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215 土豪大人的傾城之舞  
   
215 土豪大人的傾城之舞

"阿凝,你剛剛叫他什麼?"容楚話音剛落,步清瀾就已變了臉色.

其余的人也都目光炯炯地盯過來.

他們剛剛好像聽到一個很奇怪的稱呼——皇叔哥哥.

這是個什麼組合,又是皇叔又是哥哥的?

今天能出席流光飛舞宴的人大多都是九州的皇親貴族,巨富商賈,非富即貴,自然有人也是從大乾來的.

于是便有人想起那恭王成婚前,太後娘娘似乎曾經確實封了那鳳家的三姐為郡主,並要與那雪心公主以姐妹相稱.

如果按照這身份起,那鳳三姐可不就得稱呼恭王殿下為皇叔嗎?

只是這哥哥二字又是個什麼意思……難道是恭王夫婦的閨房秘語?

不過,倒是有趣!

想到這,眾人不由又眼神閃爍起來,無不用一種*的眼神看向那對神仙似的璧人.

心中卻是在想,無論如何,鳳三姐獲封郡主,那就是恭王的晚輩,可恭王卻……

實在是罔顧倫常!

但這些話眾人也就在心里想想,自然是不敢出口的.

恭王之名威震九州,可不僅僅是因他是那大乾的攝政王,當初他領兵縱橫天下,戰無不勝,經曆了無數戰役,也造就了他赫赫凶名.

而且他手上還掌控著黑風騎的兵馬,那可是個殘暴凶戾的主.

若是得罪了他,死亡恐怕還是最輕的懲罰.

然而眾人不敢出聲,卻不代表步清瀾能容忍沐凝在他面前與別的男人卿卿我我.

"阿凝,本殿在問你話!你聽見沒有!"步清瀾見沐凝始終不拿正眼看他,頓時心頭火起.

他難忍心中嫉恨,若不是還顧及身份,他肯定要伸手將沐凝從容楚身邊搶回來.

她是他的太子妃!是鳳神族給他們定下的婚約!

不容違背!

他絕不允許別的男人占有她!

沐凝仿佛才聽見步清瀾的話,目光從容楚面上收回,她清冷眼眸淡淡掃向步清瀾,眼底波瀾不興.

步清瀾見沐凝終于看向他,霎時眼睛一亮,雖然他明知自己身上的毒就是沐凝動的手腳,但他卻欣喜的很.

因為在步清瀾看來,沐凝對他下毒,就是在乎他的表現.

而且如今的沐凝嬉笑怒罵,神采飛揚,那明眸婉轉,實在是將他的魂都勾沒了.

眾人見沐凝盯著步清瀾,又聽步清瀾喚她那麼親熱,早就暗中議論開了.

他們無不是在討論這恭王妃與百靈太子到底是個什麼關系.

為什麼百靈太子要叫她阿凝,恭王妃的閨名不是叫鳳驚鸞嗎?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步清瀾翹首以盼的時候,沐凝也施施然開口了.

只見她斜睨步清瀾,一臉的酷帥拽,"關!你!屁!事"

只是她卻是了讓所有人都驚愕的這麼四個字.

不但是步清瀾愣住了,其余在場的人也是個個張大了嘴,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因為他們怎麼看,也覺得外貌清麗無雙的恭王妃定然性優雅恬淡,絕不會是那種口出惡的粗俗之人的.

只有容楚鳳眸含笑,一臉*溺地看著懷中嬌的少女.

完這一句,沐凝便拉著容楚要走,有那兩個人在的地方空氣太汙濁,她實在惡心的慌.

"站住!"步清瀾見自己竟被沐凝如此輕辱,臉色猛地一變,他怒喝,立即就要沖上去.

"太子殿下,這里是不夜城,莫要忘了你的身份!"

這一次,攔住步清瀾的是軒轅斐,他眼中已經露出了淡淡不悅.

步清瀾果然蹲住腳,只是他實在不甘心就這麼看著沐凝和另一個男人走掉.

目中閃過陰戾,他沖著被他一腳踹到一邊,正趴在地上的白韻兒使了個眼色.

白韻兒眼神閃了閃,旋即便爬起來,一臉恐懼和痛苦地朝沐凝跪倒.

"恭王妃,剛剛是奴婢錯了,奴婢也是一時鬼迷了心竅,求恭王妃大人不計人過,原諒奴婢這一次!"白韻兒一臉的血淚,臉頰腫,又慣會做這種可憐樣,一時看上去惹人憐愛.

所有人都看向沐凝,都是這女人都認錯了,恭王妃就原諒她這一次吧的表.

白韻兒亦是滿含期待地望著沐凝,只是她的眼睛卻是不自覺地總往容楚身上瞟.

然而,沐凝卻像是根本沒看到,也沒聽到白韻兒的話,她目不斜視從白韻兒面前走過,對白韻兒根本視若無睹.

