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13 軒轅大帥哥  
   
213 軒轅大帥哥

容楚並沒有再多問,因為他知道,有些事不是問了就能得到答案的.

他伸手,溫柔地替少女將垂到額前的發絲捋到耳後,鳳眸里仿佛閃耀著點點碎星.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隨即牽了她手,"走吧!"

沐凝見容楚沒有再糾纏鎖魂針的問題,不由暗暗松了口氣.

此時見他要走,于是隨口問到,"去哪啊?"

"不夜城,"容楚目光飄遠,微微一笑道,"留在這里左右無事,不如去見見老朋友!"

"噢!"沐凝淡淡應了一聲,卻是垂了長睫,看不出在想什麼,神也是淡淡的.

然而,在今日聽到步清瀾所的那一番話後,她這樣的神看在容楚眼中,卻讓容楚的心注定不能再平靜.

其實早在得知沐凝真實身份後,容楚就曾派人去南疆探查過.

可是月女在南疆的地位與身份何其尊崇,南疆又是十分排斥外族的民族.

所以當那些南疆人一旦被問及有關月女的事,不是諱莫如深,就是閉口不.

容楚交游天下,在南疆自然也有人脈,然而這一次,那些人竟也支支吾吾,一副為難的樣子.

似乎月女的事在南疆已成了禁忌話題.

容楚原本並未在意,他是覺得,既是他認定的人,那麼不管前方有再多的艱難困苦和阻礙,他也絕對不會放棄.

但是如今,他心中卻生出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主子要走,連忙躥到了他肩頭蹲著.

雖是要去不夜城,但容楚卻並未乘坐馬車,而是就這麼牽著沐凝手一路走來.

他們兩個的容貌又是如此惹眼,男的劍眉鳳眸,俊美如天上謫仙,女的鮮豔明媚清麗無雙.

再加上那只肥嘟嘟還穿著衣服的狐狸,這樣的兩人一狐走在大街上,無疑是最惹人注目的.

一時間,這條長街上人頭攢動,大批的人聚攏了過來,全都目眩神迷地跟在兩人身後.

各種贊揚溢美之詞不絕于耳.

容楚和土豪大人這兩貨似乎非常享受這種被萬眾矚目的感覺.

只見那一人一狐都是氣定神閑,容楚信步走來,舉止優雅,不時的,他流轉的鳳眸還朝人群中掠去,唇角綻開迷人的微笑.

霎時便有女子興奮的尖叫聲響起,接著就聽到"砰砰"數聲,有人竟激動到倒地暈過去了.

土豪大人亦是昂大頭叉肥腰,雄赳赳氣昂昂,神氣得不得了.

沐凝卻不習慣這種場面,她已經一腦門黑線,額頭青筋直跳,都快要被這兩貨囧翻天了.

尤其是當沐凝看到容楚竟然還對著那些女人放電拋媚眼時,頓時心頭火起.

她惡狠狠瞪著那厮,偏生容楚還不看她,這更讓沐凝火冒三丈.

她咬牙切齒地怒甩容楚大手,也不看他,氣呼呼就往前直沖而去.

"吱吱吱!"土豪大人火速跟了上去.

容楚仿佛才發現沐凝生氣了,他看著那抹纖細背影,也不追,劍眉挑了挑,鳳眸里已然染了笑意.

彼時,他眼神狀似隨意掃過,人群中,有面貌尋常的男子在不同的方位朝他點頭.

霎時間,容楚眼中有不動聲色的精芒掠過,然而他唇角的笑痕卻是更深了.

剛一出中州王府他就發現有人跟蹤,而且聞氣味,似乎又是那些討厭的南疆人.

看來之前洛清流揍得他們還是太輕!

所以容楚干脆就步行,反正不夜城離的也不遠,而且他也想看看,暗中究竟有多少人在打他的笨鳥的主意.

這一來,倒是讓他發現了有趣的地方.

原來隱在暗處的南疆人竟然分成了好幾派,一派顯然是步清瀾的人,這些人看笨鳥的眼神明顯不對勁.

但剩下的那幾派人,就連容楚也有些分辨不清他們的目的了.

似乎是在保護笨鳥,又好像帶著監視的意味.

還有一些人眼中竟然還透出露骨的貪婪.

容楚突然覺得他是不是讓這南疆平靜的太久了,久到他們都忘記了誰才是天朝上國!

