惹惱了容楚,容楚有可能會大開殺戒.

雖然南疆百靈是國,國力不如其余幾國,但上官梅遠並不願就此得罪他們.

步清瀾被上官梅遠這一攔,心頭頓時火起,他目中閃過戾色,雙手都在身側捏得咔咔作響.

望向上官梅遠的眼睛里陡然迸出了煞氣.

"王爺心!"中州王府的侍衛們緊張地將上官梅遠圍在中間.

"怎麼,步太子,在本王的地界,你竟然還想殺了本王不成?"上官梅遠絲毫不見驚慌,他冷笑,端正儒雅的目中閃過一絲譏誚.

步清瀾此時也發現自己行為失當了,中州王府里高手眾多,單是中州王一人就是深不可測.

只見步清瀾面色遽然一變,他已然迅速收斂了氣息,眼中也恢複了清明,一抱拳,恭聲道,"清瀾失禮!王爺恕罪!"

"不敢!步太子記得自己身份,以後還望勿要再如此沖動為好!"上官梅遠也沒心應付步清瀾,廣一甩,他人已瞬間走遠.

當中州王府的侍衛都隨中州王離開,步清瀾連忙追到桂園入口張望,可是哪還能看到那一道清麗身影?

"老東西!等本太子掌握了云圖奧秘,定然要踏平中州,馳騁天下,到時候,本太子要讓你們所有人都跪在本太子腳下!"步清瀾憤然咬緊牙關,目中一瞬迸出凶狠殘忍的厲芒.

……

另一邊,沐凝一路被容楚挾回紫園後,氣的她一把甩開他大手.

"喂,妖孽,你這事干的不厚道,吃人家的住人家的,怎麼還能偷人家救命的藥!"沐凝氣鼓鼓地罵道.

她剛剛看中州王和那幾個人難看的臉色就已然猜到,這七彩薔薇怕是對中州王有莫大的用處.

容楚一回來就拿著一把指甲刀動作優雅地修著指甲.

土豪大人趴他旁邊打盹.

聽到沐凝的話,容楚掀起眼皮斜過去一眼,似笑非笑道,"那你還回去呀!"

"正有此意!"沐凝瞪容楚,裙擺一旋,轉身要走.

"七彩薔薇入藥,要在花摘下來的一炷香時間內才有效,過了這個時辰,再當藥使用,就會變毒藥!還是見血封喉那種!"容楚也不攔沐凝,而是在那仿若一個人自自語.

土豪大人"唰"一下就豎起了大耳朵.

沐凝剛踏出門檻的腳步也硬生生頓住,她轉頭看容楚,一臉的不可思議的震驚,"你知道還摘人家救命的花?!"

容楚撇撇嘴,用眼睛去睃土豪大人,無辜道,"又不是本王摘的!"

土豪大人立馬呲牙,很有義氣地扛了下來,伸爪子指著自己,"吱吱吱!"

不是主子摘的,是大人摘的!

沐凝都快被這一人一狐給氣飄了.

見過無恥的,沒見過明明無恥竟然還這麼理所當然的!

"你笨,還不樂意!"容楚見沐凝眼睛都快噴火了,他也想著她不久才暈過一次,身子還虛著,可別真給她又氣著了.

而且這丫頭又是個倔脾氣實心眼,若是不告訴她事真相,怕是她又要胡思亂想內疚好久.

沐凝見容楚罵她,頓時氣的臉都綠了.

"好了好了,告訴你就是!"容楚收起指甲刀,起身走過去,沒好氣地捏了捏沐凝鼻子,"你這心軟的毛病什麼時候才能改掉,都沒見過人,這就開始給擔心上了!"

"你不!"沐凝沒心跟容楚扯皮,她臉皮還沒厚到那種在這里吃住,還偷人家東西的地步.

剛剛被中州王那群人盯著看,她都羞得無地自容了.

"上官梅遠有個兒子,今年十八歲,十年前莫名得了一種怪病,發作起來全身會像蛇一樣蛻皮,兩條腿也殘了,所以他從靈山上找了七彩薔薇,留著給他兒子治病."容楚簡要道.

"你知道還讓土豪去摘花!"沐凝已經震驚地圓睜雙目,一臉憤慨.

"笨鳥,在你心里,我就是那樣視人命為草芥的人嗎?"容楚不悅.

沐凝連忙點頭,肯定地回答,"是!"

容楚一窒,眼角抽了抽,他轉眸去看土豪大人,心想也只有這肥狐狸最懂他了.

誰知道土豪大人一見容楚瞅它,竟然也和沐凝一樣,猛點大腦袋,贊同地不能再贊同了.

容楚當即惱羞成怒,他本要發怒,但又在觸到沐凝鄙夷的眼神時改了主意.

他勉強忍了怒火,咬牙道,"你們兩個蠢貨,知道什麼?那七彩薔薇根本就不能治上官澈的病,反倒會加重病,本王難得做一回好事,竟然還被兩個蠢貨誤解!"

容楚冷哼一聲,隨即傲嬌地走開.

"那你為什麼不直接明?"沐凝相信容楚的是真的,但她還是對他的做法不贊同.

知道不好,明就是,非要搞的跟做賊一樣!

"什麼,本王像是那種多嘴好心的人嗎?"容楚還在那別扭著.

"……"沐凝頓時送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她是徹底對這貨無語了.

"那現在咱們都被當賊了怎麼辦?"沐凝一瞬又苦了臉.

"他們不敢!"容楚冷哼一聲,"本王已經讓溥子放出風聲,稱只有本王會治那種病,不出今夜,上官梅遠就會來求本王!"

"你會治?"沐凝眼睛一亮.

但她隨即又在心里鄙視容大妖孽,恐怕這貨本就是打著要中州王欠他人的主意來的.

"不會本王在這里那麼多干什麼?"容楚盯著沐凝,突然出其不意問道,"你和步清瀾什麼關系?"

沐凝正在琢磨容楚他會治那種蛇蛻病是真是假,冷不丁突然聽到他問她和步清瀾的關系.

幾乎是下意識的,沐凝脫口而出,"未——啊?"

但她立即就反應過來,不但猛地住了嘴,而且眼中也露出一絲迷茫神色,"什麼什麼關系?"

容楚卻是聽到了沐凝那脫口而出的一個字.

只見他一霎眯了鳳眸,定定凝視沐凝的眼睛,聲音也沉了下來,"笨鳥,不准騙我!"

"我什麼時候騙你了?"沐凝氣的嘟嘴.

"你是不是最後一根鎖魂針也掉了?"

"有嗎?"沐凝擰了眉心,疑惑地伸手摸了摸後腦,"我不知道呀!"

"真不知道?"容楚凝視沐凝半晌,見她神色中未見異樣,他挑眉,流光般的鳳眸里霎時有精芒掠過.

什麼時候,這只笨鳥竟然也能做到如此處變不驚的地步了?

先前他屢次想要查看她腦後,都被她以各種理由拒絕了,就是他為她綰發時,她也是稱頭痛,不讓他碰那里.

偏偏她還是和從前一樣與他嬉笑怒罵,神十分自然,讓他都忍不住有些懷疑是不是真的是他想多了.

然而,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容楚總覺得今天的沐凝看起來似乎確實有哪里與從前不同了.

上篇:211 王爺與未婚夫     下篇:213 軒轅大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