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14 教訓白韻兒  
   
214 教訓白韻兒

"阿凝!"

沐凝與土豪大人正在四處尋找容楚身影,突然聽聞身後有人叫她.

是道女聲,嗓音低啞,卻嫵媚之極.

然而這聲音聽在沐凝耳中,卻讓她的眼睫狠狠一顫.

沐凝幾乎是本能地轉過身去,可是隨即她便感覺到頭皮一炸.

危險!

她只見眼角瞬間一抹光掠過,破風聲起,帶著陰冷的殺氣,直朝著她右臉甩了過來.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到有人攻擊阿凝,頓時炸毛,凶狠地呲著牙,一躍朝那道影躥了過去.

可是,繞是沐凝反應迅速,在察覺到不對勁之際,就已退後,頭也偏了偏.

但她完全是在毫無防備之下遇上那人的攻擊,是以即使反應迅即,但還是被那人鋒利的指甲刮到了臉頰.

霎時間,尖銳的疼痛襲來,沐凝不由倒抽一口冷氣,她伸手撫上臉頰.

觸手處赫然有黏膩的刺痛,幾條血痕已然腫起.

"畜生,放開我!"與此同時,沐凝陡然聽見一聲慘叫,以及土豪大人憤怒的吱吱聲.

她冷冷抬眸,便見一身衣的妖媚女子正表猙獰揮舞著手臂,想要甩脫狠狠咬著她手腕不松口的狐狸.

"回來!"沐凝眯了眼,冷冷掃了那女人一眼,沉聲道.

土豪大人這才松口,閃電一般躥回了沐凝肩頭,它滿口鮮血,兀自圓睜綠眼,凶狠地沖著那衣女子呲牙.

"畜生,你敢咬我,我殺了你!"那衣女子顯然被土豪大人咬的不輕,整個右邊胳膊都垂在身側,手腕上滴滴答答淌著血,右手都在發著抖.

但她隨即便見沐凝正冷冷看著她,白韻兒的眼睛立即落到沐凝臉上的血痕上,她目中頓時露出刻骨的怨毒.

"踐人!"白韻兒神色猙獰,她憤怒道,"命還真大,那樣都弄不死你!"

"啪!"沐凝也不話,冷著臉舉手就是一巴掌甩了過去.

"啊!"白韻兒竟是直接被這一掌打得趔趄,她原本白希嫵媚的臉頰立即高高腫了起來.

"你,你這個踐人,你有臉害殿下中毒,你竟然還敢打我?"白韻兒捂著臉,滿眼難以置信地怒視著眼神清冷的沐凝.

"難道只准你打我,還不准我還手!"沐凝一挑黛眉,嘲諷地冷笑.

此時她原本清澈明麗的黑眸中卻是冰冷如覆霜雪,帶著絲絲凜冽的刻骨仇恨與殺機.

"還有——"隨即沐凝又是反手一巴掌甩了過去,陰戾冷叱,"今天就讓你看看,到底誰才是踐人!"

"啪!"又是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白韻兒一時被打得頭暈腦脹,兩頰也都腫了起來,嘴角沁出血絲,她必須扶著一旁的柱子才能站穩.

她雖然在喘氣,卻仍然凶狠惡毒地瞪著沐凝,那對原本漂亮的眼睛里像是盤著兩條毒蛇,正咝咝地吐著毒信.

尤其是當她看到自己剛剛那一巴掌只是將沐凝那個踐人臉上撓出幾條血印,並沒有破了那張讓人憎恨的臉,白韻兒更是恨的牙癢.

"沐凝,你這個怪物,你為什麼不死!"白韻兒幾乎是聲嘶力竭地吼出來,她雙目赤,額頭青筋都蹦了起來.

沐凝全身驀地一震,她目光冷銳地望著神瘋癲的女人,這一句詛咒也與她夢中所見幾乎重疊在了一起.

這一瞬,沐凝沒有話,她突然一步步朝白韻兒走去,手中綠芒一閃,眼底已然漫上了嗜殺的血光.

"你,這里是不夜城,你想干什麼!?"白韻兒也感覺到眼前少女的不對勁,她心里陡地一跳,忽然就沒了方才痛罵時的膽氣.

"吱!"土豪大人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它不安地用大腦袋拱了拱沐凝脖子.

沐凝眼皮一跳,神智陡然恢複了清明.

剛剛,剛剛她是怎麼了?

沐凝眼中一時露出迷茫,但她隨即便反應過來,她方才好端端地站在這,這女人卻像瘋狗一般沖過來就咬……

沐凝驟然眯緊了眼眸,布了陰戾寒芒的眼睛冷冷盯著白韻兒.

有那麼一瞬,這一處所在溫度驟降.

若不是……她真想一劍殺了她!

不過,即使現在不能殺她,但沐凝卻吞不下這口氣.

這個女人實在該死!