他們不但屢次在他大乾帝都行暗殺之事,現在主意又打到他家笨鳥身上.

容楚眯了眯眸,抬手做了個手勢,溥公公恭敬跟了過來,"王爺有何吩咐?"

"青魂也該從北金回來了,傳本王的命令,讓他一回來即刻去南疆——他知道該怎麼做!"

容楚站在不夜城氣派的大門前,一身墨藍色錦袍貴氣天成,只是此刻他耀眼的眉目間卻是散發出凌厲的煞氣.

"是,王爺!"溥公公一聽容楚竟然要讓青魂去南疆,眼睛就是一亮,他立即就猜到了王爺的意圖.

但溥公公卻是什麼也沒,而是立刻躬身領命退下.

另一邊,沐凝氣沖沖到了不夜城門前,就被門外兩個厮模樣的男子攔住了.

"姑娘,請出示請柬!"

"什麼請柬?"沐凝驚訝,她都沒來得及對這美輪美奐的建築物的震驚一下.

"對不起,姑娘,今天是我們不夜城的流光飛舞之宴,沒有請柬是不能進去的!"其中一個厮彬彬有禮道.

"吱吱!"土豪大人一聽有宴會,頓時眼冒綠光,口水都流下來了.

"流光飛舞之宴?"沐凝卻是顰了眉,先前軒轅緋提及不夜城時,她只以為這里是個高級一點的花樓而已.

現在再看看這不夜城的建築規模,這氣派,似乎已不僅僅只是高級,而是高端大氣上檔次了呀!

看樣子,沒有請柬是肯定進不去的,沐凝正躊躇是不是要等容楚來了再進.

她記得軒轅緋跟她抱怨,是容楚要讓她去不夜城做管事,這麼來,容楚應該也是這地方的股東吧.

不知道報上他的大名可不可以?

剛想到這,沐凝眼角的余光里忽然瞥見一道熟悉的白衣身影走過.

"軒轅緋!"沐凝立即驚喜叫道.

她從沒有覺得軒轅緋這麼可愛過,真是剛想到她,她就出現了啊!

沐凝興沖沖撲過去,一把就挽住了來人的胳膊,也是直到近前,她才發現軒轅緋竟然換了男裝

只見她一身繡竹枝的白衣,頭發全部束起在頭頂,扣墨玉.

濃長的秀眉下是一對熠熠生輝的星眸,高蜓的鼻梁,豐潤的唇.

端的是俊美非常,瀟灑倜儻.

"咦,你怎麼穿男裝了?"沐凝歪著頭看軒轅緋.

"吱!"連土豪大人也歪了腦袋,碧綠的眼睛滴溜溜轉,顯然也很是納悶討厭的軒轅緋怎麼裝起男人來了,而且還扮得這麼像!

軒轅緋此時也垂眸看著沐凝.

"少主——"門前那兩個厮想要向她行禮,卻被她抬手制止.

沐凝全部心神都在軒轅緋身上,倒是沒有注意到那兩個厮對她的稱呼.

只見沐凝清澈大眼眨了眨,上上下下將軒轅緋看了個遍,越看越驚豔,"不過你穿男裝倒是真的很帥啊!"

"比起容楚來如何?"軒轅緋聞,目中露出笑意,長眉一挑,她似乎還刻意壓低了嗓音問道.

"嗯,和王爺差不多一樣帥了!"沐凝點頭,她的是實話,男裝的軒轅緋確實很俊,還透著一絲英挺之氣,如果她此時和容楚站一起,肯定不相伯仲.

"容兄,這可是你的王妃的哦!"

沐凝話音剛落,她就聽軒轅緋對著她身後笑嘻嘻道.

隨即她便感覺到一股陰森森的怨氣在她身後猛地襲來.

沐凝不用回頭都能感覺到某人那霜刀一般的冰冷眼神.

她頓時縮了縮脖子,也不敢再多話,哧溜就往軒轅緋身後躲.

但旋即就有一只手抓住了她後領,拎雞一般將她一把拎了回來.

"喂,不是來找軒轅緋的嗎?"沐凝憤而怒叫.

"笨鳥,你就沒看出來,他明明就是個男人,根本不是軒轅緋嗎?"容楚咬著牙,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伸指頭猛戳沐凝腦門.