白韻兒見狀,不由一愕,以前的沐凝雖然性子冷,卻很單純心軟,她做了再大的錯事,只要去哭一下,沐凝定然就不再追擊了.

可是眼前少女,雖然容貌與沐凝那個蠢貨一樣,但性子卻相差甚遠,她都這般不顧顏面跪下了,那個踐人竟然看都不看她一眼!

白韻兒咬緊了牙,心中氣恨不已.

她真恨,恨自己當時在懸崖上只刺了那個踐人一下實在太輕!竟讓她又攀上了恭王這個高枝!

眼看沐凝要走,步清瀾也急了,他狠狠地瞪白韻兒,白韻兒頓時一哆嗦,再抬眼時,她面上淒惶之色更濃.

"恭王妃,救命,求您救救我!我不敢再回去,太子殿下會殺了奴婢的!"白韻兒聲淚俱下,哀求著沐凝.

這回,沐凝倒是停了下來,她轉身,目光詭異的落在白韻兒臉上,"太子殿下會殺你?"

白韻兒驚恐點頭,一邊還在拼命磕頭,"求恭王妃行行好,救救奴婢!"

沐凝卻是立即冷了眼眸,"我為什麼要救你?你是死是活又關我屁事?!"

"你,你怎麼能見死不救?"白韻兒見自己這麼伏低做也不能打動沐凝,頓時趴在地上恐懼地哭了起來.

有些憐香惜玉的男人看不過眼,也幫著勸沐凝,"恭王妃,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您就救救她吧!"

"你區區一個奴婢,卻敢妄稱是百靈太子妃,這已是大逆不道,該死之罪!識相點的你就該一頭撞死!就算要求,你也求不到本妃頭上,你先是撓花本妃的臉,現在又在這惺惺作態,你分明就是別有目的!"沐凝厲聲斥道.

她知道白韻兒就是想讓她在眾人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她偏不如這個蛇蠍心腸女人的意.

果然,沐凝此話一出,眾人的眼神立即就變了.

白韻兒臉色亦是慘白如紙,眼睛不住地往步清瀾身上睃.

此時,人群外忽然響起一道暴怒的吼聲,"塵塵媳——呃,丫頭,跟她廢話那麼多干什麼,先揍一頓再!"

包括沐凝在內的所有人扭頭去看,便見一名滿臉大胡子的綠袍怪人擼著子就沖了過來.

不待所有人反應,那綠袍怪一腳已經將還在發愣的白韻兒踹翻.

"老子從來不打女人,可是這個女人一看就不是好東西,敢算計丫頭,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這個丑八怪!"

"吱吱吱!"土豪大人見有人暴打那討厭的女人,頓時也興奮地躥過去,陰笑著彈出爪子,趁機在白韻兒臉上撓了兩把.

這形變得實在太快,所有人都愕然當場,但當他們看清楚那綠袍怪的面貌後,卻是紛紛後退,與那人保持了完全的安全距離.

生怕自己一個不心惹到了那個煞星會遭受無妄之災.

沐凝一看到洛清流,頓時緊張了.

她偷眼瞄容楚,雖然剛剛洛清流叫了一半中途改口,但她還是好心虛,生怕容楚已經聽到了.

而且她更擔心一會洛清流看到她會不會又叫她"塵塵媳婦".

所以沐凝眼珠子一轉,立即拉了容楚趕緊撤退.

"吱吱!"正跟著洛清流暴打白韻兒的土豪大人一見主子要走,正打得興起的大人它抽冷子又撓了白韻兒兩爪子,這才閃電般躥了回去.

洛清流揍到一半,見沐凝不見了,頓時也丟下已經成了豬頭神志不清的白韻兒追過去了,"丫頭,你那個什麼五毒散味道真不錯,再給老子一點嘗嘗呀!"

洛清流一走,圍觀的人也跟著一哄而散,因為他們擔心一會就會有人要過來追殺洛清流,他們還是不要湊熱鬧的好.

步清瀾卻是盯著已經看不出本來面目的白韻兒,陰氣極重的俊臉幾乎都扭曲了.

另一邊,沐凝拽著容楚一路跑,然而剛到拐角處,她就被容楚拎了衣領,直接拖進了一間屋子里.

沐凝被容楚按坐在椅子上,便見他沉著一張俊臉,不知從哪摸出一瓶藥膏,正摳出一點給她塗臉上的血印.

屋子里氣壓很低,沐凝幾次偷眼看容楚,都被他冷颼颼的眼神給嚇得心肝直跳,又迅速眼觀鼻,鼻觀心.

容楚也不話,給沐凝悉心塗好藥膏後,他就出去了.

沐凝實在猜不透容楚在想些什麼,她又是個心寬的,也就沒多想.

不過沐凝實在不放心洛清流,她正打算出去找洛清流,跟他以後千萬別在那麼多人面前瞎叫,就見軒轅緋火急火燎地推門進來了.