沐凝眯眸,她還待動手再打白韻兒,可這里面發生的動靜太大,不遠處已經有不少人朝這邊看來.

白韻兒也發現剛剛沐凝眼中的殺氣,沒來由地,她竟害怕起來,趁機在這尖叫起來,"打人了,打人了!救命啊!"

立即有好事者圍攏了過來.

人們總是容易同弱者,所以當人們看到臉腫脹,手上還在滴血的白韻兒時,頓時同起來,一時竟全部怒目瞪著沐凝.

"這位姑娘,你怎麼能無緣無故打人呢!"立即有人開始質問沐凝.

"就是啊,這里可是不夜城,打人鬧事的可是要被扔出去的!"又有人道.

"……"一時間,人群嘰嘰喳喳都在譴責沐凝.

白韻兒也適時作出被欺負了模樣,哀聲哭泣.

"吱吱!"土豪大人憤怒呲牙,明明就是那丑女人先動阿凝的!

可是沒有人能聽懂一只狐狸的語,甚至是當有人看到土豪大人嘴邊的血跡時,還提出要打死這只咬人的狐狸.

土豪大人白眼一翻,差點被活活氣死.

在眾人的指責聲中,沐凝始終沒有開口,她抿緊了唇線,一直冷冷盯著正得意看著她的白韻兒.

只見她眼底一霎光芒劇變,黑沉沉的,泛著煉獄蓮烈火一般的血色.

白韻兒突然就感覺到了恐懼,她不敢看沐凝的眼睛,而是有些驚慌地朝身後看去,似乎是在尋著什麼人.

眼看周圍的人越來越多,不停有人在指責沐凝,突然間,土豪大人欣喜地叫了起來.

"吱吱吱!"

旋即,沐凝被擁入了一個溫暖寬厚的懷抱里.

倏然間,容楚如那石上清泉般好聽的聲音響在了耳畔,"笨鳥,本王才離開一會,你就被人欺負,你這是要氣死本王嗎?"

沐凝下意識仰頭看去,便見那對流光般的鳳眸里染滿了怒意與擔心.

突然間,她狂躁的心竟然緩緩安定了下來.

"到底怎麼回事?"溥公公走出來,四周看看,又冷眼看向還在那佝僂身子裝可憐的白韻兒,倏地一聲冷喝.

從容楚出現時起,眾人便全都被他那驚世的俊美震驚到了.

所有人都目眩神迷看著他,根本移不開眼睛,目中滿滿都是驚豔.

就連白韻兒一時也忘記了裝可憐,癡癡凝望著容楚那張絕世的容顏,心也在瞬間狂跳起來.

她從不知道,原來這世上竟然還有比殿下還要俊美的男人,可是,這個男人為什麼要摟著沐凝那個蠢貨!

當白韻兒發現容楚竟然與沐凝如此親密,她頓時又妒又恨.

"剛剛這位姑娘打了這位夫人!"雖然全部人都懾于容楚那種威嚴天生的氣質,但還是有人解釋道.

"什麼?你我家王妃打了這個丑女人?"溥公公聞,霎時揚高了聲音,他嗓子本就尖利,這一揚高,幾乎每個人都聽見他的話了.

"王妃?那打人的姑娘是王妃?哪個王妃?"人們立刻竊竊私語.

"還有哪家王妃,自然是恭王妃!"溥公公眼睛一瞪,沒好氣道.

"恭王妃?這位是恭王殿下?"眾人心神一凜,突然全都面色大變地望向容楚.

是啊,放眼全天下,恐怕也只有那位恭王殿下才有如此的天人之姿.

可是,剛剛他們竟然還要將恭王妃打出去……

一時間,在場的人個個抖若寒蟬,全都低了頭,再不敢出聲.

此時,容楚卻是在聽著土豪大人吱吱吱的彙報,越聽他的臉色就越難看.

剛剛他不過是和軒轅斐一起有事商議,耽擱了一些時間,他也是立即就趕來了,誰知這南疆女人竟然敢趁機對沐凝下手!

鳳眸里瞬間沉了怒火,尤其是當他看到沐凝右臉頰那幾道指甲撓出的血印時,更是再也壓抑不住怒氣.

他狠狠瞪向白韻兒,陡地一聲令下,"膽敢冒犯本王王妃,抓住她!"

"不,你不能抓我,我是南疆百靈太子妃,是她先打我的!"白韻兒剛剛聽聞這個神仙般的俊美男人竟然是大乾的攝政王容楚時,心里就是一動,但隨即當她聽到他竟然要抓她,頓時慌了,忍不住尖叫起來.

"那本王倒是要來問問百靈太子妃,本王王妃好好站在這,一個不打,為什麼偏偏要打你?"容楚冷聲問道.

白韻兒一噎,她看向沐凝,卻見她始終抿著嘴,陰沉沉看著她,那眼神,就好像地獄里討命的厲鬼.