"不是軒轅緋?那他是誰?"沐凝震驚了,她死死盯著那張和軒轅緋一模一樣的臉,一時都忘記容楚還在戳她腦門.

"吱!"土豪大人似乎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它瞪圓了眼睛,突然躥過去,猥瑣地伸爪子往那人一看就是一馬平川的胸膛抓去.

隨即土豪大人露出了然神.

"咦,美人你來了啊!大哥你怎麼也在這,王爺你干嘛戳美人,喲,你這不要臉的猥瑣狐狸,你干啥摸我大哥的胸?"

軒轅緋是聽到有人找她,她這才嫋嫋婷婷地扭出來的.

誰知道她剛出來就被眼前一系列的事給驚呆了.

"容兄,果然是*物如主人,這狐狸的猥瑣程度可是得到你真傳了啊!嗯,這身衣服倒是不錯!"被襲,胸的軒轅大帥哥也不生氣.

而是伸手托著土豪大人,那對潤澤的眸子含著笑意凝在了容楚面上.

容楚的臉有些黑,鳳眸里跳躍著怒火,立即就反唇相譏,"誰叫你長得那麼像女人?"

"剛剛恭王妃還我和你一般帥,我若是像女人,那容兄也跑不掉!"軒轅大帥哥故意朝沐凝*地眨眨眼.

還被容楚提著後領的沐凝感覺到某人的怒火又飆了幾分,不由再次縮了縮腦袋,目光飄啊飄,就是不敢看某人.

"呵呵呵,美人,人家就吧,你看到大哥就知道大哥有多好了,我大哥可是東海第一美男子哦,而且他至今未娶,也不曾有通房妾室,潔身自愛的不得了呢!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啊!呵呵呵呵呵!"

軒轅緋頓時不遺余力地做起了媒婆.

"呵呵呵,多謝你好意啊,可是我已經嫁人了!"沐凝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這軒轅緋是腦袋被門夾了嗎?竟然當著容楚的面要給她介紹別的男人!

我了個去的.

這會害死她的好麼!

容楚這氣別扭的男人不定今晚回去就要怎麼磋磨她呢!

沐凝現在也猜到這個和軒轅緋一模一樣的大帥哥是誰了.

可不就是軒轅緋那一母雙胞的兄長軒轅斐麼!

她成天聽軒轅緋念叨她大哥,耳朵都快長繭子了.

沐凝原以為自己了已經嫁人,這介紹對象的話題也該就此打住.

誰知道那軒轅斐竟無比深地看著她,悠悠然冒出一句,"我不介意!"

霎時間,沐凝感覺身旁某人周身氣息一冷,她不看他都能感覺到他眼中那噴薄的怒火了.

"軒轅斐!"容楚幾乎是咬牙切齒,若不是此處是在不夜城門前,他真會一掌打過去.

他奶奶,的,撬牆角撬他頭上來了,還真是豈有此理!

軒轅斐卻是挑釁地朝容楚挑眉,然後繼續深地盯著沐凝,像是在等著她的回答.

軒轅緋也在一邊幫腔*沐凝,"美人,我大哥真的很喜歡你哎,你跟著王爺做什麼,他嘴巴那麼毒,一點不溫柔,還有那麼多妾,還是我大哥好,溫雅端方,你嫁過來就是我們東海的未來主母,比這恭王妃可有前途多了!"

"吱吱!"土豪大人沖軒轅緋憤怒呲牙,這不要臉的又在誘騙阿凝,大人它一定要去咬她一口解氣.

但可憐的大人此時卻被軒轅斐捉了,蹦噠不起來,只能一臉惆悵地耷拉著耳朵做沉思狀.

沐凝看看軒轅緋,又望望軒轅斐,接著眼神又落到明顯有些緊張的容楚面上.

她皺眉,一臉苦惱的樣子,"聽起來確實不錯哎!"

"何止是不錯,只要你肯嫁過來,我一生一世只*你一個!"軒轅斐見沐凝似乎有心動的跡象,連忙又加了把勁.

"那我考慮考——"沐凝像是真被*到了,眼睛一亮,她道.

但最後的考慮兩個字話音還沒落下,沐凝就感覺一只大手猛地掐住了她後腰,同時一道飽含了威脅的冷酷嗓音幾乎是貼著她的耳朵響起的.

"笨鳥,你敢考慮給本王試試看!"

腰眼被掐,沐凝感覺像是有千萬只螞蟻在咬她,她臉頓時就了.