"美人,你沒事吧!"軒轅緋一進來就拉著沐凝左瞧又看,她剛剛聽大哥沐凝被一個瘋女人纏住了,她都快嚇死了.

"沒事!"沐凝搖頭.

軒轅緋見沐凝臉上只有幾道痕,這才稍稍放心,但她隨即又板了臉,"我你怎麼不一劍殺了那女人!還饒她一命,太便宜她了!一看那個百靈太子就是有病的樣子."

沐凝挑眉,只是笑了笑,有些事,並不能出來.

"還有啊,你怎麼認識神農谷的人?那可是一幫子不能惹的!和他們相處得心些!"軒轅緋絮絮叨叨又道.

沐凝聞倒是來了興趣,她也對神農谷這一門奇葩的奇觀非常好奇,于是問道,"神農谷的人怎麼了?"

不過沐凝聽著軒轅緋的描述,倒是眼睛越睜越大.

她總結一下,那就是,別看神農谷人少,但那師徒幾個不但醫術絕妙,武力值更是超高.

單單就是那麼幾個人,曾經連端幾大門派,他們合起來的戰斗力讓整個江湖都為之震動.

而且他們每到一個地方就會霸占最好的地點,明明有一身通天的醫術,卻偏偏不靠這個賺錢,一旦沒錢就攔路收那勞什子過路費.

簡直就是江湖一霸!

沐凝聽得也是目瞪口呆,"那他們參加這爭霸賽,豈不是年年都會贏?"

"他們以前都不屑于參加比武的,今年也不知道那根筋抽了,跑來爭奪."

軒轅緋撇撇嘴,她看著沐凝,眼睛一亮,突然一摟她肩膀,神秘兮兮道,"對了,美人,今晚有沒有興趣上去跳個舞?"

"不要!"沐凝斜了軒轅緋一眼,她才不要跳舞給那些臭男人看.

"玩玩嘛!"軒轅緋卻開始纏著沐凝撒嬌,"到時候戴面紗就好了啦!沒人會認得你!"

沐凝還想拒絕,但轉念一想,她又同意了.

恰好此時土豪大人從門縫里擠了進來,看到沐凝,大人它就呲著大門板牙扭著肥腰走過來了.

沐凝盯著土豪大人看了看,突然眼睛亮起,她打了個響指,笑嘻嘻對軒轅緋道,"給我找點稻草來."

"要稻草干什麼?"軒轅緋疑惑.

"別問那麼多,今晚絕對會讓你們這流光飛舞之宴大放異彩!"沐凝眯了眼.

"吱吱吱!"土豪大人突然無端哆嗦了下,頭皮發麻,它怎麼瞧著阿凝一臉的不懷好意啊.

……

入夜,不夜城內燈火通明,到處都掛滿了琉璃燈展,將這一座建築裝點的愈發美輪美奐.

不夜城內,亦是賓客如潮,處處推杯換盞歡聲笑語.

當中那座舞台已然裝點一新,花團錦簇,輕紗飄逸,薄霧彌漫有如仙境.

已經有舞姬在那舞蹈,或嫵媚或妖嬈,引得眾人陣陣歡呼.

容楚與軒轅斐坐在二樓當中視線最好的地方,溥公公站在容楚後面.

軒轅斐正在有一句沒一句的找話.

只是容楚從始至終都蹙著劍眉,一臉嚴肅.

"容兄,還在憂心你那王妃?"軒轅斐挑眉,促狹道.

容楚斜睨他一眼,繼續抿嘴不話.

"今天看來,那百靈太子似乎與你那王妃關系匪淺啦,而且丫頭看他的眼神也很不對勁."軒轅斐啜了口香茶,淡聲道.

容楚的眉心一霎擰緊,他腦海中仿佛又浮現出午後步清瀾所的那句話.

他,他與笨鳥是拜過鳳神的,他還鳳神族從不與外族通婚,否則——

容楚的心忽然煩躁起來.

"容兄,你有沒有想過,你再瞞下去,到時候可能會不好收場!"軒轅斐倏地沒頭沒腦又冒出一句話來.

可是容楚卻顯然聽懂了他話中的深意,他的眉心不由凝得更緊.

也恰是在此時,他只聞大廳內突然響起陣陣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

"咦,那不是你那只幽狐嗎,怎麼穿成這樣?還跑台上去了,這是要干什麼?"軒轅斐驚訝道.

容楚聞也抬眸看去,果然便見土豪大人光著膀子,腰上綁一圈稻草編成的裙子,正和著一首奇怪的曲子在那扭肥腰.

而且它還一邊扭,一邊抬頭挺胸,一只爪子抱頭,一只爪子捂在胯間……

容楚的眼皮頓時狂跳.

上篇:214 教訓白韻兒     下篇:216 驚豔眾生