"她嫉妒我!"白韻兒猛地一咬牙,怒道.

"嫉妒你?丑八怪,也不看看你自己長什麼樣,難道我家王妃是嫉妒你長得比她美?"溥公公在一邊嘲諷笑道.

他這麼一,眾人眼神也不由在沐凝和白韻兒之間睃來睃去.

要起來,這位百靈太子妃長得也不差,但氣質太過妖媚俗氣了,那對眼睛也太過惡毒.

而且此時她的臉腫的像豬頭,實在毫無美感.

再看恭王妃,眉目清麗,眼神清澈乾淨.

一身綠裙,宛如清荷一般嫋嫋婷婷,清逸出塵,仿佛那墮入人間的仙子.

兩相一比,高下立顯.

眾人再看白韻兒的眼神就透著一絲懷疑.

方才他們並沒有看到事全部,只是聽到那百靈太子妃叫喚才過來的,確實不知道是誰先動的手.

"你們……你們欺人太甚!"白韻兒知道今天自己討不了好,當即掩面就想跑.

但容楚盛怒之下,又怎麼會讓她在傷害到沐凝後離開,頓時一聲令下,"殺了她!"

立即有數名黑風騎士兵從陰影里閃了出來,舉劍就朝白韻兒砍去.

"不要!"白韻兒終于害怕地癱倒在地,瑟瑟發抖.

但預期中的血濺當場並沒發生.

因為有人出現,掌風隔開了那必殺的一劍.

"恭王殿下,不知你是憑什麼要殺本殿的女人?"步清瀾臉色黑沉,突然出現,憤怒道,"我南疆雖是國,卻不會任由人欺辱!"

步清瀾幾句話就咳嗽幾聲,縮在中的手也在無意識地痙,攣著.

他是在對容楚話,但那對戾氣極重的眼睛卻是死死盯在沐凝面上.

容楚微蹙了劍眉,眼中明顯泛出不悅.

他淡淡掃了一眼始終抿著嘴,垂哞眸一不發的沐凝,也不知是想到了什麼,竟是眯了眸,冷笑道,"百靈太子來的正好,本王倒是想問問你究竟是如何管教的太子妃,不問青皂白,像只瘋狗一般沖過來咬人,傷了本王的王妃,又是何道理!"

"太子妃?本殿至今未大婚,哪來的太子妃?"步清瀾陰戾道,他突然眼皮一跳,"什麼,阿凝受傷了?"

而且他隨即便發現所有人都在看他身後的白韻兒,步清瀾也看到了沐凝臉頰上的血痕.

"踐人!還敢冒充太子妃!"步清瀾目中血光一閃,他驟然回身一掌就將白韻兒打倒在地.

"殿下饒命!奴婢再也不敢了!"白韻兒一見到步清瀾,頓時驚恐萬狀.

然而還不待她辯解,就已然V猛地吐出一口鮮血,臉色慘白,跪倒在地瑟瑟發抖,卻是沒了先前的囂張氣焰.

眾人一時都驚住了.

沐凝也在此時掀了眼睫,冷冽眼神淡淡掠向步清瀾.

步清瀾討好地沖她一笑,"阿——恭王妃,你看這樣教訓她滿不滿意?"

罷,他又狠狠踹了白韻兒一腳.

白韻兒霎時像是一只死狗般被踹出老遠,伏在地上,也不知是死是活.

全場寂靜.

沐凝眯了眯眼,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冷笑.

然而,雖然那只是淡淡的一笑,卻讓步清瀾瞬間失了神.

原來的沐凝根本毫無感,也從未對他笑過,是以當他看到這樣一抹清麗出塵的笑容時,竟是抑制不住心髒的狂跳.

"阿凝……"步清瀾目眩神迷地注視著沐凝,他竟是下意識想要伸出手去碰她的臉.

容楚見狀,鳳眸中猛地迸出戾氣,他抬手下令,"殺了她!"

"皇叔哥哥,饒她一命吧."沐凝卻在此時仰了腦袋,扯了扯容楚子,清澈的眼睛晶亮,聲音也是嬌嬌軟軟,似乎能纏進容楚的心里.

容楚垂眸,他一霎緊凝沐凝的眼睛,似乎是想從中看到她的心.

他有一種感覺,好像就是從她午後暈了那一次再醒來之後,他就有些看不透她了.

可是,若是讓容楚出沐凝有哪里不一樣,他又不出來.

她的眼神還是一如既往的乾淨明澈,神態嬌憨,有時候又笨得讓他想揍她一頓……

然而,他卻有一種感覺,要抓緊她,否則,他真的會從此失去她.

"好!依你!"容楚目光閃了閃,他伸手親昵地捏了捏沐凝鼻子,溫柔笑道.

"阿凝,你剛剛叫他什麼?"容楚話音剛落,步清瀾就已沉了臉色.

上篇:213 軒轅大帥哥     下篇:215 土豪大人的傾城之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