只見從來都是威武就能屈的沐大姐渾身陡地一激靈,立即正色道,"考慮那是不可能的,本妃既已嫁人,那就生是我皇叔哥哥的人,死是我皇叔哥哥的鬼,絕不二嫁!"

這番話的那叫一個義正詞嚴慷慨激昂.

就連軒轅斐兄妹倆都被震到了.

土豪大人更是眼中冒出心心,大人它就知道,阿凝對主人的心就和它是一樣一樣的.

沐凝偷眼看容楚,見他臉色果然好轉,鳳眼里都耀了極亮的光,她不由齜牙咧嘴地擠眼睛,快放開她的腰啊,受不了啊!

"皇叔哥哥,噗,容兄,你們倆,還真有……"軒轅斐目中蘊滿了笑意,他看著一臉得色的容楚,想了半天才憋出兩個字來,",趣!"

"軒轅斐,你少在那吃不到葡萄葡萄酸!你就是在嫉妒本王!"容楚松開掌在沐凝腰上的大手,改為攬住,他一臉不屑地斜睨軒轅斐.

沐凝見容楚終于松開她了,頓時腰上一酸,忍不住抬手擦了一把冷汗.

其實她剛剛考慮也就是想氣一氣容楚,誰叫這厮到處亂放電,王府里還有幾十個妾沒處理呢,他這就又想往府里抬人了?

可是沐凝現在卻深刻認識到一點——

與天斗,其樂無窮.

與地斗,其樂無窮.

與妖孽斗……她從來都只有輸的份!

沐凝見容楚與軒轅斐又要斗嘴,軒轅緋那貨也在摩拳擦掌,似乎還不死心.

沐凝不由弱弱地舉爪子,"你們確定要一直在這里站到天荒地老嗎?"

"哎呀,美人你不人家都忘了,快進來,今晚可是有表演看哦!"軒轅緋一拍腦門,似乎是才意識到,這不夜城的兩位主人可都在大門前站了好久了.

"吱吱吱!"土豪大人也終于擺脫軒轅斐的魔掌,扭著肥腰蹭到沐凝肩膀蹲著.

一行人這才移駕進了不夜城.

容楚與軒轅斐在互瞪了一眼後,也跟著進去了.

門口兩個厮已經嚇出了一頭冷汗.

這不夜城可是恭王殿下和他們東海少主一起開的,他們剛剛竟然將恭王妃給攔住了……

進來後,沐凝才發現這不夜城不但是外表豪華,這里面的裝飾也是極盡奢華.

奢華,卻不低俗.

一共是三層樓,圓形建築,中央通著,一圈水池圍繞著舞台.

午後的陽光透過穹頂的琉璃屋瓦照進,碎金閃閃,有妖嬈的舞女正在舞蹈.

此刻已然是未時末,午膳早過,晚膳又早了,但不夜城的大廳里,卻是人聲鼎沸,到處都是人頭攢動.

"怎麼這麼熱鬧?"沐凝驚訝.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流光飛舞宴呢,今天不但有美食,有美酒,還有美人和大獎,人當然多了!"軒轅緋得意道.

"還有大獎?"沐凝這個財迷一聽到還有獎,頓時兩眼唰唰放光.

"是啊,今年是我大哥拿的東海明珠呢!"軒轅緋道.

沐凝一聽是明珠,她就一副興趣缺缺的樣子,在擁有了這世上最好的東珠後,也沒有什麼珠子能入她眼了.

兩人正著話,忽然有人來找軒轅緋,軒轅緋扭頭了兩句,便招呼沐凝,"美人,你先坐一會,有點事要處理!"

"好!"沐凝點點頭,她轉頭准備找容楚,但四處都沒看到他身影.

她也才發現剛剛軒轅緋帶著她參觀,走到了大廳的西北側.

"你家主子呢?"沐凝問土豪大人.

這里人太多,而且從剛進來時起,沐凝就感覺有一雙陰暗的眼睛一直盯著她,這讓她很不舒服.

所以此刻她很想找到容楚,也只有在他身邊,她才能感覺到完全的安全感.

"吱吱!"土豪大人爪子一搭,四處張望,一時也沒發現容楚在哪.

沐凝忽然感覺非常不安,似乎有什麼危險正伺機而動.

上篇:212 最後一根鎖魂針     下篇:214 教訓白韻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